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網站首頁 作協動態 文壇廣角 作家風采 文學評論 作家在線 詩歌家園 散文天地 小說園地 校園作家 文壇擷英 報告紀實 長篇連載 歷史文化 
            您現在的位置: 連云港作家網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 小說園地 > 正文
              [圖文]相裕亭:楊爺         ★★★ 【字體:
            相裕亭:楊爺
            作者:相裕亭    小說園地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4596    更新時間:2013/8/8    

             

            楊  爺

            相裕亭

            楊爺、大名楊大,真名沒人知道了。但,說起喊街的楊大,無人不曉。喊街,俗稱耍劈刀子的。說到底,那也是一門討飯的營生。好在鹽區那地方,地堿人邪,討飯的也是爺。

            鹽區,每隔五天,逢一場大集。每到集日,楊大便出來喊街。

            楊大喊街,并非真用嗓子高喊什么,而是兩手把玩著幾把刀子,如同小孩子擺弄什么有趣的玩具似的,沿街“叮叮當當”地敲打著刀片,一路悠然自得地走過來。時而,也玩個花樣,將手中的刀子接二連三地拋向空中,隨之擰個腰身將其一一穩穩地接住。那架勢,如同街頭耍雜技的。但,楊大那刀技可不是白耍的,他是玩錢的。楊大專門選在擺小攤的商販前舞弄他的刀功,招來圍觀者鼓掌喝彩。期間,誰若與其叫板,他便一刀子劃破自己的頭皮或手指,那腥紅的鮮血,就像禮花一樣,瞬間綻放在你的攤子上。此時,趕上賣魚、賣肉的攤點還算好,他們本身就是做血腥買賣的,再多他幾朵“禮花”也不為過。問題是,若趕上那賣豆腐、涼粉的就慘了,他這邊一注鮮血噴濺到你那白生生的熱豆腐上,那白中見紅,比紅中見白都顯眼,整筐的豆腐可就全砸了。

            所以,但凡來鹽區集市擺攤的,一看到楊大來了,或聽說楊大從那邊過來了,立馬就去兜里掏銀子,不等他靠近自個的攤點兒,就把一串“嘩啦啦”的響銀給他遞上了。楊大道一聲:“謝謝!”你就算平安無事。倘若你給他呈上銀子了,楊大仍舊目無表情地站在你攤前不走,那就來事了,你給的銀子,尚未達到他的心里價位。他楊大又不是沒長眼睛,你是做什么買賣的,鋪面有多大,生意是否紅火?楊大心里一兜數。原本該賞他十個銅板,你卻給了他仨,明顯是瞧不起他楊大,那能行嗎?那樣的時候,楊大的刀板就響了,口中隨之念道:這兩集、我沒來,聽說大哥發了財。大哥發財我沾光,大哥吃肉我喝湯!說到我喝湯時,你再沒啥表示,他一刀子就把自己的皮肉劃開了。

            那種白刀子見紅的場面,令外人心驚肉跳,毛骨悚然。但,對楊大本人來說,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自備了止血藥,隨手往刀口上捂一把藥粉,立馬就把血止住了。再者,你看他是一刀子深深地扎進肉里去了,其實,僅僅是劃破一點表皮,他那刀尖是夾在指縫里的。但,看上去鮮血直流,怪嚇人的。那都是訛你錢財的。你這邊把錢給他,他那邊轉過身去就擦干了血跡。

            有時,碰上硬茬子,楊大也不孬種,他真敢豁出命來跟你玩。他左邊那只禿耳朵,就是他自己一刀子割下來的。一般情況下,楊大不那樣跟你惡斗。他原本光棍一個,每天能讓他混飽肚子,他也就不鬧騰了。

            這一年冬天,天氣出奇的冷。一進臘月,紛紛揚揚的大雪,一場接著一場,最終還是把楊大那兩間破草房給壓塌了。楊大居無定所時,便把目光盯上了鹽區首富吳三才。

            楊大選在一個大雪封門的早晨,悄無聲息地把自己“掛”在吳三才、吳老爺家“天城大藥房”的門上了。

            楊大的那個“掛”,并非是在人家門前尋死上吊,而是把自己的一只手掌,釘在吳老爺家的那種道板門的一面木板上了。

            清晨,天城大藥房的店小二仍然像往常一樣,一大早起來開門迎客,沒想到搬過一道門板,再想啟動第二塊門板時,搬不動了,原認為夜里風雪過大,把門板給凍住了,隨之晃動了兩下再搬,還是搬不動。店小二便把腦袋伸出來,想看個究竟。沒料到,這一看可不得了,門外正站著一個衣著長袍的血人,那人面部緊貼著門板,整個兒人如同一張剛剛剝下來的鮮羊皮似的,緊貼在東家的大門上,而且,一動不動。再看腳邊,已流下了一大灘鮮紅的血。

            店小二頓時嚇傻了,轉身跑到內堂去喊吳老爺。

            吳老爺趕過來一看,是喊街的楊大。吳老爺明白了,這家伙是來訛錢的。當下,吳老爺一面吩咐管家去賬房拿銀子;一面喊呼店小二:“快,快把你楊爺手上的釘子給拔下來!

            店小二個頭小,從屋里搬過一把凳子,剛要踩上去給楊大拔釘子。楊大卻一腳把凳子給劃拉到一邊去,楊大開口叫了一聲:“吳老爺,”隨之,說:“吳老爺,你還是讓我‘掛’在這兒吧!甭灶D,楊大又說:“我感覺你家廊檐下,比我那兩間破屋還要暖和!

            吳老爺一聽,楊大今兒來,并非是討要幾個銀子就了事的,而是想修繕他的住房。想必,今冬寒流來勢兇猛,楊大那兩間破屋難抵風了。吳老爺當下答應給他修繕住房。

            楊大把吳老爺的話接過去,問:“吳老爺,一言為定?”

            吳老爺說:“一言為定!

            楊大說:“那我就回家候著了!闭f話間,就看楊大胳膊一縮,那只釘在門板上的血手,瞬間脫離了門板上的釘子。

            原來,楊大壓根兒就沒把釘子釘在手上,他只是用指縫夾著一根釘子。至于他頭上、臉上、胳膊上,以及地面上的斑斑血跡,那是他用雞血或是羊血做的假象。

            盡管如此,楊大走后,吳老爺還是派人去給他修繕房子了,并叮囑工匠,就手在楊大的屋內給他支上火炕。

            吳老爺家大業大,騾馬棚里的草料少添兩口,就足夠打發他楊大高興了,何必去跟他一個無賴計較。話再說回來,倘若吳老爺言而無信,他楊大下次再來,一準兒就把自己的手掌給他釘在門上了。不信,試試看。

            鬼   子

            鹽區最早的廣告,是日本鬼子來做的。

            日本鬼子占領鹽區以后,首先收繳了鹽區唯一一家大藥房——天城大藥房。并強迫大藥房的掌柜吳三才及伙計們將藥店遷至他們“據點”內,嚴格控制鹽區人用藥。但,日本人對鹽區的少年兒童網開一面,允許天城大藥房銷售一種專治嬰兒哮喘的藥物——仁丹。

