<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網站首頁 作協動態 文壇廣角 作家風采 文學評論 作家在線 詩歌家園 散文天地 小說園地 校園作家 文壇擷英 報告紀實 長篇連載 歷史文化 
            您現在的位置: 連云港作家網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 正文
              [圖文]邵春怡:檻外長江空自流(外兩篇)         ★★★ 【字體:
            邵春怡:檻外長江空自流(外兩篇)
            作者:邵春怡    作家方陣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6301    更新時間:2013/7/28    

             

            檻外長江空自流(外兩篇)

             

            邵春怡

             

            給我一天,還你千年

              

                杭州我還要再去的?偰钅畈煌氖撬纬。宋城在杭州市內,西湖風景區西南,北依五云山,南瀕錢塘江,是依照《清明上河圖》修建的,反映兩宋文化內涵的主題公園。宋城旅游的宣傳語是,“給我一天,還你千年!狈浅S姓T惑力的一句話,想到杭州宋城,就想去千年前的宋朝神游一番。

                雖沒有漢唐的威武強大,卻也沒有明清的黑暗可怕,總的來說,宋朝還算是一個蠻可愛的王朝。宋朝很文藝,我們許多文藝青年都是從小讀著情韻悠長的宋詞長大,并從中看到那個王朝的剪影,更有藝術天才徽宗皇帝,他的手跡如今價值連城;宋朝很有錢,其國民生產總值是全球的百分之五十,你在宋城走一遭,就可見當時汴京的市井繁華;宋朝很為國爭光,它是當時科學技術最發達、發明創造最多的國家。當時汴京是北宋的都城,南宋的都城才是臨安,如今在杭州修建宋城,真可謂直把杭州作汴州啊,可若是提起歷史上那次從汴州到杭州,無疑要勾起人們的扼腕痛惜,接著怕是又要對高宗趙構咬牙切齒了,千年以來,多少人指責他偏安一隅不思復國,他和他的南宋小朝廷簡直成了懦弱屈辱的代名詞?偟膩碚f,漢民族歷史上不是一個好斗的民族,對外以維護和平為主要原則,受到侵犯能忍則忍,而對歷史上幾次軟弱表現卻視為莫大恥辱,永遠耿耿于懷,對歷史上幾位喪權辱國的帝王更視為無比窩囊,永遠不能原諒。這又是什么心理在作怪?誠然,當得起神器之重就要由得起后世評說,但是人們往往只記得最后的簡單定論,而忽視掉很多歷史的細節,忽視掉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的道理。有學者說:“北宋無名將,南宋無賢相”。這才是一句理智的論斷。若要全面推究宋朝滅亡的原因,恐怕還要從宋太祖趙匡胤說起。

                梁唐晉漢周,播亂五十秋,F在很多影視作品,網絡小說都喜歡以那個時期來杜撰故事,是因為那個時期最為動亂頻繁且史料不詳,國與國不斷殲滅,朝與朝迅速更迭,皆是因為天下普遍重武功而輕文治,我比你能打,我便篡了你的皇位,而我還沒想好怎樣去守,便有更能打的來把我篡掉,如此無休止的屠戮與廝殺,直到后周禁軍大將趙匡胤陳橋兵變,才一舉結束那分裂的亂世。趙匡胤他一身血雨腥風從那亂世走出來,自己也是造反篡權,當然害怕歷史重演,其實歷史的運數向來是分久必合,此時已是分久必合的天時,所謂占小天時者決利鈍,占大天時者決興亡,趙匡胤正是占大天時的開拓之君,開拓之君又遇到了謀略之臣——半部論語治天下的趙普,趙普對他說,自唐季以來,帝王凡易八姓,只因藩鎮太重,君弱臣強。趙匡胤恍然大悟,于是上演一出杯酒釋兵權,又將禁軍統領權一分為三,設立樞密院,以文官治軍,以文官治國,自此北宋天下塵埃落定,自此北宋朝中無名將。太祖時常教導后世說,一百個文官貪污也不如一個武將造反可怕。所以北宋實行重文輕武政策的最重要原因是祖制家規。而另一個重要原因便是之后歷代帝王自身的文弱性格。

                趙匡胤與趙匡義兄弟二人,謚號雖一個為太祖,一個為太宗,其實都是北宋的開國之君。二人前者有韜略,后者善權謀,至于兄終弟及的原因與經過,始終是歷史的謎案,雖有“金匱之盟”作為有力說辭,雖堅信“國有長君,社稷之幸”的真理,太宗再傳位的時候,到底還是存了私心。那場宮斗之中,親王及年長的皇子死的死瘋的瘋,最后輪到了生性文弱的三子趙恒來做皇帝,從趙恒開始,北宋江山由開拓走向守成,這個守成第一君宋真宗,他可沒見過父親伯伯是如何戎馬倥傯,他只記得讓晚年父親醉心的黃老無為思想。于是雖有一代名相寇準鼎力相助,讓他哆哆嗦嗦的親自主帥,在完全有利的軍事條件下,最后還是和遼國簽訂了屈辱求和的檀淵之盟,要說大宋優柔寡斷,實在是從那時就已顯現。

                至于仁宗趙禎,《包青天》里《貍貓換太子》的太子,在養母劉氏垂簾聽政的陰霾下長大,又怎能不性情文弱,憂郁猶疑?也曾自詡是一個知人善用的皇帝,也曾批判曹操與李存勖只具備將帥之才,無人君之量,也曾為當時的內憂外患深深憂慮渴望有為,也曾任用范仲淹大舉改革,拜從容凱旋的狄青為樞密使,可一切又如何?最終還是沒逃掉祖制家訓的壓力,也沒逃掉讒邪之人的蠱惑,枉罷了賢相,屈死了忠良。若說北宋也有良將,狄青該是唯一稱得上可降龍伏虎的一位吧,結局卻是暴死在貶官的途中,他身經百戰,遍體鱗傷,最后刺穿他心底的,卻是刀筆吏們句句功高震主的疑言,可悲可嘆的豈止是英雄的命運!想他身為武將卻心系國難,面帶刺字卻不減風姿,意氣風發的想要以此激勵士兵,致死又激勵到了誰?“凡武將領兵出征,要遣文臣為副,以宦官監軍!边@便是大宋的慣例?v使你是武曲星轉世,也不該錯生在那個時代。

                當然換個角度來看,對文人士子來說,那可真是最幸福的時代。他們地位高,待遇好,言論自由,生活從容,于是有閑情雅興去狎妓,去蓄娼,去填詞,去吟曲。當然白衣卿相的柳三變另當別論,而如歐陽修般大學者雖幾遭貶謫,說到底仍是德高望重,比遭遇明清時期文字獄者不知幸運幾百倍。富貴悠游如晏殊便是當時士人的典型。他們才華洋溢,氣宇軒昂,生活豪奢,試想春花秋月里,三五文官小聚家中,美酒佳肴,談詞論道,情致來時揮筆成文,喚出豆蔻紅裙撫琴唱和,擊節之間觥籌交錯,那是何等逍遙的光景。如果歷史可以定格,多想永遠沉醉在那個文采風流的年代里,不去想后來的種種不愉快。然而那些不愉快其實也是早早就埋下了伏筆,從英宗時期的碌碌無為開始社會漸漸走向衰落,神宗繼位勵精圖治,任用王安石變法,可是好心卻做了壞事,不但沒有收到預期效果反而把朝廷內部的矛盾一一激發了出來,士人文官的日子從此不再那么好過了,其實他們自身品性也是魚龍混雜,不見得個個廉潔正直,他們借新法黨同伐異,勢同水火,掀起一場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后來高太后執政,廢王安石新法,用司馬光為相,高太后死后哲宗親政,又復新法,貶司馬光,匆匆數年反復無常的政治運動,未解救百姓于水火,反而愈發激化了朝廷黨爭,更是苦了蘇軾這個大文豪,以赤子之心卻歷盡宦海沉浮,人生難道是一場玩笑?

