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網站首頁 作協動態 文壇廣角 作家風采 文學評論 作家在線 詩歌家園 散文天地 小說園地 校園作家 文壇擷英 報告紀實 長篇連載 歷史文化 
            您現在的位置: 連云港作家網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 散文天地 > 正文
              [圖文]李  東:河流的回憶(外七篇)         ★★★ 【字體:
            李  東:河流的回憶(外七篇)
            作者:李  東    散文天地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5429    更新時間:2014/9/5    

            李東的散文寫得有底蘊,有特色,鄉土氣息濃重,田園味道十足。猶如他家鄉的龍河水,清澈天然、甘甜入心,捧起來就能喝;又如一首父老鄉親們所熟悉的老歌,帶著大地血脈。龍河灘上的蘿卜,鄉村里的老井,甜甜的榆錢兒,高高的喜鵲窩、鄉場的抱窩雞……極盡古老農耕文明的神韻和風光。

            ——徐懷中

            (引自徐懷中《東風徐來---李東文集序言》。徐懷中,原中國人民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主任,總政治部文化部部長,少將,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

             

             

            河流的回憶(外七篇)

             

            李 東

            哦,甜甜的榆錢兒

            又是一年芳草綠。

            當桃紅柳綠,榆樹上挑起一穗穗、一串串嫩綠的榆錢兒時,鄉下的孫子來信說,村東頭八奶奶家院子中那棵百年老榆樹被伐倒了,連根刨起,這事在我們那個四面皆山的小小榆樹凹就等于放了一顆原**。那天,全村的人幾乎都來了,把大榆樹團團圍住?80歲的八奶奶嘴里嚼著幾片榆錢兒,孩子般地撫摸著躺在地上的老榆樹干,滿臉的皺折里溢滿了淚水。之后,她又摘了滿滿一籃子榆錢兒送給村上的幼兒園的孩子們。按照八奶奶的話說,吃了榆錢兒的孩子好養活,一輩子不挨餓,不受窮。

            樹,在鄉下,那是極其普遍極普遍的。就榆樹而言,并非上乘之材。其木質穩定性差,容易走形,做家具、蓋房子橫平豎直難以持久。另外,榆樹又特好生蟲子。一旦春夏之交,各種蟲子便蜂擁而至,把樹葉子吃得千瘡百孔,樹底下還落下一層蟲子糞。尤其是一種俗名叫毛拉子的蟲子,常常蟄的大人孩子皮膚紅腫,痛癢難忍。盡管是這樣一種樹,在八奶奶這些上了歲數的**人眼里,榆樹這諸多缺憾都不足以提。榆樹是一種吉祥的樹種!坝芰盒娱T”,榆樹梁杏樹門就是諧音“余糧興門”之音之意。更主要的是它還是榆樹凹祖祖輩輩賴以生存的代食量。記得小時候,我的奶奶常常撫摸著我的頭說:“從小栽棵榆,長大不受屈!睒O簡單的祖訓,多栽幾棵榆樹能幫助自己生活。

            孩提時,我們那個榆樹凹,家家戶戶、大街小巷都種著清一色的榆樹,遮天蔽日的。一旦遇上歉收年景,春荒難熬,榆樹便是村上人度日的一種不可多得的食量。榆樹皮稍加點麥麩皮就可烙煎餅,至于榆錢兒那更是新鮮之物,可生吃,可炒吃,連剛剛露出的榆樹葉也是美餐。這便是榆樹凹所以榆樹多,之所以稱之為榆樹凹的真正原因。

            要說村上的榆樹,自然當數八奶奶家那棵,最高最大,十里之外便可望見,號稱百年老榆,成為榆樹凹的標志。其實八奶奶心底最清楚,那榆樹是她15歲嫁給八爺爺那年親手栽的。八爺打小是個“慣鬼”,嬌生慣養,四肢不勤,五谷不分。還染上吃喝嫖賭的惡習。單立門戶后家貧如洗。八奶奶為此幾次尋死上吊未逞;楹蟮诙甏禾,八爺爺背著家人跑到連云港賭輸了,爬上一列火車到了西安,后來聽說跟著一支隊伍東進。4年后,在淮海戰役打碾莊時身亡。不過迄今,也沒有人能考證出他是參加的那支隊伍,是打碾莊,還是守碾莊的。八奶奶16歲守寡,到老未嫁,幾經風雨,滄海桑田,這棵榆樹仍然和她相伴。

            榆樹凹,榆樹遮天蔽日,唯有八奶奶院子里那棵最高最大,十里之外,望不見村子便可以先望見那棵樹。成為榆樹凹的標志。每到春暖花開,榆樹吐出嫩綠的榆錢兒時,全村都沉浸在一種清甜的氛圍之中。那一年秋旱,榆樹凹歉收,次年開春,家家斷糧,戶戶少炊,未等榆樹吐芽,榆樹皮已被剝得差不多了,那長出榆錢兒的那陣子,村上的榆樹已經很稀少了,望著八奶奶院里那棵榆樹上掛滿嫩綠的榆錢兒,左鄰右舍,先是小孩,后來是大人先后擁進八奶奶的院子里。八奶奶二話沒說,讓孩子爬到樹上,將那穗子碩大的榆錢兒裝得一筐一筐的,分送給大伙。兩天后,鄉里的救濟糧也下來了,那年春荒才算劃了句號。所以,村上人像崇敬八奶奶一樣,對那棵大榆樹頗懷敬意。始終都持有很特殊的情感。

            自打農村實行了大包干、責任制的改革,榆樹凹的人們才告別了饑餓年代。村民們開始盤算改善住的房子。那時,村上那家女兒找婆家,首先要看是否有房子。房子成了大伙追求的主要目標。

            首先體現這種愿望和追求的是村上是的樹!叭臧讞,蓋房上梁!辈恢钦l從外地引進一大批楊樹,不到兩年,榆樹凹的榆樹已經被楊樹取而代之了。

            果然如此,五六年的光景,村上新房刷刷蓋起來,一家比著一家,三趟瓦,不能夸,紅瓦磚墻有人家;兩頭房,帶走廊,才能娶新娘。楊樹使榆樹凹十足地抖了幾年,而八奶奶死活不動心,仍然和榆樹相伴。

            前年,我回到闊別了幾十年的榆樹凹,給我一個最強烈的印象是,榆樹凹楊樹又不多見了,榆樹更是稀罕。農家的院落,村子的大街小巷全栽上了葡萄、山楂、銀杏、李子之類的果樹。村里醒目的街牌上赫然寫著:銀杏街、桃樹巷。唯獨八奶奶院子里那棵樹仍然獨立在村東頭。據說,村上搞規劃,村干部多次動員她把那棵榆樹刨掉,說一千道一萬她就是一個“不”字作答。那時,我曾去看八奶奶,倒是認為她為自己后路著想,百年之后,做木料好安葬自己。沒想到八奶奶劈頭一句“三子,你忘了你肚子上那塊傷疤了嗎?”沒忘,八輩子也忘不掉。

            那年春天,我和村子里的一幫孩子實在餓極了,乘八奶奶沒在家,翻墻爬到院子里的榆樹上,偷摘榆錢兒,不料,被八奶奶洗衣服回家撞見,我們幾個手忙腳亂,從樹上滑了下來,小肚皮被擦破了一道長長的血印。想到這些,我頓感心里一陣酸楚。我算是真正理解了八奶奶視大榆樹如命的真正用意了。不能責備她老人家,她和她的同代人大半輩子都是同饑餓抗爭的,榆樹對于她們來說,是生命的伴侶之一,萬萬不能砍的。

            這次倒是八奶奶很爽快地答應砍掉大榆樹,原因很簡單,這些年榆樹凹的山楂、板栗、蘋果遠近聞名,村里和臺灣商人合資建果品加工廠,廠區又正好把八奶奶家的院子規劃在內,要八奶奶搬進村里的敬老院。村上今年新蓋了敬老院,紅瓦房,帶走廊,新床鋪,吃食堂,村上的孤寡老人都安排進院,至此,八奶奶有了個穩妥的去處,至此,八奶奶才算真正放下了那棵懸了一輩子的饑餓之心。

            村上那棵老榆樹雖然倒了,但是榆樹凹的村民們,人人心里都銘刻著榆樹的影子——一個時代的標志和象征。

            哦,甜甜的榆錢兒……

            蘿卜的詩篇

            記得作家莫言有一篇小說《天堂蒜薹之歌》,此時,我卻想起兒時的故鄉,想起故鄉的父老鄉親,想起故鄉在盛夏播種的蘿卜。

            早些年,在老家有一句農諺:頭伏蕎麥,二伏菜。說的就是這最炎熱的季節,恰是種菜的好時候。此時最適合種植的蔬菜有大白菜,蘿卜等。

            我的故鄉在蘇魯交界的山嶺之壤。一條寬闊的龍王河從沂蒙山脈源遠流經到此。自西往東從村后流過,到了村東頭則打了彎向南流,再打個彎,就直接流到大海。正是龍王河在村后的這個彎,致使泥沙淤積,造就了村后河北岸上萬畝的沙土良田:土質松軟,土壤肥沃,水分充足,耕作方便。那一直是村里最喜歡,最得意的土地。村里人最為之驕傲和自豪的就是龍王河灘生長的大蘿卜。在那里,每年都要種上數千畝的蘿卜,這也構成了早年家鄉一道煞是耀眼的風景線。歷史上此地有一句地方諺語說的是:“石堰蘿卜,界首的瓜,青口大姑娘不用夸!薄笆咛}卜”,就是特指我的故鄉—石堰村后龍王河灘上長出的大青蘿卜;“界首的瓜”,是指距離故鄉西去百里外山東境內一個叫界首的山村盛產好西瓜;“青口的大姑娘”,是說故鄉的縣城里,姑娘有文化、洋氣、漂亮。且莫笑,這句諺語,足見故鄉的蘿卜名氣有多大!

