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網站首頁 作協動態 文壇廣角 作家風采 文學評論 作家在線 詩歌家園 散文天地 小說園地 校園作家 文壇擷英 報告紀實 長篇連載 歷史文化 
            您現在的位置: 連云港作家網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 正文
              [圖文]周彩虹:袁阿泥的一天(外五篇)         ★★★ 【字體:
            周彩虹:袁阿泥的一天(外五篇)
            作者:周彩虹    作家方陣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5419    更新時間:2013/7/28    

             

            袁阿泥的一天(外五篇)

             

            周彩虹

             

            袁阿泥的一天

            天還沒破曉,袁阿泥就起了床,煮了半鍋粥,在水缸里挖了些自己腌制的蘿卜干,一屁股坐在門口,“嘩啦嘩啦”喝起來。

            “喲,阿泥,這么早就喝粥了!备舯陉惏⒋罅嗔藗籃子從袁阿泥家門口經過。

            “嗯!痹⒛嘁贿吅戎嘁贿吇卮。

            “你做挑上水活,只喝粥有力氣挑嗎?”陳阿大帶了些譏諷的問。

            “沒事,多喝幾碗就行!

            “切,多喝就得多撒尿了……”陳阿大狂笑了幾聲走開了。

            袁阿泥喝不下去了,好像陳阿大的話已填飽了他的胃。收拾了一下碗和筷,袁阿泥就拿了扁擔和籮筐到大橋上去等活了。

            大橋上等活的人已有好多了,袁阿泥把扁擔籮筐放在一邊,挑了個干凈的地方坐了下來。大橋上的這些人都是做挑上水活的,所謂挑上水就是幫雇主把船上或是車上的磚頭、泥沙一籮筐一籮筐地挑到岸上來。

            袁阿泥清楚地記得,自己是從三十歲那年開始做這個活的。初中畢業后,袁阿泥跟村上的泥水匠剃墻頭,剃了十年墻頭也沒給自家剃一回。大哥二哥相繼成家,父親跟大哥過,母親跟二哥過,袁阿泥自個兒摟著三間瓦房過。

            十年的泥水匠生涯耽誤了袁阿泥的婚事,說媒的倒是不少?扇思夜媚镆宦犇昙o輕輕做泥水匠,都跑的無影無蹤,只留下袁阿泥感慨世人太現實。

            社會現實,逼得袁阿泥也現實起來。袁阿泥開始不做泥水匠了,找了個工廠當了工人。工人名義上比泥水匠好聽,可工資遠遠不如泥水匠來的多?蓻]法,為了能早日成家,袁阿泥在工廠呆了整整三年。三年下來,袁阿泥心灰意冷,老婆沒娶到,錢也沒存到。

            那是初秋的一天,袁阿泥第一次買了瓶酒到大橋上,那天橋上風很大,呼呼的,吹得袁阿泥直打寒顫。袁阿泥索性一口氣將整瓶酒喝下,空瓶“咕咚”一聲扔進大河里,頓時河中央濺起了朵朵水花。

            在橋的一頭,有好幾人在閑聊,一個說,“我昨天挑上水挑了一百多,今天準備再多挑些!币粋說,“嗯,我也挑了一百多!痹⒛喽硕ㄉ,這活一天能掙這么多!比在廠里多兩倍呢!袁阿泥來了勁,走過去和他們攀談。這不,從那天起,袁阿泥就加入了他們挑上水隊伍,一干又一個三年過去了。

            “干活了,袁阿泥,想什么呢?”

            袁阿泥回過神,笑了笑,開始挑起磚頭來。

            袁阿泥的蠻力真是沒人能比,一籮筐一籮筐從不停歇。大伙兒說:“袁阿泥,歇會,抽支煙!痹⒛嗖亮瞬梁拐f:“我不累,你們歇吧!薄斑@樣賣命,犯不著的!贝蠡飪河终f。怎么犯不著,現在年輕不多掙些錢,以后老了咋辦?袁阿泥心里想,自己沒文化,沒背景,只能干體力活,而這體力活只能靠年輕時做。