                于是在那武將無處立足的天下里,文人的幸福時光也結束了,下面的年月交給了奸相,交給了弄臣,交給了賊宦。你看那蔡京,高俅,童貫幾人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臉,整日奉迎在那個李煜轉世的皇帝身邊,蒙蔽了他原本就不識干戈的雙眼。一個文弱又富饒的國度,此時它自身出現了罹患,這怎能不讓蠻悍異族垂涎三尺?或許梁山的起義可以輕易鎮壓,可那金兵的鐵蹄,你拿什么去阻擋?有人說,當年李煜的南唐是被宋太祖所滅,所以那次神宗與李煜的畫像四目相對時,就注定要生下徽宗這個風華絕代的亡國之君,后來徽宗皇帝被金人俘虜后,金人對他就像當年宋太祖對李后主一樣,歷史有多少變數,又有多少定數,想來興亡竟都是宿命啊。

                常常徒勞無功的進行歷史的假設,若向太后不主張傳位給舉止輕佻的徽宗后事會如何?若哲宗有子且性情剛毅后事會如何?或許即使那樣一個人的力量也不能改變什么吧,即使那樣,歷史上也不過再多一個生不逢時的朱由檢而已。原本北宋最初的建立就沒有完成中國的統一,他們連中原王朝疆域的主體部分都沒有得到。若是真要守土復開疆,除非宋朝在原有重商重文的基礎上以尚武精神治天下,除非太祖之后代代帝王都如太祖般雄韜武略,并且不花心思于傳位立儲的私事上,而是如堯舜一般風俗淳,知禪讓,不爭奪趙氏江山,只心系漢室天下,但那又怎么可能呢?只是憑空設想罷了。家天下以來封建帝王四百零八位,哪個不存私心,哪個沒有隱情?況且孟子說過,五百年必有王者興。那開天辟地的天之驕子,五百年才能出一個,又怎么可能都是他趙家的?又怎么可能都是你華夏的?

                其實少時讀宋史,總有些立場問題曖昧不清,因為若是生于彼時,現今北方大部分地區是屬于遼國境內,而我東北一族正是先后滅掉遼與北宋的女真啊!洞蠼饑尽分姓f我女真人,善騎射,耐饑渴,上下崖壁如飛,濟江河,不用舟楫,浮馬而渡。當時遼國皇帝也曾預言女真過萬則不可敵。讀到這里常常熱血沸騰,心中不由自主的為完顏氏豎起大拇指,而每每再讀到陸游辛棄疾的詩詞,卻又心虛愧怍莫名而生。那種感覺真是萬分糾結啊。當然現在的我已能夠明白,中華民族本身就是一個經歷了多次融合的產物,李唐的血脈里不是也流著鮮卑人的基因嗎?正是因為有了不斷的交鋒與融合,中華民族才能五千年來一脈相承,薪盡火傳。除了某些慘絕人性的侵略和屠戮之外,戰爭向來難說對錯。優勝劣汰,不僅是歷史的規律更是天道的平衡,是為物競天擇。而優者為何而優,劣者為何而劣,或許才是真正值得探究的東西。一個人最身強力壯的年紀里也有隱疾,同樣道理,一個王朝的顛覆不僅僅是一代亡國之君的責任,每一個陳力就列者都該時時檢省所作所為,是不是會為后代留下隱疾,是不是正好觸發了前代留下的隱疾。不要待到國難當頭時再去申明大義。岳飛也好,韓世宗也好,他們所做的都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壯舉,他們的名字自當流芳百世,他們為民請命,舍生取義,他們是民族的脊梁,只是他們無法改寫歷史。窮人家的小孩再勇敢正義,他打了權貴人家的孩子再大快人心,結果也只能是父親登門謝罪,回來后家法懲治,否則人家輕易讓你身死族滅,片甲不留。所以,在窮途末路宣揚氣節的重要性是弱者之舉,要從內而外的做一個強者才行!那是戰爭的前提,是尊嚴的前提!

            最后同情一下高宗趙構吧,話說清軍入關后明朝宗室建立的南明小王朝只茍延殘喘了十八年,不管怎么說,趙構和他的南宋將趙氏血脈延續了一百五十三年,南宋小國國泰民安,最終耗過金國被元人所滅,可以說在自身的能力范圍之內他已盡到了努力。在靖康之變未發生前,他不過是父親眼中一個備受冷落的皇子,不過是皇兄手里一顆隨時準備犧牲的棋子。不是沒想過復國,一者是實為以卵擊石,二者就算犧牲滿朝的軍隊滿城的百姓最后流血漂櫓換回父親與哥哥的自由,他們重返皇位時又將對他如何處置?他內心的隱痛,徽欽二宗怕是不會不知道吧?一切有果自有因,不知情的人又何必去苛責呢?

             

                                    

            檻外長江空自流

               

                深秋的滕王閣,佇立在黃昏時紫霧繚繞的山巒間,不該有絲竹纖歌縈繞耳畔,也不該有觥籌交錯的俗世繁華,有的只該是一片靜寂,夕陽下水鳥一上一下無聲的飛翔,點綴著秋水長天的永恒畫面,別致的小門,精美的屋脊,就那么隔了千百年的時光悄無聲息的睡著,透過丹紅的油彩,隱隱散發著蘭桂的芬芳。就那樣靜靜的。只有那樣靜靜的,才能教人潛心去尋找。尋找一位仙人羽化飛升前的身影痕跡,在山之巔。尋找一位帝子忘棄皇權后的釋然笑語,在殿之上。尋找一位才子興盡悲來時的悠長嘆息,在檻之外……

                  閣中帝子,今安在?這精美絕倫的宮閣,真的是滕王驕奢淫逸的罪證嗎?想那贛江之水有多少波瀾,滕王的心事就該有多少絲縷。想他或許也不過是個普通人,想要的,也不過是普通人的生活,在父親打下的江山里,哥哥治理的盛世中,他不過是想做一個乖巧的小兒子,一個稚嫩的小弟弟,無憂無慮的過錦衣玉食的生活?墒撬闹秲洪L大了,終于容不下他了,就那樣將他一遣再遣,最終流落天涯。然而骨子流的,終究是帝王的血,高貴,優雅,要一方屬于自己的閬苑,要那管弦日日奏樂,要那歌舞日日升平,要那文人雅士日日來他的門前相聚,要那酒朋詩侶日日與他,不醉不歸;蛟S只有這樣,才能忘卻被親情遺棄的傷痛,也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們相信,自己從未覬覦過他們視之若命的皇位。

                  滕王他該是孤獨的,他無論到了哪里,都要建起一座高樓,王勃筆下的滕王閣是贛江邊的滕王閣,在那嘉陵江畔,杜甫不是也寫過一座滕王閣嗎,還有玉臺山上的玉臺觀,滕王亭,贛江水里的青雀舸。所以你盡可以指責他奢侈,這是中國人固有的觀念,認為享樂就是可恥的,不管是不是太平盛世,也不管是不是帝王將相。只是你不了解,人有的時候奢侈,是因為孤獨。有的時候拼命想要一個屬于自己的房子,是因為內心極度的不安全感。那次,高宗賞給各位親王彩綢五百匹,卻只賞給滕王兩車麻繩。他說:滕王錢帛已很多,不需要賞賜,兩車麻繩讓他做穿錢的繩子。無須解釋,這是李治對他大修宮閣的委婉勸告。更是一個侄兒對叔叔的羞辱,疏遠,不理解,不信任。人情冷漠。他有什么錯?難道一切就因為生在帝王家?不與骨肉相殘,就要被骨肉殘食嗎?

