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網站首頁 作協動態 文壇廣角 作家風采 文學評論 作家在線 詩歌家園 散文天地 小說園地 校園作家 文壇擷英 報告紀實 長篇連載 歷史文化 
            您現在的位置: 連云港作家網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 散文天地 > 正文
              [圖文]梁洪來:多彩的大理(外六篇)         ★★★ 【字體:
            梁洪來:多彩的大理(外六篇)
            作者:梁洪來    散文天地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4583    更新時間:2015/1/20    

             

            多彩的大理(外六篇)

            梁洪來

            汽車剛進入大理境內,善解人意的那師傅就扭開《蝴蝶泉邊》的歌曲:“哎!大理三月好風光,蝴蝶泉邊好梳妝。蝴蝶飛來采花蜜,阿妹梳頭為哪樁?”優美的旋律在車廂里回蕩,唱得人心情蕩漾,恨不能立即撲入大理的懷抱。

            隨車導游阿允說,大理的主要居民是白族,白族人崇尚白色,熱愛自然,你們可要好好感受哦!

            大理確實給人一種多姿多彩的美,站在大理古城墻上,西望,是連綿起伏的蒼山,從上向下分出幾個層次,山頂是皚皚的白雪,山腰是青翠的綠色,而延伸到古城墻下是滿眼開得正艷的冬櫻樹,像極了白族少女的裙,那些纏繞在半山腰的白云,就甘愿做了白族少女脖頸上的絲巾。東望,是呈半月形的湛藍的洱海,與蒼山一起,手拉手,小心地將古城攬在懷里,生怕她受一點點的委屈。

            走在古城的街道上,你能感受到白族人那種潔白淡雅的秉性,街道兩邊的房屋一律是粉白的墻壁,房屋并不高大,卻干凈整潔,一塵不染,搭配精致的雕花門窗,秀氣的水墨彩畫,更顯得房屋清新雅致,不落俗套。墻壁上的水墨畫都是屋主人自己畫上去的,畫技并不精湛,卻很認真,畫的多是花鳥魚蟲、松竹梅蘭的圖案,與花園里的花木相得益彰。那些精雕細刻的門窗,則大多出至大理劍川木匠之手,做工細膩,雕刻精美。劍川木匠的雕刻手藝在云南是出了名的,阿允說了一句云南諺語:“麗江粑粑鶴慶酒,劍川木匠到處有!毙蜗蟮氐莱隽藙Υ竟じ叱牡窨淌炙。

            白族人性格溫和,喜愛花草,大部分人家門前都有一塊或大或小的花園,花園里植有各種各樣的花木,大理四季如春,那些花草就一年四季的開著。沒有庭院的,就見縫插針在門口種植盆栽的花卉,擺在一起,搭成一座座小花山。庭院的照壁或籬墻后,也會伸出糾纏的滕曼,露出綠葉紅花的笑靨,拽住游人的目光。而街道兩邊的冬櫻花、臘梅花、 三角梅… …,雜夾在仍然碧綠的柳樹間,不分季節,從從容容的開放,一點也不冷落這個冬天,古老的街市花紅柳綠,群芳競秀,五彩繽紛,香風滿街,芳氣襲人。

            白族人喜歡多彩的生活,不僅體現在建筑上、花卉間,而且也融入在自己民族服飾里。大理有“風花雪月”的美稱,大理的下關一年四季涼風習習,清爽宜人,被稱為“下關風”;大理的上關是一片開闊的草原,鮮花鋪地,姹紫嫣紅,景色秀美,被稱為“上關花”;蒼山終年積雪,銀裝素裹,潔白神圣,被稱為“蒼山雪”;洱海如一輪半月,明眸皓齒地守望著古城,被稱為“洱海月”。白族人熱愛自己的家園,也懂得感恩,將家鄉的美景描繪在自己的服飾上。白族少女叫“金花,” 一頂漂亮的頭飾囊括了大理“上關花、下關風、蒼山雪、洱海月”的美麗景色。那發冠中間盤著的繡花,密密匝匝,紅紅火火,猶如大理漫山遍野盛開的山茶花;發冠一側垂下雪白的纓穗,隨風飄蕩,那風是下關吹過來的,和煦溫暖,春風拂面;而發冠上方濃密潔白的絨毛,那是從高高蒼山頂上裁切下來的,冰清玉潔,不帶一絲兒雜質;整個發冠似一輪彎彎的月兒佩戴在白族姑娘頭上,就像美麗洱海上升起的一輪明月,水一樣揉碎在白族人的心中。從這充滿濃郁文化內涵和美好寓意的頭飾上,不難看出白族人極具智慧的審美情趣和對家鄉、對大自然的無比熱愛的美好感情。

            白族人大多信仰佛教,心地如雪一樣地純真。著名的崇圣寺三塔建在唐代,距今已有一千多年歷史,歷經多次地震,仍然矗立在蒼山洱海之間。乳白色的塔身倒影在清澈的湖水中,四周綠樹環繞,繁花錦簇。這塔身就如一支倒立的巨筆,蘸著湖水,愜意徜徉在自然的懷抱中,在藍天上書寫白族人絢麗多彩的歷史,而那些跪拜在佛堂前的白家人,則是虔誠地葡伏在古老大地上,閱讀祖輩的滄桑,感謝自然的恩賜,固守著這份古樸與寧靜。

            而我,一個匆匆的過客,又能從中悟到什么呢?

