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網站首頁 作協動態 文壇廣角 作家風采 文學評論 作家在線 詩歌家園 散文天地 小說園地 校園作家 文壇擷英 報告紀實 長篇連載 歷史文化 
            您現在的位置: 連云港作家網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 小說園地 > 正文
              [圖文]張守忠:小不忍則亂大謀         ★★★ 【字體:
            張守忠:小不忍則亂大謀
            作者:張守忠    小說園地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3856    更新時間:2013/8/8    

             

            小不忍則亂大謀

            張守忠

            屋漏偏逢連陰雨,船破又遇打頭風。

            為了避開要賬人的圍追堵截,陳集煤礦礦長李州已經五天沒敢進自己的辦公室了。一大早,他想趕在上班之前去辦公室拿工資改革方案討論稿,沒想到,剛走進辦公室,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他的心里“咯噔”一下子!皶钦l的電話呢?該不會又是要帳的吧!庇窒,“不可能啊!睘榱硕惚芤獛さ,他這個月已經換了兩個手機號碼了。今天的號碼是上個星期四才換的呀。礦上除了幾個副礦長知道外,也就只有辦公室主任知道了!敖^對不是要賬的!”他給自己暗暗打氣。當手機第三次響起時,他才壯壯膽,從褲兜里顫微微地掏出了手機來,一看號碼才知道是分管礦社關系的劉副礦長的電話。

            “什么事?”李礦長怒氣沖沖地問。

            “不好了,李礦長,保衛科一名經警隊員把陳集村馬書記家墳上的花圈燒了,她大姐正在保衛科門口罵街呢,”劉礦長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另外……”

            “好了,不要說了。這事情就由你去辦。先把老太婆勸走。然后你上午先帶那名經警隊員上門賠禮,我中午再和馬書記見面!

            李礦長發完指示,一屁股跌坐在自己老板桌后的椅子上。不過,他沒敢久留,幾分鐘后,他立刻從椅子上爬起來,三下五除五,翻到了自己需要的材料后,立刻慌慌張張地離開了辦公室,向自己在支架隊的臨時宿舍走去。

            他知道,一件頭疼的事情又要來了。

            2

            陳集村是遠近聞名的富裕村。村里開辦了造紙廠、豆奶粉廠和加油站。最主要的是村里開辦了6個小煤窯,年產量30多萬噸,比國有企業陳集煤礦還多。據說,該村的財政收入已經占到全鎮的一半以上。村里還掛上了“中國陳集集團”和“陳集村黨委”的牌子。村書記馬連才更是牛氣。既是陳集村的黨委書記、董事長,還兼任了所在鎮的黨委副書記。另外,市勞模、省勞模的獎狀家里也有好幾張。在陳集村他算得上是說一不二的大人物。陳集煤礦雖然是縣處級國有企業,但是由于是外市的,屬于異地辦礦,在人家一畝三分地上,因此處處小心,絲毫也不敢有得罪村里的地方。相反,陳集村修路,建辦公大樓,建學校要贊助款等,礦上從不敢怠慢。盡管有時候通過討價還價可以少給一點,但是總是八、九不離十,少不了哪里去。村里開小煤窯,出現技術上的問題,該礦也是隨叫隨到。技術人員到小煤窯下井,上來后連飯都不供,洗完澡后就灰溜溜回礦,雖然多次發牢騷,也無可奈何。李礦長經常告誡職工的話是,要顧大局,小不忍則亂大謀。的確,有不少礦就因為沒有和地方處理好關系而關閉了。至于馬書記家的祖墳,那更是一塊燙手山芋。20年前,陳集礦建礦時,當時是建在一座土廟上,廟四周都是墳墓。墳墓拆遷時,馬書記當時是大隊的副書記,礦上考慮到礦社關系,就把書記家的祖墳給保留下來了。祖墳在礦支架隊的家院里,每年清明節馬家都要去燒紙、圓墳。建礦20多年來,幾乎每年都有職工反映說晚上上夜班害怕,呼吁把墳墓遷走。歷屆礦領導采取的都是息事寧人的辦法,就是認真地做好職工的思想工作。這次保衛科新來的一名經警隊員不知道深淺,和別人打賭,用香煙點燃了馬家祖墳上的花圈,不知道怎么的又被馬老太婆知道了,你說這還了得,還不是捅了馬蜂窩,惹了一場大禍嘛。