                  還是遠離那是非王權地,尋找一方真正屬于自己的天地吧。值得慶幸,滕王終于找到了他在人世間最好的朋友——蝴蝶。當他率領僚屬狎客乘青雀舸游弋江中,漫步洲渚,見到洲上五彩繽紛上下翻飛的蝴蝶時,他癡迷了,就好像靈魂在體內復活了一般。自此他便醉心于對蝴蝶舞姿的描摹。他畫蝴蝶。他以佛赤(真金粉)、泥銀(真銀粉)以及珍貴的檀香、沉香、蕓香、降香做原料。他畫得“雅”——雅致不俗,筆觸生動巧妙,彩絨清晰;他畫得“素”——全幅畫面表現出冰晶雪瑩之清明潔白,每只蝴蝶均藏著俊朗之氣;他畫得“灑”——筆法瀟灑流利、飄逸不凡、技巧靈動、使觀者有流動之感;他畫得“脫”——突于絹上,筆觸曲折、靈敏奧妙、望之搖拂、呼之欲飛。所謂“滕王蝴蝶江都馬,一紙千金不當價!薄胺鄢岱w大有情,海棠庭院往來輕,當時只羨滕王巧,一段風流畫不成!薄半傻嫛边@一畫派和技巧,至今仍在民間流傳,并成為了中國工筆繪畫領域里的濃墨重彩的一頁。1996年5月,在南昌當地畫壇還舉辦了一次隆重的全國性“滕派蝶畫”展,使得幾近淹沒了的“滕派蝶畫”又得以重放異彩。江水流動亙古不息,那日滕王的靈魂隔著千百年的歲月風塵,能夠得到安慰嗎?

                  早就聽說過,上帝在關了你一扇門的同時,一定會打開你的另一扇門。只是對門里的那個人來說,是慶幸,還是無奈呢?

                  我們真正想要的又到底是什么呢?一定要得到才能甘心嗎?滕王究竟是得到了他想要的嗎?那么,王勃呢?

                  當王勃風塵仆仆來到那滕王閣時,又是多少個春秋輪回。滕王舊館被翻治一新,那些萍水相逢的他鄉之客在此歡聚一堂,文壇泰斗,武將精英,那姓閻的都督威風凜凜,那新州刺史氣宇軒昂,如此高雅的賓主,如此盛大的宴會,如此動人的風景,歷史上的睢園綠竹,鄴水荷花也不過如此,于是他說,我王勃年紀輕輕,真是三生有幸。

                  可是極度的高興之后,誰又會免于陷入極度的傷感?那些名貫東南的俊才豪杰,在他們名聲身份地位的背后,誰知道各懷著怎樣難言的心事?孤單,是一個人的狂歡?駳g,是一群人的孤單。例如眼前這個年少俊朗,衣袂飄飄的王子安,誰能猜到他不久前還是獄中的死囚?曾經是多么輕狂的少年,策馬揚鞭,以為功名理想全等在前面;以為匹馬單槍,憑著胸口的一股熱氣,一定可以捭闔天下,出人頭地?墒,所有的壯志雄心都在時光中消磨成灰燼,才不得不認識到,或許我,不過,是一個尋常人;再曠世絕代的英雄也不是這世間唯一一朵花,成開敗謝,時候到了,自然有新花頂替。然而,年輕人,不出去經歷一番,又怎么能甘心平淡終老?北海雖然遙遠,乘風直上終可抵達,年少光陰雖已消逝,珍惜將來的時日還不算晚。就是這樣的達觀昂揚,要跨越空間,要追趕時間,人心的追求,如同博大的海,挫折只不過是沙粒,再多再大的沙礫,也不能把海填滿。他那才思卓絕的詩賦,賦得是一個天才的失望與不甘!其間的種種有誰能理解?他把自己這一番文不加點,滿座驚然的文辭謙虛的說成是拋磚引玉,之后瀟灑又落寞的轉身告別,之后竟一頭栽到江里驚悸而死,這突如其來的結局,誰又曾料到?

                  這世間有太多的悲劇,記不得哪一位文學大師說過,如果人生能夠像寫文章一樣,先打一遍草稿,再正式來過,該有多好。

                  人們不甘心,為什么上天給了王勃那樣的才華,那樣的抱負,卻不肯給他施展的空間,為何要讓他英年早逝并且死的那樣無辜?于是紛紛為他設想了千萬種重新來過的方式,說他千不該萬不該求什么功名事業,說他從出生到早慧,就應該一心為文,不去敲那人生遺憾之門,不去闖那不適合自己的路。如果,如果這樣,悲劇就可以避免,歷史就可以改寫。

                  然而我想,有些事情,即使重新開始,結局也還是一樣。 如果你是王勃呢?俗世中的我們,即使再怎么平庸也在拼命勞碌著,渴望有朝一日飛黃騰達,何況王勃他一身的才華一腔的熱血,如何能夠甘心一輩子躲在家里不去想讀書為文以外的事情?要知道古代并沒有作家這一職業,文人讀書是為科考,不科考,是沒有辦法謀生的。王勃的建功立業之心沒有錯,非凡才情與年少氣盛更沒有錯,他整個都沒有錯?那么誰又有錯?

                  悲劇就是把美好的東西毀滅給人看。真正的悲劇就是即使再給你一千一萬次機會,你也束手無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事情走向那個破碎的結局。

                “閣中帝子今安在?檻外長江()自流!边@是滕王閣序的最后一句詩。當時王勃留在詩里的空格讓滿座賓客費解,后來終于有人猜對了答案,空格就是一個“空”字,檻外長江,空自流。也許,只有真正懂得王勃的悲劇,才能夠真正了解,那不只是一個“空”字,那個空字包含了多少遺憾多少無奈啊。

                  還是那個問題,我們真正想要的又到底是什么呢?一定要得到才能甘心嗎?滕王究竟是得到了他想要的嗎?那么,王勃呢?后人對他們,或是批判或是同情,永遠沒有定論的探討下去,其實無論批判也好同情也好,其本質都是深深的不理解。沒有一個人是真正理解另一個人的,何況隔了千萬年的歲月,千萬年的歲月,讓很多真相都已經模糊了。

               

            石頭祭

             

            玉是精靈,無形卻有體,從混沌初開的舊石器時期走來,上曾助女媧補天,下曾任禮祭圖騰。幾千年來,人們敬它愛它,創造了多少美好的語言來形容它,瓊瑤,瑾瑜,瑛琬,珺琪,瑤璧……更用它來形容一切美好的事物,玉盤,玉露,玉階,玉樓,玉枕,玉簟,玉壺,玉樹,玉人……帝王手中,它是傳國之璽,君子腰間,它是德行載體,美人頭上,它是傾國容顏的點睛之筆。有人為了保全它而愿意粉身碎骨,更有人為了占有它而不惜魚死網破。有多少紛爭廝殺是因它而起,更有多少癡男怨女與它演繹著恩怨糾纏。而要想真正懂它,又要經歷多少光陰的淬煉?