            蘆 花 白

            深秋,最叫人憐愛的景色,莫不過是一大片潔白淡雅的蘆花了。

            此刻,我們就站在開得滿滿的蘆花的灘涂上,所有的人都被這一望無際的白色蘆花海洋震撼了,誰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因為怕一說話,就會打破這寧靜的美,就會把世俗的塵埃帶進這一塵不染的世界。

            這片灘涂是兩條入海河流交匯於積而成的,偏遠、貧瘠,沒有人煙,陪伴它的也許只有習習的海風和這片蘆葦蕩了。但這恰是到了好處,蘆花天性淡泊寧靜,不求聞達,與世無爭,總是退到熱鬧的邊緣,選擇這一處無人問津的灘涂,生長、繁衍,并在落葉蕭蕭的深秋,恣意怒放生命,將一剎那的美麗,驚現在我們面前。
                
            這片灘涂仿佛就是為蘆花而生的,或者,這一片蘆葦蕩就是為尋找這片灘涂而來的,看那一根根骨瘦的柴干上,蓬蓬妍開的生命,如此強烈沖擊我們的視覺,第一次感受這灘涂的美,這蒼白的悲壯,這凄凄的搖曳,從容優雅,我行我素,寵辱不驚,你來與不來,看與不看,這片蘆花依然美麗綻放,阿娜多姿,千嬌百媚,收放自如,那是怎樣的一種淡定啊,只有經歷許多,得失許多,忘記許多,感恩許多,走過千山萬水,歷經千錘百煉,才有在這許許多多的欲望中,選擇自由自在的美。

            隨手揀起一枝蘆花,手摸上去,軟軟柔柔的,有一股暖暖的情意,滑過皮膚,柔進心里,我納悶,這無人在意、無人贊美、潺潺弱弱的柴桿,竟能蓄積如此能量,并在最后的生命里,在秋風瑟瑟、萬木蕭條的季節,將一叢潔白的美麗大大方方的燃燒,給人帶來溫暖和希望,即使零落成泥,仍有濃濃的暖意在。生命太過短暫,生命更是脆弱渺小,但這短暫生命里綻放的美麗,以及溫暖,卻瞬間化為永恒。

            一行南飛的秋雁,整齊地排成行,鳴叫著越過這片蘆葦蕩,風過來了,蘆葦蕩如海一樣涌涌地動,掀起陣陣的波瀾,陽光碎銀似的灑在這片搖蕩的花海里。這蘆花雖然渺小,貌不驚人,卻一樣享受日月星辰的眷顧,經歷風霜雨露的洗禮,贏得飛鳥魚蟲的喜歡。它們自有一份價值在。
               
            突然覺得這密密匝匝的蘆花,就像蕓蕓眾生的我們,只是它們比我們更懂得知足、感恩,也更懂得生命存在的價值。生命,哪怕一閃即逝,哪怕無人喝彩,也要完美無瑕的綻放。

            一路花開

            有些花并不嬌貴,也不是供人觀賞的,人們種植它,純粹是為結籽種,有個好的收成,但如果是一大片一大片開成花的海洋,那情景也是十分美麗壯觀的,比如說油菜花。

                 42日,我和妻子乘坐縣城開往上海的班車,我們去上海辦事,心情并不怎么好,發車時間又是中午,正是飯后午休時間,坐上車就開始打瞌睡,瞇瞇糊糊睡了一個多鐘頭,一驚醒了,睜眼朝窗外一看,滿眼盡是鵝黃脆綠——那黃的是油菜花,綠的是麥田。

            我將妻子推醒,指指窗外,妻子也被窗外的美景吸引了,兩人就隔著車窗朝外看。我們乘坐的客車是歐州之星,車身很高,座位離地面大約有2米,車窗很大,視野開闊,可以盡情觀賞窗外田原風光,午后的陽光是一天中最耀眼的白, 溫暖和煦的陽光灑在油菜花和麥苗上,油菜花金光閃閃,麥苗青青亮亮,我們的心情也跟著明亮起來,仿佛不是去有事,而是去旅游的。

            客車沿著京滬線行駛,一路上都是平坦的蘇北平原,除了粉墻黛瓦的村莊,沒有太多的工廠和城市,連片的田野都是盛開的油菜花和返青的麥苗,綿延不絕沒有盡頭,油菜花并不占用多少麥田,農民種植它們是見縫插針的,溝坎河畔、田垅之間、房前屋后,能種植的地方都種上了,舍不得浪費一丁點土地。油菜花不在乎土地的肥沃貧瘠,隨意種在哪里都能生長開花,種在溝坎的,就從水面開始向上蔓延,滿坡滿坎的覆蓋,種在田垅的,就將麥田切割成整齊的格,種在房前屋后的,就簇著金黃的花朵將粉墻妝扮。而我們恰恰在這個時節,這陽光燦爛的午后,乘坐這樣高大寬敞客車穿行在如詩如畫的田野里,心里真有說不出來的驚喜。

            一直覺得自己生在蘇北,有點遺憾,蘇北沒有江南發達富庶,也沒有江南的小橋流水和詩情畫意,但是在這個時節,看到這樣原生態的景色,我的心底突然涌起陣陣的感動,其實蘇北大平原的春色一點也不遜色于其他任何一個地方啊,這樣一望無際的美,這樣不加修飾的美,這樣無拘無束的美,是如此強烈的撞擊我的心房,家鄉不是沒有美,而是我們缺少發現美的眼睛和心靈。

            想起拜倫的詩:“若我會見到你,事隔經年。我如何和你招呼,以眼淚,以沉默!毖劬τ行駶,妻子忙問怎么了,我笑著說:被美景陶醉了。妻聽了,也跟著笑了起來。

            母親的臘八粥

             一進入臘月,母親就開始忙年了。臘月的頭一個重要節日是臘八節,如果天氣晴朗的話,母親就將家里早就備好的粳米、薏仁、紅棗、黃豆、綠豆、白果、花生、豌豆等豆果糧食,一一拿出來,這些豆果糧食并不多,用小塑料袋分別裝著,母親將它們倒在簸箕里,揀去沙粒、土坷垃等雜質,放在暖洋洋的太陽底下曬。那些紅紅綠綠、圓圓滾滾的豆果米粒,在陽光下閃閃發亮,也照亮了我們的心情,好像臘月一到,就有過大年的喜。