            仁丹,中國民間傳說能治百病。日本人便以此大做文章!滿大街地涂抹粉刷“仁丹”的小廣告,極大熱情地表現出他們大日本帝國想為中國良民做好救死扶傷的良好態度。

            日本人所涂刷的那種“仁丹”小廣告特別簡單。他們先用白色涂料或藍色涂料往墻上涂一塊一人多高、兩丈來寬的底色,然后,在白底色上寫上藍色的“仁丹”,或是在藍底色上寫上白色的“仁丹”,就算完事了,尤其是在十字路口、三叉路口,以及行人比較密集的地方涂抹得格外醒目。

            日本人似乎把他們所經營的“仁丹”藥物,當作對中國老百姓的慈善之舉,想以此來取信于民。 

            但,鹽區的老百姓并不買賬。

            鹽區人總覺得日本人的做法暗藏殺機!懷疑他們所出售的“仁丹”藥物里面,摻進了某種能治殘中國人的毒藥,幾乎沒有人敢去購買他們的“仁丹”。

            但,病情危急時,鹽區人抱著“死馬當作活馬醫”的心態,買了他們的“仁丹”,給病入膏肓的嬰兒服用以后,還真的治好了孩子的病。由此,鹽區人對日本人產生了幾分信賴之感。

            這期間,頗懂醫道的天城大藥房掌柜吳三才反而納悶起日本人的做派:小鬼子們為什么只讓天城藥店公開出售“仁丹”藥物?而那種“仁丹”藥,說到底,只起個清熱解毒的作用,尤其是襁褓中的嬰兒生了口瘡、長了眼屎,做娘的把那蠶蟲屎一樣大小的“仁丹”藥粒兒,捂幾粒粘在奶頭上,讓嬰兒趁吃奶時裹下去是最有效的?扇毡颈趺淳投⑸夏欠N頗不起眼的藥物呢?

            大掌柜吳三才思來想去,感覺日本人用心險惡!他們表面上打出“仁丹”的招牌,好像是要為鹽區的老百姓治病。而真實的意圖,卻是牢牢地控制著中國人的手腳。你想想,前線官兵斷了胳膊、傷了腿,僅憑幾!叭实ぁ,豈能醫治好嗎?顯然不能。要想買別的藥物,那要通過日本人同意才行。 所以說,日本人一攻進鹽區,首先控制了鹽區獨一無二的天城大藥房,并限制了天城大藥房掌柜和店小二的自由。

            為此,天城藥房的大掌柜吳三才及大藥房的伙計們,每天提心吊膽、謹小慎微地在日本人的眼皮底下做事,凡事要向日本人匯報,不敢越雷池半步。若有不甚,隨時都有可能被抹去腦袋。期間,還要遭受國人的冷眼和唾棄!

            大掌柜吳三才不想帶著伙計們做漢奸,更不想讓國人罵他們是一幫賣國賊!他們表面上屈服于日本人,可骨子里時刻都在想,怎樣才能干出一番讓日本人遭殃、讓鹽區人信賴他們的大事來。

            這一天,大藥房里有個喜愛逗鳥、玩雀的小伙計,無意中發現落進據點內的一群鳥兒,大半天都無人驚飛起來,那個小伙計把這件看似無關緊要的事透露給大掌柜吳三才,吳三才臉色一沉,當場沒有說啥?伤ㄟ^一段時間的觀察,認定日本人的“據點”里沒有幾個鬼子了。

            日本兵轟轟烈烈地占領鹽區之后,很快轉移主戰場,只留下小股的鬼子兵把守鹽區。但,他們擔心鹽區人摸清他們的底細后起來反抗,便與鹽區人玩起障眼法,以“換防”的形式,不斷的更換“據點”內的鬼子兵,讓鹽區人不知道他們“據點”內有多少人?纱笳乒駞侨趴创┝四菐凸碜颖E毓戆褢!那幫小鬼們,每天大張聲勢地外出巡邏,而且瞬息萬變!一會兒扛著長槍,列隊出來招搖過市;一會兒又換上了摩托隊“嗚嗚嗚”地滿街亂串;再過一陣子,開輛大卡車又出來了?蓳Q來換去,就是那么幾個留守的鬼子兵。這就是說,“據點”里換防來的鬼子兵沒有幾個。但他們裝神弄鬼,虛張聲勢,以此來威懾鹽區人!

            大掌柜吳三才掌握了小鬼子們用意后,悄悄地把這個秘密傳遞出去,想通過鹽區的地下抗議日組織,以此端掉日本人設在鹽區的“據點”。

            可好,這天傍晚,機會來了!一批新換防來的鬼子兵剛剛跳下卡車,便大搖大擺、耀武揚威地上街巡邏,可此時“據點”里是空的。大掌柜吳三才與鹽區的抗日軍民里應外合,抄起家伙,首先端掉了他們“據點”老窩。接下來,與外出巡邏的鬼子兵們展開巷戰,原認為那幫新換防來的鬼子兵不熟悉鹽區地型,將其堵進死胡同后,一網打盡!

            豈料,小鬼子們相當狡猾,他們左躲右閃了一番,很快逃離鹽區,并連夜調來縣城的鬼子兵,對鹽區無辜的漁民大開殺戒。

            對此,大掌柜吳三才百思不得其解,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那幫新換防來的鬼子兵,為何如此熟悉鹽區的地型,撤退得如此神速!

            不久,日本人戰敗投降。

            大掌柜吳三才再次看到鹽區滿大街日本人留下的“仁丹”小廣告時,聯想到那次巷戰,忽而一拍大腿,驚呼一聲,說:

            “鬼子,真是鬼子呀!”

            原來,那些“仁丹”小廣告,看似是日本人的慈善之舉。實則是日本人進城以后的導向牌——藍底白字的小廣告,表明前方暢通無阻;白底藍字的,說明前方是個死胡同。

            陰    謀

             

            張大頭出任鹽區最高行政長官時,鹽區那些富得流油的“鹽大頭”們,一看那家伙斜挎著一把“盒子”, 耀武揚威地空著兩手來了。就猜測此人來者不善!一個個挖空心思地前來獻殷勤。一時間,給張大頭送米面、送綢緞、送魚蝦、送房產、送銀票、送鹽田,送美人的應有盡有。

            張大頭初到鹽區時,尚未帶家眷。后期,把他的愛妾七喜接來時,張大頭、官稱張團長,已在鹽區納了一房女子。準確地說,是鹽區首富吳三才送給他玩耍的一個小美人兒。

            那小女子,原本是吳家的使女,在吳府里伺候老爺、太太多年!如同一只被主人馴服、玩熟了的寵犬、愛貓一般,萬般溫順可人!