            3

            李礦長接的是爛攤子。前任礦長因職工福利分房處理不當造成老工人多次越級上訪被免職。一個月前,李州才由副礦長被市政府任命為陳集煤礦礦長。目前的情況是,由于市場疲軟,供大于求,煤炭滯銷,價格下跌。每噸煤才賣160元,而成本就在180元以上。賣一噸就要虧20塊,而且還不能停產。一停產,全礦1500多工人工資就沒地方發,井下水、電費還不少付。那就虧得更大。一線已經拖兩個月工資了,二、三線已經拖欠5個月工資了。全礦目前是人心惶惶。采煤三隊已經有10多名農民工主動解除合同辭職回家了。更可氣的是,生產科的一名副科長自己走了還不算,還從機電科、地質科挖走了兩名工程師,去山西發財去了,影響特別壞。不過,火燒眉毛的是,要維持生產,井下還要進一些必須的設備和材料,供銷科長被逼得硬著頭皮到處賒賬,盡管如此,還是吃了上頓沒下頓。李礦長讓他再想辦法,無論如何要保證生產。李礦長還采取每家少付點款、每家都拖欠一部分的辦法來保證資金周轉,倒很有效果。只是來要賬的人越來越多,往往是前腳剛走,后腳又到。李礦長也有辦法,盡量多做解釋工作吧。實在推不過的,他才硬著頭皮在票據上簽字,可財務賬上的錢畢竟是太少了,不到萬不得已,他是舍不得花一分錢的。他想了一個絕招,就是和財務科長約定好,他不得而已簽過的發票,凡是簽“李州”兩個字的,就讓財務再千方百計拖拖再付款,凡是簽一個字“李”的,都是實在不能再拖的,就給他立即付款。這一招用了一個多月,還是漏陷了。原來兩名老工人家屬同時去簽字,李礦長看到一家報的是老工人死亡的喪葬費,錢又不多1000多塊錢,就心一軟,簽了一個“李”字讓立即付款;而另一家報的是老病號的醫藥費,有5000多,已經來他辦公室哭鬧好幾次了,他想來個緩兵計,就簽了兩個字想讓財務科拖幾天再付款。這兩家一起到財務科,同時簽的字,一家拿到錢,另一家卻沒有拿到,當然沒有拿到的這家就不買帳了。后來又到礦長辦公室哭鬧,最后居然把李礦長直接拖到財務科,當面說話,當面拿到了錢才完事。細心的人看了看發票才明白了個中的決竅。后來,李礦長又生一計。他簽的票據,凡是發現名字上用大頭針戳有小洞的,就立即付款。凡是沒有洞的,就想辦法拖。這一招更隱蔽些,一般人識破不了,所以就一直使用到現在。

            4

            馬老太婆是個獨身女人,在陳集煤礦大門口開了個小商店。其實開店只是幌子,一年到頭也沒看到她店里進過什么貨,無非是一些低檔次香煙、小孩作業本什么的。她的主意是打在自己小賣部門前的路上。她的小賣部是兩間平房,就蓋在礦北大門外幾米遠的路兩旁。是礦拉煤車的必經之地。礦上的拉煤車從東大門出來,向西路過北大門,在她的店前面轉彎往北才能上大路。車轉彎時總要掉點煤炭,她就在那里掃煤賣。說是掃,也是借口,其實不如說是打劫。因為每當拉煤車路過,她都要站在路旁用鐵锨向下扒煤。她家的鐵锨頭還專門彎成了直角,這樣扒起煤來就更方便些。細心的人還可以發現,他家門前經常有大坑,拉煤車路過速度就慢了,于是她屋后的煤堆就天天見漲。對于這件事情,礦上是知道的,礦領導不想多事,供銷科專門負責路上看煤的職工也就只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馬老太婆在保衛科門前叫罵了一會,揚言要打斷那名經警隊員的腿,可是一直沒有見到那人出來。加上看到礦上已經發煤,因此在保衛科長的攙護下,才罵罵咧咧地回去了。上午一上班,肇事的那名經警隊員,就在劉副礦長的帶領下,提著“腦白金”、“人參蜂王漿”、“娃哈哈”等不下三、四百塊錢的禮品來到馬老太婆家賠罪,又是下跪,又是叩頭,好說歹說,總算讓她暫時消了氣。當天中午,李礦長又親自請馬書記到鎮里最著名的“宏達大酒店”吃了飯,洗了腳,并保證嚴辦那名肇事經警隊員,把他從保衛科調到運輸隊推礦車,這樣,這場風波這才算告一段落。