             臘月初七晚上,母親將曬好的黃豆、綠豆、白果、花生、豌豆清洗干凈,倒在鉛盆里,加水浸泡。煤油燈下,水里的豆粒像是無數雙的小眼睛,隔著水與我們親切地對望,我們就問母親:“什么時候開始熬粥?”母親笑道:“別急,等你們一覺睡醒了,就能吃到香噴噴的臘八粥了!蔽覀兙驮跐M滿期待中甜甜地進入夢鄉。

              初八一大早,我們是被滿屋的清香叫醒的。一睜眼,看見母親正在鍋臺上忙碌著,氤氳上升的熱氣,朦朧著母親的臉。小時候家里窮,沒有太多的房間,我們的床鋪就搭在鍋灶旁邊。我們興奮地叫著:“好香的粥!”骨碌碌爬起來,圍著母親,扒在鍋臺邊,看那些花花綠綠的豆果米粒在鐵鍋里上下翻騰,聽它們咕咚咕咚的歡叫,我們也跟著歡快的拍手呼叫。母親用鍋鏟翻著粥,笑著說:“你們快去把衣服穿整齊,把臉洗干凈,等會過來吃臘八粥!

              第一碗臘八粥要敬神祭祖的。母親說:“給神仙先吃,來年會保佑我們一家平安的,給祖上先吃,祖上會知道子孫的孝道,也會保佑我們有米飯吃!蔽覀兙捅颈痉址终驹谝慌,看著母親盛上滿滿一大碗,恭恭敬敬放在灶臺上,雙手合十,虔誠地祈禱。母親做完這些,才給我們每人盛上一碗,一邊盛一邊說:“吃臘八粥,不許說臟話,不許說不吉利的話!蔽覀儺吂М吘炊酥埻氤,不敢有一點聲響。

             母親做的臘八粥粘稠好吃,紅的棗、白的果、綠的豆,沾滿春天的氣息,那些平時粒粒分散的豆果、米粒,在母親的調教下,緊緊地依偎在一起,糅合在一起,幻化成香甜可口的美食,滋潤著我們的身體。剛吃上一口,就有一種暖意滑過心頭。這哪里是一碗普普通通的臘八粥,分明還有母親濃濃的愛在里頭,這樣的臘八粥,只有母親才能做得出來,也只有母親做的臘八粥,才一直甜在我們的心頭,暖在我們的心頭,一輩子都不能忘卻。

            如今,母親已七十多歲了,我們也人到中年,但母親每年還做她的臘八粥,我們還吃母親做的臘八粥。

            河下古鎮的煙火人家

                 見過太多的過眼云煙的富貴榮華,最真的卻永遠是平凡的煙火人家。

                 河下古鎮是名鎮,歷史長河中,承載過皇家貴胄的華麗,富商大賈的奢侈,達官貴人的顯赫,壯士文人的榮耀……所有這一切的浮世繁華,都隨歲月的年輪,煙消云散在歷史深處去了。只剩下斑駁的亭臺樓閣在現代人的取景器里躲躲閃閃。古鎮就像洗凈鉛華的老人,平靜地坐在滿是滄桑的門檻上,手拿一把芭蕉扇,神情悠然地看著西斜的夕陽,他的身后,是亙古未變綿延不絕的煙火人家。

                走在青石板鋪就的湖嘴街道上,你感覺不到古鎮曾經的大富大貴、大紅大紫,有的只是平常人家的生活,坐在門口摘菜的老阿婆,自來水邊洗衣服的小媳婦,提著幾兩精肉、相互攙扶行走的老夫妻,騎著電瓶車匆匆而過的年輕人,玩溜溜球的小男孩,挑著擔子,一聲長長吆喝:“賣菜喲,青菜、巴菜、黃芽菜”的中年男人,幾只唧唧嘰嘰低頭吃米的黃花雞,一只搖著尾巴的小黑狗,都把古鎮市井生活真真切切寫在你眼前。

                也有幾戶倔強堅守、承接古鎮歷史的人家。做淮安茶撒的岳家,從清初一直到現在,已是第九代了,曾兩次在國際上獲獎。岳師傅說,做淮安茶撒不是為了賺錢,純粹是想把祖輩的手藝承襲下去,讓茶撒的香永遠飄蕩在長長窄窄的古巷里。王家醬油,創立于清乾隆年間,伴著古鎮走過200多年的歲月,經歷許許多多的風雨,仍把根深深扎在這塊土地上。后院里立著的一壇壇大大小小的水缸,盛滿厚重飽滿的糧食,坦實而沉穩,享受陽光雨露的滋潤,慮去季節時間的積淀,醞釀出來的何止是清香撲鼻的醬油,還有浸染在古鎮血脈里的歷史味道。

                黑底紅字的“王二餃面”顫顫巍巍掛在斑駁陸離的門楣上,一蓑衰草垂在墻頭上,擋住了昔日的富麗堂皇,卻擋不住連綿不絕的炊煙,門口邊的大鐵桶中,紅紅的火苗正旺,仿佛從來就沒有熄滅過,鋼精鍋里翻騰著潔白素凈的餃子,蒸騰的熱氣氤氳上升,朦朧著煮水餃的大嫂,而傍邊的八仙桌上,幾只陶瓷白碗一字兒排開,四五個客人,手舉筷子,不緊不慢的談著家長里短,他們等的不是時間,等的是心情。而以文友文心文趣得名的文樓,更是從目不識丁的村婦的一句談吃的賭聯:“小大姐,上河下,坐北朝南吃東西”名聞遐邇,這沾著世俗塵埃的聯句,如普通小吃一樣,看起來簡單,卻深藏著煙火人間的哲理,至今仍無人對出,孤單單地掛在廊柱上,而文樓的蟹黃包子卻一直紅紅火火的賣著。對不出下聯不要緊,舌尖上的美味卻不可不嘗。