            吳府里叫她小暖。

            吳三才領她去見張大頭的那天晚上,那小女子先是跪在吳老爺跟前哭得肝腸寸斷。后來,等她見到張大頭時,她悄然抹去臉上的淚水,滿面溫情地走到張大頭跟前,如同見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親骨肉!張大頭握過她面團一樣的小手,捏了捏她梨花般白嫩的臉蛋兒,沖著吳三才點了點頭,就算是領了他的一片美意。

            后來,七喜來了。小暖便知趣地從正房里搬出來。

            但,張大頭對小暖的寵愛有增無減。反倒因為有了小暖,而無視七喜的恩愛,十天半月都不到七喜房里去一回。偶爾,晚間酒后到七喜房里坐坐,臨到熄燈上床時,張大頭便假惺惺地關愛七喜一句:“你好好休息吧!”隨之,起身到小暖房里過夜去了。弄得七喜好生焦躁和怨恨!日子久了,七喜不知是妒忌,還是處于真心呵護張大頭,時不時地冷下臉來,訓導小暖,讓她不要與男人纏綿無度!教她如何懂得男人在外面闖事業的辛苦。弄得小暖晚間睡覺時,都不敢在張大頭懷里脫內褲了。

            那時間,鹽區以至鹽區以外的地方,戰事不斷。張大頭隔三岔五地要出去“打外援”。恰如今天的部隊調防一樣,說走就走。有時,一去幾個月都不能回到鹽區來。

            這一年,張大頭的隊伍駐扎到江都,準備堵截長江對岸的來敵?蓴等者^后,長江兩岸毫無戰爭跡象。此時,坐守待命的張大頭,想起了家中的小暖,便派衛兵私下里回鹽區接小暖。

            小暖喜出望外!初到江都的那天晚上,這對分別數日的老夫少妾,如同久旱的莊稼喜逢驟雨!兩個人一同滾在床上擰“麻花”、揉“面團”,正當張大頭玩興正濃時,突然發現小暖痙攣似的抽搐起來。

            剛開始,張大頭誤認為小暖是興奮過度?蛇^了一會兒,只見小暖口吐白沫,神情恍惚,像是犯了毒癮的大煙鬼。

            原來,張大頭外出“打援”以后,七喜擔心家中女眷們無事生非。每到晚間,便把平日里伺候在張大頭身邊的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人招呼到她房里打牌。以至于像“熬鷹”一樣,將她們的精力耗盡。小暖就是在這個時候,不經意間,染上了毒癮。她清楚地記得那天晚上,她趴在牌桌上打哈欠時,七喜噘起她櫻桃似的小嘴,示意小暖桌邊的水煙吸一口。

            小暖不會吸煙。

            七喜說:“吸吧,你吸一口,就不困了!

            小暖就試著,吸了一小口。當下,她眼淚都嗆出來了!

            七喜待小暖擦干了眼淚,又說:“沒事,再吸一口,就好了!

            果然,等小暖再吸時,口中的感覺,尤其是眼前的幻境就美好多了。

            但,此時的小暖,并不知道那是煙土。第二天,第三天,以至以后的許多天里,當小暖每晚都盼著到七喜房里打牌時,她才曉得她染上煙癮了。

            此番,張大頭把她接到江都,她竟然在張大頭的懷里“犯事”了。

            張大頭又氣又恨!但他戀著小暖水蔥一樣的腰肢、花朵一樣的容貌,本著挽救之意,連夜派人把她送到江都府的義德醫院接受治療。相當于今天的強行戒毒!

            義德醫院,是揚州商人劉義德開辦的一家西醫醫院。

            當時的西醫,尚未被國人重視。因而義德醫院接收了張大頭送來的病人后,就想顯示一下他們西醫的高超技能,當即給又哭又嚎的小暖打了一針鎮靜劑,類似于今天的**藥。不料,用藥過猛,小暖一睡不起——死了。

            這可惹下大禍了!

            義德醫院的老板劉義德,當場封鎖消息。并以病人需要隔離治療為由,不讓任何人前來探視。這期間,劉義德花重金,前往揚州買來一位身姿、容貌絕佳的“揚州瘦馬”。

            所謂“揚州瘦馬”,就是今天說的揚州美女。

            舊時,揚州城內,好多有錢人家,開辦“女子學堂”,專門招募窮人家無力撫養、模樣俊俏、心靈手巧的女孩子,自小教其琴棋書畫、詩文珠算,有的還教棍棒舉術。當然,教的更多的還是如何讓其“瘦身”、嫵媚、矯情,如何討得男人歡心!

            義德醫院治死小暖之后,別有用心地購來一位風華絕代的“揚州瘦馬”,讓她穿上“白大褂”,充當院內護士。并專門選在晚間,讓她前去張大頭臥室內匯報小暖當天的“病情”。一來二去,那女子很自然地睡到了張大頭的床上。

            至此,小暖之死,已經不是什么大事情了。

            問題是,時隔不久,義德醫院落戶鹽區,與當地大鹽商吳三才家的天城大藥房形成了兩相對立的局面。并,很快占據上風!

            幾十年后,也就是義德醫院在鹽區擠垮了天城大藥房時,鹽區人回想起當初“義德”落戶鹽區的那段往事,總覺得張大頭家的愛妾七喜、小暖在那段時間里,相繼染上了毒品,是一個難解的謎團。

            鹽區的商人,自古就與揚州鹽商有來往。很難說,義德醫院為了落戶鹽區,而選在張大頭威震一方時,精心炮制了一個、又一個的陰謀。

            笑  刑

                                                                   

            笑,為快樂之舉,何刑之有?不然,張大頭在鹽區執政期間,偏偏創造出此種怪異的懲罰方式。它讓人在歡樂聲中,去感受痛苦,接受制裁。乍一聽,誤認為是今天引以爭議的安樂死。其實不然,安樂死是結束生命的一種非痛苦手段,而張大頭使用的笑刑,則是違背個人意志的一種強迫歡笑,它比正常受刑更為殘酷!

            張大頭,一介武夫!做事沒有章法。凡事,由著他個人的性情來,遇到棘手的案件,他懶得升堂問罪,手中的“盒子”咔咔咔地一比劃,輕者,打板子,重之,剜眼睛、割鼻子,濫用酷刑。趕上他心情不好時,幾句話說得不對路子,拉出去一槍崩掉,也是常事。

            一時間,張大頭誤判了不少案件,錯殺了不少好人!上頭追查下來,差點毀掉他的前程。由此,張大頭意識到自己以往的過錯,再抓來人犯時,干脆,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一不動刑,二不罵娘,而是想法子引逗對方歡笑。這在張大頭看來,是善意之舉,不會再出差錯了。

            于是,張大頭創造出了笑刑。

            笑,有微笑、歡笑、開懷大笑等多種笑法。而張大頭的笑刑,也分三六九等。最簡單,也是最為快樂的一種,是幫助你去找樂子——領你看戲去。

            張大頭是個戲迷。

            抓來人犯,張大頭上下打量一番,先不問其是否有罪,而是笑哈哈地拍其肩膀,如同見到自家兄弟一樣,領你到劇院看戲去。期間,一場大戲看下來,對方若能隨著戲中的劇情歡笑而歡笑,散場之后,他問都不再問你,手一揮,放你走人。

            張大頭的這種做派,類似于今天公安機關廣泛應運的測謊儀。在張大頭看來,所抓來的人犯,能陪他煞有介事的看戲,壓根兒就沒啥心理障礙,自然不會是本案的真兇,無需跟他多費口舌。