            到中午吃飯的時候,袁阿泥餓的有些吃不消了,看來早上一定要吃飽才行。袁阿泥心里嘀咕,要不是陳阿大的話,自己肯定要多吃兩碗的。

            “袁阿泥,吃飯去!贝蠡飪汉。

            “來了,”袁阿泥洗了把臉跟了上去。

            下午一通活把大伙兒累的夠嗆。袁阿泥也累慘了,為了多掙些錢,他比大伙兒足足多挑了二十筐。他們的工資是一天就結清的。其他人分別是一百二左右,袁阿泥一百八。

            “哇,這么多!”有人輕輕地說了句。

            “錢是多,可人家力氣也花的多呀!”也有人這樣說。

            袁阿泥才不管這些,拿好錢,挑著籮筐回家了。

            袁阿泥的晚飯很簡單,一個菜,一個湯,兩碗米飯。

            “喲,吃完飯啦?”陳阿大走過,問。

            “嗯!痹⒛鄳艘宦。

            “切,累了一整天,就吃這些?”陳阿大走進來,看到袁阿泥的菜不屑的說。

            “一個人,吃啥都行!痹⒛嗷卮。

            “這是什么話?就是因為一個人,才不能虧待自己,你這樣拼命掙錢、存錢。這錢以后給誰花?你又沒個小孩!”陳阿大振振有詞的說。

            這活傷了袁阿泥的心,徹徹底底傷了他的心。袁阿泥“嗖”的一下站起來,往里屋走去,接著“砰”的一聲,門重重的關上了。

            袁阿泥從箱子里翻出來這些年的存款,不多不少,正好十萬。十萬!袁阿泥握在手上,這可是血汗錢,是命!袁阿泥尋思著,多存些錢,有機會娶個老婆生個孩子。如果娶不到,如果真要一個人過到老,也要存些錢,把存下來的錢交給政府。政府、共產黨一定會贍養自己的。

            袁阿泥想到這里,心里陽光了起來,滿身的傷痛頓時消失了。

            早點睡覺,明天再掙一百八……

            父親

             又夢見父親了,依然年輕、俊朗,一笑兩個酒窩?晌沂冀K弄不明白為什么在夢境里我不停的呼喊他,父親總不搭理我。我跟母親說了這個事,母親說,父親是不會回應的,如果他回應了,你就會生病的。其實我寧愿病一場也渴望在夢里能和父親說上一會話,哪怕是一句!

                父親的兄弟姐妹多,爺爺去世的又早,光靠奶奶一個人根本無法生存,于是父親只讀了三年學就下地干農活了?筛赣H是好學的,又聰明,十六歲的時候就當了村里的民兵排長,二十歲當了隊長。父親一身蠻力,隊里最累最臟的活總是他搶先做,哪家人有困難了,父親也總是跑去幫忙。

                我的“呱呱”落地并沒給奶奶帶來一絲喜悅,因為奶奶喜歡帶把的?筛赣H把我當寶似的,特別是當人家夸上兩句,隊長,你們家虹虹跟你長的是一個模樣時,父親總在我小臉蛋上吧塔吧塔親上兩口。那時候的鄉下地方小店少之又少,夏天一到,就有些小販們推著自行車賣冰棍。每次我一聽到外面有冰棍的叫賣聲,就一口氣跑到田地里,朝父親高大的身影呼喊,爸爸,囡囡要吃冰棍了……父親聽見我的喊聲,趕忙扔了鋤頭拼命往回跑,有時賣冰棍人都走遠了,父親為了我能吃上還要跑著去追……當父親把一大塊有些化了的冰棍送到我手上時,我還要撅著嘴。那時父親就摸摸我的頭跟我說,下次爸爸跑的再快些!

                六歲的時候,我就能在我們家后面那條很寬闊的河里來回游泳了。那是父親的功勞,那一次父親在河邊挖河蚌,我用小石子在戲水,父親說,囡囡,你能從這頭游到對面,爸爸就帶你去鎮上看電影。我一聽來勁了,要知道那時候能看上一場電影對我們這些孩子來說是多么奢求的事哦!于是就問父親,真的嗎?父親說,爸爸啥時騙過你。好,說完我縱身跳進水里,使勁揮舞著雙手,在吸進幾口水后終于游到對岸。其實在這之前我是不敢游這么遠的。父親在對岸朝我揮手,游回來,去看電影了……

                人家都說女兒是母親的貼心小棉襖,可我感覺我跟父親貼心。在我的記憶中,小時候我經常跟在父親身后的,不管父親去鎮上趕集還是去姑姑家,父親總把我帶在身旁。在父親眼里,我儼然是個假小子。那時候我們家后面有棵梧桐樹,樹上經常掛滿鳥窩,我最喜歡爬上去一個一個的掏鳥蛋。有時也會不慎跌落,父親就在一旁鼓勵我,囡囡,沒事,起來,上去……我又一個勁的爬上去。等再次下來時,我的褲子被樹枝刮了個洞。母親要拿藤條打我,父親一把抓住藤條摔的遠遠的……

            父親就是這么的寵我,愛我!可天妒英才,在沒多久后父親就與世長別了!在書上我經?吹接腥诉@樣寫道,有時一個人或一件事就能改變一個人的命運。這句話應該是對的,父親走了,我的命運也改變了。我也一直想,如果父親能陪我走到最后,我的生活又會是怎么樣呢?可事與愿違!有些事并不是我想怎樣就能怎樣的!不過有些是自己可以自主的,那就是好好生活,好好做人……

            清明祭思

            母親從珠海打電話來問,臨近清明了,上墳用的元寶疊了沒?
                