                去外地旅游帶回一只玉鐲,它是我三十年來擁有的第一件首飾,在此之前,我確實自命清高到拒絕一切金銀珠寶,可是它有所不同,因為就在把它戴在手上那一刻,我一下子明白了玉石的魔力,甚至相信了玉和人之間的緣分。它是細細的橢圓形的貴妃鐲,白底中帶著一處翠根,在喜歡純色的人眼中這一處翠根就成了瑕疵,在喜歡花色的人眼中這一處翠根又太單調,我卻固執的認為這處翠根正是它的靈性所在,正是與我性靈相通的所在,旅游回來之后,我整日宅在家里睡睡醒醒,它在我腦海里斷斷續續的造夢,是有感于我的知遇之恩,它用夢的方式給我講了一個關于玉的故事。

            它帶我夢回兩千七百多年前,楚山之下,見到那個懷抱璞石淚盡泣血的人,雖已百歲光陰,可未等來有識之士,人與石,都未敢老去。

            那開疆拓土改天換地的有識之士,有為君主,斷然不是楚厲王,他的無能天地可鑒,他曾醉酒擊鼓戲弄百姓,到真正為軍情發出警報的時候,沒有人相信他。他不問青紅皂白就砍去了和氏的腳,那種切膚斷骨之痛,安能釋懷?他在位十九年,不明死因,其弟弟殺其子自立為武王,自此南征北伐,野心似火,和氏的另一只腳就是被這個武王所砍,又一個冥頑自負肉眼凡胎的主。肉刑,多么直接的懲戒方式,人命原本卑賤,如草木蒼生,所多的不過是心底執念。

            “和兄不必悲戚,如今武王熊通已戰死,熊貲已繼位,熊貲乃一代明主,日后楚國必將因其而強大!

            “何出此言?你可知新王日日聲色犬馬,對國計民生,罔存念慮?”

            “何曾不知?茹黃之狗,宛路之箭,丹陽美女,想來和兄淚血,正是為此三者而流。然今有太保申真君子,為使新王悔悟不惜自放深淵,和兄誑名得以昭雪之日,必在眼前!

            “又如何?眼前的世界已然是一個無法拯救的世界!彼^望的搖頭。

            “和兄先人女媧氏煉眾石以補天,留此石以救世。天降大任,怎能言棄?”我伸手觸摸他懷中之物,難以想象這粗糙表皮下是怎樣一捧溫潤如水,掌心卻感受到奇異磁場,那是吸納天地之氣日月之華而得的能量,這能量應該足以支撐起一份信念,就算肉身殘毀,就算血淚流干,也要為它守候到那一天。

               “救世?對世人來說,何謂救?何謂誅?”他問的莫名,我無從回答。

            “喜歡嗎?你可以叫它‘瑋!彼蜕频卣f。

            輾轉續夢。公元前221年的咸陽。

            秦王嬴政把玩著手中玉璽,臉上浮現出滿足之情,一如虎狼飽食后的慵懶,曾用十五座城池未能換來的寶貝,如今已在他掌中輕握,席卷天下包舉宇內也不過如此!笆苊谔,既壽永昌!蹦怯癍t上剛剛刻好的八個篆字像兩行冰冷的傷口。

            “瑋,”我輕喚它的名字,它流徙各地,幾經兇險,如今又被人肆意切磋,早已不是當初的模樣!傲跻旬,四海為一,救世大任,是否已成?”

            “錯了,一開始便錯了。如今更是南轅北轍!

            “一開始便錯?你是說當年卞和最終等到楚文王的知遇,不過是一場誤會?那楚文王遷都筑城,奪息滅鄧,攻申俘蔡,難道不可謂有為明君?”

            “南征北戰,殺伐百年,開疆拓土,萬古揚名,俗世皆以此為有為,文王也好,五霸七雄也罷,殊不知這有為正是他們對我最大的誤解。所謂救世,何謂救,何謂誅?”它又提起這個問題,我依然不知如何回答。

            轉瞬之間,萬里長城平地起,百尺阿房遮天日,百姓之間道路以目,偉業之下流血漂櫓。我問嬴政,何謂救,何謂誅?嬴政看都不看我一眼,只慢條斯理的說了幾個字——“拖出去,五馬分尸!

            我掙扎著醒來,周身冷汗淋漓,腕上玉鐲溫涼如水,我問它能不能給我換一個美好一點的故事。

            它帶我再次夢回秦國——又是秦國,只不過這次是公元前659年,秦穆公時代——只見繁星綴滿天幕,月光如水般傾瀉,瀉滿高高的鳳凰臺,鳳凰臺上似有百鳳齊鳴,仔細聆聽,方知是笙響。那笙響清越,與吹笙人渺遠的情思一起縈繞天邊。

            “公主殿下!蔽襾淼剿砼暂p喚,笙響戛然中斷,余音不絕。

            “你到底是誰?為何這樣來無影去無蹤?偏偏總是在我獨自一人時出現?”

            “我是你手中玉笙的舊主人。曾記否?彼年你周歲誕辰,于眾物之間獨擇一枚碧玉?那碧玉在我手中時,還是一塊璞石!

            “此事我時常聽父王說起,弄玉之名便是由此得來。父王恩寵有加,命匠人將碧玉琢成此笙,多年來始終伴弄玉左右!

            “仙玉自當配幽人!蔽蚁朐撌钦務碌臅r候了。彼年我低眉俯首,長跪于大殿之下,將懷中玉璞獻給秦穆公,作為公主誕辰的賀禮。因為我已向卞和許諾,一定會把這奇石送給真正懂它的人,卞和說,楚文王拿走的只是瑋,只是它的俗體,璞,才是它真正的精魂所在。

            “今之亂世狼煙四起,強者豪奪弱者工心,而究其實質,皆為不義之戰,放眼天下,唯獨公主一人超然世外,如此高蹈傲世,必是天命所希!

            “弄玉能得此璞為笙,實乃三生有幸,若是冥冥中有天命授之,自當盡力而為,不知是何天命?”

            “救世!

            “何謂救世?”

            “小國寡民。順應天性。不作蝸角之爭,不行生殺之法。勸主公以無為,令天下歸大道!蔽疫@次回答的胸有成竹。

            “弄玉要怎樣做?”

            “公主自是世外高人,只跟隨你的內心而活即可,終有一天,主公會從你的身上悟到什么!

            轉眼到了公元前621年。鳳凰臺上一片清寂無聊,穆公獨自一人登上此臺,悵然若失,“弄玉,孤的愛女,孤已給了你能給的一切,已滿足了你能滿足的一切,不讓你目睹血雨腥風,不讓你耳聞觥籌交錯,不讓你心憂功業家國,不讓你身赴晉國遠嫁,可是到如今,你為何還要棄孤而遠去?弄玉,你到底去了哪里?”

            “公主與太華山蕭史情投意合,笙簫與共,二人雖被主公軟禁鳳凰臺,但日夜飲仙風啜瓊露,已得導氣辟谷之法,乘龍駕鳳飛升天界!