            反之,倘若對方面對一場歡樂的大戲,仍然心事重重,愁眉不展,那就要帶到大堂上問個明白了。其方法,同樣是逗你歡笑。但,此時的歡笑,陡然升格!由他手下的王副官給你動用各種難以忍受的笑刑。

            王副官從民間討來很多取笑良方。比如,選用茅草尖兒,戳弄人的鼻孔、耳眼;找來堅韌的動物鬃毛,抓撓人的腋窩、掌心兒,讓你在“哈哈”大笑聲中,去品嘗那種渾身抖顫、抽搐、鉆心之癢的滋味。最為刁鉆的是,牽來小狗、小貓、或老山羊來舔食你的癢痛之處。那種怪異之癢,能讓人癢得死去活來。

            張大頭這種做法,誰能說它是一種刑罰?明明是逗你歡笑嘛?,領略過張大頭笑刑的人,無不感嘆,那是一種能讓你樂瘋、笑死的酷刑。

            張大頭如此缺德,用鹽區人詛咒他的話說:此人,必得報應!他家中養著七八房****、花枝招展的姨太太,竟然沒有一個給他生下一兒半女。張大頭曾為此苦不堪言!

            這年秋天,張大頭的愛妾七喜,突然愛酸愛辣,惡心嘔吐。請來郎中一把脈,居然奇跡般的有喜了。這讓年過半百的張大頭喜出望外。當即,殺豬宰羊,大擺酒宴,犒勞他身邊的弟兄們。

            喜宴高潮時,醉意滔滔的張大頭,突發奇想,連連招手,把王副官的招呼到身邊,說:“王團副,來點樂子,助助興!”

            王團副猛一愣怔,心想,此時大家劃拳喝酒,本身就是高興的事,還找什么樂子呢。

            張大頭說:“找個人,樂和樂和!”

            王副官明白了,張大頭是想找個人,撓其癢,從中取樂。往日,王副官經常這樣逗弄他手下的士兵?山裉,張大頭好像就盯上王副官,他笑哈哈地晃動著一只白胖胖的大手,指著王副官的鼻尖兒,說:“就是你吧,王副官,平時,都是你逗人家樂,今天,你也來樂一回給弟兄們看看!闭f話間,張大頭一揮手,幾個衛兵就圍過來了。

            王副官連聲呼喊:“不能呀,團座,不能!”

            那幾個平時吃過王副官苦頭的衛兵,不由分說,上來就把王副官給架到院外,綁到一條寬寬的長凳上了。隨后,扒去他的鞋襪,將腳心里涂上濃濃的鹽水,牽來一只老山羊,讓他接受舔足之癢。

            舔足之癢,是笑刑中最頂級的一種,也是最為殘酷的一種!老山羊的舌頭,看似粉粉嫩嫩,可它舔食到人的腳心時,如同千萬只小毛蟲在腳心里蠕動,奇癢難耐!可,嗜鹽如命的老山羊,一嘗到腳掌上的鹽味,便會更加拼命地舔食,舔到最后,能把腳心舔破,直至流出汩汩鮮血,仍然奇癢無比。

            如此笑刑,一般人等不到山羊舔破腳心,便會瘋笑狂嚎,“樂”不欲生!

            可,那一天,王團副被綁到凳上以后,大家很快又回屋里喝酒去了,任他一個人在窗外聲嘶力竭地笑嚎,無人問津。

            回頭,大家酒足飯飽,再來看王團副,那家伙已經樂得暈厥過去了。

            張大頭見狀,自言自語地說:“奶奶的,笑話鬧大了,這家伙是不是樂死了!”可張大頭積壓在內心的話,對誰都沒有講,他懷疑七喜的身孕,是王副官所為。今兒,老子就是要給他點顏色看看,奶奶的!隨后,張大頭照王副官的屁股上踹了腳,喊呼一旁的衛兵,說:“好啦,別樂哈了,快把你們王副官抬回去吧!”說完,張大頭打著飽嗝,無事人一樣,回到內堂去了。

            聽    螺

             

            聽螺,海邊孩子們聽濤的一種游戲。方法挺簡單,揀一只大一點的海螺殼兒,輕輕地罩在耳邊,立刻就能聽到螺殼里面傳出“嗡沙沙”的聲音,如同大海的濤聲一樣,扣得越緊,“濤聲”越大,怪有趣!

            張大頭家的四姑娘,偏偏愛玩弄那種孩童的把戲。

            四姑娘本該是張大頭的四姨太?赡莻洋學生模樣的小閨女,初到張大頭家時,說是讓她養貓、溜狗、伺弄院子里的花草。誰知,沒過幾天,張大頭卻讓她陪夜。四姑娘這才知道受人騙了!

            那晚,張大頭支走了他身邊幾房花朵一樣嬌艷的姨太們,留下四姑娘一個人陪他觀燈、喝茶,猛然間,張大頭扯過四姑娘細白的手,讓她上床尋樂兒。

            四姑娘頓時嚇傻了,再看張大頭那副寬衣解帶的架勢,四姑娘知道事情不好了!她“撲通”一下,給張大頭跪下,苦苦地哀求張大頭,說:“張團長張大人,你饒了我吧,我還是個姑娘家!

            張大頭笑著說:“我知道你是個姑娘家,否則,我還不要哩!”說話間,張大頭上來就去扯四姑娘的衣衫。

            四姑娘一看,在劫難逃?伤,壓根兒不情愿!慌亂中,四姑娘忽而抓過茶幾上一把水果刀,直抵自己的心窩窩,兩眼窩著淚花,說:“張大人,你要是硬逼我,我這就死給你看!”

            張大頭沒料到,眼前這個看似溫情似水的小女子竟然變得如此剛烈,頓時愣怔住了!張大頭冷冷地板下臉兒,靜靜地看著四姑娘,問:“當初,衛兵們領你來,是怎么跟你講的?”

            四姑娘跪在張大頭腳下,聲淚俱下地說:“衛兵們叫我來時,只說張團長張大人身邊需要個抱貓、溜狗、撓癢癢的小丫頭。沒說,還要讓我陪床!

            張大頭輕嘆一聲,略有所思地點點頭,說:“噢!——,是這么回事!甭灶D,張大頭又自言自語地說:“這事兒,都怪衛兵們沒有把話跟你說清楚!闭f話間,張大頭忽而變了個人似的攙起四姑娘,說:“起來吧,讓你受驚了!”之后,張大頭告訴四姑娘,本來,我是想收你為四姨太的,現在看來,你沒有那個意思,那就罷啦,以后,你就按衛兵們說的那樣,留在我身邊,幫我抱貓、溜狗、撓撓癢癢吧!

            四姑娘躲過一劫。

            但,通過這件事情,四姑娘看出張團長、張大頭是個好人。他手中雖然握著不可一世的槍把子,可他,也有善解人意的一面。尤其是在后來的日子里,張大頭再沒有對四姑娘產生過什么越軌的念頭,反而對四姑娘愛憐有加,家里人吃什么,也讓四姑娘跟著吃什么;姨太們穿綾羅綢緞,也給四姑娘穿得花枝招展。在張大頭看來,四姑娘守身如玉,很值得他敬重!