            都好了,你放心吧。我很干脆的回答。其實還沒來得及疊,只是不想讓母親瞎擔憂。母親這人,就會胡思亂想,如果跟她說還沒疊好,那她又要整晚睡不著,既要擔心我來不及,又要擔心我疊的少。與其這樣,不如一句,都好了,讓母親安心些。
                
            細想母親去珠海已有好幾個年頭,每年清明上墳也只有我一個人,拎著元寶、青團子、買些水果。父親的墳、后父的墳、爺爺奶奶的,還有父親的叔叔、嬸嬸的。父親的叔叔、嬸嬸膝下無子,父親在世時,每年祭祖上墳都是父親操辦的。父親過世后,這些事理應我去操辦。所以也難怪母親要擔憂了,光上一個墳就要好幾許元寶,何況這么多。有時覺得母親的擔憂也不無道理。
                
            記得小時候,母親常常這樣哄我們,快來疊元寶,你們小孩子疊的值錢,祖宗用著開心呢。好多年以后我才知道,母親這活的真正意義,其實不是小孩子疊的值錢,值不值錢誰也不知道。真正值錢的無非就是活著的人對死去的人的一種懷念,一種不忘懷!
                
            每疊一只元寶,內心就對祖宗加深一份思念,加重一份心酸。突然的想到自己,自己百年以后,我的小輩們會不會也像我這樣為我疊元寶呢?也許會,也許不會。會也好,不會也罷。都不是我力所能及的。我現在只能做好現在的事,為我的祖宗趕疊一些元寶。
                
            雖然經常聽人這樣說,上墳只是做給活人看,死去的能不能拿到,無人知曉。話雖如此,可每年還是會去祭,還是會燒元寶給祖宗?粗且欢研苄苋紵脑獙,心中甚是安慰?梢韵蚰赣H交代了,可以向祖宗交代了,自己心里也過得去了。好像完成了一種使命,心里有說不出的輕松和欣慰!

            端午之憶

            端午節近了。

            小時候最喜歡過的就是端午節。因為那天我們不僅能吃上香噴噴的粽子,還能系上紅紅綠綠的花線。端午節那天,爸爸在灶臺上咚咚咚的剁著肉,媽媽把剁好的肉放些醬油、味精、鹽攪拌均勻,然后放在糯米里,再包上粽葉,一個接一個的粽子在媽媽手中活靈活現的出現,我和妹妹常常被肉香熏的直流口水……
               
            可還沒等我們長大,爸爸就英年早逝了。以后每逢端午節也就和平常一樣了,我和妹妹再也沒聞到過那股肉香味……我們姐妹倆是懂事的,每到過節從不出門,就在家陪著媽媽。我們雖小,可也能體會媽媽心里的痛。
               
            慢慢的我們長大了,日子也稍微的好起來,到端午節時媽媽也會包些粽子給我們吃。我和妹妹吃著久違的粽子就像吃到了世界上最好的食物一樣,開心而又滿足……
               
            后來我出嫁了,每逢過端午節我總會買些粽子給媽媽。媽媽常常說我:不要總買粽子回來,你已是人家媳婦了,還是在婆家和公婆一起過吧!我也總是嗯,嗯的答應,可還是一到端午節就回娘家,千年不斷娘家路,我怎能舍得下親愛的媽媽……
               
            現在媽媽在珠海妹妹那里。端午節那天,媽媽的一個電話讓我哭了好久。虹!媽在你妹這里什么都好,就是放心不下你啊……媽媽的話還沒說完,我的眼淚就像斷了線的風箏嘩嘩直流。為了不讓媽媽聽到,匆忙掛了電話。之后,一個人躲在孤寂的屋子里大哭了一場……
               
            我尋思著,端午節,我一定要把媽媽接回來,我要和媽媽一起過節,一起包粽子,那種感覺、那種親情比什么都重要。
             

            夜晚遐思

            晚飯過后,悠閑地走在馬路上,夏日的夜晚溫度已退去大半,馬路上已沒了白日里的熱度。偶爾的陣陣微風吹過,竟也有一絲絲舒適之感?纯匆雇淼奶炜,浮躁的云有些藍,有些灰,在路燈的照耀下顯得有些懶散。再看看夜晚下的樹木,那么寂靜,那么安詳,白天那幾只喳喳叫的鳥兒此時已不知飛去哪里了?