            “你是……彼年獻玉之人?”

            “參見主公,主公強記!

            “一派胡言!若世間真有仙道,孤王亦會立即隨之而去,把這江山社稷視為塵芥!”

            “主公明鑒,升仙之說固不可信,世人皆曉學道是為升仙,卻不知是因大道難參,先哲只有借升仙之說來度化世人。主公你可曾想過,那弄玉公主自幼不食人間煙火,縹緲仙樂此生未絕,到底是為何?只為化您放下紅塵殺伐,只為您曾羊皮換士,問賢伯樂,本是獨具仁心慧根之人。主公且聽我一句話——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只有逍遙之心方可救世!

            “可笑之極!”我的話未完,穆公已憤然拂袖而去,隨后派人遍尋太華山,始終不見弄玉蹤跡,卻將我那日所云二人化仙之事昭告天下,并命文官撰出乘龍快婿,神仙眷侶的故事,而自己則漸漸罔聞戰事,日日棲身鳳凰臺,潛心修煉。是真的悔悟了嗎?還是不愿接受女兒已絕食殉情的事實,借此欺騙自己,慰藉良心?

            一日,宮中傳出噩耗,主公歿于鳳凰臺,尸身冰冷異常,因其夢中與女兒同游廣寒宮,七魂六魄不復歸人間。遵從遺詔,殉葬活人共用一百七十七名,我也是其中之一。

            臨死之前我自語,“和兄,我終于相信你是對的,原來璞就是你,你就是隱,你早已看透這個無從拯救的世界,這世界無非是在比較誰更加窮兇極惡,誰更加倒行逆施,楚興于文王毀于懷王,秦強于穆公成于始皇,始皇伊始,便已是末世,可悲,可嘆。遺憾的是無論溯其始還是窮其末,我都不能將這歷史扭轉!

            “天道不通,便有儒學傳世,儒學不行,始有法家取代,世人總是拼命爭趕著走向一個叫做作法自斃的結果?蓱z先人女媧氏良苦用心,到底被她萬千愚頑子女所辜負了!

            “和兄,是你嗎?你看到我的結局了?我有負和兄所托,雖死無怨!

                “萬事自有定數,萬物自有皈依,你已助璞得其真正歸所,也算功德無量!

            “原來如此。那,瑋呢?”

            我從床上爬起來,用冷水洗了一把臉,望著鏡中的自己,突然倍感陌生,經歷了離奇幻夢,仿佛我已不是我了。腦海里還殘留著夢醒之前的問題,瑋呢?瑋最終又去了哪里?我一定要找到它。

                “小山壓大山,大山全無力,羞見故鄉人,從此投外國!

            此次夢回,我非常明了自己是誰——公元十世紀,大遼國東丹王耶律倍,也是后唐座上賓李贊華。我將此詩鐫刻于海邊木碑上,度過茫茫大海,來到中原。世言我讓位于二弟耶律德光,其賢堪比吳太伯,卻不知大漢族中原文化,才是我此生心之所向。

            “好一個小山壓大山!既用漢文比興手法,又暗含契丹文‘山’即‘可汗’義,一語雙關,足見皇室內部的殘酷斗爭,看來普天之下,王公貴族之子莫不常有此恨,只是契丹狼族對此恨的抒發更為直率,真乃痛哉,快哉!”說此話者不是別人,正是后唐的最后一個皇帝,李從珂。他此時還不是皇帝,明宗李嗣源已去世,李從厚登基繼位,他身為明宗義子,為逃避皇兄猜忌,經常稱病不上朝,潛心于佛書經史,與我常有詩詞酬唱,意趣相投。

            “見過潞王!

            “贊華兄何必多禮,你我也算知音難覓。剛剛聽得贊華兄所吟之詩,心中不免感慨,想我一生這般退縮隱忍,到頭來又得到什么呢?當年為避安重誨那個奸賊的加害,終日閉門不出,幸好先皇極力保護,待那奸賊被賜死之日我才終得舒展,如今又有朱弘昭和馮斌兩個小人權傾朝野,為了穩固自己的權勢整日排擠異己,他們早已將我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不知這樣凄惶度日的境況要挨到何時。我有入世之才,卻無所用之處。我有出世之心,世卻不留我退路。贊華兄以為何如?”

            “莫非潞王,已起反心?”

            “我本無心于神器國權,奈何皇上聽信奸佞所言,終日對我苦苦相逼,既貶我兒官職,又召我女入宮,你可知我女早已棄絕紅塵,剃度為尼?想不到他竟如此不顧天理人倫,今又意欲將我調離原職,鳳翔節度使乃先皇陛下親賜,怎可輕易被旁人取代?淪落至此,橫豎一死,從珂愿替天行道,興復大唐社稷,方不負先祖莊宗之厚望!

            當天夜里,李從珂讓人起草了檄文散發到各地,以清君側除奸臣為名,請求各節度使共同出兵攻打京都,殺掉奸臣。朝廷派重兵來討伐,危急關頭,他智勇俱生,解衣**,用遍身的傷疤和聲淚俱下的哭訴感動了舊時部下,士兵紛紛倒戈,一場血雨腥風之后,天下易主。從此這世上又多了一個屠夫,而我,又少了一個朋友。因為自身長存無為之念,如今又遍讀儒家之書,我愈發見不得弒君篡位的行徑,何況這行徑發生在骨肉至親之間,于是我在家書中告訴弟弟,李從珂當誅。

            “石敬瑭已反,勾結契丹自稱兒皇,引兵來犯,眾愛卿可有良計?”幾年之后,朝堂之上的李從珂焦慮萬分。

            “臣以為,石敬瑭與契丹軍曾有戰隙,不如用和親之計趁機拉攏契丹,反助我剿賊!

            “臣以為不可,契丹人向來兇殘無信,萬不可與虎謀皮,賠人折兵!

            面對百官獻策,李從珂一味點頭卻不下結論。

            “臣有一妙計,東丹王耶律倍仍在我朝,不如立他為契丹王,派兵送回契丹,使耶律德光有后顧之憂從而撤出中原!闭f此話者系吏部侍郎龍敏,文武百官紛紛以為妙極,李從珂亦表示贊成,退朝以后卻久未實施,我知道他心底對我仍有顧念,我知道他懂我,我知道他心底,深存道義。

            朝廷兵敗倉皇而逃,石敬瑭步步緊逼,自知大勢已去,李從珂絕意自焚。

            “既知如此,何必當初?”自焚前夜他來找我,我只有這一句話送他。

            “贊華兄你錯了,寡人早料到如此,卻無悔當初。想我大唐太宗皇帝,鳴琴垂拱成貞觀之治,以無為之心成有為之功業,古今以來一人而已,寡人資質淺薄,為國尚力不從心,何談一統天下?如今斷送大唐,寡人死不足惜,只是受恩于先皇,蒙愛于祖父,斷不能茍活于亂世,隱忍于廟堂,故明知一死,也必當拼盡全力!