            當時,張大頭是駐扎鹽區的最高行政長官,他家里戒備森嚴,院內院外,處處都有衛兵把守。四姑娘深居在張大頭家的深宅大院里。白天,張大頭忙于公務,四姑娘就伺候在太太們身邊,陪太太們下棋打牌,有時,也在院子里捉青蜓、撲螞蚱玩。四時八節的新鮮瓜果下來了,聽到小商販們在高墻外叫喊,四姑娘也陪姨太們到院門口去張望。但,那樣的時候,衛兵們就緊張了,幾乎不讓她們邁出張團長的官邸。夜晚,張大頭由姨太們輪流陪著過夜。四姑娘則睡在腳門邊的耳房里。張大頭那邊有事,尤其是姨太們有事,隔窗子喊一聲,四姑娘披上衣服,就過來了。

            所以,一般情況下,張大頭那邊沒有入睡,四姑娘這邊不能關燈。張大頭那邊隨時都會喊她。

            這樣以來,可難為四姑娘了。張大頭與他的姨太們夜夜歡歌,且,纏綿無度。四姑娘如何能聽得下去呢!

            那時間,張大頭也不過四十幾歲,頓頓吃酒席,精力極其旺盛,再加上他那幾房風情萬種的姨太們,整天山珍海味地滋潤著,一旦滾到床上,個個騷勁十足。她們輪番來陪張大頭過夜,挨到哪一房姨太過來,如同饑餓了數日的豺狼虎豹終于見到肉食一般,上來就想把張大頭給生撕了、整吞掉!而此刻,睡在耳房里的四姑娘,對張大頭那邊的每一聲床響,每一聲男歡女愛的“浪聲”,她都聽得真真切切。好多時候,四姑娘扯起被子,悶上頭,都無濟于事!隔壁床上,翻江倒海,潮起潮涌,讓她一個正值青春期的大姑娘家如何能不心亂?

            無奈之下,四姑娘找來兩個大海螺殼。入夜,每當張大頭那邊浪聲四起時,她就把那兩個海螺殼兒,緊貼在自己的耳邊聽“濤”響。原認為這樣,可以阻擋住隔壁的歡愛之聲。孰知,聽過幾回床第之歡的四姑娘,對那種聲音產生了妙不可言的誘惑感!

            所以,接下來的事兒,并非張大頭欲行不軌,而是四姑娘主動在張大頭面前獻媚。好多個夜晚,四姑娘的耳房門都是敞開的。有幾次,張大頭夜里起來小解,四姑娘還故意在耳房里弄出異樣的聲響。對此,張大頭早就看出四姑娘的心思,可他,偏不搭理她。相反,當張大頭察覺到四姑娘在用海螺殼阻擋他隔壁的聲音時,他還幫助四姑娘去找海螺殼兒。

            一天半夜,張大頭酒后歸來。四姑娘起床給他開門時,故意穿得很透,想引誘張大頭到她耳房里去。沒想到,張大頭順手遞給她一個事先準備好的大海螺,讓她到耳房里堵耳朵去。

            四姑娘當時就愣了!她木呆呆地看著張大頭甩袖而去,忽而,欲火中燒,“叭”地一聲脆響,將那個海螺殼兒甩個粉碎。

            張大頭聞而不問,裝作什么都沒發生,徑直回到臥室后,愈發湊響他與太太的床第歡歌。

            次日清晨,張大頭依舊像往常那樣,喊四姑娘過來幫他尋找內褲,這才發現,昨夜,四姑娘握一塊鋒利的螺殼片兒,割腕而死。

             突    圍

             

            鹽區淪陷的那年夏天,天氣異常炎熱。偽軍與鹽河口的小鬼子們串通一氣,偏偏選在一個酷熱難耐的午后,攻打縣城。

            縣城里駐守著張大頭的隊伍。

            張大頭把守著鹽區那彈丸之地,與國軍、八路、小鬼子們,一概不打交道。日本兵開進鹽區以后,首當其沖要攻打縣城,拿下張大頭。

            張大頭雖為一介武夫,可他打起仗來極為有種!每逢緊急關頭,他身先士卒,沖鋒在前,勢不可當?伤袀弱點,過于肥胖,行動不便,每逢行軍打仗,必須有馬匹伺候著。而且,要兩匹戰馬同時為他服務。一則,有備無患,一匹戰馬倒下了,另一匹戰馬立刻跟上來。再者,張大頭體重過人,兩匹戰馬輪換著馱他,也好給戰馬一個歇息的空間。

            日本人抓住張大頭肥胖、怕熱這一弱點,專門挑選了一個炎熱的午后,偷襲縣城。

            小鬼子們把第一枚炮彈打進縣城之后,城內頓時亂作一團!

            而此刻,張大頭與他的小妾七喜正躺在后花園的水塘里避暑。王副官一臉驚恐地跑來,向張大頭報告軍情,說敵人已經把縣城包圍了!張大頭誤認為又是鹽河口那幫日偽軍的“二鬼子”們瞎鬧騰,壓根兒沒當回事情。反而覺得王副官那樣冒冒失失地闖進他的內宅,很不成體統。

            王副官焦慮不安地站在水塘邊,等候張大頭指示。

            張大頭卻下意識地把水中的七喜往自個懷里攬了攬,揮了揮手,示意王副官退下。

            回頭,等張大頭全副武裝地領著他的小妾七喜從后院里出來時,王副官已經帶領弟兄們沖出縣衙,與攻城的偽軍、鬼子兵們展開了浴血奮戰。此時,張大頭才真正意識到大禍臨頭了!他從城外漸漸平息的炮火聲中判斷:小鬼子們,已經攻破城門。

            果然,時候不大,大街小巷,短兵相接,不時地傳來鬼哭狼嚎的廝殺聲。也就在這同時,王副官領著一幫潰敗下來的弟兄們退回縣衙,向張大頭報告,說城池已經失守,必須馬上沖出突圍!

            張大頭抹著頭上、臉上熱熱辣辣的汗水,擰眉沉思片刻,從嘴角咬出了兩個字:“備馬!

            隨后,兩匹早已備好的戰馬,牽至張大頭跟前。

            按照常規,在這緊急關頭,張大頭兩匹戰馬,勻一匹給他的愛妾七喜即可。否則,七喜那樣一個美人兒,一旦落入敵人的手中,下場可想而知?,七喜生性柔弱,不會棍棒,不善刀槍,更不會騎馬。要想帶上那樣一個水水柔柔的弱女子沖出敵人的包圍圈,必須有人騎馬把她攬在馬背上。而張大頭本人體重將近三百斤,他自己騎一匹馬,就已經把馬壓得氣喘吁吁,他無法再帶上七喜了。

            危難之時,王副官當機立斷,主動向張大頭請纓,說他可以騎馬帶上七喜。

            張大頭眉頭一擰,想畢,也只好如此了,大手隨之一揮,說一聲:“好!”隨指揮弟兄們,掩護王副官、護衛他的愛妾七喜,向城外沖殺。

            可此時,天空中飛舞的**,如同熱鍋里爆豆子一樣,“噼噼叭叭”作響。跑在前面的弟兄們,一個個應聲倒下。一時間,城內到處火光沖天,馬嘶聲喧囂聲人們的哭喊聲,把個原本不大的小縣城,攪成了一鍋沸騰的熱粥!