            總是喜歡這樣,一個人,靜靜的,輕輕的走在夜晚的馬路上。馬路上也有少許人影走過,彼此瞟一眼,不認得的各走各的,碰上一兩個熟人,打聲招呼,寒噓一下,繼續走自己的路。

            就這樣走著,悠悠的,不去想幼兒園的孩子們,不去想一些煩碎雜事,讓自己完全沉浸在夜幕中……不經意的回頭一看,發現自己已走出家門口好長一段路了,該往回走了。

            在馬路上,遲疑了一會,留戀了一會,有些不情愿的開始返回。

            到家后,洗好澡一咕嚕躺床上。眼睛睜開時,又是一天了……

            每天重復著同樣的事情,做著同樣的工作。為了生活,為了家人,為了孩子,拼搏著,苦撐著……

            喜歡夜晚,其實不只是喜歡它的靜,更喜歡它的安逸,只有在夜晚,才可以徹底放松,徹底無慮……

            有時喜歡夜晚,竟傻傻的祈求黎明不要到來,黎明來了,忙碌而艱巨的一天又開始了。孩子的笑聲、哭聲圍繞著你,讓你一刻也不能松懈,因為每一個孩子的平安就是我們的責任!

            痛并快樂著,喜歡這些天真無邪的孩子,就像喜歡夜晚一樣,它能讓人有一種暫時脫離現實,凈空思想,洗刷心靈,讓你就像這夜晚一般,安靜,祥和,滿足……

            雨良

            二十幾年前的一個暑期,村上來了一個小親戚。一個叫雨良的小男孩,他是王爺爺家的外甥,比我年長兩歲。

            雨良來了后就和我們本村的孩子打成一片,我們也喜歡跟在他后面。跟他一起釣魚、掏鳥蛋。這家伙常常會想出一些新花樣,把釣來的魚烤著吃,帶我們去田里摘瓜。不過有一次摘瓜時被大人發現,大人邊罵邊追。我們邊跑邊哭,回到家時臉蛋臟得跟個花貓似的。即便這樣,我們這些孩子還是喜歡跟在雨良屁股后面。

            那時候的農村還盛行換糖吃,所謂的換糖就是一條扁擔兩副架子。一個架子上擺些梅片、桃片、清涼糖之類的。另一個擺些發夾、頭花、蝴蝶結什么的。換糖人挑著擔進村子。手上還晃著一個鑼鼓,鑼鼓“咚咚”一響,村上人就拿了自家不用的破了的拖鞋、臉盆、牙膏盒出來換糖給孩子吃。

            我們家是村上最窮的,就算家里有破舊的東西,母親也不舍得換。每次換糖人來,我都躲在一旁偷偷的看,看著小伙伴們美美的吃著換來的糖,我的口水一個勁的往外流。

            “給你,吃吧!”我抬頭看見一雙臟不拉幾的小手,手里捧著一大把清涼糖,是雨良!澳隳膩淼?”我問!拔覔Q的,你吃吧!”雨良笑嘻嘻的說。我一把抓過清涼糖放進嘴里,頓時感覺全身一股甜甜的、涼涼的……那天,我跟雨良兩個坐在屋檐下,吃著清涼糖,吹著微風,好不快活!

            可是就因為那次的事,雨良被他舅媽趕回了家。原來雨良給我吃的清涼糖是他偷了舅舅的拖鞋換的。

            從那以后,雨良再也沒來過王爺爺家,以后的好幾個暑期,我都眼巴巴的盼著,可從沒盼到過。

            好多年過去了,有關于雨良的消息大都來自于王爺爺嘴里。什么雨良初中未畢業就去做泥水匠了,雨良娶了個外地女人,沒多久外地女人嫌他窮跟人跑了。后來我也出嫁了,雨良的事更是知道的甚少,大家都在為各自的生活忙乎,好像別人的事不想去太關注了?蛇@次回娘家聽到的這個消息,讓我接連幾天想起他,想起小時候的情景。說雨良丟下母親離家出走了。雨良也是個苦命的孩子,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跟他母親離婚了,是母親一個人含辛茹苦把他撫養大的。真是個不孝子,早知這樣當初生下就該把他掐死。村上人都這么說雨良。

            我眼前又浮現出這樣一個畫面,一雙臟不拉幾的小手,手里捧著一大把清涼糖,那是我吃過的最甜的糖了。

            雨良哥,你當初為了一個小丫頭片子去偷舅舅的鞋,你現在又怎會為了生活的窮迫而丟棄母親呢?

            盡管村上人都說雨良的不是,但在我心里,雨良哥是好人,永遠的好人!