                隱在千年古鎮深處的,還有一處名叫“微巢陋居”的門廊,只是因為清新寡淡的名字,拽住我們的腳步,輕輕地推門進去,卻是別有洞天,兩個小小的房間,連同小小的天井,全都擠滿形形色色的石頭盆景,有壁立千仞的,有山舞銀蛇的,有臥虎藏龍的。屋主人姓周,今年已是91歲高齡,但精神矍鑠,如果不是他自己說,我們真不知道他有90高齡了。老人見有人來,顯得十分高興,領著我們如數家珍介紹他的寶貝,這看起來普普通通的石頭,都大有來頭,桂林的鐘乳石,南普陀的觀音石,五臺山的菩薩石,廬山的東坡石......每一塊石頭后面都有一段精美的故事,訴說著老先生對人生的感悟,對精神世界的追求,并從患得患失的桎梏中走出來,與日月同行,與天地同在。有一組沙積石,被雕刻成一座山,山上有寶塔,山下有一動物,老人起名叫“獅子回頭望虎丘”。老人在品讀他的寶貝,我們也在品讀老人,這歷經滄桑、寵辱不驚的醇厚敦實的古鎮,也孕育了返璞歸真、人生不老的傳說。

                誰說不是呢?連湖嘴巷腳下的來歷非凡、有棱有角的石頭,經過歲月的打磨,也變得圓潤內斂,安心陪著尋常人家度日月了。

              

             再沒有人來人往的熱鬧,再沒有鍋碗瓢盆的交響,一切都歸于寂靜,空空的老樓,孤單單地立在曠野中,西斜的陽光,將它的身影拖得很長很長。

              佩帶在它身上的物件——貯水罐、松木門、鋁合金窗戶…..所有能拆解的東西都一個不剩的拆解了,唯有哪家破碎雨簾布孤零零掛在鋼骨架上,在風中黏黏飄蕩。一臺挖掘機像獅子一樣怒吼著,將尖銳鋒利的鋼爪扎進它的身體,大口大口的撕咬,老樓痛苦地顫抖著,洞開的窗戶仿佛是它絕望的眼神,滾滾落下的碎渣就是它簌簌而下的淚滴。

             不只我一人,住在這幢樓房里的許多人,就站在老樓后面的馬路上,無奈地看著冷冰冰的挖掘機一點一點將老樓吞噬,挖掘機抖動一下,我們的心也跟著震顫一下,挖下一塊水泥塊,就像剮下我們身上的一塊肉,疼痛難忍。我們和老樓已經相依為命十五年了,彼此就是親人。有人用手機拍照留念,大家心里清楚,就在今夜,這幢和我們朝夕相伴的老樓,將永遠永遠地消失在我們眼前,連同我們生活里的壇壇罐罐、打打鬧鬧、吵吵嚷嚷 、嘻嘻哈哈。

             老樓確實承載了我們的青春、夢想和希望。記得剛和妻子結婚,婚房是租來的一間平房,低矮潮濕,為了喜慶,我們用白石灰將墻壁刷了一遍,又用紅色塑料紙扣了頂。每天晚飯后和妻子攜手散步,看到馬路邊樓房里亮出的燈光,祥和、安靜,有暖暖的溫馨。妻子很是羨慕,喃喃地說:“什么時候我們也能有一間自己的房子,那該多好!”妻子眼中是滿滿的期待。我安慰道:“只要我們好好努力,也會有自己的房子!逼拮油,使勁地點點頭。及到女兒出生,家里需請人帶孩子,我們重新在背街里巷租了兩間小屋,鍋碗瓢盆、吃喝拉撒全在這兩間小屋里。小家雖然寒酸簡陋,但因為我們年輕,有愛,有希望,一切困難都不再是困難。

              97年,我和妻子的單位同時要集資建房,當時,我的單位要建的樓房位置好,面積大,但錢多,要5萬,妻子單位樓房位置差,面積也小,但錢少,只要3.5萬。兩者相差1.5萬,這1.5萬,對我們薄底子家來說,是很大的數字。兩人商量來商量去,最后決定:房子不管大小、遠近,只要有一個真正屬于我們自己的家就行。

              從打基礎開始,沒事就和妻子跑到工地上看,猜想自己家應該是在哪一層,哪一樓道,樓房漸漸起高了,我們的情緒也跟著高漲起來了,丟了飯碗就往工地上跑,有時還不顧危險,趁管理人員不注意,偷偷爬上樓,看看房型,規劃在哪里放桌子、哪里放床、哪里放書柜 ......現在回想,還覺得幼稚可笑。等到終于拿到鑰匙,打開房門的一剎那,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們也有自己的房子了!有客廳、有臥室、有衛生間、有廚房。我們再也不要出去租房子住了。4歲的女兒跑到那個只有9平米的小屋,歡快地叫:爸爸媽媽,我也有自己的房子了,以后我就自己睡。歡樂寫在一家人的臉上,連走路都帶勁,見人就打招呼,每天一下班就往家里跑,還五音不全哼著: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

              世上有很多很大的房子,但只有這一間是屬于我們的,雖然小,但這里有我們的歡樂,有我們的希望,有我們的自由,我們在這里夢想,,我們在這里出發,我們在這里生息,累了可以歇一歇,困了可以躺一躺。臺灣作家林清玄說:我只希望在這個澄明的湖底輕泛著心靈的小舟,湖外有山,山外有海,海外有喧囂的世界?墒俏也辉溉ダ頃,因為此地連漣漪都是平靜的。我可以酣臥著,可以把每個星星都亮成燈火,把每一絲空氣都凝成和風,所有的豪華都隱在云山海外。