            龍王河灘上種蘿卜,是一項農種,也是一種文化。在我們村,蘿卜種植是十分講究,是一件盛大農事,每一個步驟都是約定俗成的。一般是,麥收后留好土地,深翻茬口,養著地墑,空閑月余。到了二伏天,再翻耕土地,便開始種蘿卜。此前,總要積造農家肥,一般是豬糞、雞糞、牛糞等拌在土中漚,有時還要放些豆餅之類;發酵后再把肥料打碎,這個工序較為輕省,一般由婦女們來做,叫做“倒糞”!暗埂焙玫募S干燥松軟、顆粒均勻,再由村里的壯勞力裝上小推車運到地里,播種時均勻撒到土中。

            運送肥料耗時費力,是個大工程。那時,河面上沒有橋,人們都要趟過河去干農活。給種植蘿卜的地里運送肥料,恰是盛夏酷暑,趁河水小時,一排十幾輛甚至幾十輛手推車,要趟河運送一天的肥料。河底是松軟的沙子,人的力氣推不動一車肥的,就套上牛拉,有時是一車一牛,有時是兩車一牛。一排送肥的車隊,浩浩蕩蕩,輕松的時候打趣說笑,吃緊的時候齊聲喊號子。一趟接著一趟,像一條長龍,有序、緊張,熱火朝天,好是氣派。推車的男子漢,大多都是戴著斗笠、光著肩膀,后面的人抬眼看前面的人,結實黝黑的脊背下,褲腰往往是汗濕的。實在熱極了,就把車子往河岸一停,順勢躺在河水里?墒菒芤獠豢商,趕不上隊伍要被同伴喚作“懶!钡!于是一條用久了黑乎乎的毛巾在河水里淘淘,就搭在脖子上,繼續推車。時值炎炎盛夏,送肥種蘿卜,實在是件十分辛苦的農活。好在生產隊也很體諒大家,往往買來很多瓜果給予慰勞。一天送肥結束了,有時,晚上也整幾道菜,幾瓶酒,大家樂呵樂呵,炎熱和疲憊都釋放在酒杯之間。而白天勞動時講的趣話,此時酒桌上再加工一番,往往形成精萃動人的鄉村文化,有的讓人爆笑,有的令人沉思,都是集體的智慧。

            龍王河灘上種蘿卜要選好天氣,天熱不怕,太陽暴曬更好,絕對不要陰雨連綿。一般每年負責播撒蘿卜種子的人,一定要是村里公認的人品好、人緣好、威望高、有力氣且兒女雙全的男勞力。據說,這樣的人播種,長出來的蘿卜清脆、鮮甜、水分足。要是脾氣暴躁,品性不好的人播種——“絿人蘿卜辣”,長出來的蘿卜一定梗硬,味辣。所以,誰要是被挑選去種蘿卜,那是一種莫大的榮譽和驕傲。

            龍王河灘的蘿卜田是一道風景。那里的蘿卜種植都是成片成片的,上百畝的相連接。播種、生長、收獲時都頗蔚為壯觀。播種和收獲的時候,遍地是人:各司其職、歡聲笑語,孩子追逐打鬧、大人邊勞動邊說笑。人多嘴雜,有逗羞人家媳婦挨罵扎千刀的、有說中姑娘心事被求莫吱聲的、有偷懶被隊長委婉點名的、有干活有了新發現(比如某個蘿卜個兒特大)被大家追捧的……場面熱烈歡快。而蘿卜的生長期,那是一派寧靜詩意的美!蘿卜地雖是連片的,但在蘿卜田四周都要種兩米寬的蕎麥。一方面,蕎麥是紫紅的莖,雪白的花,和青翠欲滴綠油油的蘿卜田形成鮮明的對比,交相輝映,仿佛給蘿卜天地鑲上金銀花邊。另一方面,也是防止過路行人,隨意順手拔蘿卜,起到一個自然屏障的作用。于是,在河岸放眼望去,真的是“風吹蘿卜翻綠浪,白花蕎麥俏裙邊”,生機勃勃,美麗無比!倘若此時一群姑娘在田間間苗或拔草,那真是人在畫圖中,美不勝收了。我常因此善意的猜想那愛上羅敷的太守,不但愛美人,也愛勞動的場景和勞動的人民的。當然,那是一廂情愿的少年時代的浪漫情懷。

            故鄉家家都儲藏蘿卜。龍王河灘的蘿卜,長得勻稱,色青澤潤,多汁甘美,營養豐富。早年和大白菜是家鄉人主要的蔬菜。每年秋天,秋風勁,霜露白,蘿卜收獲了,每家都要分得上千斤。家鄉的農民有在秋季大量貯存蘿卜的習慣,或腌制、或窖藏、或曬成蘿卜干存放,以備冬令時節家中無新鮮蔬菜時食用。每年秋天各家各戶都要在院子內、房屋邊空閑的角落挖一個長方形或正方形的土坑貯藏蘿卜。貯存蘿卜可不是隨意挖個坑埋進去就算完事,那也是十分講究的。蘿卜窖子要選在不容易積水的地方;貯存前還必須先將蘿卜頭削去一層,然后把蘿卜頭朝上排放在土坑里,撒上一層潮濕的細土;再排上一層蘿卜(視窖子大小和蘿卜總量,上下可排三四層),最后才用厚厚的土埋好。這樣,冬天保暖,蘿卜不會凍壞,又有泥土保持濕潤,使蘿卜保鮮。為什么要將蘿卜頭削去一層呢?因為蘿卜生命力極強,在貯存的過程中見土仍會發芽生長,雖長勢不明顯,但卻足以耗盡其體內的水分。水分被排空后,原本水靈靈的大蘿卜會變成糠心蘿卜,那自然是不好吃了。蘿卜頭削掉一層,就能有效減緩蘿卜的生長速度。為此,從深秋到初春,蘿卜窖子還要翻幾次,把長出芽子的蘿卜用刀再削去一層,覆蓋蘿卜的土也再搞松軟一些。

            故鄉人人都喜歡吃蘿卜。家鄉人把蘿卜當做秋冬的水果:“冬吃蘿卜夏吃姜,不要醫生開藥方”,“十月蘿卜賽人參” 。冬天,繁勞了一年的人們圍坐在暖烘烘的炕頭上或火爐旁,如果口渴、上火、消化不良,便隨時從地窖摳出幾根蘿卜,切之咀嚼,“嘎吱,嘎吱”,只要生吃下來,不適很快擺平。鄰居串門子,進門招待一塊上好的青蘿卜,那是熱絡而家常的;親戚來走親,如果飯后再切蘿卜招待,那就是把招待工作做細了,相當于城里人餐后水果的意思,足顯待客的殷勤。家鄉人吃蘿卜,都知道青頭下二三刀最好吃,分蘿卜的把這塊給了誰,誰的身份必然很受敬重或喜愛。家鄉吃蘿卜有多種多樣:切條、切片、剁塊;可炒、可燉、可涼拌,可燒湯、可煮豆、可包包子做餃餡……據說,蘿卜不但含鈣、磷、鐵等多種微量元素,維生素C的含量是蘋果的八倍。難怪故鄉人大都長壽,這與長期同蘿卜為伴必有聯系。

            真的懷念故鄉的龍王河灘,真的想念故鄉的大蘿卜了!看不見,吃不到,就把往事想一想,心里也是甜潤潤,清爽爽……

            河流的回憶

            我的故鄉在蘇魯交界的石堰村。村后便是發源于沂蒙山脈的龍王河。我的少年時代就是在這河邊的小村里度過的?梢哉f,龍王河給予兒時的我以無限的自然和生活的樂趣。二十多年過去了,龍王河仍魂牽夢繞,那清澈見底的河水,那芳草萋萋的河邊,永遠都充滿著詩一般的激情,畫一般的神往。

