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網站首頁 作協動態 文壇廣角 作家風采 文學評論 作家在線 詩歌家園 散文天地 小說園地 校園作家 文壇擷英 報告紀實 長篇連載 歷史文化 
            您現在的位置: 連云港作家網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 歷史文化 > 正文
              張文寶:清澈流水         ★★★ 【字體:
            張文寶:清澈流水
            作者:張文寶    歷史文化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3102    更新時間:2013/8/1    

            清澈流水

            張文寶

            時間是什么?時間是不停止流淌的河流。河流是生命的過程,河流涵蓋了生命。

            連云港市海州城邊有一條蜿蜓悠長的河流,她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叫薔薇河。薔薇河很長,一直從西彎曲過來,山東魯南一帶春夏秋冬的大水小水都從這里流進大海。為什么叫薔薇河呢,我是沒有聽人說起過的。不過,我倒是曾循著河沿看過景致,薔薇沒有見到幾簇,只看見大河兩岸密密綠綠的濃蔭蔽日的槐樹和垂柳,染得河水綠里發烏。話說回來,既然叫薔薇河,那事必有因。海州城里城外的人家都喜歡栽上一汪青綠的薔薇。它生命力旺盛,只要插進土里,再給上一點水,就不會死去,就能隨遇而安。所以,海州不少人家墻里墻外都恣肆蔓延著一抹抹薔薇。

            薔薇河是綠色的,又是藍色的。薔薇河是帶笑的,又是憂郁的。薔薇河是雄性的,又是雌性的。

            薔薇河水是流動的。有生命的河流怎么會靜止呢。薔薇河流過這么一個人的時候,她時間停止了,河水靜止了,一個人永遠浮在薔薇河富有瑰麗詩意的河面上,隨著漣漪蕩漾,隨著薔薇飄香。

            這個人是朱自清。

            朱自清是海州人。他出生在海州,出生的時間是1889622日。

            這一天,海州真的不知道在海州府里管民刑事務的朱菊坡的孫子朱自清,日后在中國現代文壇上,寫出了赫赫有名的《荷塘月色》、《背影》等雋美散文,與中國現代文壇上的葉圣陶、茅盾、沈從文、冰心、聞一多、俞平伯、巴金這些文曲星并列在一起,競輝放華。

            是歷史的誤會,還是過失?是海州人的迷亂,還是時間煙云的障目?或許是我和當代海州人心情過甚迫切和焦急,身心還遠遠沒有沉墜到朱自清的感情深處,目光還遠遠沒有看清楚朱自清清癯的戴著近視鏡的臉面和身材的輪廓,就急于要走進家在海州時的朱自清,走進他呱呱墜地的家院里。事實上,我們只能在海州的朱自清家的門外兜圈子。我們也根本不知道朱自清家在海州城里什么地方。我們只有用茫茫迷迷的目光一遍又一遍地掃過彌漫著歷史云靄的海州。海州過去的日子和現在的日子應該說是反差不大,像薔薇河一樣,一直在靜寂的時間里流淌,一直在靜寂的時間里凝固。家家戶戶墻上的薔薇不會因為時間而凋零枯敗,鱗次櫛比的青磚黑瓦古色古香的樓房不會因為時間而陌生寂落。

            當我正在為海州人丟失朱自清的故居,找不到朱自清兒時嬉戲的蹤跡,在責罵自己,責罵我的一些文學前人,為什么如此這般的遲鈍、愚昧,為什么沒有一點歷史深遠的目光,在上個世紀的三十年代,朱自清的父親朱小坡還在這個世界上的時候,花上幾個錢,乘車或坐船,或者寫上幾句話,遞上一封信,去一趟距海州不遠的揚州,找到朱小坡,只需要隨便聊聊,就能知道他和朱自清在海州的事情和住址?伤麄儧]有這樣做。難道他們不知道那時的朱自清已在中國文壇上冉冉升起?難道他們不知道朱自清的文學對中國、對海州將會意味著什么?