            王副官帶著七喜,在張大頭的掩護下,憑借地形熟悉的優勢,沖過幾道街巷。但,很快又被敵人強大的攻勢頂了回來。大批的日偽軍、小鬼子們,已經把縣城圍堵得水泄不通。

            張大頭一看,敵人來勢兇猛!只有豁出命去,與敵人決以死戰。于是,張大頭當即扒掉上衣,露出肥胖的光背,沖著天空“咔咔”兩聲槍響,大吼一聲:“弟兄們,要想活命,請跟我沖!”

            隨后,就看張大頭一手持槍,一手舞刀,兩腿堅挺地夾緊馬肚,晃動著他白胖胖的光背,如一道閃電,沖向了前面的一片火海,王副官護衛著七喜,緊隨其后;鸸庵,張大頭沖殺在前,揮刀奪路,勢如破竹!馬到之處,殺敵劈骨之聲“喳喳”作響,死傷在張大頭刀下的敵人,如推倒的一排排籬笆,其鮮血直濺到張大頭那白胖胖的腰肢上,如一團團盛開的鮮花。那一刻,張大頭殺紅了眼,以至,王副官帶著七喜,匍匐于馬背上,從他身后沖出突圍,張大頭絲毫都沒有察覺。

            后來,張大頭意識到胯下戰馬奔馳的速度加快了,他這才看到眾弟兄們跟著他,已經殺出一條血路?纱藭r,王副官帶著七喜,已經跑到前頭,正揚鞭催馬,向著城外更遠處的一片小樹林里飛奔。

            張大頭率殘余部下,奮力從后面追上來。就在大家驚魂未定時,張大頭突然手起槍響,把王副官從馬背上打下來。

            士兵們一片驚駭!

            張大頭卻滿臉怒色地吼道:“奶奶的,就是這個家伙,把敵人引來的!”說話間,張大頭看王副官尚未咽氣,繞馬走至跟前,又補了一槍!這一槍,正打在王副官的腦瓜子上。

            王副官至死,都不明白他是怎樣把敵人引來的。

            但,有一點,王副官應該意識到:剛才,他在掩護七喜突圍時,與七喜挨得太近,以至把七喜當作自己的女人一樣,緊緊抱著。

            相裕亭:中國作協會員。著有長篇系列小說《鹽東紀事》、《鹽河人家》、《鹽河舊事》三部。其中,《鹽河人家》獲“五個一工程”獎。小說《威風》、《新茶》等獲第8屆、第10屆、第11屆、第12屆、第13屆全國小小說優秀作品獎,《忙年》2009年獲“冰心文學獎”。近百篇作品被《小說月報》、《中國現當代文學大系》《微型小說百年經典》等選刊、選集選載。代表作《殺驢》、《偷鹽》、《威風》等作品,被上海外文教育出版社翻譯成英、日、法文介紹到國外!锻蝶}》入選2005年中國小說排行榜。結集出版了《威風》、《忙年》、《偷鹽》、《落雨》、《村路像條河》等多部。

            (責任編輯:唐金鑫)

            小說園地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2. 上一篇小說園地: 沒有了

          3. 下一篇小說園地:
          4.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最新熱點 最新推薦 相關文章
            尚慶學:送心上人上天堂(外…
            梁洪來:花癡(外一篇)
            謝建平:賣山藥(外四篇)
            張連喜:創傷
            湯紅星:艷遇(外四篇)
            何正坤:通天的路
            卜  偉:寂靜芬芳(外四篇)
            徐習軍:小說家是這樣走上詩…
            張守忠:小不忍則亂大謀
            趙  航:都市蟋蟀(小小說.外…
            16061484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主編:張文寶 副主編:蔡驥鳴 站長:王軍先 連云港作家網版權所有

            投稿郵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連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連云港市散文學會QQ群號:433604695 蘇ICP備16061484號
             蘇公網安備 32070502010200號