              老樓終于無可挽回地被拆了,變成一堆瓦礫,傷感是有的,卻并不頹廢,這么多年,是老樓給我們一個安穩的家,讓我們漂泊的心靈有一處?康母蹫,是老樓教會我們愛、知足、寬容和感恩,我們在這里成長并且成熟。
            老樓被拆,也許是一種人為,也許是一種宿命,無論哪種情形,我們個人都無能為力,要做的,也只有把在老樓里的片片記憶撿起,安放在心靈的一角,細細咀嚼,慢慢品味。

            純情的“胖金哥”

                車到麗江是晚上,車窗外,古城已經一片燈火闌珊。在一處停車場,上來一名當地導游,男孩,陽光、帥氣,自我介紹姓楊,讓我們稱他“胖金哥”。麗江是納西族人主要住居地,納西族人以胖、黑為美,男孩一律叫“胖金哥”,女孩叫“胖金妹!

              “胖金哥”的普通話并不標準,但很熱情,從他躄腳的普通話里,我們大概聽懂他的意思:大家做了一天的車很辛苦,明早又要早早起來爬山,吃了晚飯就早點休息。麗江是高海拔地區,注意保暖,防止感冒,明天上山要穿厚棉衣,有情況及時與他聯系。并留了電話號碼。他的溫情和細心,贏得大家一片掌聲。

                第二天5:30,“胖金哥”早早起來帶領大家向玉龍雪山進發,怕我們在山上吃不好,還特地為每人準備一份豐富的午餐。從麗江古城去玉龍雪山,是15公里的盤山公路,路難走,游客又多,去得遲了,就要排很長的隊,等很長的時間。高原地區氣候寒冷,空氣稀薄,“胖金哥”為了我們少受罪,今天是特意提前帶我們上山的,一路上不住的解釋,讓我們理解他的良苦用心。

                我們到達玉龍雪山腳下時,天還沒亮,游客也很少,避開排隊的辛苦,通過安檢,直接來到上山的索道口。上玉龍雪山有三條路線:冰川大索道,牦牛坪索道,云杉坪索道。冰川大索道太陡、太長,一般人身體根本吃不消;云杉坪索道太近,看不清玉龍雪山整個身影;牦牛坪索道剛開始運行,索道不是太長,又能看到玉龍雪山的全貌,很適合我們這些人攀登!芭纸鸶纭敝来蠹议L途跋涉而來,就是想一睹玉龍雪山的芳容,選擇適中的牦牛坪索道,一解大家相思。真難為“胖金哥”想得這么周到。

                牦牛坪索道在玉龍雪山北側,全長1200米,坐在纜車上,神秘的玉龍雪山一點一點露出她潔白無瑕的面容!芭纸鸶纭本妥谖遗赃,他一直雙手合十,虔誠地對著雪山祈禱。我也學著他樣子,雙手合十!芭纸鸶纭闭f玉龍雪山是納西人心目中的神山,護佑著納西族平安昌盛,誰心地干不干凈,心思周不周正,神山是知道的。為什么至今無人能登上去,不是因為山高,而是因為神山不可褻瀆。

            牦牛坪是一處高山草甸,視野開闊,是仰望玉龍雪山的好地方。站在這里向上望,主峰扇子陡攜著其他十二峰,冰清玉潔地立在我們面前,就像心地純潔的納西族十三個兄弟,手拉著手,心貼著心,永遠不分離。大家將隨身帶的物品統統扔給“胖金哥”,忘情地在雪地里玩耍,堆雪人、打雪仗,拍照留念,沒看過雪的南方人甚至不顧形象,在雪地上打起了滾。原來是導游的“胖金哥”,現在變成忠誠的看攤夫,傻呼呼坐在那里看著我們鬧。

                玩得累了,肚子餓得咕咕叫,有人到“胖金哥”跟前取食品吃,“胖金哥”連連擺手:“神山上不能吃東西,大家忍著點,到山下吃!睂⒔12點,我們才在“胖金哥”的催促下戀戀不舍地下山。到達山下,“胖金哥”笑瞇瞇問大家:“玩得開心嗎?”大家齊聲高呼:“開心!”“我這導游合格嗎?”“合格!”“那下次再來還找我!”“好!”

            回麗江的路上,“胖金哥”見大家玩得高興,略帶羞澀地說自己不但是一名導游,而且也是一名助學義工,麗江山區的孩子還很貧窮,希望家里有閑置衣服、書包、書籍的人,可以郵寄給他,幫助那些買不起書、上不起學的孩子!芭纸鸶纭闭f這些話的時候,一臉真誠,眼睛清澈明亮,如同我們看到的玉龍雪山美景一樣純潔。                                                                       

            梁洪來   供職于某交警大隊,愛好文學。先后在《揚子晚報》、《淮陽日報》、《連云港日報》、《蒼梧晚報》等報刊發表小小說、散文等數篇,曾獲淮安市《崛起》雜志社“紅綠燈”散文競賽二等獎,。后因警務繁忙,輟筆多年,但一直難舍文學夢,偶發文字,多寫基層警察的酸甜苦辣生活,大多發表在公安部《公安文聯》和省公安廳《警營創作》欄目中。

            (編輯:趙可法)

            散文天地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2. 上一篇散文天地:

          3. 下一篇散文天地:
          4.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最新熱點 最新推薦 相關文章
            周維先:寫給小孫子的一封信
            張文寶:我是上海一只螞蟻
            趙可法:躲節(外五篇)
            李潔冰:八月銀川行
            宋曉紅:為荷而來(外兩篇)
            高麗萍:青春•歲月(外…
            李  東:河流的回憶(外七篇…
            徐艷玲:用孩子的童心看世界…
            顧  雪:大伯先生(外四篇)
            諸葛緒德:過去的文友都去哪…
            16061484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主編:張文寶 副主編:蔡驥鳴 站長:王軍先 連云港作家網版權所有