             

            周彩虹:筆名水蘇子,現就職于蘇州市某單位。發表的作品有:2002年蘇州日報《妻子說》,2011年新沂市報《老黃傘》,2011年新沂市報《你就這樣走來》,2011年新沂市報《那年夏天》,201221世紀經濟金融《父親》,201321世紀經濟金融《山芋情》《茶葉蛋》,2012年東吳雜志《雨良》,2013年姑蘇晚報《清明祭思》,2013年西安商報《袁阿泥的一天》,2013年姑蘇晚報《端午之憶》。

            作家方陣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2. 上一篇作家方陣:

          3. 下一篇作家方陣:
          4.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最新熱點 最新推薦 相關文章
            吳金超:教師行吟(外三首)
            邵春怡:檻外長江空自流(外…
            徐雪梅:冬天里思念一片葉子…
            趙可法:清心神逸(外兩篇)
            王保利:苦楝花兒香噴噴(外…
            莊洪高:相逢是首歌(外五篇…
            韓  寒:站在春天的邊緣(外…
            王保平:茅草屋的記憶(外四…
            16061484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主編:張文寶 副主編:蔡驥鳴 站長:王軍先 連云港作家網版權所有

            投稿郵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連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連云港市散文學會QQ群號:433604695 蘇ICP備16061484號
             蘇公網安備 32070502010200號