            “皇上一片赤子丹心,天地可鑒!蔽覂刃乃岢,淚濕眼眶,終于理解了眼前這位廢帝、末帝的苦衷。是逍遙避世還是建功立業,他的一生都在為這個問題糾結,他知道無論如何選擇都足以不枉此生,他也知道無論如何選擇,最終的結果都是一敗涂地。何謂救世?我剎那間仿佛對這個問題有了新的答案,卻又感覺無從說起。

            “贊華兄,寡人臨走之前尚有一愿,除你之外無從托付。如今國已傾覆,而傳國玉璽乃歷代所爭傳之寶,是我華夏鎮國之器,可悲的是此時放眼泱泱大漢族,竟無人堪配擁有,寡人斷不能讓它落入石敬瑭那個卑污小人手中,故今交付與你,望你能為之尋得妥善去處!

            他說著將玉璽拿到我的面前,我雙手接過,頓覺一世的重量都壓在了我的手心,瑋,我終于找到了你。漢風唐雨,三國兩晉,多少治亂興衰,多少刀光劍影,穿越歷史時空的冥迷光影,你的身上也留下了累累傷痕,然而,無論多少帝王將相的恩怨廝殺,還是多少蕩氣回腸的千秋功名,于你都只是短暫的一瞬吧!世人皆以為得到你便是得到了天下,卻不知天下是怎樣一個浩渺無窮的概念,怎能被螻蟻般的凡夫俗子所占有?讓我帶你走吧,你本不該屬于這無聊塵世,讓我帶你走,從此后世之人將再也尋你不到,他們只得創造一個“國”字來把你留住。

            “皇上放心,臣必不負所托。只是皇上也必須了卻臣一樁心愿。待玉璽安排妥當,請皇上賜臣一死,好與您結伴上路,來世一起投胎,做一對太平盛世里的貧賤兄弟!

            熊熊火光廝殺慘叫之中,夢境拉上帷幕,我自醒來,滿臉淚水。翻個身之后,卻又來到另一番光景,我自知已墮入夢中夢,夢魘深處,實難蘇醒。我輕聲呼喚,回音重重,我大聲喊叫,四下無人。眼前所見,仙霧迷蒙,紫云深處,有一青石矗立。我走近前去觀望,一下子認出了它的形貌。

            “璞,我知道會再遇見你!

            “我已在此等候了多少輪回,不知我的俗體經歷了幾世幾劫,如今該是身魂合一的時候了吧!

            我忽地想起,摸索行囊,瑋完好的藏在里面,我將它擎出,它隨即化作一縷青光,與璞相互縈繞,繼而消失不見,再看那璞,通體變得瘢痕點點!斑@是什么?”我禁不住伸手觸摸。

            “這便是人世滄桑,說不盡的興衰際遇,道不完的悲歡離合,我來紅塵走一遭,所歷之事,皆記于此,從此等待有緣之人前來參悟,記我所記,祭我所祭!

            “有緣之人?我幾次夢回,苦苦追你所蹤,不算有緣人嗎?”

            “緣可說,不可破。你所經歷的,不過是我萬古歲月中的幾個轉瞬。當然,對紅塵俗世中人來說,這已算仙遇奇緣。如今緣已盡,你該走了!

            “我該往哪里走?我早已忘卻來時路,此處又是哪里?”

            “閉目放松,你這就要走了!

            “好吧! 我放松著剛要醒來,忽又回去,“你還沒告訴我,這里是什么地方?”

            “此處乃大荒山,無稽涯!

            “大荒山無稽涯,你說的有緣之人難道是……”我正要問清楚后事,卻猛然驚醒,輾轉幾回,再難入睡。

            從此以后,我再沒夢到過有關玉的情節,或許正如夢中所說的,緣已盡了。我時常望著腕上玉鐲發呆,它自然不是璞,也不是瑋,不用說像它這樣普通的玉鐲,就是像它所在的玉飾店一樣的店,在國內也是多于牛毛,在一切追求商品化利益化的今天,玉石文化早已喪失了原有的神秘性,就好像大肆養殖狐貍販賣皮毛的今天,你只能從古書上看到狐貍精靈的故事,我想再深入些走近玉的精魂,想得到更多啟示,也只能從古書上尋找路徑,于是它和那些寫下古書的人一起,永遠留在了古典的幻夢里,永遠留在了我的臆想里,于是我寫下這些文字,權當做一種祭奠。

             

            邵春怡:1985年生于吉林四平,滿族,現任教于東海高中,把文字當做一種生活方式,散漫自由,默默無聞。曾在多家報刊發表作品。

             

            作家方陣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2. 上一篇作家方陣:

          3. 下一篇作家方陣:
          4.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最新熱點 最新推薦 相關文章
            吳金超:教師行吟(外三首)
            徐雪梅:冬天里思念一片葉子…
            周彩虹:袁阿泥的一天(外五…
            趙可法:清心神逸(外兩篇)
            王保利:苦楝花兒香噴噴(外…
            莊洪高:相逢是首歌(外五篇…
            韓  寒:站在春天的邊緣(外…
            王保平:茅草屋的記憶(外四…
            16061484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主編:張文寶 副主編:蔡驥鳴 站長:王軍先 連云港作家網版權所有

            投稿郵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連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連云港市散文學會QQ群號:433604695 蘇ICP備16061484號
             蘇公網安備 32070502010200號