            難忘那清清的河水。水是河的生命,也是河的神韻。龍王河水一年四季都很興旺。水勢大時,河面有幾里寬。冬天,水小時也有里把路寬。河水清澈,給村里的良田提供了灌溉之便;河水甘甜,給村民們的生活平添了醇美。當村民路過河灘口渴時,隨手在河灘上挖個坑,捧起清水即喝,那滋那味比現在的純凈水不知道還要爽多少倍。盡管這河水如此甘美,盡管河靠村子只不過里把路遠,但是,村民們平時飲用的卻都是村中井水,惟有過春節的時候,大伙才會絡繹不絕地到河里挑水吃,為什么舍甘甜河水不吃,卻吃澀咸的井水?到現在,我才明白其中道理,那是村民們不忍心把如此氣力和時間用在吃喝上,只能全身心用來種田。龍王河水,流淌著一幫農村孩子的夢。夏天里,龍王河便是孩子們的天然浴場。天氣陡熱,小伙伴們三五成群一頭扎到水河里,一鬧就是大半天、兩只眼睛漲得紅紅的,像一對大櫻桃。盛夏是河水咆哮的季節,也是我們這幫大膽的孩子們逞英雄的時候。我們在河對岸割草,半天功夫,割滿兩大筐,足有一二百斤重,遇到大水拍岸,許多行人望而卻步時,我們用繩子把兩個草筐往一起一系,邊躺水邊拉著草筐,輕松自如地游至河對岸;仡^望望滿河波濤,心中油然產生一種征服后的滿足感。這當然是基于我們對龍王河的熟悉,知其深淺和脾氣,同時,也練就了我們一身游泳的真功夫。龍王河中有著極為豐富的魚蝦和貝類,那時,在河里游泳,只要往河里一跳,頃刻便會有無數的小魚圍著你,胸口,腋下,襠中,無處不在,小魚會時而吻你一口,時而從皮膚上滑來滑去,使你癢癢的,也會是爽爽的。有時,也有不知趣的小蝦游來,我們便會捉住,把蝦頭擰掉,放到嘴里品嘗個新鮮,F在被稱為軟黃金的鰻魚苗,那是龍王河邊的草叢和石頭間是一團一團、一堆一堆,沒人在乎它。夏天,是村民們休閑的時候,當河里一場大水過后,村里的男勞力或孩子們便會相邀到河里捕魚。有時滿河都是人,撒網的撒網,下鉤的下鉤,還有的村民用高粱桿或竹子編成一個寬而長的排排。四周都圍著人,簇擁著在河里往前走,前面還有專人用棍子拍打水面。由于人特多,一些魚便會自動躍出水面,落到排上,便成為人們的戰利品,這也可以說是我們村里人的一個獨特的發明和創造。

            難忘那河邊的蘆葦。龍河兩岸長滿蘆葦,春天的蘆葦,夏天的蘆蕩,秋天的蘆花,綿延幾十里,稱得上蔚為壯觀。在水岸交接處,經河水沖洗,白白的蘆葦根像藕節,扯一段放在嘴里,細細嚼一下,甜絲絲的,嫩脆脆的。在蘆根盤錯的水中,隱藏著無數的鲇魚,鯉魚和黑魚,只是狡猾得很,只要你靜下心來,手段很,定會有收獲。記得夏日炎炎,太陽火烤一般,我們實在不想在悶熱的莊稼地割草,幾個伙伴便在河邊捉魚,不知不覺到了天晌,戰戰兢兢地提著幾條魚回家,媽媽氣不打一處來,看看我的狼狽相,掄起的巴掌又放下了,以下不為例為誡訓數落一番,然后把魚殺了,是中午一道極美的菜。岸邊洞中的蟹子比較憨厚一些,我們用手往洞里深深一掏,便會摸出小螃蟹,放在手上,小蟹很不知趣地用兩個鰲夾住你的手心,隱隱有些痛,當你把手放在水中時,蟹子便會馬上松開長鰲隨水而逃。岸上的蘆葦叢,那是我們孩子們的戰場,捉迷藏,玩游戲,甚至還可以上演《沙家兵》、《奇襲》之類的戲劇和電影片斷。我們最好的化妝是從河底挖出黑泥往臉上、身上一涂,啥時玩夠了啥時洗去。蘆葦是村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東西。蓋新房用蘆葦做頂,蘆花打織的茅草鞋,冬天可以御寒保暖,蘆葦編成的席子,白而細膩,鋪在床上那種感覺就像現在的席夢思。

            難忘河床上那金燦燦、松軟軟的沙灘。沙中隱藏著無數的貝類,一種綠色的貝類最多,一般拇指大小。夏天,一袋煙功夫,便可撈上一臉盆;氐郊,放到鍋里,水一燒開,貝便張開了口。白嫩的肉,炒青椒或韭菜,奶白的湯汁用來下面條,那味道稱得上是一絕。沙中還有甲魚,那要相當有經驗的人才能夠捉拿。龍河的黃沙非常之出名。其沙粒均勻,不含淤泥,是建筑的上乘原料,縣里、市里好多的高樓大廈,都是用龍王河的沙。夏天,河的淺水處,水被太陽曬得發燙。躺在上面進行沙灘浴,可以醫治皮膚病和關節炎之類,比當今的桑拿浴不知要好上多少倍。黃沙美化村民的生活環境。記得兒時,村上家家戶戶,都要有一堆沙子。據說,晴天可以用來防火,雨天可以用來鋪撒院子、巷子和街道,避免泥濘。所以,這堆沙,也是勤快人家的象征。每到舊歷年底祭灶前后,村里都要組織青年團員到河中運沙,直到把村子的大街小巷都鋪上一層新沙子,既美觀,又干凈。給春節平添了一種新的風景。母親炒花生時都要加些龍王河的沙子,炒出來的花生金燦燦的,表面上顏色仍舊,而花生仁兒脆而香。實際上,就是沙子作美。

            龍王河,養育了我,龍王河將永遠留在我的記憶之中。

            春燕歸來

             

            綠楊芳草又一春。

            當春鬧枝頭,綠蔭紅艷,萬物蓬勃時,鄉下的老母親打電話告訴我,說家里的屋梁上新來了一對春燕正在壘窩。那語氣里透出孩子般的激動。

            兒時的農村,人們大都喜歡兩種鳥。喜鵲,那是吉祥喜慶的象征,出門辦事舉頭見喜鵲,那是美好的預兆,至于誰家院內有個喜鵲窩,那更是滿門的福氣。但是,喜鵲擇大樹高枝做窩,和人的接觸可以說是遠距離的。盡管大伙都喜歡它,但總給人一種可望不可及的感覺。春燕就不一樣,它在尋常百姓家的屋梁上銜泥壘窩,在田野和人群間穿行,與人和睦,為禾除蟲,飛出飛入,親如家人,自然更為百姓所喜愛。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自古是一幅人與自然和諧的畫卷,是中國農村一道充滿詩情的亮麗風景線。

            母親是位溫厚、善良而又勤勞的農家婦女。她特喜歡燕子。我小的時候,家里有三間堂屋,兩間廚房,同時竟有三窩春燕。那時都是兩扇木門,加上那種鎖,門的空隙特大,燕子可以自由出入。盡管如此,母親每每下地干活之前都要特意用一個小凳子把門頂一下,怕風把門關得嚴了,燕子出入不方便。即便是這樣仍有失誤的時候。有次母親走得急,隨手把門鎖嚴了。那時正是小燕子剛孵出時間不長。燕子的爸爸媽媽一天要無數次地給小乳燕喂食。那天卻被拒之門外。傍晚等母親回來時,只見兩只燕子在門口飛上飛下,焦急萬分。打開門時,有一只小乳燕從窩里掉在地上摔死了,可能是耐不住饑餓失身摔下的。母親很傷心,也很內疚,那頓晚飯一家人都沒有吃好,誰都沒說一句話。父親原本話就不多。第二天,他操起鋸子,把木門一扇的上面鋸掉了一角,這樣以來,無論什么情況,春燕都會出入無礙。這時,母親臉上才算掛上了笑意。

            有一年,家里養了只黃花貓,特乖又惹人喜歡。一天,我們一家人在廚房吃午飯,一只乳燕可能想展示一下自己翅膀的力量。一下子從梁上的燕窩里飛落到地上的草堆上,翅膀撲嗒撲嗒著,黃花貓一躍箭一般沖了上去,母親隨即邊喊邊跑過去,小燕子被貓爪子撲打了一下,突然受到了驚嚇,原本就不豐滿的羽毛,每一根都在顫抖著,好像在傾訴著內心的恐懼,好在沒有受傷。母親心疼地捧起那只小乳燕子,又喚回了黃花貓,便一手抓住貓的脖子,把乳燕放在貓的面前,當小貓嗚的叫一聲,想要去抓小燕子時,母親便用另一只手狠打小貓的臉一巴掌,待一會兒,小貓睜開眼,看見乳燕在撲騰,又發出嗚的聲音時,母親又給小貓一巴掌,這樣反復十幾次,待到把小燕子送到小貓嘴巴邊小貓連半點惡意的反應也沒有時,才把小貓放走。從此,黃花貓再也沒有對燕子有過敵意和侵犯。不單如此,而且,每年小燕子孵出來時,黃花貓還主動擔負著警戒,當別家的貓來到我家,對燕子虎視眈眈時,黃花貓便會奮不顧身地把它們趕跑。