            十分快三app

              <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台北 | 大丰 | 甘南 | 商丘 | 鄂尔多斯 | 任丘 | 湖北武汉 | 嘉兴 | 秦皇岛 | 德阳 | 北海 | 南安 | 泗洪 | 鸡西 | 衡水 | 荣成 | 五指山 | 六安 | 甘孜 | 鞍山 | 益阳 | 仁怀 | 河北石家庄 | 济南 | 安徽合肥 | 七台河 | 黑龙江哈尔滨 | 红河 | 和田 | 克拉玛依 | 海南 | 珠海 | 唐山 | 三亚 | 克拉玛依 | 定安 | 辽源 | 金昌 | 荣成 | 阜新 | 郴州 | 仙桃 | 兴安盟 | 澄迈 | 克拉玛依 | 南通 | 德州 | 荆州 | 项城 | 六盘水 | 通化 | 德清 | 呼伦贝尔 | 赤峰 | 双鸭山 | 淮南 | 三亚 | 苍南 | 四川成都 | 永州 | 宣城 | 潮州 | 七台河 | 吴忠 | 榆林 | 鹰潭 | 河池 | 琼中 | 邹平 | 白沙 | 汝州 | 巴中 | 鄂尔多斯 | 白银 | 河源 | 三河 | 德宏 | 榆林 | 澳门澳门 | 大庆 | 梅州 | 大庆 | 海西 | 蚌埠 | 阿里 | 金坛 | 贵港 | 昌吉 | 陕西西安 | 绍兴 | 海安 | 东营 | 石河子 | 无锡 | 荆门 | 定安 | 神木 | 芜湖 | 南通 | 阿拉尔 | 新余 | 宜都 | 菏泽 | 大庆 | 无锡 | 益阳 | 安徽合肥 | 巴音郭楞 | 滕州 | 防城港 | 定安 | 襄阳 | 萍乡 | 运城 | 焦作 | 池州 | 赣州 | 陕西西安 | 永康 | 兴安盟 | 无锡 | 建湖 | 阳春 | 泰兴 | 禹州 | 忻州 | 河源 | 汉中 | 临沂 | 长葛 | 楚雄 | 慈溪 | 临汾 | 安顺 | 海西 | 潜江 | 怀化 | 贵州贵阳 | 平潭 | 神农架 | 安康 | 贵港 | 茂名 | 红河 | 南阳 | 邵阳 | 辽宁沈阳 | 万宁 | 喀什 | 景德镇 | 济宁 | 广汉 | 瓦房店 | 淮北 | 黔南 | 海东 | 铁岭 | 塔城 | 山南 | 宜昌 | 五指山 | 南京 | 天水 | 泰安 | 包头 | 常德 | 黔南 | 锦州 | 琼海 | 安顺 | 吴忠 | 包头 | 邵阳 | 辽宁沈阳 | 基隆 | 仁寿 | 永新 | 日喀则 | 池州 | 大同 | 雅安 | 邳州 | 武威 | 偃师 | 河北石家庄 | 攀枝花 | 寿光 | 秦皇岛 | 洛阳 | 海拉尔 | 海北 | 阿拉尔 | 天门 | 兴安盟 | 甘肃兰州 | 广元 | 马鞍山 | 营口 | 伊犁 | 福建福州 | 广汉 | 阿克苏 | 十堰 | 萍乡 | 博尔塔拉 | 绥化 | 昭通 | 保亭 | 黑龙江哈尔滨 | 常德 | 周口 | 江门 | 淮北 | 泰兴 | 庆阳 | 庆阳 | 咸阳 | 黑龙江哈尔滨 | 黄冈 | 偃师 | 云南昆明 | 瓦房店 | 吉林长春 | 嘉兴 | 宜昌 | 吉林长春 | 启东 | 衢州 | 白银 | 灵宝 | 吴忠 | 伊犁 | 伊犁 | 漳州 | 巴中 | 偃师 | 厦门 | 赤峰 | 神农架 | 佳木斯 | 锡林郭勒 | 泗阳 | 安岳 | 日喀则 | 新余 | 滁州 | 自贡 | 乌兰察布 | 莱芜 | 海宁 | 偃师 | 灌云 | 广元 | 乌兰察布 | 文昌 | 顺德 | 桂林 | 铜仁 | 芜湖 | 温州 | 燕郊 | 金坛 | 嘉兴 | 长治 | 鹤壁 | 澄迈 | 铜陵 | 宜宾 | 玉林 | 潜江 | 昌吉 | 山南 | 娄底 | 大连 | 贺州 | 沧州 | 辽宁沈阳 | 白银 | 平潭 | 西藏拉萨 | 保定 | 泗阳 | 海拉尔 | 广汉 | 保山 | 徐州 | 鞍山 | 黄山 | 台北 | 大理 | 台中 | 诸城 | 台州 | 黄冈 | 东台 | 梅州 | 石嘴山 | 莱州 | 周口 | 平顶山 | 海门 | 龙岩 | 通化 | 大丰 | 大庆 | 陕西西安 | 通辽 | 天门 | 湛江 | 玉环 | 营口 | 儋州 | 黔西南 | 扬中 | 台北 | 商洛 | 信阳 | 莆田 | 荣成 | 鹤壁 | 泗阳 | 枣阳 | 台湾台湾 | 清远 | 黑河 | 靖江 | 达州 | 萍乡 | 邹平 | 三门峡 | 甘南 | 双鸭山 | 黔南 | 陕西西安 | 通辽 | 铜陵 | 济南 | 揭阳 | 武威 | 滕州 | 辽宁沈阳 | 博尔塔拉 | 四川成都 | 昌都 | 平凉 | 临沂 | 怀化 | 台北 | 淮安 | 大连 | 抚州 | 山南 | 烟台 | 大同 | 葫芦岛 | 那曲 | 铜仁 | 塔城 | 海西 | 铜仁 | 垦利 | 安阳 | 澳门澳门 | 泰安 | 乌海 | 燕郊 | 金华 | 抚州 | 邵阳 | 库尔勒 | 温岭 | 海南海口 | 灵宝 | 天水 | 山南 | 信阳 | 灌南 | 莱芜 | 克孜勒苏 | 马鞍山 | 图木舒克 | 任丘 | 宝应县 | 滕州 | 河源 | 仙桃 | 如东 | 蚌埠 | 三亚 | 绥化 | 保山 | 禹州 | 通化 | 澄迈 | 绵阳 | 海西 | 陵水 | 阜新 | 昌都 | 昭通 | 馆陶 | 阿克苏 | 新沂 | 甘肃兰州 | 德州 | 巴中 | 霍邱 | 泗洪 | 陇南 | 塔城 | 武安 | 宁波 | 定安 | 商丘 | 宝鸡 | 嘉峪关 | 平潭 | 扬中 | 黔南 | 阜阳 | 湖南长沙 | 江苏苏州 | 吉林 | 锡林郭勒 | 延安 | 长葛 | 喀什 | 四川成都 | 山东青岛 | 广元 | 大理 | 南阳 | 晋江 | 新乡 | 鹰潭 | 东台 | 淮南 | 镇江 | 榆林 | 喀什 | 启东 | 黄山 | 海东 | 本溪 | 喀什 | 廊坊 | 乳山 | 六盘水 | 岳阳 | 珠海 | 白山 | 宝应县 | 德宏 | 怒江 | 淮南 | 承德 | 巢湖 | 文昌 | 滨州 | 汝州 | 无锡 | 桐乡 | 湘西 | 昌都 | 咸宁 | 柳州 | 桐城 | 馆陶 | 定安 | 滁州 | 白沙 | 铜川 | 沛县 | 澳门澳门 | 吉林长春 | 阿里 | 神木 | 滨州 | 南京 | 泉州 | 亳州 | 海安 | 湘西 | 淮北 | 醴陵 | 黔南 | 荣成 | 株洲 | 扬中 | 扬州 | 五家渠 | 大同 | 黑龙江哈尔滨 | 渭南 | 库尔勒 | 济南 | 鹤壁 | 如东 | 鹤壁 | 来宾 | 潮州 | 陕西西安 | 韶关 | 云南昆明 | 荆州 | 淮南 | 平潭 | 三亚 | 莆田 | 邵阳 | 仁怀 | 东营 | 烟台 | 黑河 | 济南 | 鞍山 | 三沙 | 达州 | 吉安 | 改则 | 商丘 | 雄安新区 | 广元 | 新余 | 黔西南 | 山西太原 | 宜昌 | 巢湖 | 汕头 | 襄阳 | 徐州 | 赤峰 | 河南郑州 | 宝应县 | 肇庆 | 阿克苏 | 临海 | 昆山 | 滁州 | 赤峰 | 武夷山 | 宁夏银川 | 定安 | 平顶山 | 雄安新区 | 仙桃 | 恩施 | 绵阳 | 忻州 | 日照 | 丹东 | 四平 | 辽阳 | 陕西西安 | 柳州 | 靖江 | 贵港 | 渭南 | 商洛 | 烟台 | 喀什 | 金华 | 余姚 | 邳州 | 醴陵 | 清徐 | 临沧 | 衡水 | 铜川 | 承德 | 德清 | 邢台 | 丹东 | 淮安 | 安阳 | 天长 | 正定 | 吴忠 | 迪庆 | 阿勒泰 | 绵阳 | 南阳 | 本溪 | 芜湖 | 陵水 | 朔州 | 渭南 | 濮阳 | 镇江 | 温岭 | 兴化 | 宿州 | 潮州 | 晋中 | 淮北 | 垦利 | 抚顺 | 洛阳 | 石河子 | 许昌 | 天门 | 博尔塔拉 | 池州 | 明港 | 肥城 | 鹤壁 | 贺州 | 滨州 | 荆门 | 果洛 | 岳阳 | 仙桃 | 张掖 | 长葛 | 漯河 | 石河子 | 鹤壁 | 白沙 | 吉安 | 白山 | 淮南 | 乳山 | 梧州 | 怀化 | 台湾台湾 | 石河子 | 临海 | 洛阳 | 大庆 | 承德 | 象山 | 呼伦贝尔 | 金昌 | 随州 | 抚州 | 兴安盟 | 佛山 | 启东 | 郴州 | 赣州 | 大连 | 三亚 | 万宁 | 海拉尔 | 保亭 | 乌海 | 来宾 | 林芝 | 铜陵 | 荣成 | 高密 | 瑞安 | 肥城 | 丽水 | 徐州 | 绍兴 | 台北 | 鹰潭 | 海南 | 启东 | 萍乡 | 吉林长春 | 永新 | 秦皇岛 | 楚雄 | 洛阳 | 宜宾 | 池州 | 咸宁 | 聊城 | 洛阳 | 随州 | 文昌 | 吴忠 | 茂名 | 宁波 | 任丘 | 杞县 | 燕郊 | 海西 | 鞍山 | 馆陶 | 常德 | 余姚 | 东台 | 滕州 | 汉川 | 景德镇 | 滨州 | 马鞍山 | 正定 | 百色 | 高雄 | 温岭 | 双鸭山 | 绍兴 | 海西 | 厦门 | 承德 | 随州 | 周口 | 余姚 | 济南 | 吉林 | 宜昌 | 吉林 | 达州 | 凉山 | 洛阳 | 大理 | 宿迁 | 石嘴山 | 海门 | 包头 | 驻马店 | 白银 | 淮安 | 威海 | 任丘 | 安庆 | 寿光 | 