            投稿郵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連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連云港市散文學會QQ群號:433604695 蘇ICP備16061484號
             蘇公網安備 32070502010200號

            十分快三app

              <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九江 | 洛阳 | 淄博 | 株洲 | 黑龙江哈尔滨 | 扬中 | 毕节 | 红河 | 丹东 | 屯昌 | 昌都 | 莱芜 | 芜湖 | 汕头 | 雅安 | 河北石家庄 | 通化 | 潮州 | 贵港 | 广安 | 衡水 | 定安 | 鹤岗 | 江西南昌 | 大丰 | 龙口 | 连云港 | 东营 | 南京 | 乌兰察布 | 定州 | 喀什 | 白城 | 北海 | 红河 | 昌吉 | 宁德 | 长治 | 博尔塔拉 | 台州 | 五家渠 | 诸暨 | 巴中 | 三门峡 | 黔西南 | 秦皇岛 | 曹县 | 顺德 | 黄南 | 齐齐哈尔 | 大理 | 大连 | 基隆 | 遂宁 | 和县 | 香港香港 | 忻州 | 伊春 | 宁波 | 广饶 | 天长 | 乌兰察布 | 马鞍山 | 恩施 | 滨州 | 巴中 | 长葛 | 四川成都 | 五家渠 | 桓台 | 简阳 | 陇南 | 海北 | 西双版纳 | 马鞍山 | 毕节 | 海安 | 忻州 | 辽阳 | 昌吉 | 邳州 | 杞县 | 渭南 | 盘锦 | 宁国 | 保定 | 汕头 | 澄迈 | 临沧 | 泰兴 | 金坛 | 琼海 | 吴忠 | 乳山 | 眉山 | 汝州 | 吉林 | 江西南昌 | 深圳 | 东营 | 泸州 | 梧州 | 甘南 | 运城 | 四川成都 | 惠州 | 惠州 | 绥化 | 江苏苏州 | 文昌 | 惠州 | 如东 | 汝州 | 文山 | 遂宁 | 巢湖 | 涿州 | 青海西宁 | 五家渠 | 莱州 | 吐鲁番 | 中卫 | 广西南宁 | 图木舒克 | 海南海口 | 安庆 | 高雄 | 石河子 | 海丰 | 怀化 | 荣成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巴彦淖尔市 | 阿拉尔 | 台湾台湾 | 泰安 | 晋江 | 乐山 | 辽源 | 延边 | 乐平 | 邢台 | 肥城 | 株洲 | 龙岩 | 伊春 | 娄底 | 滨州 | 嘉善 | 德州 | 沧州 | 泰安 | 吴忠 | 通辽 | 毕节 | 克拉玛依 | 图木舒克 | 河北石家庄 | 苍南 | 莱芜 | 金昌 | 三河 | 海拉尔 | 寿光 | 余姚 | 崇左 | 葫芦岛 | 淮南 | 台北 | 禹州 | 昆山 | 齐齐哈尔 | 淮北 | 牡丹江 | 抚顺 | 金昌 | 沧州 | 滨州 | 荆门 | 桓台 | 菏泽 | 简阳 | 芜湖 | 陇南 | 乌兰察布 | 偃师 | 威海 | 牡丹江 | 阿克苏 | 聊城 | 芜湖 | 亳州 | 克拉玛依 | 陕西西安 | 醴陵 | 大兴安岭 | 株洲 | 平凉 | 宜昌 | 龙岩 | 许昌 | 贺州 | 顺德 | 基隆 | 哈密 | 聊城 | 石河子 | 晋中 | 福建福州 | 深圳 | 宜昌 | 寿光 | 忻州 | 平凉 | 五指山 | 澳门澳门 | 岳阳 | 包头 | 江西南昌 | 松原 | 丽江 | 绵阳 | 绍兴 | 桐乡 | 淄博 | 安庆 | 怀化 | 仁怀 | 项城 | 黄南 | 泰安 | 玉树 | 喀什 | 海西 | 昌吉 | 盐城 | 武威 | 黄山 | 庄河 | 贵州贵阳 | 乌兰察布 | 任丘 | 项城 | 温岭 | 大理 | 临海 | 河北石家庄 | 海门 | 甘肃兰州 | 临沂 | 兴安盟 | 海拉尔 | 普洱 | 咸宁 | 岳阳 | 张北 | 益阳 | 余姚 | 杞县 | 海南海口 | 台山 | 宣城 | 德宏 | 秦皇岛 | 岳阳 | 泗洪 | 黑河 | 安岳 | 青海西宁 | 安吉 | 安康 | 陇南 | 青州 | 南通 | 明港 | 瓦房店 | 聊城 | 项城 | 明港 | 舟山 | 潮州 | 喀什 | 朔州 | 高密 | 攀枝花 | 遵义 | 林芝 | 海东 | 陵水 | 高密 | 柳州 | 平潭 | 桐乡 | 邹城 | 辽阳 | 濮阳 | 海拉尔 | 辽阳 | 广安 | 汉川 | 防城港 | 云浮 | 屯昌 | 鄂尔多斯 | 鄂尔多斯 | 长垣 | 项城 | 佳木斯 | 黄冈 | 泰州 | 济源 | 滨州 | 赤峰 | 宝鸡 | 内江 | 汕头 | 图木舒克 | 西藏拉萨 | 大庆 | 漳州 | 乐山 | 慈溪 | 泰安 | 公主岭 | 枣庄 | 临猗 | 黔南 | 