            燕子,成了我們家的一個組成。它的冬去春來,它的生卵孵養,都為家人所關注。每年春天來了,母親搬著手指頭算時間,盼望燕子歸來,而且每年她的算計都差不了幾天,在燕子歸來之前,她忙著把屋梁上的蜘蛛網掃干凈。燕子回來時,總是會先在母親的眼前繞飛上幾圈,不時發出呢喃的叫聲。當冬之將臨,燕子要南飛時,燕子又會不停地繞著母親飛上幾圈,象是告別。燕子走后的幾天,母親都放心不下似的,每晚默默地為燕子的遠行祈禱。燕子,可算是聰明的建筑大師,壘窩很有人性化和生活化,它一般都比照屋內外的實施或物品的樣式。父親喜歡打魚,魚簍掛在家里的墻上,燕子壘窩就比照這個東西,我家廚房里的燕窩就象個真的打魚簍子一般。又因屋檐下有一個大葫蘆,而堂屋里的燕窩則和葫蘆一模一樣?傊,燕子千方百計和我們的家貼得更緊,和我們的生活相連。燕子的存在,也能給家庭帶來溫馨。那時,農村的家里沒有電視,沒有電燈,晚上,點著煤油燈,一家人圍在一起,看著梁上的燕子在窩里露著個頭,呢喃之聲仿佛在和家人交流,那時寂寞的家庭,單調生活,便會因燕子而生發出許許多多的話題,因燕子而憑添許多生機和樂趣。母親還經常用燕子銜泥壘窩的例子教育我們,要好好學習,要好好勞動,日積月累,一步一個腳印才會成大器。

            春燕,在農村原本是極普遍極平凡的鳥類,過去十有八 九的人家屋梁上有春燕的巢。它因與人和人們的家庭的親密接觸和友好,為人們所喜歡和愛護。然而,這些年,在農村這種對人類、對莊稼有益無害的鳥類的數量在驟減。過去,田野里遮天蔽日的燕舞消失了,F在,誰家里的屋梁上有個燕窩算得上新鮮了。我想大抵有兩個原因,一是農村的莊稼、蔬菜施用有毒農藥太多太普遍,不少燕子因食有染毒的昆蟲而中毒,人們利用劇毒農藥殺死害蟲的同時也殺害了燕子。加之壟間溝渠及河水污染嚴重,給燕子的生存帶來了惡劣的條件。二是農村的農家由過去的草房改為樓房,即便是瓦房有梁,但大都是粉飾一平,或吊起平頂,遮住屋梁,使燕子壘窩已沒有附著,燕子無家可歸。春天年年到,春燕年年少,這是怎樣一幅令農家憂心的情景。長此以往,人們將會痛失燕子這樣的朋友,農村的田園和農家的生活也會因此而失色許多,F在,大家保護環境,保持生態的意識增強,使自然逐步自然,使人與自然也逐漸和諧,農村也正在恢復其美麗的田園風光。

            春燕,是綠的使者;春燕,是人類的朋友;春燕,是每個家庭和諧平安的音符。春燕的歸來,預示著萬紫千紅、春意盎然、生機勃發的來臨;春燕的歸來,又將會給母親的晚年帶來許多的慰藉和歡樂。   

            麻雀進城

              兒時的伙伴春生從鄉下到城里來訪,三杯酒下肚后,話題扯到了麻雀身上。如今“人往高處走,麻雀也進城!边@便是他感慨之余的結論。

              春生在我們兒時的小伙伴中,頭腦轉得快,有力氣,撈魚摸蝦,打鳥逮蛙,爬樹下河那是他的拿手好戲。就是學習不用心,三天兩頭逃學,每次考試門門掛紅。好在長就了一幅大骨架,小小年紀便鐵塔般的壯實。早些年,他不安心帶著妻子孩子種那兩畝責任田,跟著人家到東北大慶搞建筑,從小瓦工、小班長干起,后來當了個小隊長,手下有50多號人,雖然是在人家大老板手下謀生,但這個小隊長的頭銜,使他每年收入皆在6000元左右,比一般的工人高2000多,遇到大工程的年份,老板還暗地里塞紅包,家里小日子過得透紅火。即使這樣,春生還不安心,每年到秋末,施工隊從東北撤回來,他便帶著五六個人,自然是都是本家或親戚,在家里干起了捕捉麻雀的生意,成了捕捉麻雀小分隊的頭。十年前,他們主要依靠一張魚網,兩根長長的竹竿和村后龍河灘那400畝竹林起家。深夜,在竹林一端拉起一道天網,幾個人從另一端搖晃竹子,驅趕麻雀往網中飛,當麻雀驚恐之中誤入網中時,兩根竹竿一合攏,網收起來,麻雀便被纏到網中。剛開始那幾年,一夜能捕上百斤,每人每夜能分幾百只,清晨到家,馳然而眠。老婆孩子起來,負責托退麻雀毛,下午便趕到外貿公司出售。當時,雖然每只麻雀才賣五分錢,但是一夜十幾元的收入在當時的農村也是令人羨慕得不得了的數目。這幾年,隨著麻雀市場行情看好,每只麻雀的價格已漲到5毛錢,除外貿部門收購外,市縣各大賓館飯店也來聯系定貨。這便使他們捕捉麻雀的低于不斷擴大,技術也不斷改進,由騎自行車一夜轉戰幾十里,到全配上摩托車,出縣出市,一夜上百里,有時還到鄰近的山東省轉轉。

            春生他們捉麻雀致了富,發了麻雀的財。但這種艱辛也是別人少知的。跑路和夜里作戰,人困馬乏自不必說,就單進人家的竹林就是很難的事,大凡竹林都有專人日夜守護,開始他們采取偷襲的方式,時而也奏效。后來護林人發現后,便又遞煙,又說好話,再送上十幾只麻雀,便可通融。但當這些護林人知道捕麻雀賺錢時,便千方百計加以阻撓。好幾次,協調不成,他們中了埋伏,被守護人員追逐,只得狼狽逃竄,F在,他們對一些主要林點的護林人員都相當熟悉,見了面送上兩瓶酒或兩包煙,便可以入補,隨便捕捉了。

            然而,這兩年,農村的麻雀是越來越少了,即使有也是猴精猴精的,不以捕捉。一個夜里的游擊戰常常只能捕捉幾百只,甚至幾十只。麻雀哪里去了?“麻雀進城了!币言诔抢锟疾爝^的春生很有把握地這樣說。是的,這些年,城市里的麻雀確實是越來越稠密,機關大院,街道兩側,綠化帶中的冬青、雪松、梧桐等綠化樹上,一到傍晚,嘰嘰喳喳,壓得枝條打彎,滿地鳥糞。轎車若停在樹下,一夜間便被麻雀刷上一層鳥糞。在各個宿舍區,一到清晨,房外的樹上,麻雀早早喧鬧不止,打擾著城里人的早覺甜夢,惹人心煩。麻雀的這種帶有轉折性的遷徙,確也值得研究和探討。麻雀之生存,無外乎兩個方面:其一為食,有可供麻雀吃的較為充實的食物;其二為宿,有可供麻雀夜宿和產卵孵育后代的地方。如今麻雀遷徙進城,并不是趕時髦,究其因,不過是食宿所迫罷了。

            食與宿,乃麻雀生存之必需條件。就其食而言,農村是糧食生產基地,大面積的良田為麻雀準備了豐厚的食之資源。特別是過去,秋收之后,大面積的冬閑稻田,加之集體打收,糧食散落情況嚴重,田里、埂上、路邊到處都是。農村實行大包干后,農民們收割仔細,顆粒不遺,及時更茬,一年四季無閑田,基本上斷了麻雀的食源。與此相反的是,如今城里責又是另一道風景。城郊的亦工亦農亦菜的人們,重菜輕糧,在收種上,丟失散落的情況很多,城里家家戶戶糧食浪費現象十分普遍。垃圾堆里、大街小巷小飯店、小餐飽附近剩糧剩飯,應有盡有,這都為原來在野尋食的麻雀進城提供了重要的物質條件,使他們不必受展翅遠飛之勞苦,不必再顧及老鷹在天之偷襲,何樂而不為。就其食宿而言,過去農民的草房泥墻,屋頂上、屋檐下到處都是麻雀的安樂窩。這些年,農民都蓋起了瓦房、樓房,使麻雀無藏身之處,失去了宿之條件。農村的樹雖然很多,但大都是落葉樹木,秋風一至,空有枝條,麻雀不可棲身?偹阌袀竹林可做容身之處,卻也被捕殺者搞得皇皇不可終日。相反,城里這些年綠化面積擴大,公園增多,且大都是常青喬木,無形中給麻雀提供了天然之宿。特別是城里人的環保意識、愛鳥意識不斷增強,傷害和影響鳥類生存的因素正逐漸減少。這大概便是麻雀進城的真正原因所在吧。