            正當我懊悔和失落的時候,海州古城標志性建筑鐘鼓樓上吊掛在正午陽光中的風鈴在秋風里驀然叮當作響,悠長清脆的鈴聲,像銀絲在空中劃過,像牧笛在田間吹奏,像泉水在山溪里蹦躍。這是時間的聲音,這是歷史的聲音,這是現實的聲音,這是秋風的聲音,這是海州當代人的聲音,這是海州一個稚童的聲音。這聲音充滿濃濃的鄉音。只有海州這方土地上才能有這硬硬的清清的純純的厚厚的混合著泥土、青草、大海、薔薇、薔薇河氣息的聲音。這聲音里有朱自清父親朱小坡的聲音,有朱自清的聲音。海州的聲音是獨特的,區別于世界、中國和蘇北其它地方的任何一種聲音,就像薔薇河區別于大地上其它任何一條河流一樣。朱自清的生命在海州再現了。朱自清修長的身影在海州青磚黑瓦的世界里發現了。朱自清輕輕的腳步聲響起在海州縱橫交錯悠長清幽的街巷里。我激動得熱淚盈眶。我喜悅得顫抖不已。我亢奮得眼睛里放出一種奪目的光彩。一道燦爛的文學霞光照徹海州。我為海州籠罩在中國現代文學的天空下深感豪壯。

            海州鐘鼓樓上的風鈴聲,是踏著薔薇河粼粼波光盈蕩在海州上空的。

            朱自清是聽著風鈴聲呱呱墜地的。朱家封建小官吏府上,是在風鈴聲里捧著襁褓里的朱自清上上下下一片忙碌,燒高香、點紅燭、焚“黃錢”、化“元寶”、求順道。朱自清是撫摸著鐘鼓樓印滿蒼苔的墻壁蹣跚學步的,他仰望著風中搖曳的風鈴,忽閃著好奇的眼睛,詢問父親,那是什么?朱小坡告訴他,那是鈴當,是專門唱歌給小孩聽的。

            朱小坡矮矮的個子,胖墩墩的,他是個老實人,話語甚少,當他聽到兒子講出人生第一句含混不清的話里,帶有濃厚的海州口音,激動得一臉紅暈。

            朱自清在六歲的時候離開海州,去揚州的。他不忘鐘鼓樓上的風鈴聲,不忘暗香浮動的薔薇河,不忘海州的口音。

            在他在中國文壇上激情四溢,云氣飛揚,衣帶流虹的時候,在清華大學那空靈透明的滿是月色的荷塘邊,他深情沉醉地說:“父親的揚州話里夾著不少海州口音!

            海州的薔薇河,海州的風鈴聲,海州的花草樹木,鳥魚蟲豸,完成了朱自清最初人生的生命體驗,給他樸實自然淳厚典雅的感情抹上一層斑斕流翠的色彩。在海州的白虎山、石棚山、蜘蛛山,一股靈氣像晶瑩剔透的泉水洇進朱自清蘊藏著文學天才的心的碧野里。不是嗎?那就展開《荷塘月色》、《春》、《背影》看看,你能說荷塘里的碧波不是薔薇河里的水流進來的嗎?那荷花曾亭亭玉立綻放在薔薇河邊。你能說那春的碧野滿滿的軟軟的綠不是海州的嗎?你能說將橘子一古腦兒放在朱自清皮大衣上,撲撲衣上的泥土,轉身離開,只給兒子留下一個背影的朱小坡不是海州人嗎?

            朱自清給海州留下了一個背影,他把天和地都放在了朦朧的背影里。

            冥冥之中,朱自清可能知道在他死去的五十幾年后的今天,有一個文學小輩要寫寫他,想通過他的作品,閱讀他的感情、德性、理念、情操,想和他面對面地真誠地交談交談,他知道我對他無論是時間還是相知都距離甚遠,盡管對他有一種質樸的崇拜也令他感動,但他也無法十分信任確認我能寫出他的天然靈氣和心靈家園。于是,在2003年的中秋之夜,月色如水中,在滴水觀音樹滴著亮水舒意生長的天籟聲中,我隨意間瀏覽到中央電視臺九頻道正在播放朱自清和他筆下描寫過的清華園里的荷塘月色。