            5

            新官上任三把火。李礦長就任礦長已經三個月了,一直還沒有出寶。全礦1500多雙眼睛都在盯著他。他自己感覺到不能再“忍”了,該到自己“亮劍”的時候了。好在市委組織部和他談話時曾經明確表態,市里這次讓他一個人礦長兼書記,就是對他充分信任。除礦級領導外,其他中層干部都由礦上自己決定。他召集礦領導開了一天一夜的會議,終于甩出了幾張王牌。一是全礦不論干部、工人,男滿50歲,女滿45歲的一律離崗待業,礦上發給每人每月300元的生活費,騰出崗位招收一批臨時工,充實一線和新提拔一批年輕干部;二是噸煤成本層層分解包定到各單位,推行定額管理,降低噸煤成本;三是推行安全臺階獎勵制度。全礦職工根據自己的崗位,每人每月從工資中拿出一部分做安全獎金基數,礦上再拿出配套資金,哪個單位安全狀況越好,全安周期越長,個人得的獎金就越高;四是實行崗位工資制度,取消原來的基本工資加獎金制度,克服“胡子越長、工資越高”的不合理現象,調動青年職工的積極性,基層區隊的積極性也得到了提高;五是恢復機關干部義務勞動制度,機關干部采取“五五”制工作法、一半人員在班上上班,一半人員充實到二線,到運輸隊推大車、到煤場揀選矸石、到井口清煤車等,再騰出二線人員下井。俗話說,打鼓打心,李礦長的這幾招全都抓住了礦上的要害,雖然一開始推動起來有點難度,但是由于得到了絕大部分干部職工的支持,順民心,得民意,改革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職工的積極性普遍提高,企業的凝聚力也大大增強。陳集煤礦出現了一派百廢待興的景象。

            6

            “禍兮,福之所依;福兮,禍之所伏!崩畹V長最佩服老子的這句至理名言了。十年河東轉河西,堅持就是勝利啊。有一次,去市里開會,記得一位市領導在會上還說:“只要精神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他想,這句話確實也有道理。陳集煤礦在困境中堅持到第十個月時終于盼來了轉機。那還得感謝一次礦難。事情是這樣的,距離陳集礦不到5公里的一家村辦小煤窯,因為管理不善發生了一次特大煤塵爆炸事故,一次死亡90多人。事故引起了國家領導人的高度重視,國務院專門派了調查組來處理事故。省里也認識到小煤窯問題的嚴重性。于是,下令全省范圍內的村辦和個人開辦的小煤窯一律關閉。這對于陳集煤礦來說,無異于天大的喜訊。小煤窯亂采濫挖,經常偷竅國有大礦資源不說,他們不搞安全投入,不交各項保險,偷逃稅收,擅自壓價,嚴重擾亂了煤炭市場,幾乎把國有大礦擠向了崩潰的邊緣,早就該整頓整頓了。

            自從全省的小煤窯全部關閉后,陳集煤礦的煤炭銷售一下子出現了新的轉機。礦財務科第一次出現了排隊交購煤款的場面。要知道幾前前,供銷科還是采取把煤先賒給人家用,然后再去一趟一趟求人要錢的辦法銷售的啊,F在是不交錢不發煤,甚至交了錢也沒有煤發,而且煤炭價格也一路攀升,一個月內已經三次漲價。今天的價格就高達220元一噸。而且從其他礦傳來的可靠消息,最近煤價還要有大幅度上漲的可能。李礦長悠閑地站在自己辦公室的窗前,望著后樓黨委辦公樓兩旁已經發白的“負重爬坡全礦干群齊努力、背水一戰力爭實現安全年”的標語,臉上露出了幾個月以來少有的笑容。