            十分快三app

              <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铜陵 | 桐乡 | 榆林 | 宝应县 | 丽江 | 雅安 | 台北 | 迪庆 | 咸阳 | 林芝 | 台州 | 南充 | 宜春 | 桐乡 | 临猗 | 上饶 | 三河 | 醴陵 | 天门 | 赣州 | 长治 | 六盘水 | 海南海口 | 大庆 | 双鸭山 | 平顶山 | 阿拉尔 | 白银 | 义乌 | 宜春 | 承德 | 桐城 | 永州 | 昭通 | 温岭 | 广元 | 攀枝花 | 诸城 | 黔南 | 邹平 | 山东青岛 | 秦皇岛 | 仙桃 | 苍南 | 肥城 | 韶关 | 曹县 | 琼海 | 凉山 | 南阳 | 陕西西安 | 绵阳 | 台北 | 山东青岛 | 长垣 | 无锡 | 三河 | 曹县 | 连云港 | 北海 | 眉山 | 常州 | 简阳 | 桓台 | 佛山 | 普洱 | 苍南 | 西双版纳 | 铜仁 | 云南昆明 | 驻马店 | 荆门 | 绵阳 | 莆田 | 玉环 | 鹤岗 | 株洲 | 鸡西 | 惠东 | 济南 | 昆山 | 朝阳 | 黄南 | 乌海 | 昌吉 | 揭阳 | 和田 | 肥城 | 恩施 | 贵州贵阳 | 大庆 | 上饶 | 玉树 | 洛阳 | 石狮 | 招远 | 大连 | 和县 | 安吉 | 萍乡 | 盐城 | 桐乡 | 文山 | 芜湖 | 泸州 | 赵县 | 临夏 | 吉安 | 朝阳 | 德阳 | 张掖 | 清徐 | 商洛 | 绥化 | 清远 | 滨州 | 鄢陵 | 永康 | 仙桃 | 单县 | 福建福州 | 东方 | 禹州 | 武威 | 赤峰 | 河北石家庄 | 泰州 | 苍南 | 醴陵 | 嘉善 | 平凉 | 瓦房店 | 新疆乌鲁木齐 | 运城 | 吉安 | 周口 | 自贡 | 天长 | 汉中 | 石嘴山 | 龙岩 | 中卫 | 攀枝花 | 海西 | 丽水 | 运城 | 屯昌 | 咸阳 | 海宁 | 昌都 | 黄冈 | 大理 | 阿克苏 | 吉林 | 宁波 | 天门 | 任丘 | 垦利 | 台中 | 湛江 | 偃师 | 甘南 | 海南 | 张家界 | 邯郸 | 永州 | 白沙 | 武安 | 连云港 | 咸阳 | 图木舒克 | 泉州 | 西双版纳 | 平顶山 | 昌吉 | 邳州 | 南京 | 石狮 | 莱州 | 大连 | 江西南昌 | 西藏拉萨 | 铜仁 | 抚州 | 梅州 | 台州 | 东方 | 保定 | 海宁 | 泰州 | 南安 | 泸州 | 许昌 | 芜湖 | 沛县 | 日土 | 保定 | 吴忠 | 陕西西安 | 铁岭 | 博尔塔拉 | 沭阳 | 延安 | 定安 | 延边 | 邵阳 | 内江 | 简阳 | 阿里 | 龙岩 | 安庆 | 大连 | 湖州 | 长葛 | 大丰 | 白城 | 余姚 | 渭南 | 大丰 | 三沙 | 锡林郭勒 | 石嘴山 | 惠东 | 常德 | 宜都 | 马鞍山 | 周口 | 曲靖 | 内江 | 日喀则 | 上饶 | 余姚 | 吕梁 | 溧阳 | 包头 | 仁怀 | 阿勒泰 | 佛山 | 菏泽 | 铜仁 | 三河 | 醴陵 | 白城 | 昌吉 | 芜湖 | 怒江 | 诸城 | 平凉 | 肇庆 | 遂宁 | 毕节 | 玉环 | 云浮 | 葫芦岛 | 鄂州 | 山南 | 滨州 | 仙桃 | 三门峡 | 宜都 | 神农架 | 屯昌 | 克孜勒苏 | 荆门 | 承德 | 慈溪 | 毕节 | 溧阳 | 海宁 | 红河 | 邹城 | 单县 | 鄂尔多斯 | 湘西 | 丽水 | 临沂 | 临猗 | 汉中 | 仙桃 | 铜陵 | 泰州 | 白城 | 丹阳 | 萍乡 | 上饶 | 潍坊 | 日喀则 | 济南 | 临汾 | 海北 | 海北 | 大兴安岭 | 鄂尔多斯 | 阳泉 | 昌都 | 澳门澳门 | 衡阳 | 阿拉尔 | 昌吉 | 陕西西安 | 朝阳 | 七台河 | 武安 | 滕州 | 诸暨 | 绵阳 | 海拉尔 | 灵宝 | 临猗 | 娄底 | 温州 | 毕节 | 青海西宁 | 吐鲁番 | 孝感 | 日照 | 乐清 | 宣城 | 海西 | 天长 | 安阳 | 乌海 | 丽江 | 东台 | 台湾台湾 | 宜昌 | 沧州 | 单县 | 阜新 | 巴彦淖尔市 | 灵宝 | 扬州 | 钦州 | 乐平 | 博罗 | 莱芜 | 淮安 | 资阳 | 如皋 | 海拉尔 | 龙口 | 肇庆 | 辽阳 | 鹤壁 | 海南海口 | 靖江 | 九江 | 永新 | 昌都 | 赣州 | 鄢陵 | 鹰潭 | 项城 | 茂名 | 日土 | 诸暨 | 铜仁 | 建湖 | 商丘 | 芜湖 | 通辽 | 馆陶 | 昆山 | 滨州 | 潍坊 | 楚雄 | 威海 | 保山 | 曲靖 | 镇江 | 汉川 | 张北 | 汕尾 | 平凉 | 宜宾 | 信阳 | 山东青岛 | 威海 | 澳门澳门 | 湛江 | 许昌 | 凉山 | 安顺 | 沭阳 | 博尔塔拉 | 盘锦 | 泰兴 | 株洲 | 清徐 | 扬中 | 咸宁 | 桐城 | 包头 | 上饶 | 诸暨 | 常德 | 三河 | 赵县 | 石嘴山 | 如皋 | 六安 | 吐鲁番 | 滨州 | 江门 | 神农架 | 内江 | 东莞 | 林芝 | 普洱 | 山南 | 三沙 | 遵义 | 昆山 | 项城 | 大连 | 咸宁 | 内江 | 商丘 | 锡林郭勒 | 枣阳 | 宁夏银川 | 酒泉 | 文山 | 宁夏银川 | 宜春 | 阿坝 | 东台 | 湖州 | 南充 | 鹤壁 | 林芝 | 荆门 | 惠州 | 阿勒泰 | 铜陵 | 潜江 | 平凉 | 偃师 | 舟山 | 新余 | 吕梁 | 保定 | 永新 | 神农架 | 莆田 | 孝感 | 莱芜 | 周口 | 周口 | 鹤壁 | 滁州 | 江西南昌 | 青海西宁 | 鹰潭 | 滕州 | 偃师 | 泗阳 | 上饶 | 开封 | 石河子 | 铁岭 | 涿州 | 包头 | 黄山 | 兴安盟 | 章丘 | 恩施 | 台南 | 楚雄 | 大连 | 吴忠 | 恩施 | 巴中 | 七台河 | 上饶 | 宁波 | 宜都 | 诸暨 | 抚州 | 镇江 | 阳江 | 三亚 | 钦州 | 台山 | 芜湖 | 崇左 | 毕节 | 基隆 | 张家口 | 聊城 | 吉林长春 | 镇江 | 仁怀 | 周口 | 营口 | 宜昌 | 铜陵 | 钦州 | 宝鸡 | 乌兰察布 | 湖北武汉 | 陵水 | 蓬莱 | 百色 | 灌云 | 长垣 | 江西南昌 | 镇江 | 绍兴 | 天水 | 禹州 | 宜昌 | 喀什 | 洛阳 | 随州 | 如东 | 台山 | 台湾台湾 | 杞县 | 宣城 | 廊坊 | 张家界 | 烟台 | 鹤岗 | 南通 | 淮北 | 芜湖 | 伊犁 | 铜仁 | 滨州 | 大丰 | 齐齐哈尔 | 随州 | 巢湖 | 屯昌 | 定西 | 湖州 | 安岳 | 石河子 | 巴音郭楞 | 钦州 | 余姚 | 长葛 | 乐平 | 东营 | 沛县 | 怀化 | 榆林 | 东阳 | 青州 | 神木 | 喀什 | 漳州 | 霍邱 | 亳州 | 怀化 | 寿光 | 锡林郭勒 | 延边 | 嘉峪关 | 吐鲁番 | 抚顺 | 延安 | 铜仁 | 屯昌 | 池州 | 益阳 | 承德 | 阜新 | 赵县 | 黔东南 | 忻州 | 牡丹江 | 兴安盟 | 馆陶 | 贵州贵阳 | 湖北武汉 | 伊春 | 韶关 | 株洲 | 雅安 | 甘孜 | 珠海 | 商洛 | 临海 | 怒江 | 湛江 | 惠州 | 连云港 | 长垣 | 简阳 | 赣州 | 蚌埠 | 五指山 | 辽源 | 邹平 | 临沧 | 广元 | 和田 | 上饶 | 陵水 | 迪庆 | 兴安盟 | 清远 | 玉溪 | 伊犁 | 公主岭 | 南充 | 驻马店 | 德州 | 岳阳 | 阿坝 | 荆门 | 神农架 | 鹤岗 | 正定 | 林芝 | 常州 | 安岳 | 齐齐哈尔 | 广州 | 甘孜 | 徐州 | 楚雄 | 常州 | 瓦房店 | 余姚 | 阜阳 | 克孜勒苏 | 韶关 | 滕州 | 白银 | 阿拉尔 | 北海 | 宜昌 | 江西南昌 | 兴化 | 湖北武汉 | 遵义 | 玉环 | 眉山 | 山西太原 | 潮州 | 曹县 | 鸡西 | 洛阳 | 公主岭 | 安康 | 滕州 | 绵阳 | 五家渠 | 绥化 | 盐城 | 襄阳 | 临海 | 霍邱 | 陇南 | 海西 | 宣城 | 常州 | 澄迈 | 河池 | 宜宾 | 临海 | 定州 | 姜堰 | 遵义 | 松原 | 简阳 | 定安 | 荣成 | 惠东 | 宿迁 | 遵义 | 哈密 | 株洲 | 石嘴山 | 白山 | 济源 | 临沂 | 天门 | 凉山 | 安岳 | 果洛 | 扬中 | 周口 | 鹤壁 | 济源 | 邢台 | 东阳 | 玉环 | 聊城 | 三亚 | 吉林长春 | 日喀则 | 荆门 | 吐鲁番 | 南充 | 克拉玛依 | 鹰潭 | 吉安 | 六安 | 洛阳 | 四川成都 | 永新 | 明港 | 山南 | 汉中 | 平潭 | 金坛 | 梧州 | 高雄 | 贺州 | 鹤岗 | 铁岭 | 桐城 | 晋江 | 章丘 | 定西 | 哈密 | 台州 | 黔南 | 广饶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基隆 | 果洛 | 襄阳 | 鹰潭 | 泉州 | 巴音郭楞 | 泗阳 | 儋州 | 兴安盟 | 甘肃兰州 | 红河 | 乐山 | 河源 | 厦门 | 姜堰 | 垦利 | 鄂州 | 鸡西 | 眉山 | 陇南 | 红河 | 伊春 | 防城港 | 溧阳 | 永州 | 济南 | 汕尾 | 怀化 | 新泰 | 泰兴 | 陕西西安 | 宿迁 | 日喀则 | 阿拉善盟 | 简阳 | 苍南 | 三明 | 平潭 | 芜湖 | 云南昆明 | 白沙 | 岳阳 | 六盘水 | 铜仁 | 丹阳 | 台州 | 嘉峪关 | 鄂州 | 泉州 | 单县 | 潮州 | 甘南 | 黔西南 | 信阳 | 宁波 | 铜陵 | 玉林 | 荣成 | 锡林郭勒 | 吉林长春 | 白银 | 潍坊 | 通化 | 漯河 | 湖北武汉 | 白山 | 佛山 | 汕头 | 许昌 | 台山 | 铜仁 | 安岳 | 东阳 | 大兴安岭 | 威海 | 林芝 | 靖江 | 定安 | 五家渠 | 九江 | 黑龙江哈尔滨 | 白银 | 淮北 | 阜阳 | 日土 | 瓦房店 | 宝应县 | 铁岭 | 宁德 | 鄢陵 | 蚌埠 | 任丘 | 仁寿 | 安庆 | 连云港 | 大庆 | 黄石 | 咸阳 | 克拉玛依 | 甘肃兰州 | 包头 | 沛县 | 石嘴山 | 石狮 | 库尔勒 | 铜川 | 泸州 | 广元 | 亳州 | 商洛 | 南平 | 白城 | 燕郊 | 绍兴 | 定安 | 焦作 | 澳门澳门 | 宣城 | 咸阳 | 南京 | 眉山 | 遂宁 | 营口 | 永新 | 神木 | 扬州 | 温岭 | 潍坊 | 昭通 | 鞍山 | 大兴安岭 | 塔城 | 平潭 | 通辽 | 项城 | 丽水 | 许昌 | 三沙 | 泗阳 | 台湾台湾 | 龙岩 | 海宁 | 黄冈 | 文昌 | 鄢陵 | 台中 | 海拉尔 | 慈溪 | 临汾 | 舟山 | 柳州 | 曹县 | 汕尾 | 扬州 | 屯昌 | 福建福州 | 滨州 | 宿迁 | 海拉尔 | 荣成 | 海东 | 襄阳 | 怀化 | 威海 | 楚雄 | 燕郊 | 肥城 | 兴安盟 | 武威 | 泰安 | 河池 | 邵阳 | 海丰 | 黄冈 | 垦利 | 江门 | 孝感 | 泗阳 | 顺德 | 杞县 | 高雄 | 乐清 | 晋江 | 伊犁 | 灌云 | 宁德 | 沧州 | 红河 | 威海 | 株洲 | 宿州 | 巴中 | 中山 | 遵义 | 湛江 | 乌海 | 泗阳 | 克拉玛依 | 靖江 | 南安 | 陵水 | 白山 | 阜新 | 石嘴山 | 启东 | 肥城 | 盐城 | 西藏拉萨 | 镇江 | 克拉玛依 | 屯昌 | 延安 | 内江 | 鄂州 | 嘉善 | 澳门澳门 | 漯河 | 怒江 | 海拉尔 | 姜堰 | 乐平 | 苍南 | 洛阳 | 林芝 | 遵义 | 南阳 | 珠海 | 乌兰察布 | 哈密 | 威海 | 醴陵 | 七台河 | 东莞 | 锡林郭勒 | 贵州贵阳 | 乌兰察布 | 辽宁沈阳 | 佛山 | 益阳 | 大理 | 龙岩 | 贺州 | 七台河 | 甘孜 | 五家渠 | 西藏拉萨 | 三沙 | 池州 | 五指山 | 青海西宁 | 九江 | 铜川 | 承德 | 公主岭 | 琼中 | 阿拉尔 | 阿拉尔 | 牡丹江 | 雅安 | 滁州 | 大庆 | 包头 | 安徽合肥 | 三亚 | 溧阳 | 灵宝 | 广元 | 汕尾 | 景德镇 | 柳州 | 汕头 | 昌吉 | 汕头 | 台南 | 仙桃 | 张掖 | 巴中 | 广安 | 丽水 | 长治 | 本溪 | 白沙 | 明港 | 大兴安岭 | 梅州 | 保定 | 燕郊 | 绥化 | 神木 | 涿州 | 图木舒克 | 广安 | 济宁 | 梧州 | 娄底 | 常州 | 酒泉 | 象山 | 石狮 | 兴化 | 南京 | 九江 | 铁岭 | 阿拉尔 | 景德镇 | 宜昌 | 吉安 | 滕州 | 漳州 | 玉环 | 茂名 | 常州 | 潮州 | 宜都 | 滁州 | 广汉 | 仙桃 | 伊犁 | 定安 | 招远 | 崇左 | 吕梁 | 嘉峪关 | 鄂尔多斯 | 阿勒泰 | 自贡 | 阳泉 | 莒县 | 桓台 | 石河子 | 江西南昌 | 天门 | 海南 | 临猗 | 阳江 | 沧州 | 临沧 | 泸州 | 涿州 | 德宏 | 昌吉 | 义乌 | 抚顺 | 阳春 | 焦作 | 庆阳 | 盐城 | 朝阳 | 自贡 | 沛县 | 陵水 | 深圳 | 广汉 | 石狮 | 海宁 | 阿拉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