            神奇是不可捉摸的,隱藏著一種感覺中的呼應和緣份,隱藏著對感情的真摯的報答。這讓我對朱自清和他的作品驀地濕潤了,他的作品在我心里裊裊霞氳。我即刻想,這許是朱自清的意思吧,一定是的。有的人死了,魂也就死了。朱自清雖死,人魂未死,那一篇篇帶著自然之靈的冰雪聰明的文章怎么會死去呢?他從上個世紀的1948812日款款飄來。這部電視專題片的解說詞是外語,盡管我似懂非懂,但知道這是介紹著名學府清華大學的。朱自清和他筆下的《荷塘月色》成為清華園的自然之眼睛,美文之風景,心靈之意境。

            朱自清一輩子屬于月色里的荷花,他是荷花,荷花是他。清華園里月色下的荷塘,是虛幻的世界,通過荷塘月色,我們看到了朱自清的眼睛。在這雙戴著近視鏡的眼睛里,荷花是蒼白又芳香,隱藏著柔弱、倔強、自尊和痛楚交織而成的人性的光芒。

            荷花寫出了朱自清這個大文人的軟弱怯懦,而朱自清是中國現代文人中的一個范例。中國現代文人睡在縹緲的荷塘月色里的不乏其人,他們自私、怯懦,在他們的現實生活中,矛盾糾葛,痛苦與流血,吶喊與奮爭,被小略,被淡化了。他們只隱約看到陶淵明“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清麗詩句從遠古悠揚的流來,借此求得一間茅舍,躲避現實的風雨雷暴,求得內心的平靜。

            朱自清走向月色下的荷塘,是為自己構筑一個想象中的家園,這也正是一部分中國現代文人想象超脫遠離現實的夢中的詩。

            在現實中抗爭的中國文人是痛苦的,在貧困和恥辱中度日的中國文人是滴血的,在欲望與夢想中的中國文人是永遠無法求得內心的平靜。在二十世紀的二十年代那個風雨飄搖、日月昏黃的歲月里,大文人朱自清寫出了美侖美奐的《荷塘月色》就能超脫在現實生活中選擇的痛苦了嗎?現實恰恰相反,在軍閥張作霖控制下的北京,朱自清想和現實保持一定的距離,一心鉆研他的“新國學”,然他無法做到。在蔣介石把陳獨秀鋃鐺入獄的血淋淋的現實面前,他也是怵目驚心,心有一團火,也在掙扎,要吶喊些什么。但中國文人傳統的柔弱怯懦的劣根凸現出來了,他只能在苦悶中徘徊。

            中國文人中有相當一部分人,是怕惹事的,生怕樹上掉下的一片葉子打破自己的頭顱,處處小心謹慎,唯唯諾諾,方方正正;一旦遇上事,退避三舍,明哲保身,事情全是別人的,自已裝著耳聾與啞吧,全然不知,儼然一個好人。更有甚者,察言觀色,見風使舵。還有險毒者,為了蠅頭小利,施盡伎倆,假惺惺,憐兮兮,當面堆笑,背后戳刀,臺上握手,臺下踢腳,趁人之危,落井下石。上個世紀的六、七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是對中國文人的文品、文骨、文風、文性的一次大暴露、大揭示,而且揭得淋漓盡致,體無完膚:文人陷害文人,文人坑害文人,文人出賣靈魂,出賣肉體。有時我想,文人是什么東西?其實什么都不是,自己以為自己算個人物,先天下之憂而憂,追問一下,憂什么了,怎么憂的?我的話也許可能說得過于刻薄了,中國文人中確也不乏錚錚的直骨,還有更多的文人為捍衛自己那一點尊容,那一份文骨,不肯低下頭顱。

            我想,朱自清的柔弱怯懦,是不是海州薔薇河的水太溫軟了,輕輕淡淡的,像一層夢紗,使生長在這河邊的人常常舒意地睡在縹緲的夢床上,以致從這里走出來的朱自清丟失了文骨,讓中國文壇上的一員大將魯迅深深一嘆。后來,為了尋找這文骨,朱自清就在貧困和恥辱、病痛和內疚中熬煎。

            朱自清選擇的超脫交織著愛與恨。他自我抗爭,卻無法戰勝自己。他無法排遣自己苦悶的情緒,無法讓波翻浪滾的心河平靜下來,才踩著一條幽僻曲折的煤屑路,沉沉地走向荷塘。在荷花的清香里,品味幾絲清醇,于是他和荷塘還有月色、亮水、寧靜融合在一起了。他沉醉了,身體飄起來,在月色里,在荷塘上,在荷花的清香里飄游,抗爭和苦悶都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他恍然成為一縷清香,成為一瓣荷花,成為一絲月色。