            春生此番進城,其用意是請我出面幫助他和城里的幾個公園、園林廠通融一下,讓他們能進去捕捉麻雀,并提出可以花點小錢。我笑而拒之。愛鳥、護鳥已寫進了市民公約和環保法規,這個意識不單是城里人要有,農村人也應該有。春生眨了眨精明的眼睛,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吃過飯后,他便回去了。后來聽說他解散了麻雀小分隊,洗手不干了。

            麻雀進城是生活中極其普通的事,但是,麻雀的遷徙,同樣也折射出社會發展、文明進步的影子。

             

            可愛的抱窩雞

            兒時的農村,那確實是一幅韻味十足的自然和諧的情調畫。在院落和街道,在村頭和場邊,舉目可見一只只咯咯叫著的老母雞帶著一群群小雞在悠閑地覓食,形成了鄉村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沒有做過科學的考證?墒,一般成年的老母雞都會在初夏有抱窩的本能要求。開始的表現就是賴在窩里不出來,自個不生蛋還霸占著窩。當然,不是所有的有抱窩意圖的老母雞都能承擔起孵化小雞的責任。所以,盡管一段時間有許多老母雞賴窩,聰明的主人還要仔細考察抱窩雞其抱窩是真是假,有無耐心,是否細心。最后選中承擔抱窩義務的都是非常癡情的抱窩雞,個頭大并且渾身雞毛豐滿蓬松。一般視老母雞大小而定,專門找一個窩籃或紙箱做專用抱雞窩,里面鋪上軟草,草上放些棉絮或其他羽毛之類的東西。既柔軟不易傷害到窩中的蛋,又能保持溫度。挑選出二十枚左右個頭大、無傷害且新鮮的雞蛋放在準備好的窩中。老母雞一旦真正開始抱窩,便非常執著,近乎如癡如醉,可以連續幾天不進食,不喝水。還有規律地用尖嘴翻滾著雞蛋,使雞蛋能均衡受熱。除了偶爾到窩外拉屎外,老母雞都會一動不動地趴在窩里,而且一直到小雞破殼而出。

            勤奮、細心的農村婦女們都很會照料抱窩的老母雞,每一天強行把抱窩雞請出雞窩,讓雞喝水吃食放松一下。在抱窩雞出窩后,怕雞蛋受涼,還急忙用毛巾或小棉衣之類的東西蓋在雞窩上。她們用最通俗語言概括出了抱孵的規律和實際時間:雞,雞,三七二十一;鴨,鴨,四七二十八;鵝,鵝,一個月才伸脖。這就是說,雞蛋要抱窩雞抱21天的窩方出小雞,鴨蛋要28天出小鴨,鵝蛋30天出小鵝。如果想讓抱窩雞同時孵化出雞鴨鵝來,根據這個規律,便先讓抱窩雞抱鵝蛋,再放鴨蛋,最后再放雞蛋,結果是雞鴨鵝幾乎同時孵化出來。

            一旦小雞破殼而出后,抱窩雞則會更辛苦,成天帶著小寶貝們四處覓食,只要發現米粒、小蟲或螞蚱之類,抱窩雞便咯咯不停地叫,讓所有小雞都圍上來吃。一旦有小貓、小狗來調戲小雞,抱窩雞便會雙翅展開,脖子毛根根豎起,用鐵一般硬的嘴襲擊對方,保護小雞的安全。當狂風暴雨來臨時,抱窩雞又會組織小雞到安全的地方避風躲雨。真的躲不及的話,抱窩雞便會就地張開翅膀放松全身的羽毛,讓小雞都鉆到身子底下。當雨過天晴,抱窩雞抖抖身上的雨水,小雞安然無恙地從抱窩雞身下鉆了出來,仿佛根本不知道剛才發生的一切。抱窩雞愛憎分明,它十分鐘愛自己孵化出來的小雞,對于外來的小雞則不讓它們靠近,更不用說吃到它的嗟來之食。真正等到小雞長齊了翅膀,豐滿了羽毛,完全能獨立生存了,抱窩雞抱窩的使命才算終結。

            農家對真正擔負孵化小雞的抱窩雞格外關照,而對那么些假抱窩或不必要讓其真正抱窩的抱窩雞則會嚴厲制裁,近乎殘酷,幾乎家家如此。阻止此類抱窩雞繼續抱窩簡單的方法就是用涼水濕透雞毛,讓其降溫,渾身哆嗦,便再無心戀窩。有的抱窩雞連著幾天都被涼水澆透仍執迷不悟,就會改用冰冷的深井水澆。有的干脆用繩子把雞腿幫起來,斷了它抱窩的意念。個把星期后,便會以如往常,不久便開始生蛋。

            真正的抱窩雞非常辛苦,非常敬業,非?蓯,值得人們去稱贊。抱窩雞孵化小雞,成本低,省心省力減少麻煩,同時,又給忙碌的農家帶來了無限的歡樂和情趣。抱窩雞真的好可愛哦!

            山村老井

            故鄉山灣村的那眼老井被填死了。

            填的嚴嚴實實。

            其實不填也沒有啥用場了。山灣村家家戶戶都通上了自來水,誰還會再光臨老井口。

            老井已經失去了往日之光彩,成為山村的歷史。盡管如此,當年的村支書幾次想填死老井,拓寬村中的大街,均被村上的老年人給狠狠地頂了回去。特別是九爺,聽說要廢井,比動祖墳上的土還揪心。拄著拐杖一點一搗地找到年輕的村支書,氣得胡子都翹了起來。有一百個理由不讓動老井一塊磚,一锨土。

            打前幾年起,村里的年輕人就嫌全村千把口人都到一眼井里打水,水桶七上八下,水質也不干凈,況且你抬我擔多花多少力氣,多添多少麻煩。于是便興起了一家鉆一個小井,碗口粗的井,一根塑料管,按上個機頭,三下壓出清澈的水。自此,井繩、水桶便完成了歷史使命。于是乎,大家都說好,一傳十、十傳百,全村每家都擁有自己的小井。再后來,村里辦廠請縣里來人化驗井水,說此地井水含氟量很高,對人體不利。要改水,村里邊在山角下修了一個書庫,建了個水塔,家家戶戶又通上了自來水。這還不說,村子里最近和韓國人搞了個合資廠,要鋪水泥路,拓寬大街,老井又恰好在路中央,不填是不可能的了。

            不過,這次年輕的村支書倒沒有直來直去決斷。他先把村上60歲以上的老輩們都召集到一塊,專門商量填井的問題。照理說,村民們對年輕的村支書,對山村這些年的發展變化,人人是打心眼里服氣。村里修的水庫,水送到半山腰,農田是旱澇保收,山坡上萬畝蘋果都進入盛果期,千畝茶園也是個“金娃娃”,還辦起化工廠、酒精廠、飼料廠等六七個廠子,小小的山灣村,工農業總產值超過了一個億,鄉里有名,縣上有號。最近,一位韓國老板來村里考察,看上了山坡上萬畝蘋果,說這里絕對沒有污染,當即拍板要和村里合資辦一個果醬加工廠,并要求村里在兩個月之內劃好廠址,搞好水、電、路三通。年輕的村支書說,這個廠辦起來,咱山上那萬畝蘋果就不愁銷路了。生產的蘋果醬全部出口韓國,這個廠一年就能幫村里凈賺80萬元。說得這些爺爺奶奶們直點頭。但說一下要吧哺育山村幾代人的老井填死了,上年歲的人感情一下子又難以接受。

            好大一會兒的沉默。

            還是九爺站了出來。他擁護村干部的決策,但他提出要搞一次井祭——一次特殊的與老井訣別的儀式。年輕的村支書答應了,他對村里這些父老們的心情深深的理解。

            井,是生命之源。故鄉的老井和村子同時誕生。按九爺的說法,是九爺的爺爺輩逃荒到此,饑困之中,大家在山洼里共同做了一個美好的夢,就憑這個夢,便打算定居在此。幾十里方圓找不到水,女人和孩子外出要飯,男勞力便餓著肚皮,干了半個月挖出了一眼水井,搭上了三條人命:九爺的二爺,山根,還有苦娃,都為挖井饑餓勞累而死。有了井便有了生命之水,大伙因井而居,倚井建房,一代代生息繁衍,才有了如今這個山灣村。老井和村民的命運聯系得那樣緊密?谷漳顷囎,聽說日本鬼子要進村,九爺帶頭把井口旁自家的兩間草屋推到蓋住井口,鬼子來了硬是找不到水源,放火燒了村里的房子,把村上人都趕到場上,要大伙交出井,沒有一個吭聲的。鬼子要用機槍向人群掃射,九爺站了出來。鬼子把九爺吊在場邊的大樹上,用鞭子抽得個血人一般,九爺還是未吐半個字,兇殘的鬼子一刀劈下來,九爺腿上一大片肉掉在地上,鬼子無可奈何地從村子里撤走了,九爺腿上至今還留著尺把長的疤痕。