河北石家庄 | 潜江 | 潜江 | 阳江 | 阳泉 | 自贡 | 新余 | 果洛 | 渭南 | 阳春 | 宜宾 | 济宁 | 宝鸡 | 眉山 | 和田 | 酒泉 | 那曲 | 溧阳 | 白银 | 平潭 | 象山 | 昌都 | 淄博 | 台湾台湾 | 云浮 | 白银 | 包头 | 阿里 | 抚州 | 西藏拉萨 | 昌都 | 温岭 | 承德 | 肇庆 | 邢台 | 阿坝 | 昭通 | 丹阳 | 毕节 | 瑞安 | 鄂州 | 淄博 | 汝州 | 吴忠 | 琼海 | 霍邱 | 资阳 | 济宁 | 廊坊 | 神农架 | 台湾台湾 | 邳州 | 安岳 | 潮州 | 固原 | 日喀则 | 江门 | 南平 | 内江 | 黔东南 | 朝阳 | 河北石家庄 | 瑞安 | 临沧 | 晋中 | 聊城 | 克孜勒苏 | 遵义 | 吴忠 | 宝应县 | 营口 | 石狮 | 通化 | 德阳 | 海南海口 | 迪庆 | 固原 | 台山 | 南充 | 新余 | 河池 | 临夏 | 甘肃兰州 | 乐山 | 铜仁 | 克孜勒苏 | 溧阳 | 广元 | 宜昌 | 芜湖 | 姜堰 | 莆田 | 枣庄 | 澳门澳门 | 喀什 | 晋江 | 朔州 | 博罗 | 三门峡 | 大同 | 苍南 | 承德 | 伊犁 | 昌吉 | 郴州 | 遵义 | 山南 | 玉环 | 馆陶 | 楚雄 | 周口 | 武安 | 保山 | 宜都 | 武安 | 渭南 | 三亚 | 莒县 | 改则 | 玉树 | 防城港 | 焦作 | 慈溪 | 孝感 | 随州 | 丽江 | 衡水 | 黄冈 | 潮州 | 库尔勒 | 宁德 | 洛阳 | 包头 | 偃师 | 莆田 | 商洛 | 巢湖 | 镇江 | 海西 | 简阳 | 毕节 | 贺州 | 枣庄 | 宁德 | 抚州 | 淮北 | 泸州 | 沭阳 | 铜陵 | 万宁 | 青海西宁 | 漯河 | 四川成都 | 高密 | 钦州 | 义乌 | 宿迁 | 丹东 | 瓦房店 | 安徽合肥 | 阿坝 | 承德 | 南阳 | 贵州贵阳 | 甘肃兰州 | 巢湖 | 十堰 | 包头 | 梅州 | 四平 | 河源 | 五指山 | 靖江 | 台州 | 五指山 | 琼中 | 文昌 | 苍南 | 昭通 | 曲靖 | 海门 | 杞县 | 海拉尔 | 内江 | 简阳 | 如东 | 邢台 | 晋江 | 酒泉 | 清远 | 攀枝花 | 晋城 | 广元 | 徐州 | 伊犁 | 阳江 | 天门 | 大理 | 六盘水 | 喀什 | 辽宁沈阳 | 洛阳 | 威海 | 甘南 | 泰州 | 萍乡 | 济源 | 陵水 | 阳泉 | 高密 | 雄安新区 | 安康 | 乌兰察布 | 湛江 | 安庆 | 鹰潭 | 开封 | 泰州 | 天门 | 齐齐哈尔 | 荆门 | 云南昆明 | 巴音郭楞 | 宜宾 | 兴安盟 | 永康 | 呼伦贝尔 | 澄迈 | 靖江 | 海丰 | 海安 | 塔城 | 莱芜 | 铁岭 | 温州 | 宿迁 | 嘉善 | 淮北 | 瓦房店 | 阿坝 | 章丘 | 三沙 | 徐州 | 平顶山 | 日照 | 淄博 | 桐乡 | 云浮 | 泗洪 | 涿州 | 中山 | 金华 | 单县 | 茂名 | 芜湖 | 济源 | 临沧 | 溧阳 | 兴化 | 衢州 | 徐州 | 惠州 | 大兴安岭 | 台北 | 东阳 | 景德镇 | 株洲 | 云南昆明 | 周口 | 焦作 | 威海 | 梅州 | 赵县 | 临沧 | 西双版纳 | 单县 | 台山 | 三明 | 盐城 | 神农架 | 东方 | 苍南 | 商丘 | 海西 | 雄安新区 | 灌云 | 山南 | 岳阳 | 荣成 | 恩施 | 芜湖 | 灌南 | 杞县 | 邹平 | 吐鲁番 | 齐齐哈尔 | 和县 | 永新 | 博尔塔拉 | 晋城 | 涿州 | 克孜勒苏 | 湖南长沙 | 许昌 | 洛阳 | 东海 | 十堰 | 鹤岗 | 湘西 | 阿拉善盟 | 河池 | 延边 | 青州 | 乐清 | 淄博 | 漯河 | 南阳 | 酒泉 | 三沙 | 黔西南 | 云南昆明 | 果洛 | 阜阳 | 泗洪 | 忻州 | 儋州 | 海东 | 三沙 | 信阳 | 榆林 | 沭阳 | 三河 | 开封 | 海拉尔 | 福建福州 | 宁国 | 武夷山 | 香港香港 | 山东青岛 | 东阳 | 保山 | 牡丹江 | 禹州 | 曹县 | 曲靖 | 洛阳 | 果洛 | 桐乡 | 锡林郭勒 | 兴化 | 灵宝 | 台北 | 沛县 | 淄博 | 漯河 | 营口 | 诸暨 | 松原 | 陕西西安 | 温州 | 丽江 | 黑河 | 绍兴 | 郴州 | 宜昌 | 南阳 | 阜阳 | 高雄 | 临夏 | 玉环 | 河源 | 三明 | 大兴安岭 | 大兴安岭 | 山西太原 | 嘉峪关 | 枣庄 | 揭阳 | 大丰 | 果洛 | 榆林 | 高雄 | 莱州 | 海丰 | 如东 | 宁国 | 固原 | 图木舒克 | 日照 | 衡水 | 台湾台湾 | 本溪 | 伊春 | 贺州 | 马鞍山 | 延边 | 邳州 | 中卫 | 哈密 | 招远 | 北海 | 南安 | 瑞安 | 昭通 | 汝州 | 铜川 | 新余 | 正定 | 宁德 | 陇南 | 承德 | 中卫 | 雅安 | 漯河 | 贵州贵阳 | 锡林郭勒 | 吕梁 | 柳州 | 扬州 | 宜都 | 河南郑州 | 乳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澳门澳门 | 钦州 | 伊犁 | 兴安盟 | 许昌 | 盐城 | 宁波 | 海拉尔 | 日照 | 安顺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青州 | 玉林 | 枣阳 | 湘西 | 临汾 | 台州 | 驻马店 | 延安 | 黄南 | 肇庆 | 阳泉 | 延边 | 琼海 | 阳泉 | 玉林 | 威海 | 如皋 | 安吉 | 武威 | 肥城 | 枣阳 | 白城 | 烟台 | 鄢陵 | 常德 | 三亚 | 汉中 | 汉川 | 赵县 | 宿州 | 晋中 | 楚雄 | 吐鲁番 | 金坛 | 海门 | 玉溪 | 三明 | 商丘 | 姜堰 | 大同 | 那曲 | 苍南 | 通辽 | 东营 | 建湖 | 毕节 | 宝鸡 | 盐城 | 东阳 | 新余 | 馆陶 | 甘南 | 新余 | 杞县 | 仁怀 | 吴忠 | 铁岭 | 琼中 | 清远 | 海宁 | 陕西西安 | 库尔勒 | 湖州 | 黄石 | 白银 | 燕郊 | 黄山 | 澳门澳门 | 和田 | 娄底 | 呼伦贝尔 | 长葛 | 自贡 | 象山 | 肇庆 | 章丘 | 莒县 | 四川成都 | 五家渠 | 西双版纳 | 宁德 | 松原 | 神农架 | 马鞍山 | 鹤岗 | 山西太原 | 浙江杭州 | 白城 | 朝阳 | 辽阳 | 辽源 | 金华 | 克拉玛依 | 西藏拉萨 | 七台河 | 厦门 | 深圳 | 台北 | 本溪 | 大同 | 赣州 | 鄂尔多斯 | 海北 | 阜阳 | 鹰潭 | 安阳 | 莱州 | 阳江 | 基隆 | 燕郊 | 三门峡 | 浙江杭州 | 周口 | 海宁 | 肇庆 | 长治 | 泰兴 | 焦作 | 红河 | 塔城 | 邯郸 | 阜新 | 河北石家庄 | 怀化 | 江苏苏州 | 明港 | 淮安 | 牡丹江 | 东莞 | 白沙 | 丽水 | 三河 | 盐城 | 靖江 | 洛阳 | 黄山 | 绍兴 | 黄山 | 锡林郭勒 | 乐平 | 衢州 | 襄阳 | 沛县 | 佛山 | 雄安新区 | 高密 | 玉环 | 朝阳 | 铜陵 | 湛江 | 内江 | 象山 | 烟台 | 营口 | 湘潭 | 绥化 | 抚州 | 玉树 | 武安 | 大连 | 迁安市 | 正定 | 抚州 | 台北 | 湘西 | 儋州 | 汉川 | 孝感 | 延安 | 临猗 | 长垣 | 诸暨 | 石河子 | 荆州 | 邯郸 | 邳州 | 汝州 | 云浮 | 甘孜 | 阳泉 | 宝应县 | 鄂尔多斯 | 周口 | 新泰 | 通化 | 儋州 | 项城 | 宜宾 | 铁岭 | 深圳 | 克拉玛依 | 石狮 | 云南昆明 | 台湾台湾 | 乐平 | 昌都 | 楚雄 | 温岭 | 陕西西安 | 武威 | 固原 | 曹县 | 淮南 | 河南郑州 | 哈密 | 喀什 | 凉山 | 内江 | 运城 | 长葛 | 贵州贵阳 | 鄂尔多斯 | 杞县 | 兴安盟 | 鄂尔多斯 | 牡丹江 | 朝阳 | 温岭 | 德州 | 曹县 | 招远 | 顺德 | 庆阳 | 吉林 | 香港香港 | 黄石 | 宜宾 | 眉山 | 丽江 | 昌吉 | 潍坊 | 赵县 | 吉林长春 | 营口 | 巴彦淖尔市 | 舟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黔西南 | 灌云 | 吴忠 | 六安 | 辽阳 | 东海 | 喀什 | 昆山 | 三门峡 | 遵义 | 吐鲁番 | 喀什 | 牡丹江 | 神农架 | 咸宁 | 承德 | 寿光 | 吐鲁番 | 福建福州 | 江苏苏州 | 温州 | 单县 | 大连 | 文山 | 镇江 | 贺州 | 德清 | 聊城 | 建湖 | 佳木斯 | 宜宾 | 红河 | 温岭 | 景德镇 | 许昌 | 芜湖 | 铁岭 | 六盘水 | 池州 | 海西 | 广汉 | 延安 | 安岳 | 广汉 | 马鞍山 | 余姚 | 曲靖 | 白山 | 咸宁 | 莆田 | 仁怀 | 澄迈 | 晋江 | 承德 | 台湾台湾 | 义乌 | 溧阳 | 张家界 | 丽水 | 泰州 | 如东 | 醴陵 | 鄂州 | 铜陵 | 南平 | 顺德 | 永州 | 新泰 | 琼海 | 遵义 | 怀化 | 杞县 | 天长 | 柳州 | 云浮 | 嘉兴 | 朝阳 | 本溪 | 克孜勒苏 | 海门 | 果洛 | 阿勒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