            十分快三app

              <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塔城 | 武威 | 宁波 | 漳州 | 甘南 | 江西南昌 | 姜堰 | 惠东 | 垦利 | 渭南 | 钦州 | 南安 | 莒县 | 绵阳 | 陕西西安 | 洛阳 | 佳木斯 | 鄢陵 | 恩施 | 陕西西安 | 云浮 | 马鞍山 | 五家渠 | 怀化 | 青州 | 十堰 | 东海 | 通化 | 台湾台湾 | 宜宾 | 贵港 | 泸州 | 南阳 | 长治 | 喀什 | 定西 | 大庆 | 江苏苏州 | 南通 | 毕节 | 陵水 | 邹平 | 莒县 | 株洲 | 玉林 | 金昌 | 新沂 | 新余 | 肥城 | 昌都 | 鄂州 | 渭南 | 镇江 | 诸城 | 新疆乌鲁木齐 | 淮南 | 保定 | 海东 | 任丘 | 红河 | 伊犁 | 宜昌 | 莆田 | 任丘 | 安徽合肥 | 张掖 | 莱州 | 巢湖 | 邯郸 | 鸡西 | 山东青岛 | 佳木斯 | 牡丹江 | 驻马店 | 海拉尔 | 文昌 | 宁国 | 鸡西 | 攀枝花 | 汕头 | 南京 | 临夏 | 澄迈 | 咸宁 | 甘孜 | 台州 | 济源 | 项城 | 白城 | 塔城 | 武威 | 赤峰 | 海安 | 章丘 | 南京 | 石嘴山 | 承德 | 荆州 | 南平 | 许昌 | 茂名 | 鄂尔多斯 | 海宁 | 长兴 | 郴州 | 安徽合肥 | 三沙 | 宿迁 | 大庆 | 云浮 | 铜川 | 海丰 | 天长 | 庆阳 | 安阳 | 滁州 | 泸州 | 吉安 | 鞍山 | 寿光 | 衡水 | 涿州 | 常州 | 邹城 | 宁波 | 安阳 | 六盘水 | 张家口 | 宜春 | 丹阳 | 乐清 | 简阳 | 固原 | 周口 | 株洲 | 朝阳 | 张掖 | 固原 | 灌南 | 平潭 | 德清 | 广元 | 德州 | 灌云 | 莱芜 | 大同 | 阿勒泰 | 日喀则 | 濮阳 | 安吉 | 安阳 | 济南 | 章丘 | 安康 | 博尔塔拉 | 宿州 | 十堰 | 长治 | 屯昌 | 台北 | 珠海 | 汕头 | 大兴安岭 | 枣庄 | 济宁 | 泰安 | 宁国 | 迪庆 | 郴州 | 高雄 | 酒泉 | 安庆 | 贺州 | 清徐 | 博尔塔拉 | 普洱 | 宝应县 | 天门 | 海门 | 宝应县 | 和县 | 云南昆明 | 金华 | 开封 | 张家界 | 遵义 | 德宏 | 眉山 | 泗阳 | 鄂州 | 雄安新区 | 库尔勒 | 临海 | 平潭 | 阳春 | 克拉玛依 | 淮安 | 沛县 | 黄石 | 甘孜 | 长治 | 霍邱 | 德阳 | 延安 | 乳山 | 云南昆明 | 贵州贵阳 | 杞县 | 忻州 | 常德 | 三亚 | 陕西西安 | 嘉善 | 清徐 | 台北 | 黄南 | 宝应县 | 鹤岗 | 泰州 | 和县 | 徐州 | 黄南 | 宜春 | 巴彦淖尔市 | 营口 | 铁岭 | 宜宾 | 灌南 | 韶关 | 宿州 | 上饶 | 武夷山 | 张北 | 株洲 | 潮州 | 曹县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和县 | 灵宝 | 泰州 | 济宁 | 鹤壁 | 和田 | 宁波 | 涿州 | 庆阳 | 吉林 | 黔南 | 醴陵 | 乌海 | 铜陵 | 仙桃 | 鹤岗 | 广元 | 宿州 | 海宁 | 湖北武汉 | 阜阳 | 湖州 | 琼海 | 牡丹江 | 安吉 | 湘西 | 玉树 | 遂宁 | 临沧 | 乌兰察布 | 防城港 | 宣城 | 吐鲁番 | 山西太原 | 内江 | 随州 | 营口 | 河源 | 克孜勒苏 | 吉林长春 | 鄂州 | 大庆 | 保定 | 台山 | 眉山 | 宁国 | 龙口 | 绵阳 | 瓦房店 | 忻州 | 宜春 | 鄂州 | 宁德 | 莱州 | 东海 | 黄山 | 宝应县 | 邳州 | 四平 | 中山 | 广安 | 滨州 | 正定 | 白沙 | 张家口 | 乌兰察布 | 肥城 | 深圳 | 铁岭 | 锦州 | 日照 | 惠东 | 龙口 | 贺州 | 阳春 | 抚顺 | 澳门澳门 | 延安 | 灌云 | 百色 | 玉环 | 江西南昌 | 丽水 | 防城港 | 上饶 | 临猗 | 临海 | 四平 | 厦门 | 绥化 | 广安 | 定西 | 大理 | 济源 | 湖北武汉 | 孝感 | 任丘 | 邵阳 | 肥城 | 河南郑州 | 珠海 | 马鞍山 | 湘西 | 锦州 | 盐城 | 锡林郭勒 | 泗阳 | 灌云 | 克孜勒苏 | 金华 | 高雄 | 包头 | 内江 | 琼海 | 图木舒克 | 泉州 | 泰州 | 天水 | 梧州 | 惠东 | 邹城 | 海北 | 菏泽 | 乐清 | 昌吉 | 长治 | 宜宾 | 泰州 | 永康 | 内江 | 温州 | 海安 | 白沙 | 河池 | 沧州 | 海南海口 | 南京 | 昭通 | 雄安新区 | 贵港 | 包头 | 义乌 | 孝感 | 项城 | 阳江 | 陕西西安 | 汕头 | 河池 | 铜陵 | 怒江 | 庆阳 | 兴安盟 | 武夷山 | 公主岭 | 南安 | 宁波 | 张家界 | 嘉善 | 安庆 | 防城港 | 临汾 | 宝鸡 | 赤峰 | 仁寿 | 赣州 | 沧州 | 赣州 | 安顺 | 三河 | 洛阳 | 桓台 | 扬州 | 泰兴 | 上饶 | 连云港 | 神木 | 莆田 | 雄安新区 | 中卫 | 汝州 | 黑河 | 宜都 | 泰安 | 清远 | 澄迈 | 汕尾 | 青海西宁 | 果洛 | 泸州 | 九江 | 新沂 | 扬中 | 新乡 | 临沂 | 荣成 | 台北 | 台中 | 菏泽 | 山南 | 郴州 | 汕头 | 秦皇岛 | 海北 | 营口 | 肇庆 | 临汾 | 毕节 | 漳州 | 岳阳 | 乐平 | 九江 | 海西 | 克拉玛依 | 安岳 | 铁岭 | 三门峡 | 武安 | 惠州 | 诸城 | 临猗 | 眉山 | 白银 | 平凉 | 哈密 | 孝感 | 唐山 | 沧州 | 海南海口 | 齐齐哈尔 | 鞍山 | 辽源 | 台湾台湾 | 阳江 | 嘉兴 | 汉川 | 武威 | 揭阳 | 百色 | 安吉 | 清徐 | 九江 | 伊春 | 广西南宁 | 遂宁 | 遂宁 | 永康 | 阿克苏 | 宜春 | 海西 | 阿拉善盟 | 铁岭 | 青海西宁 | 广州 | 灌南 | 绍兴 | 肥城 | 安徽合肥 | 塔城 | 金华 | 滁州 | 泗阳 | 嘉善 | 宜昌 | 安阳 | 庆阳 | 灌云 | 铜川 | 广汉 | 云南昆明 | 宁夏银川 | 赵县 | 沧州 | 明港 | 德阳 | 廊坊 | 灌云 | 阳泉 | 苍南 | 黔南 | 陕西西安 | 黄冈 | 湖北武汉 | 廊坊 | 慈溪 | 枣阳 | 资阳 | 辽宁沈阳 | 浙江杭州 | 台南 | 石狮 | 德清 | 湘潭 | 海东 | 芜湖 | 百色 | 达州 | 