            井,是生活之本。故鄉的井和村民們的生活相依相伴。正是有了這眼井,村子才得以存在,村民們才得以生存。多少年來,寒來暑往,老井默默地站在山村中央,一桶一桶地奉獻著自己的泉水,村民們在一擔一擔地索取的同時也增加著對老井的濃厚感情。村上孩子們呱呱墜地洗的第一次澡是老井的水,老年人喝著老井的水走完生命的最后一段路程?恐暇,村民們生兒育女,一日三餐,日出日落,年復一年。山村的興衰發展,村民們的喜怒哀樂都離不開這眼老井。如今,村民們經歷了同飲一井水,到自己家各有一個小水井,又到家家戶戶的自來水的過程,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結束了依賴井生存的歷史,對井的懷念和依賴已日趨淡漠了。只有寂寞的綠苔還在井邊悠閑地生長,糟朽的井繩還在沉思著以往的繁忙,井口的溝痕還記錄著老井的滄桑。

            井,是生活情結。故鄉的老井一直把山村人的感情緊緊地聯系在一起。也自打有了那眼老井,大伙一年四季到井邊取水,增加了謀面的機會,溝通了彼此的感情。若是哪家婚喪嫁娶,生病有災,不到一個時辰便會傳遍村子兩頭。有力的出力,有錢的出錢,有門路的幫助跑門路,一家有事,全村幫忙。在井邊,常見男人幫婦人提水,大人幫孩子提水,青年幫老人提水。那時,不論誰家與誰家,誰與誰之間有點矛盾,但到了井邊那是互相謙讓,你拉我一把,我助你一繩,恩怨忘卻情如一桶清水。

            年輕的村支書給這些老年人和老井照了一張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合影。老人、老井、老柳,留下了一個充滿歷史沉重感的畫面。之后,九爺從懷里掏出一瓶酒,繞著老井敬了一圈,又繞著井旁的那棵老柳樹敬了一圈。那動作,那情感,無異于面對自己過世的父老。敬過酒,九爺撲通一下跪在井邊,幾十位老人也隨之刷地一下齊齊地跪了下來,哭聲一片。

            舉行祭井儀式的那天,我也在場。望著老人們這樣的舉止,我被深深地震動了。我想,故鄉的老井,其實并沒有消失。我們的心田里,不正汩汩流淌著它那永不枯竭的清流嘛……

            桃花澗里野桃花

                   我多次去過連云港錦屏的桃花澗,一直覺得此山盛名之下,其實難副?傆X得,每到春天,桃紅柳綠時,到此處賞桃花,大都失望而歸。與自己想象中的漫山遍野的紅桃花海,與人面桃花相映紅,相差甚遠。甚至覺得,應該大面積的栽植桃樹,讓桃花澗成為真正意義上桃樹的天堂,桃花的海洋。

                昨天應朋友幾家之邀,又一次去了桃花澗。因為是清明小長假,游人如織,行走特別緩慢。加之,這次是幾家人,還有幾個孩子,所以,邊走邊聊,一改往日的走馬觀花,匆匆忙忙。

                腳步緩緩,自然看得更多,也會觀察更仔細,更真切。心靜如水,當然容易動心動情審視和考量映入眼簾的事物。我好像是突然間的發現,其實,桃花澗,山野中,有無數的野生桃花;蚰_下,或石頭間,或遙遠的半山腰,舉目可見那些開著小白花,小紅花的野生桃花。雖然,很小很小,還構不成花海,還形不成花市。但是,在這山野里,正是有數不清的野生桃花,在山澗中搖曳,在石縫中微笑,象一張張笑臉,象一團團火焰,才使得這山,春意更濃,使得游人游興更酣。我想,是否連云港的古人因為此山此澗有如此多的野生桃花,故以桃花名之!可以說,這是我的一個極其重要的發現,徹底動搖了我對桃花澗曾經的概念。  

            因為這個發現,我想進一步考證我的感悟。我便多次有意識地靠近這些分布不規則的野生桃花,仔細觀察,也站在巖石上,眺望遠處山澗中簇擁著的或成簇,或成團,或成片,紅白相間的野生桃花。當我走到一段很狹窄的小山澗,一簇一簇的野桃花,正好和我的臉擦過,我不禁把臉頰貼近這些小桃花,聞聞,沒有花香,也沒有芬芳。但是,仔細看看,每棵的根系都非常的發達,非常遒勁,非常結實。它們生長在山石夾縫間,和山體,和巖石緊緊相擁,不挑剔,不埋怨。盡管它們生長十分緩慢,也許經歷幾十年,甚至上百年。枝條雖小,但是剛勁有力,花兒不艷,但是清新可愛,一枝一葉,滄桑感非常深刻。這些花默默無聞,無怨無悔。不爭春,不爭艷。一年四季,就是開一次花,花期也很短。之后,它們就是山澗中極普通極普通的植物。然而,在一季之春。它們,用自己哪怕被人們極易忽視的枝條,極易漠然的花瓣,和著這漫山遍野的其它的花草,樹木,一起編織成桃花澗春天的風景,一起裝扮著桃花澗美麗的春天,這就是,桃花澗真正稱為桃花澗的根本和底蘊。這就是,桃花澗真正的美麗!至此,我算真正讀懂了這座山,這個澗。我對桃花澗的野生桃花生于巖石之間,傲然開放,裝扮春天,并為此山此澗正名,油然而生敬意。

            我無數次,對著野桃花發呆,先細心拍照,后沉思良久。朋友的孩子無不好奇地問我:伯伯,你為什么對這些小小的野桃花用心欣賞,感興趣?我沒有掩飾,很直接,很動情地告訴了孩子。這些野生的桃花,珍貴之處,在于,它們沒有任何外在的幫助,沒有人給上肥,沒有人給澆水,沒有人給剪枝。它們是徹底的原生態。正因為原生態,才沒有污染,才純潔,才高尚,才值得敬仰。野桃花,靠它們的執著,靠它們的堅持,靠它們的堅守。一年又一年,一春又一春。幾十年,上百年,不斷實現著它們多彩的夢,完善著它們高尚的生命。這些野生的桃花,它們同樣是精彩的一生,完美的一生,同樣是挺起脊梁傲然挺立的一生。因為它們的存在,山美麗,澗深邃! 

            真沒想到,那個孩子回答我的更精彩:伯伯。其實,不要說它們也很美麗,即使它再卑微,重要的是你發現它,欣賞它,它就是美的化身。

            是的,美麗是一種認同,是一種感受。但是,美的東西,也有一個共同接受的基本界限,也有一個永恒。那就是:有美麗,同樣也有靈魂。

            桃花澗歸來,心情久久不能平靜。我仰望桃花澗,我仰視那漫山遍野的野生的桃花。因為它們天然,因為它們圣潔,因為它們堅貞,成為桃花澗山的脊梁,澗的魂魄!因為它們的存在,桃花澗才成為連云港人千百年來追夢的圣地!

            作者簡介:李東,19568月生,贛榆人,漢族。197610月參加工作,1978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研究生畢業,中專校講師職稱。曾擔任企業黨委秘書,縣委黨校講師,縣委組織部秘書科副科長,市委組織部辦公室副主任,研究室主任,縣委常委、組織部部長,縣委副書記兼組織部長、政法委書記、黨校校長,市教育局副局長,市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市政府督學,市委黨史工作辦公室、市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主任,F為市教育局調研員,市黨史學會會長,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先后在《農民日報》、《新華日報》、《揚子晚報》、《連云港文學》、《連云港日報》等報刊發表小說和散文50多篇。有《吳大伯下揚州》、《院內有個喜鵲窩》、《麻雀進城》、《哦,甜甜的榆錢兒》、《河流的回憶》、《山村老井》、《春燕歸來》、《蘿卜的詩篇》、《爬滿葫蘆的草屋》等。曾于19834月參加全國農墾文學講習班,19857月參加中國當代文學講習班。也曾主編過《連云港黨建》、《連云港史志》、《連云港年鑒》。2013年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26萬字的《東風徐來---李東文集》,共收集了本人在各類報刊發表的小說、散文、雜文和時事評論等100余篇。

            (編輯:王軍先)

            散文天地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2. 上一篇散文天地:

          3. 下一篇散文天地:
          4.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最新熱點 最新推薦 相關文章
            周維先:寫給小孫子的一封信
            張文寶:我是上海一只螞蟻
            趙可法:躲節(外五篇)
            梁洪來:多彩的大理(外六篇…
            李潔冰:八月銀川行
            宋曉紅:為荷而來(外兩篇)
            高麗萍:青春•歲月(外…
            徐艷玲:用孩子的童心看世界…
            顧  雪:大伯先生(外四篇)
            諸葛緒德:過去的文友都去哪…
            16061484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主編:張文寶 副主編:蔡驥鳴 站長:王軍先 連云港作家網版權所有

            投稿郵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連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連云港市散文學會QQ群號:433604695 蘇ICP備16061484號
             蘇公網安備 32070502010200號

            十分快三app

              <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昌都 | 洛阳 | 东莞 | 南安 | 鹰潭 | 博尔塔拉 | 山东青岛 | 阜新 | 滨州 | 莱芜 | 巴彦淖尔市 | 四平 | 陵水 | 台湾台湾 | 沧州 | 高密 | 海门 | 东方 | 绵阳 | 玉树 | 琼海 | 临汾 | 潮州 | 遵义 | 石嘴山 | 金华 | 自贡 | 温州 | 宁国 | 延安 | 义乌 | 乐清 | 枣庄 | 丹东 | 济南 | 金华 | 诸城 | 宣城 | 琼海 | 扬中 | 遵义 | 台中 | 顺德 | 吉安 | 大同 | 湛江 | 龙岩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垦利 | 大理 | 锡林郭勒 | 平凉 | 博罗 | 绥化 | 云南昆明 | 瑞安 | 邹城 | 上饶 | 保定 | 临海 | 濮阳 | 玉环 | 海北 | 万宁 | 邯郸 | 晋中 | 岳阳 | 天水 | 大丰 | 平潭 | 辽源 | 阜阳 | 深圳 | 义乌 | 义乌 | 广汉 | 塔城 | 仁怀 | 曹县 | 天水 | 周口 | 本溪 | 洛阳 | 十堰 | 东海 | 德宏 | 定西 | 瓦房店 | 焦作 | 铜川 | 铜陵 | 日喀则 | 台南 | 长垣 | 广安 | 新疆乌鲁木齐 | 江西南昌 | 惠东 | 铜陵 | 安吉 | 保亭 | 吉安 | 阿拉善盟 | 延边 | 镇江 | 齐齐哈尔 | 五家渠 | 青海西宁 | 上饶 | 武夷山 | 齐齐哈尔 | 平潭 | 博尔塔拉 | 常州 | 定安 | 酒泉 | 包头 | 临猗 | 盘锦 | 平顶山 | 本溪 | 黔西南 | 桓台 | 寿光 | 常德 | 海门 | 绥化 | 河南郑州 | 哈密 | 红河 | 和田 | 咸宁 | 廊坊 | 莒县 | 宿迁 | 江苏苏州 | 阳泉 | 庄河 | 鹰潭 | 阿勒泰 | 德清 | 渭南 | 高密 | 日喀则 | 河南郑州 | 洛阳 | 伊犁 | 项城 | 蓬莱 | 宜春 | 金坛 | 云南昆明 | 宜宾 | 新乡 | 山东青岛 | 淮北 | 七台河 | 江苏苏州 | 大庆 | 沭阳 | 辽宁沈阳 | 桓台 | 武夷山 | 攀枝花 | 景德镇 | 鞍山 | 天水 | 海东 | 鄂尔多斯 | 桐乡 | 项城 | 辽宁沈阳 | 台山 | 涿州 | 株洲 | 雄安新区 | 本溪 | 张家界 | 肥城 | 简阳 | 铜陵 | 安庆 | 南充 | 襄阳 | 六盘水 | 平凉 | 湖北武汉 | 茂名 | 上饶 | 红河 | 东方 | 石河子 | 伊春 | 湘潭 | 澳门澳门 | 昭通 | 莱芜 | 迪庆 | 安顺 | 台湾台湾 | 库尔勒 | 乐平 | 邢台 | 锡林郭勒 | 揭阳 | 塔城 | 石河子 | 大庆 | 惠州 | 信阳 | 东方 | 宁夏银川 | 宁德 | 遂宁 | 恩施 | 庆阳 | 张家口 | 福建福州 | 常德 | 莱州 | 盘锦 | 洛阳 | 鹤岗 | 黑龙江哈尔滨 | 平顶山 | 鹤岗 | 和田 | 莱芜 | 新乡 | 长葛 | 锡林郭勒 | 厦门 | 来宾 | 伊春 | 辽源 | 上饶 | 巴彦淖尔市 | 湘西 | 厦门 | 怒江 | 临沧 | 邯郸 | 陕西西安 | 塔城 | 周口 | 商丘 | 荆门 | 德宏 | 阳江 | 高密 | 图木舒克 | 柳州 | 雅安 | 吐鲁番 | 岳阳 | 汕尾 | 丽江 | 临汾 | 衢州 | 昆山 | 吐鲁番 | 博尔塔拉 | 台山 | 基隆 | 任丘 | 乌兰察布 | 如东 | 庄河 | 灌南 | 舟山 | 池州 | 如东 | 温岭 | 日喀则 | 临海 | 燕郊 | 阿拉善盟 | 阿克苏 | 保定 | 江西南昌 | 长葛 | 佛山 | 仁怀 | 无锡 | 云南昆明 | 海宁 | 金昌 | 雄安新区 | 齐齐哈尔 | 库尔勒 | 禹州 | 海拉尔 | 昌吉 | 乌海 | 馆陶 | 徐州 | 亳州 | 吐鲁番 | 晋中 | 正定 | 徐州 | 阿拉尔 | 漯河 | 迪庆 | 安阳 | 大庆 | 长垣 | 德宏 | 义乌 | 台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南通 | 葫芦岛 | 安康 | 海拉尔 | 江门 | 西双版纳 | 云南昆明 | 玉树 | 葫芦岛 | 楚雄 | 绵阳 | 嘉兴 | 湖北武汉 | 丹阳 | 白银 | 海南海口 | 玉溪 | 嘉善 | 海南 | 任丘 | 柳州 | 玉溪 | 阿克苏 | 阜新 | 临汾 | 海丰 | 偃师 | 邹平 | 日土 | 丽江 | 四平 | 漯河 | 海安 | 漯河 | 崇左 | 马鞍山 | 三亚 | 岳阳 | 莆田 | 曲靖 | 任丘 | 保山 | 吉林 | 长葛 | 阿勒泰 | 宁波 | 贺州 | 包头 | 宣城 | 呼伦贝尔 | 四平 | 揭阳 | 江门 | 潜江 | 台山 | 大庆 | 三亚 | 台山 | 娄底 | 黄南 | 那曲 | 秦皇岛 | 宿州 | 黄石 | 嘉兴 | 建湖 | 牡丹江 | 黄山 | 阳春 | 赵县 | 荆州 | 辽阳 | 甘肃兰州 | 燕郊 | 通辽 | 张掖 | 琼中 | 肇庆 | 遂宁 | 湛江 | 湖南长沙 | 海拉尔 | 陵水 | 诸暨 | 固原 | 果洛 | 新疆乌鲁木齐 | 镇江 | 山南 | 抚顺 | 日土 | 文山 | 台北 | 茂名 | 漳州 | 济南 | 舟山 | 琼海 | 燕郊 | 单县 | 常德 | 南通 | 广汉 | 景德镇 | 荣成 | 黄山 | 抚顺 | 吕梁 | 燕郊 | 大兴安岭 | 广饶 | 阿里 | 武安 | 天水 | 大同 | 昭通 | 神木 | 鹤壁 | 临汾 | 海门 | 启东 | 营口 | 昌都 | 灌云 | 鹤壁 | 承德 | 铜陵 | 海拉尔 | 烟台 | 铜陵 | 江苏苏州 | 攀枝花 | 黑龙江哈尔滨 | 黔南 | 钦州 | 东阳 | 池州 | 五家渠 | 丽水 | 果洛 | 周口 | 四川成都 | 基隆 | 桓台 | 张北 | 桐城 | 百色 | 牡丹江 | 安庆 | 衡水 | 定州 | 沛县 | 晋城 | 舟山 | 茂名 | 荆门 | 盐城 | 淮北 | 新乡 | 凉山 | 荣成 | 白银 | 遂宁 | 陵水 | 阜阳 | 滨州 | 六盘水 | 醴陵 | 白银 | 灌南 | 陕西西安 | 昆山 | 台州 | 桐乡 | 济宁 | 海安 | 广饶 | 泉州 | 吉林 | 海宁 | 东营 | 山东青岛 | 临夏 | 自贡 | 宿州 | 武威 | 大庆 | 温州 | 杞县 | 揭阳 | 扬中 | 平顶山 | 昭通 | 铜川 | 通辽 | 衡水 | 安顺 | 钦州 | 溧阳 | 灵宝 | 仁寿 | 垦利 | 大同 | 凉山 | 黑河 | 林芝 | 海东 | 丹阳 | 龙口 | 溧阳 | 高雄 | 东方 | 宿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长垣 | 宁波 | 宜都 | 任丘 | 鄂州 | 驻马店 | 珠海 | 和田 | 泸州 | 万宁 | 辽阳 | 瑞安 | 汝州 | 莒县 | 灌云 | 周口 | 眉山 | 辽宁沈阳 | 武夷山 | 延边 | 简阳 | 贵州贵阳 | 濮阳 | 攀枝花 | 忻州 | 任丘 | 榆林 | 云南昆明 | 和县 | 菏泽 | 定西 | 抚顺 | 迁安市 | 乌海 | 株洲 | 巴彦淖尔市 | 长治 | 马鞍山 | 中卫 | 荆门 | 庄河 | 梧州 | 滁州 | 锡林郭勒 | 灌南 | 佳木斯 | 海南海口 | 平潭 | 安庆 | 台南 | 白银 | 巴彦淖尔市 | 鹤壁 | 黔东南 | 牡丹江 | 桓台 | 慈溪 | 慈溪 | 高雄 | 澄迈 | 汕头 | 单县 | 连云港 | 汕头 | 荆门 | 秦皇岛 | 柳州 | 朔州 | 仁寿 | 景德镇 | 平顶山 | 象山 | 济南 | 泗洪 | 仁怀 | 盘锦 | 简阳 | 灌云 | 烟台 | 台湾台湾 | 玉环 | 包头 | 南阳 | 吕梁 | 黄南 | 宿迁 | 澄迈 | 铜川 | 乳山 | 克拉玛依 | 营口 | 温州 | 三亚 | 铁岭 | 海门 | 遂宁 | 清远 | 梧州 | 渭南 | 金华 | 佛山 | 酒泉 | 项城 | 汕头 | 改则 | 灵宝 | 珠海 | 许昌 | 朝阳 | 平顶山 | 禹州 | 庆阳 | 泗洪 | 淮北 | 内江 | 营口 | 恩施 | 巴彦淖尔市 | 巴音郭楞 | 无锡 | 姜堰 | 开封 | 台山 | 黄冈 | 新泰 | 庆阳 | 金华 | 江苏苏州 | 平顶山 | 淄博 | 平顶山 | 芜湖 | 嘉峪关 | 神木 | 金坛 | 来宾 | 清远 | 黄山 | 阳春 | 厦门 | 黔西南 | 陇南 | 三沙 | 淮南 | 白银 | 儋州 | 澳门澳门 | 龙岩 | 南通 | 锡林郭勒 | 绥化 | 保山 | 包头 | 洛阳 | 三河 | 衡水 | 安吉 | 南通 | 台山 | 辽阳 | 义乌 | 阜阳 | 桓台 | 德清 | 乐清 | 汕头 | 顺德 | 德阳 | 吉林长春 | 眉山 | 如东 | 铜仁 | 黔南 | 黄山 | 运城 | 阿里 | 贵港 | 泗洪 | 包头 | 荆州 | 六安 | 海丰 | 鄢陵 | 石狮 | 五家渠 | 宝应县 | 浙江杭州 | 大丰 | 辽源 | 河池 | 鹤壁 | 本溪 | 桐乡 | 阿拉尔 | 舟山 | 广安 | 宁波 | 榆林 | 吐鲁番 | 咸阳 | 宝鸡 | 衡阳 | 台湾台湾 | 仁寿 | 嘉善 | 兴安盟 | 库尔勒 | 沛县 | 阿里 | 松原 | 遂宁 | 杞县 | 赤峰 | 大理 | 西双版纳 | 汝州 | 中卫 | 黔西南 | 镇江 | 铁岭 | 咸阳 | 天水 | 吐鲁番 | 石河子 | 攀枝花 | 泸州 | 武安 | 台山 | 包头 | 黄石 | 新乡 | 台中 | 江西南昌 | 广西南宁 | 青海西宁 | 通辽 | 漳州 | 定西 | 忻州 | 黔西南 | 明港 | 库尔勒 | 洛阳 | 昌吉 | 长治 | 榆林 | 乐平 | 贵港 | 漳州 | 广元 | 临汾 | 阿坝 | 辽源 | 简阳 | 张北 | 新泰 | 安顺 | 池州 | 澳门澳门 | 宜春 | 沧州 | 泗阳 | 菏泽 | 日喀则 | 南平 | 乳山 | 马鞍山 | 衡水 | 黔南 | 临猗 | 钦州 | 聊城 | 乳山 | 酒泉 | 营口 | 五家渠 | 临沂 | 汕头 | 广州 | 日喀则 | 呼伦贝尔 | 泉州 | 柳州 | 宁国 | 燕郊 | 吉林 | 威海 | 南京 | 普洱 | 延边 | 咸阳 | 海西 | 乳山 | 石狮 | 江苏苏州 | 池州 | 青州 | 珠海 | 天水 | 双鸭山 | 惠州 | 赤峰 | 忻州 | 甘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石河子 | 抚顺 | 吐鲁番 | 孝感 | 漳州 | 滕州 | 山东青岛 | 宁夏银川 | 绵阳 | 三亚 | 建湖 | 霍邱 | 白银 | 金昌 | 河南郑州 | 大理 | 三河 | 大理 | 泰安 | 保定 | 洛阳 | 沧州 | 肥城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益阳 | 儋州 | 黄南 | 乌兰察布 | 诸暨 | 和田 | 文山 | 汝州 | 焦作 | 阳泉 | 楚雄 | 阿坝 | 锡林郭勒 | 焦作 | 济宁 | 台山 | 抚州 | 滕州 | 泰安 | 江西南昌 | 六安 | 临汾 | 临沧 | 屯昌 | 招远 | 宁国 | 莱州 | 邵阳 | 黄冈 | 抚州 | 达州 | 临海 | 广饶 | 德清 | 东营 | 东营 | 三明 | 东营 | 乌兰察布 | 韶关 | 赵县 | 宿州 | 锡林郭勒 | 泗阳 | 甘孜 | 郴州 | 陕西西安 | 贵港 | 宁德 | 诸城 | 牡丹江 | 三亚 | 昌吉 | 自贡 | 赣州 | 吕梁 | 江门 | 衢州 | 威海 | 慈溪 | 台山 | 泗洪 | 阜新 | 泰州 | 莆田 | 东营 | 琼海 | 韶关 | 娄底 | 铜仁 | 日喀则 | 辽源 | 东莞 | 林芝 | 临汾 | 鹤岗 | 鞍山 | 绵阳 | 赤峰 | 温州 | 汕尾 | 巴音郭楞 | 鄂尔多斯 | 广汉 | 厦门 | 济南 | 咸宁 | 永康 | 白银 | 济源 | 保亭 | 四平 | 新沂 | 灵宝 | 台州 | 湛江 | 湖州 | 铁岭 | 鄂尔多斯 | 安顺 | 琼海 | 公主岭 | 五指山 | 浙江杭州 | 宜春 | 偃师 | 浙江杭州 | 大庆 | 天水 | 泗阳 | 偃师 | 漳州 | 瑞安 | 曹县 | 长兴 | 邳州 | 伊犁 | 徐州 | 淮安 | 武夷山 | 邢台 | 榆林 | 昭通 | 赣州 | 黔西南 | 黄石 | 柳州 | 张家界 | 海门 | 甘孜 | 黔东南 | 三明 | 茂名 | 日喀则 | 金坛 | 宁波 | 昌吉 | 牡丹江 | 林芝 | 东阳 | 恩施 | 湛江 | 阳泉 | 齐齐哈尔 | 肇庆 | 定安 | 陇南 | 运城 | 天门 | 山东青岛 | 阿里 | 靖江 | 锦州 | 绍兴 | 浙江杭州 | 广安 | 广元 | 文山 | 恩施 | 浙江杭州 | 屯昌 | 琼海 | 盘锦 | 武安 | 南安 | 荣成 | 四川成都 | 东台 | 开封 | 杞县 | 辽源 | 中山 | 禹州 | 昭通 | 丹东 | 广西南宁 | 宁德 | 荆州 | 潮州 | 铜陵 | 洛阳 | 滁州 | 如皋 | 宿迁 | 绵阳 | 梧州 | 景德镇 | 定西 | 巴彦淖尔市 | 昌吉 | 图木舒克 | 六安 | 新疆乌鲁木齐 | 泉州 | 株洲 | 盘锦 | 钦州 | 库尔勒 | 广元 | 洛阳 | 吉林 | 九江 | 铜仁 | 大兴安岭 | 库尔勒 | 海门 | 三明 | 湖州 | 鞍山 | 高雄 | 凉山 | 镇江 | 揭阳 | 启东 | 鄢陵 | 改则 | 海南 | 偃师 | 德州 | 神农架 | 三河 | 泰州 | 营口 | 资阳 | 张家界 | 佳木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