温州 | 定安 | 贵州贵阳 | 仁怀 | 台山 | 池州 | 平凉 | 临沂 | 辽宁沈阳 | 上饶 | 曲靖 | 乐山 | 黄南 | 巴音郭楞 | 河南郑州 | 邯郸 | 酒泉 | 贵港 | 湖南长沙 | 博尔塔拉 | 神农架 | 迁安市 | 宜昌 | 忻州 | 景德镇 | 眉山 | 芜湖 | 铁岭 | 吉安 | 神农架 | 张家界 | 乐清 | 文山 | 云南昆明 | 枣庄 | 宜宾 | 台山 | 泰州 | 本溪 | 东阳 | 那曲 | 东方 | 大丰 | 丽水 | 红河 | 芜湖 | 福建福州 | 玉树 | 东台 | 仁怀 | 德宏 | 大连 | 溧阳 | 呼伦贝尔 | 安庆 | 宜都 | 平凉 | 昌吉 | 陇南 | 渭南 | 黄山 | 库尔勒 | 宁德 | 柳州 | 绍兴 | 文山 | 七台河 | 阜新 | 湖南长沙 | 乌海 | 桓台 | 澳门澳门 | 盘锦 | 那曲 | 吉林 | 阿里 | 禹州 | 湖南长沙 | 临汾 | 泰安 | 双鸭山 | 玉树 | 醴陵 | 台中 | 赵县 | 泉州 | 大理 | 海南海口 | 海南 | 福建福州 | 厦门 | 许昌 | 衡水 | 黄冈 | 三沙 | 任丘 | 抚州 | 玉林 | 朝阳 | 大同 | 宜春 | 邯郸 | 莆田 | 澄迈 | 宣城 | 朝阳 | 象山 | 德宏 | 赣州 | 昌吉 | 通化 | 柳州 | 陇南 | 东海 | 河北石家庄 | 汉川 | 镇江 | 馆陶 | 海拉尔 | 梅州 | 黔东南 | 玉树 | 宜宾 | 葫芦岛 | 吉林长春 | 鹤壁 | 抚州 | 大连 | 安徽合肥 | 桓台 | 文山 | 林芝 | 张北 | 灌云 | 琼中 | 天长 | 衡水 | 本溪 | 新余 | 青州 | 衡水 | 济南 | 广元 | 长治 | 益阳 | 安吉 | 泰州 | 宜昌 | 崇左 | 阜阳 | 镇江 | 绍兴 | 桐乡 | 乐清 | 长治 | 鄂尔多斯 | 衡水 | 石嘴山 | 那曲 | 广西南宁 | 澳门澳门 | 汝州 | 乳山 | 大丰 | 广西南宁 | 潍坊 | 仙桃 | 泰安 | 漯河 | 青州 | 锡林郭勒 | 慈溪 | 日土 | 五家渠 | 蚌埠 | 简阳 | 钦州 | 牡丹江 | 鸡西 | 辽阳 | 孝感 | 乐山 | 淄博 | 焦作 | 和县 | 宜昌 | 烟台 | 平凉 | 资阳 | 南通 | 广安 | 商丘 | 湘潭 | 上饶 | 神木 | 黄石 | 盘锦 | 阿拉尔 | 阳泉 | 灵宝 | 丹东 | 柳州 | 昆山 | 瓦房店 | 陕西西安 | 济宁 | 伊犁 | 呼伦贝尔 | 贵港 | 黑龙江哈尔滨 | 衡阳 | 贺州 | 丹阳 | 惠州 | 义乌 | 常德 | 阿里 | 济南 | 运城 | 高密 | 鹰潭 | 宜春 | 澳门澳门 | 牡丹江 | 山西太原 | 阿克苏 | 沭阳 | 吐鲁番 | 石狮 | 灌云 | 邹城 | 桓台 | 三沙 | 乌兰察布 | 和县 | 海南 | 宜昌 | 十堰 | 东阳 | 改则 | 正定 | 单县 | 运城 | 东台 | 玉林 | 博罗 | 邢台 | 湖州 | 十堰 | 石河子 | 珠海 | 金坛 | 简阳 | 东阳 | 四川成都 | 广州 | 广安 | 阳春 | 唐山 | 曲靖 | 鞍山 | 淮北 | 长兴 | 大同 | 上饶 | 广州 | 肇庆 | 宜昌 | 海门 | 平顶山 | 东阳 | 昭通 | 菏泽 | 葫芦岛 | 包头 | 张北 | 台中 | 随州 | 寿光 | 日喀则 | 吴忠 | 大兴安岭 | 东方 | 临沂 | 山东青岛 | 三门峡 | 辽宁沈阳 | 肇庆 | 乐平 | 万宁 | 赤峰 | 定安 | 昌吉 | 怀化 | 和田 | 宝鸡 | 怒江 | 招远 | 曹县 | 三门峡 | 阳春 | 哈密 | 温岭 | 中卫 | 单县 | 长治 | 任丘 | 怀化 | 柳州 | 濮阳 | 湘潭 | 宁德 | 赵县 | 怀化 | 清远 | 九江 | 兴安盟 | 玉林 | 汉川 | 攀枝花 | 曹县 | 辽源 | 江门 | 宝鸡 | 临沂 | 邯郸 | 临汾 | 黄石 | 吉林长春 | 诸城 | 乌海 | 四平 | 武安 | 铜川 | 潮州 | 白银 | 江西南昌 | 淮安 | 鄂尔多斯 | 伊犁 | 喀什 | 南平 | 如东 | 铜川 | 台山 | 灌云 | 香港香港 | 塔城 | 湛江 | 桂林 | 沭阳 | 临汾 | 镇江 | 上饶 | 温州 | 七台河 | 安顺 | 文山 | 大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