曲靖 | 伊春 | 晋中 | 鹤壁 | 邯郸 | 抚顺 | 惠东 | 阿勒泰 | 岳阳 | 五指山 | 新疆乌鲁木齐 | 诸城 | 澳门澳门 | 来宾 | 昌吉 | 北海 | 滕州 | 桐城 | 天长 | 定州 | 汝州 | 吐鲁番 | 雅安 | 屯昌 | 陵水 | 宿州 | 迪庆 | 铁岭 | 醴陵 | 六盘水 | 忻州 | 西双版纳 | 明港 | 十堰 | 湖南长沙 | 神农架 | 衡水 | 江西南昌 | 泗洪 | 儋州 | 舟山 | 南阳 | 图木舒克 | 永州 | 霍邱 | 台南 | 屯昌 | 渭南 | 库尔勒 | 庄河 | 株洲 | 肥城 | 信阳 | 甘南 | 大兴安岭 | 临猗 | 宁德 | 肥城 | 遵义 | 五家渠 | 贵港 | 白银 | 梧州 | 本溪 | 中卫 | 深圳 | 博尔塔拉 | 大庆 | 文山 | 蓬莱 | 中卫 | 岳阳 | 东方 | 基隆 | 定州 | 三河 | 湖北武汉 | 瓦房店 | 崇左 | 顺德 | 三沙 | 临夏 | 潜江 | 江西南昌 | 资阳 | 单县 | 台北 | 连云港 | 淮南 | 阿坝 | 丽江 | 绵阳 | 玉环 | 宜昌 | 日照 | 简阳 | 澳门澳门 | 克孜勒苏 | 来宾 | 泉州 | 泗阳 | 那曲 | 嘉峪关 | 襄阳 | 日喀则 | 赣州 | 文昌 | 改则 | 柳州 | 云南昆明 | 阿拉尔 | 鄂尔多斯 | 沛县 | 漯河 | 灵宝 | 乐清 | 邵阳 | 莒县 | 台北 | 任丘 | 保亭 | 燕郊 | 海西 | 滕州 | 驻马店 | 佛山 | 永康 | 柳州 | 黑河 | 三门峡 | 沧州 | 和田 | 松原 | 武威 | 铁岭 | 邢台 | 阜新 | 馆陶 | 仙桃 | 吉林长春 | 聊城 | 大兴安岭 | 黔西南 | 德州 | 建湖 | 厦门 | 林芝 | 青海西宁 | 荆门 | 吉林 | 铜仁 | 项城 | 天长 | 定州 | 邵阳 | 商洛 | 海西 | 威海 | 包头 | 宁国 | 玉林 | 吴忠 | 阿拉尔 | 迪庆 | 新泰 | 毕节 | 阿坝 | 临沂 | 潮州 | 乐平 | 景德镇 | 阿坝 | 迪庆 | 阿勒泰 | 乳山 | 明港 | 枣庄 | 丹阳 | 齐齐哈尔 | 安顺 | 台州 | 随州 | 丹阳 | 库尔勒 | 河源 | 丹阳 | 广元 | 阜新 | 大兴安岭 | 图木舒克 | 怀化 | 商丘 | 台湾台湾 | 玉溪 | 基隆 | 梅州 | 泗阳 | 安庆 | 东阳 | 上饶 | 清远 | 梅州 | 象山 | 徐州 | 贺州 | 泰州 | 攀枝花 | 无锡 | 牡丹江 | 揭阳 | 林芝 | 西藏拉萨 | 日照 | 锦州 | 信阳 | 抚顺 | 达州 | 毕节 | 仁寿 | 诸城 | 喀什 | 齐齐哈尔 | 北海 | 商丘 | 浙江杭州 | 武威 | 桐乡 | 库尔勒 | 赣州 | 商洛 | 松原 | 改则 | 江苏苏州 | 澄迈 | 丹阳 | 南京 | 仁怀 | 黑河 | 鸡西 | 黑龙江哈尔滨 | 神木 | 南京 | 长葛 | 庄河 | 大庆 | 慈溪 | 信阳 | 文山 | 天长 | 榆林 | 泰州 | 牡丹江 | 钦州 | 嘉善 | 哈密 | 内江 | 德州 | 朔州 | 惠州 | 广西南宁 | 海安 | 安徽合肥 | 那曲 | 阳春 | 兴安盟 | 红河 | 十堰 | 南平 | 马鞍山 | 鄂州 | 瓦房店 | 仁怀 | 攀枝花 | 建湖 | 陵水 | 宁德 | 长垣 | 张家界 | 梧州 | 象山 | 山南 | 本溪 | 吐鲁番 | 晋中 | 兴安盟 | 阿里 | 临汾 | 佛山 | 东莞 | 安阳 | 和田 | 丹阳 | 吐鲁番 | 江门 | 辽源 | 如皋 | 淄博 | 高雄 | 汕头 | 济源 | 基隆 | 公主岭 | 琼海 | 泰兴 | 中山 | 南平 | 徐州 | 固原 | 青州 | 许昌 | 烟台 | 周口 | 醴陵 | 娄底 | 阜阳 | 平潭 | 南平 | 海拉尔 | 建湖 | 铁岭 | 陵水 | 甘肃兰州 | 临沧 | 德清 | 湖南长沙 | 吕梁 | 锡林郭勒 | 邢台 | 红河 | 阜阳 | 如东 | 滨州 | 巢湖 | 乐平 | 聊城 | 任丘 | 达州 | 景德镇 | 广汉 | 湛江 | 安岳 | 乐平 | 仁寿 | 仁怀 | 普洱 | 咸阳 | 白银 | 泸州 | 秦皇岛 | 燕郊 | 咸阳 | 宜宾 | 江西南昌 | 安康 | 包头 | 随州 | 盐城 | 天长 | 平顶山 | 顺德 | 菏泽 | 天长 | 任丘 | 宝鸡 | 灌云 | 通化 | 济宁 | 肥城 | 达州 | 四平 | 台南 | 聊城 | 绥化 | 燕郊 | 台南 | 阜新 | 崇左 | 阿坝 | 牡丹江 | 海宁 | 张北 | 永新 | 乐山 | 扬中 | 丽江 | 南京 | 平凉 | 日喀则 | 锡林郭勒 | 呼伦贝尔 | 库尔勒 | 阜新 | 枣庄 | 吴忠 | 常德 | 益阳 | 保山 | 周口 | 迁安市 | 和田 | 灌云 | 汕头 | 南平 | 铜陵 | 山东青岛 | 滕州 | 惠州 | 莒县 | 庄河 | 通辽 | 南京 | 抚顺 | 灵宝 | 葫芦岛 | 肇庆 | 广西南宁 | 基隆 | 石嘴山 | 义乌 | 四川成都 | 楚雄 | 永康 | 仁怀 | 衢州 | 宝应县 | 宣城 | 金华 | 云浮 | 芜湖 | 双鸭山 | 松原 | 辽宁沈阳 | 博尔塔拉 | 贵港 | 克拉玛依 | 儋州 | 山东青岛 | 漯河 | 黄山 | 邢台 | 铜陵 | 宝鸡 | 德州 | 文昌 | 东海 | 包头 | 河源 | 汉中 | 蚌埠 | 渭南 | 株洲 | 乳山 | 锡林郭勒 | 宝应县 | 铜川 | 溧阳 | 曲靖 | 明港 | 乐平 | 永康 | 新沂 | 玉溪 | 丹东 | 泗洪 | 九江 | 澳门澳门 | 泰兴 | 高密 | 任丘 | 邹城 | 台湾台湾 | 正定 | 张掖 | 宁德 | 保亭 | 仁怀 | 三明 | 湛江 | 渭南 | 大庆 | 河池 | 吐鲁番 | 湘西 | 台北 | 甘孜 | 吐鲁番 | 扬州 | 达州 | 河源 | 渭南 | 和田 | 南平 | 澳门澳门 | 常州 | 西双版纳 | 新疆乌鲁木齐 | 深圳 | 曲靖 | 广元 | 六安 | 镇江 | 滁州 | 恩施 | 台中 | 灌南 | 宁德 | 五指山 | 乌兰察布 | 牡丹江 | 益阳 | 和县 | 桐城 | 随州 | 承德 | 来宾 | 铜陵 | 嘉峪关 | 桐乡 | 赤峰 | 来宾 | 中卫 | 台山 | 南京 | 德阳 | 鸡西 | 象山 | 简阳 | 玉溪 | 荣成 | 库尔勒 | 承德 | 黔南 | 葫芦岛 | 瓦房店 | 五家渠 | 明港 | 慈溪 | 珠海 | 咸阳 | 燕郊 | 克拉玛依 | 文昌 | 滁州 | 辽阳 | 临沂 | 德阳 | 天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