            7

            小煤窯的關閉給陳集村帶來了致命的打擊。村里一下子失去了主要的經濟來源。禍不單行的是,村辦造紙廠因為污染嚴重被環保部門勒令關閉,豆奶粉廠也因衛生質量出現問題暫時停產。最令馬書記頭疼的是,村里居然有人到鄉里、縣里、市里告他的黑狀,告他受賄、挪用公款、拉幫結派、作風霸道、生活作風不檢點等10多條罪狀。憑他干了10多年村書記的關系和目前的地位,鄉里、縣里領導很容易就被他擺平了。因為鄉、縣領導中,他基本上都熟悉。其中有許多人都在陳集村里報銷過費用,還有人出國時收到過馬書記送的零花錢。市里難度稍大些,他通過朋友拜訪了分管信訪的一名常委,常委一個電話就把案件壓了下來。馬書記仍然做他的太平官。

            半年后,新上任的省煤礦安全監察局局長來陳集煤礦所在的縣檢查小煤窯關閉治理情況,晚上就在陳集煤礦的招待所“宴賓樓”住了一個晚上。夜里卻收到了一封匿名信,舉報陳集村兩年前發生的一起小煤窯塌方砸死八人、村書記馬連才指示隱瞞不報的事情。局長回去后,立即派人調查落實,很快就查清了事故真相。馬書記不僅被免去了所有職務,還被開除了黨籍。馬書記無論如何也弄不明白,到底是誰出賣了他。他記得很清楚,事故處理是連夜進行的。受害的都是貴州來的農民工,他親自安排時任村委會主任的親侄兒把八名遇難礦工尸體連夜運到了外省的殯化館,然后才通知家屬以每人10萬元的天價了結了事故。當班的另外20多名農民工,他也以每人補貼2萬的代價打發走了,就是陳集煤礦前來協助救護的兩名救護隊員后來也在李礦長的安排下,全部輪換回家了,可以說這件事情當時處理得是天衣無縫啊。

            可問題出在哪里呢?馬書記一直沒找到答案。

            張守忠:1967年出生,東?h白塔埠鎮人,F任連云港市作協理事、連云港市民間文藝家協會副主席、東?h黨史辦副主任等。系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江蘇省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發表新聞、曲藝、電影劇本、文學作品等100多萬字,出版文學作品集《煙雨人生》、《晶都奇燕》、《我愛我家白塔埠》、《鄉村紀事》、《桃林酒韻》、《白塔埠鎮志》和小說集《送!返。

            (責任編輯:唐金鑫)

            小說園地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2. 上一篇小說園地:

          3. 下一篇小說園地:
          4.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最新熱點 最新推薦 相關文章
            尚慶學:送心上人上天堂(外…
            梁洪來:花癡(外一篇)
            謝建平:賣山藥(外四篇)
            張連喜:創傷
            湯紅星:艷遇(外四篇)
            何正坤:通天的路
            卜  偉:寂靜芬芳(外四篇)
            徐習軍:小說家是這樣走上詩…
            趙  航:都市蟋蟀(小小說.外…
            相裕亭:楊爺
            16061484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主編:張文寶 副主編:蔡驥鳴 站長:王軍先 連云港作家網版權所有

            投稿郵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連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連云港市散文學會QQ群號:433604695 蘇ICP備16061484號
             蘇公網安備 32070502010200號