            得景如斯,中國文人就隱藏了在現實中碰撞的痛苦。

            生活的大河吞吐著灼熱的氣浪和冷峻的氣息,從朱自清面前喧囂著奔騰過去。在大河面前,朱自清有些眩暈,有些不知所措,有些心驚肉跳,有些瞻前顧后。大河翻卷起來的灼浪飛沫迸濺到朱自清的長袍大褂上,給他眼上的近視鏡玻璃片蒙上一層蒙蒙霧氣,他急惶惶地想退避。這時,偉大的文人魯迅伸出一雙大手,把朱自清拉進了大河里,在灼熱的氣浪上顛簸著,這使朱自清知道了一個真正的文人風骨是該怎樣煉成的。還有一位朱自清的朋友聞一多,他掬著自己胸口噴出來的鮮血,讓朱自清從混沌中走出來,仰俯天地,毅然地跨進同一條生活的湍流,揀拾自己丟失的文骨。于是,他在看到死亡的陰影跚跚而來時,那一股股冷冷的寒風從他臉上掠過時,那饑病交加的死亡氣息縈繞著他而不肯離去時,他始終沒有在美國人發放的救濟面粉面前露出半點憐憫和凄涼,卻是莊嚴、正氣、雋永地奏響了生命的凱歌。

            生活的大河前呼后擁地奔流著,過去的是歷史,現在的也是歷史。

            海州薔薇河競流著,雖不如大江大河壯闊狂野,但也并不柔弱,她流淌得從容不迫,有一種自信。

            歷史文化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2. 上一篇歷史文化:

          3. 下一篇歷史文化:
          4.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最新熱點 最新推薦 相關文章
            楊光玉:鏡花水月鹽結緣—板…
            陳士軍:東海水晶文化的歷史…
            郝海夫:行走在南城古街
            陳  武:上!拜蒈瓶澓馐摇薄
            姜  威:與名家的親密接觸(…
            郭戰平:林廷玉和海州八景
            諸葛緒德:連云老街也有我的…
            劉守迎:走近朱路
            16061484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主編:張文寶 副主編:蔡驥鳴 站長:王軍先 連云港作家網版權所有

            投稿郵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連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連云港市散文學會QQ群號:433604695 蘇ICP備16061484號
             蘇公網安備 32070502010200號