            十分快三app

              <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五指山 | 桐乡 | 新余 | 伊犁 | 神木 | 昭通 | 庄河 | 寿光 | 盘锦 | 双鸭山 | 南通 | 沛县 | 大丰 | 咸阳 | 如皋 | 惠东 | 黄石 | 贺州 | 宝鸡 | 灵宝 | 玉林 | 永州 | 浙江杭州 | 屯昌 | 定安 | 宿州 | 张家界 | 来宾 | 嘉兴 | 德州 | 通辽 | 贵港 | 武夷山 | 莆田 | 广汉 | 仁怀 | 兴安盟 | 长治 | 永康 | 陕西西安 | 大连 | 瓦房店 | 江西南昌 | 德州 | 珠海 | 铁岭 | 博尔塔拉 | 海拉尔 | 平顶山 | 凉山 | 保山 | 营口 | 济源 | 包头 | 库尔勒 | 鄢陵 | 大兴安岭 | 达州 | 宁夏银川 | 东莞 | 莒县 | 连云港 | 沭阳 | 吐鲁番 | 内江 | 玉树 | 桓台 | 渭南 | 余姚 | 湘潭 | 潜江 | 湖北武汉 | 德清 | 白银 | 营口 | 伊犁 | 平顶山 | 洛阳 | 陕西西安 | 临猗 | 牡丹江 | 荆门 | 赣州 | 赤峰 | 屯昌 | 宝应县 | 安岳 | 宁波 | 达州 | 基隆 | 黔南 | 昭通 | 襄阳 | 那曲 | 中卫 | 遵义 | 寿光 | 五家渠 | 随州 | 定西 | 泗洪 | 无锡 | 诸城 | 大兴安岭 | 曹县 | 台北 | 寿光 | 锦州 | 湘西 | 东海 | 定西 | 眉山 | 阳泉 | 唐山 | 德清 | 琼中 | 安岳 | 惠州 | 阿拉尔 | 淮北 | 临沧 | 莱州 | 山东青岛 | 偃师 | 吉林长春 | 石河子 | 盘锦 | 河池 | 四平 | 日照 | 温州 | 三亚 | 宁国 | 保山 | 普洱 | 常德 | 文昌 | 桐城 | 湘潭 | 山南 | 中山 | 北海 | 天水 | 宁波 | 丹阳 | 温州 | 天门 | 宝鸡 | 龙岩 | 邳州 | 鸡西 | 大同 | 海丰 | 台南 | 阿拉尔 | 阳泉 | 安徽合肥 | 松原 | 阳泉 | 宜宾 | 梧州 | 台山 | 盘锦 | 延边 | 新乡 | 桂林 | 东阳 | 鸡西 | 乐清 | 龙岩 | 巴音郭楞 | 单县 | 芜湖 | 昭通 | 湖南长沙 | 永新 | 万宁 | 诸暨 | 乌兰察布 | 九江 | 克拉玛依 | 铁岭 | 普洱 | 丹东 | 潮州 | 枣阳 | 阜新 | 黄山 | 甘孜 | 保山 | 苍南 | 石河子 | 洛阳 | 肇庆 | 如皋 | 霍邱 | 诸暨 | 玉溪 | 阿拉尔 | 邹平 | 烟台 | 博罗 | 清徐 | 吕梁 | 连云港 | 白沙 | 三明 | 义乌 | 伊春 | 平顶山 | 中卫 | 恩施 | 河北石家庄 | 张家口 | 四川成都 | 顺德 | 中卫 | 济南 | 宿迁 | 四平 | 恩施 | 孝感 | 涿州 | 本溪 | 宜都 | 信阳 | 阜阳 | 琼海 | 邳州 | 宁波 | 文山 | 莱芜 | 商丘 | 洛阳 | 项城 | 南京 | 枣庄 | 岳阳 | 阳江 | 驻马店 | 承德 | 塔城 | 永新 | 铜陵 | 湛江 | 白城 | 大庆 | 桐城 | 柳州 | 贵港 | 定安 | 高雄 | 临汾 | 燕郊 | 乌兰察布 | 红河 | 眉山 | 衡阳 | 台山 | 芜湖 | 日土 | 保定 | 阜阳 | 东营 | 山南 | 济南 | 基隆 | 迪庆 | 六盘水 | 承德 | 白山 | 海北 | 义乌 | 十堰 | 扬州 | 铁岭 | 平顶山 | 昆山 | 丽水 | 淮北 | 乌兰察布 | 葫芦岛 | 铜陵 | 漳州 | 温州 | 阿勒泰 | 泰兴 | 甘孜 | 金昌 | 长葛 | 景德镇 | 兴安盟 | 启东 | 山西太原 | 汕头 | 莆田 | 常州 | 开封 | 长治 | 黄南 | 攀枝花 | 和县 | 石嘴山 | 怒江 | 酒泉 | 烟台 | 镇江 | 来宾 | 河南郑州 | 承德 | 陵水 | 邵阳 | 潍坊 | 平潭 | 海宁 | 大同 | 昌都 | 淄博 | 晋江 | 嘉兴 | 神农架 | 吕梁 | 自贡 | 盘锦 | 湖州 | 辽源 | 鄂州 | 龙岩 | 玉树 | 清远 | 仁寿 | 江西南昌 | 泰州 | 资阳 | 乐清 | 柳州 | 徐州 | 汉川 | 咸宁 | 保定 | 包头 | 海丰 | 福建福州 | 东方 | 厦门 | 雄安新区 | 阜新 | 汉中 | 玉树 | 吐鲁番 | 临海 | 石河子 | 荆州 | 伊春 | 泰州 | 神木 | 昆山 | 宝应县 | 濮阳 | 新沂 | 山南 | 徐州 | 广安 | 济宁 | 湖北武汉 | 济南 | 乌海 | 鞍山 | 嘉善 | 乌兰察布 | 伊犁 | 日土 | 梅州 | 博罗 | 新余 | 日照 | 铁岭 | 凉山 | 阿坝 | 包头 | 泰兴 | 灌云 | 连云港 | 博罗 | 瓦房店 | 随州 | 东方 | 贺州 | 湖南长沙 | 齐齐哈尔 | 温岭 | 驻马店 | 包头 | 伊犁 | 长葛 | 济源 | 衢州 | 新乡 | 连云港 | 清远 | 吉安 | 通化 | 淮安 | 丹阳 | 四川成都 | 绥化 | 南平 | 安庆 | 泗洪 | 通辽 | 邳州 | 高密 | 惠州 | 揭阳 | 乌兰察布 | 淮北 | 萍乡 | 巴音郭楞 | 四川成都 | 大连 | 长垣 | 鹤岗 | 上饶 | 渭南 | 葫芦岛 | 扬州 | 来宾 | 嘉兴 | 四川成都 | 宁国 | 楚雄 | 焦作 | 湛江 | 崇左 | 嘉峪关 | 镇江 | 广元 | 昌吉 | 遵义 | 吉安 | 运城 | 建湖 | 鄢陵 | 洛阳 | 澳门澳门 | 石狮 | 东营 | 阳春 | 库尔勒 | 湛江 | 燕郊 | 琼海 | 通辽 | 海南海口 | 鞍山 | 潍坊 | 灵宝 | 宣城 | 台北 | 甘肃兰州 | 汉川 | 吉林 | 禹州 | 湖南长沙 | 晋城 | 永新 | 廊坊 | 吉林长春 | 余姚 | 鄂尔多斯 | 吉安 | 包头 | 蚌埠 | 滁州 | 玉环 | 图木舒克 | 铜陵 | 镇江 | 清远 | 泰兴 | 商丘 | 丽水 | 台山 | 贺州 | 垦利 | 焦作 | 日土 | 咸阳 | 济源 | 滨州 | 潜江 | 博尔塔拉 | 泰州 | 岳阳 | 乌兰察布 | 克拉玛依 | 淮安 | 阳春 | 嘉峪关 | 迪庆 | 阿拉尔 | 焦作 | 西双版纳 | 吐鲁番 | 滕州 | 达州 | 寿光 | 娄底 | 怒江 | 博尔塔拉 | 贵州贵阳 | 瑞安 | 驻马店 | 海南 | 邹平 | 运城 | 甘南 | 林芝 | 潜江 | 文昌 | 溧阳 | 德阳 | 宜昌 | 高密 | 阿勒泰 | 南京 | 株洲 | 赵县 | 中卫 | 白山 | 湖北武汉 | 香港香港 | 湖南长沙 | 酒泉 | 阿拉尔 | 晋城 | 白沙 | 长葛 | 安阳 | 保亭 | 徐州 | 正定 | 石河子 | 广汉 | 伊春 | 海西 | 宜昌 | 果洛 | 海东 | 商洛 | 海宁 | 昌吉 | 绥化 | 靖江 | 三沙 | 梅州 | 南通 | 唐山 | 潮州 | 清远 | 蓬莱 | 乌海 | 正定 | 商洛 | 清徐 | 泰州 | 淮南 | 海东 | 舟山 | 鄢陵 | 吉林 | 五家渠 | 宁国 | 新乡 | 龙口 | 醴陵 | 霍邱 | 那曲 | 台中 | 德阳 | 通辽 | 燕郊 | 乌兰察布 | 靖江 | 惠东 | 大理 | 阿拉尔 | 周口 | 辽源 | 迁安市 | 自贡 | 临沂 | 九江 | 阿拉善盟 | 阿里 | 随州 | 宁国 | 马鞍山 | 眉山 | 嘉峪关 | 莒县 | 忻州 | 西双版纳 | 朔州 | 宣城 | 四平 | 岳阳 | 淮安 | 阳江 | 台山 | 佛山 | 淄博 | 涿州 | 贵州贵阳 | 灌云 | 酒泉 | 广汉 | 衡水 | 绥化 | 南通 | 江西南昌 | 灌云 | 黑龙江哈尔滨 | 珠海 | 咸阳 | 贵州贵阳 | 安阳 | 柳州 | 新余 | 黔南 | 文昌 | 保山 | 建湖 | 柳州 | 吉安 | 五家渠 | 四平 | 黔南 | 大兴安岭 | 曲靖 | 镇江 | 阿里 | 果洛 | 浙江杭州 | 信阳 | 萍乡 | 永新 | 五指山 | 济源 | 酒泉 | 中山 | 项城 | 临沂 | 泉州 | 永康 | 柳州 | 漳州 | 包头 | 大同 | 青州 | 深圳 | 来宾 | 台州 | 柳州 | 昆山 | 垦利 | 阳泉 | 张家口 | 榆林 | 临猗 | 大同 | 眉山 | 赵县 | 无锡 | 泉州 | 东方 | 安岳 | 海门 | 神农架 | 甘南 | 松原 | 阳春 | 文山 | 汉中 | 福建福州 | 吉林 | 阜阳 | 衡阳 | 沧州 | 汉中 | 楚雄 | 九江 | 玉溪 | 兴安盟 | 眉山 | 河源 | 柳州 | 蓬莱 | 义乌 | 许昌 | 吉林长春 | 张掖 | 防城港 | 日照 | 邢台 | 内江 | 泰州 | 阜阳 | 黄山 | 曲靖 | 大连 | 台南 | 昆山 | 咸宁 | 塔城 | 改则 | 巢湖 | 泸州 | 枣阳 | 昌吉 | 如皋 | 遂宁 | 汉中 | 泗洪 | 乳山 | 山西太原 | 南充 | 贵港 | 邳州 | 顺德 | 通辽 | 酒泉 | 济源 | 台北 | 南通 | 阜新 | 乐山 | 荆州 | 诸暨 | 琼海 | 慈溪 | 琼中 | 广西南宁 | 灌南 | 十堰 | 六盘水 | 北海 | 中卫 | 昌都 | 汝州 | 通化 | 海安 | 盐城 | 海南 | 如东 | 建湖 | 高雄 | 黄石 | 林芝 | 儋州 | 鄢陵 | 平凉 | 榆林 | 东阳 | 泰州 | 昌吉 | 温岭 | 瑞安 | 库尔勒 | 大庆 | 雄安新区 | 吉林长春 | 招远 | 怀化 | 焦作 | 宜昌 | 阜新 | 德阳 | 马鞍山 | 淮南 | 厦门 | 那曲 | 宁德 | 眉山 | 深圳 | 黔南 | 东阳 | 许昌 | 宁夏银川 | 巴音郭楞 | 桂林 | 靖江 | 铜仁 | 宝鸡 | 鹤岗 | 怒江 | 黑河 | 哈密 | 肇庆 | 嘉峪关 | 博尔塔拉 | 三河 | 清远 | 海门 | 临夏 | 桓台 | 垦利 | 克孜勒苏 | 吉林长春 | 珠海 | 义乌 | 武夷山 | 海南海口 | 南京 | 北海 | 秦皇岛 | 澄迈 | 济南 | 雄安新区 | 鸡西 | 赤峰 | 株洲 | 佳木斯 | 石河子 | 巢湖 | 大同 | 如东 | 宝鸡 | 厦门 | 宁德 | 柳州 | 克孜勒苏 | 广元 | 三门峡 | 衡水 | 新疆乌鲁木齐 | 新泰 | 沧州 | 长兴 | 安顺 | 唐山 | 百色 | 石河子 | 阳泉 | 巢湖 | 基隆 | 广饶 | 绍兴 | 济南 | 常德 | 大丰 | 无锡 | 黄石 | 儋州 | 大兴安岭 | 淮北 | 长垣 | 阜阳 | 平凉 | 南阳 | 甘南 | 定安 | 醴陵 | 阳江 | 阜新 | 巴音郭楞 | 琼海 | 丽水 | 台北 | 晋中 | 通辽 | 三沙 | 金华 | 新乡 | 吕梁 | 茂名 | 广西南宁 | 运城 | 鹰潭 | 德宏 | 陕西西安 | 象山 | 滨州 | 肇庆 | 泗洪 | 诸城 | 揭阳 | 宝鸡 | 金华 | 中卫 | 镇江 | 新沂 | 琼中 | 巴音郭楞 | 澳门澳门 | 基隆 | 阿里 | 招远 | 阿勒泰 | 烟台 | 兴化 | 郴州 | 定西 | 海南海口 | 焦作 | 蚌埠 | 云南昆明 | 邵阳 | 唐山 | 吴忠 | 昭通 | 佳木斯 | 昭通 | 沧州 | 石嘴山 | 新疆乌鲁木齐 | 伊犁 | 邯郸 | 兴安盟 | 衡阳 | 燕郊 | 淄博 | 石嘴山 | 澄迈 | 如皋 | 牡丹江 | 潜江 | 东阳 | 衢州 | 襄阳 | 黔东南 | 宜宾 | 庄河 | 临汾 | 改则 | 邹城 | 神农架 | 漳州 | 通辽 | 莱芜 | 宝鸡 | 临汾 | 荆门 | 河池 | 铁岭 | 咸阳 | 齐齐哈尔 | 蓬莱 | 醴陵 | 德宏 | 南京 | 澄迈 | 阜新 | 丹东 | 赤峰 | 苍南 | 佳木斯 | 湘西 | 眉山 | 和田 | 济南 | 台北 | 防城港 | 绍兴 | 通辽 | 文昌 | 武夷山 | 潍坊 | 文山 | 鞍山 | 宝应县 | 柳州 | 广安 | 喀什 | 商丘 | 鹰潭 | 新乡 | 锡林郭勒 | 甘孜 | 荆州 | 玉林 | 文昌 | 台州 | 台湾台湾 | 喀什 | 河南郑州 | 汕尾 | 随州 | 南充 | 迁安市 | 揭阳 | 哈密 | 长兴 | 白银 | 阿拉善盟 | 开封 | 随州 | 陇南 | 齐齐哈尔 | 芜湖 | 启东 | 唐山 | 和田 | 绥化 | 晋江 | 扬州 | 德州 | 铜陵 | 聊城 | 丽江 | 山西太原 | 淮南 | 佛山 | 新沂 | 铁岭 | 长兴 | 临夏 | 三亚 | 鄂州 | 云南昆明 | 单县 | 扬州 | 邢台 | 佛山 | 海北 | 连云港 | 黄山 | 楚雄 | 儋州 | 库尔勒 | 诸城 | 安阳 | 梅州 | 怒江 | 东台 | 南安 | 邹城 | 牡丹江 | 琼中 | 荆州 | 大理 | 任丘 | 济源 | 石河子 | 青海西宁 | 淮南 | 德清 | 通化 | 怀化 | 海南 | 克孜勒苏 | 莒县 | 甘南 | 燕郊 | 凉山 | 宝鸡 | 厦门 | 海南海口 | 巴彦淖尔市 | 曹县 | 永州 | 莱州 | 东阳 | 镇江 | 莆田 | 三亚 | 泰州 | 济南 | 昌吉 | 丽江 | 常德 | 兴化 | 茂名 | 上饶 | 东方 | 金华 | 珠海 | 博罗 | 十堰 | 湖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