            十分快三app

              <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安阳 | 黔东南 | 揭阳 | 玉环 | 宁波 | 宁夏银川 | 贵州贵阳 | 恩施 | 佳木斯 | 安徽合肥 | 淄博 | 铁岭 | 孝感 | 临猗 | 红河 | 长葛 | 扬中 | 晋江 | 秦皇岛 | 东营 | 鄢陵 | 张家口 | 公主岭 | 兴安盟 | 临沧 | 吐鲁番 | 漯河 | 唐山 | 湘西 | 牡丹江 | 台南 | 平潭 | 西藏拉萨 | 琼海 | 任丘 | 霍邱 | 安顺 | 黄山 | 绍兴 | 嘉兴 | 塔城 | 揭阳 | 湖南长沙 | 龙岩 | 云南昆明 | 天长 | 周口 | 海东 | 三沙 | 广安 | 徐州 | 黄南 | 吉林 | 如皋 | 吐鲁番 | 象山 | 牡丹江 | 张家界 | 昌吉 | 湘西 | 馆陶 | 永康 | 聊城 | 基隆 | 深圳 | 东海 | 恩施 | 临汾 | 嘉峪关 | 襄阳 | 抚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江西南昌 | 辽阳 | 乐平 | 台中 | 大庆 | 襄阳 | 章丘 | 东莞 | 神农架 | 新泰 | 保亭 | 青州 | 石河子 | 天水 | 定西 | 新乡 | 鄂尔多斯 | 周口 | 宝应县 | 厦门 | 张北 | 兴化 | 长治 | 咸宁 | 大丰 | 潍坊 | 定州 | 醴陵 | 普洱 | 垦利 | 朔州 | 威海 | 秦皇岛 | 齐齐哈尔 | 陵水 | 巢湖 | 海安 | 玉环 | 定安 | 莒县 | 曲靖 | 赵县 | 毕节 | 张北 | 钦州 | 阜阳 | 明港 | 德清 | 如皋 | 包头 | 贵港 | 阿拉尔 | 阿拉尔 | 辽阳 | 周口 | 神农架 | 兴安盟 | 晋江 | 屯昌 | 临汾 | 邯郸 | 阿勒泰 | 潜江 | 博尔塔拉 | 桐城 | 大庆 | 台北 | 六安 | 梧州 | 上饶 | 来宾 | 三亚 | 海丰 | 黑河 | 吕梁 | 六安 | 辽宁沈阳 | 遂宁 | 湖北武汉 | 扬中 | 廊坊 | 梧州 | 燕郊 | 沛县 | 清徐 | 贵港 | 盘锦 | 兴化 | 乌兰察布 | 遵义 | 琼海 | 德阳 | 桐城 | 承德 | 台中 | 咸阳 | 乌海 | 武夷山 | 固原 | 阜新 | 汕尾 | 泰州 | 威海 | 广汉 | 三亚 | 江苏苏州 | 启东 | 遵义 | 雅安 | 吉林长春 | 温州 | 崇左 | 吴忠 | 广州 | 五指山 | 林芝 | 萍乡 | 偃师 | 晋中 | 铜川 | 酒泉 | 灌云 | 广元 | 湘潭 | 泰兴 | 浙江杭州 | 武威 | 义乌 | 松原 | 大同 | 和县 | 廊坊 | 乌兰察布 | 吉林长春 | 瑞安 | 大丰 | 寿光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濮阳 | 荣成 | 吉林长春 | 乌海 | 金昌 | 甘南 | 绍兴 | 慈溪 | 四川成都 | 吕梁 | 云南昆明 | 基隆 | 济宁 | 绵阳 | 云浮 | 芜湖 | 吉林 | 三亚 | 东阳 | 佛山 | 台湾台湾 | 普洱 | 广安 | 阳江 | 池州 | 安顺 | 晋城 | 定州 | 资阳 | 通辽 | 新疆乌鲁木齐 | 白山 | 衡水 | 天门 | 鄢陵 | 神木 | 钦州 | 防城港 | 兴安盟 | 遵义 | 台中 | 黑河 | 包头 | 鄂尔多斯 | 雄安新区 | 雄安新区 | 焦作 | 黔东南 | 淄博 | 果洛 | 中卫 | 山东青岛 | 伊犁 | 黔西南 | 石河子 | 宝鸡 | 桂林 | 张家界 | 昌都 | 梧州 | 灌云 | 吉林 | 铁岭 | 承德 | 阜阳 | 泗洪 | 梧州 | 淮北 | 烟台 | 浙江杭州 | 沛县 | 驻马店 | 铁岭 | 大庆 | 儋州 | 黔西南 | 石嘴山 | 泸州 | 云浮 | 石河子 | 珠海 | 德宏 | 高密 | 驻马店 | 松原 | 定西 | 西双版纳 | 湘潭 | 钦州 | 大兴安岭 | 德宏 | 大理 | 南阳 | 武威 | 贵州贵阳 | 承德 | 大庆 | 鄂尔多斯 | 安顺 | 新余 | 朔州 | 徐州 | 灵宝 | 河南郑州 | 衢州 | 榆林 | 淄博 | 柳州 | 涿州 | 内江 | 攀枝花 | 昌都 | 宜都 | 盘锦 | 咸宁 | 厦门 | 和县 | 毕节 | 东营 | 鹤岗 | 仁怀 | 黔南 | 宁波 | 灌南 | 阿里 | 嘉兴 | 长葛 | 潜江 | 青海西宁 | 东营 | 项城 | 潮州 | 昌吉 | 山西太原 | 眉山 | 宝鸡 | 大同 | 鄂州 | 内江 | 汕尾 | 云南昆明 | 安顺 | 昭通 | 醴陵 | 仁寿 | 湖北武汉 | 醴陵 | 广饶 | 宝应县 | 泰兴 | 三沙 | 茂名 | 惠州 | 赣州 | 白山 | 七台河 | 恩施 | 渭南 | 白城 | 鄢陵 | 库尔勒 | 丹阳 | 宁德 | 玉溪 | 和县 | 安庆 | 酒泉 | 甘南 | 乐山 | 澳门澳门 | 抚顺 | 广安 | 巴中 | 安岳 | 连云港 | 白沙 | 南京 | 丹阳 | 六安 | 河北石家庄 | 钦州 | 东阳 | 张家界 | 日喀则 | 塔城 | 枣庄 | 怒江 | 玉溪 | 潜江 | 新余 | 阿拉尔 | 义乌 | 大连 | 广安 | 项城 | 资阳 | 阳江 | 香港香港 | 嘉兴 | 吴忠 | 鞍山 | 南京 | 天水 | 昌吉 | 海宁 | 甘南 | 浙江杭州 | 抚顺 | 晋城 | 日喀则 | 湘西 | 仁怀 | 龙口 | 香港香港 | 丽江 | 本溪 | 克孜勒苏 | 琼中 | 孝感 | 盐城 | 日土 | 定安 | 聊城 | 桐乡 | 文昌 | 景德镇 | 青海西宁 | 松原 | 海安 | 景德镇 | 无锡 | 定州 | 河池 | 酒泉 | 定州 | 沭阳 | 溧阳 | 北海 | 东方 | 台北 | 玉树 | 大连 | 临沂 | 长垣 | 恩施 | 大连 | 德清 | 石嘴山 | 玉树 | 赣州 | 枣阳 | 浙江杭州 | 平凉 | 曹县 | 三亚 | 深圳 | 广汉 | 河池 | 陇南 | 阜阳 | 莒县 | 武夷山 | 茂名 | 绍兴 | 阿坝 | 项城 | 晋江 | 邳州 | 海拉尔 | 玉树 | 乐平 | 浙江杭州 | 乐山 | 梧州 | 和田 | 天长 | 海南 | 安岳 | 佳木斯 | 和县 | 雅安 | 台州 | 启东 | 张家界 | 滕州 | 三门峡 | 陕西西安 | 新沂 | 珠海 | 焦作 | 灵宝 | 丹东 | 灌南 | 文昌 | 马鞍山 | 本溪 | 酒泉 | 海南海口 | 本溪 | 黔西南 | 乌兰察布 | 天水 | 醴陵 | 湛江 | 宁德 | 东海 | 荆门 | 五指山 | 贺州 | 阳江 | 赵县 | 江门 | 宣城 | 东方 | 宁波 | 荆州 | 台北 | 汕尾 | 芜湖 | 泗洪 | 金坛 | 阿拉善盟 | 榆林 | 镇江 | 包头 | 台中 | 金坛 | 温岭 | 巴彦淖尔市 | 伊春 | 杞县 | 黄山 | 菏泽 | 仙桃 | 绥化 | 沧州 | 石嘴山 | 建湖 | 灵宝 | 济宁 | 昌都 | 焦作 | 陕西西安 | 衡阳 | 大连 | 昭通 | 昭通 | 酒泉 | 陇南 | 锡林郭勒 | 江苏苏州 | 徐州 | 周口 | 塔城 | 延安 | 绥化 | 菏泽 | 日喀则 | 武夷山 | 济南 | 荆门 | 邢台 | 防城港 | 保定 | 海安 | 台湾台湾 | 陕西西安 | 启东 | 绍兴 | 安顺 | 广州 | 景德镇 | 日土 | 七台河 | 漯河 | 雄安新区 | 朔州 | 淮南 | 台山 | 广西南宁 | 泰兴 | 保定 | 招远 | 塔城 | 吉林长春 | 顺德 | 钦州 | 牡丹江 | 许昌 | 濮阳 | 雅安 | 赣州 | 慈溪 | 保亭 | 灌南 | 锡林郭勒 | 马鞍山 | 渭南 | 铜陵 | 神农架 | 吴忠 | 燕郊 | 晋城 | 保定 | 克孜勒苏 | 河源 | 鸡西 | 深圳 | 三沙 | 姜堰 | 十堰 | 威海 | 汉川 | 儋州 | 禹州 | 吉林 | 鄢陵 | 吴忠 | 钦州 | 垦利 | 盐城 | 九江 | 禹州 | 蓬莱 | 嘉兴 | 张家界 | 吉安 | 鄂尔多斯 | 阿坝 | 娄底 | 黔南 | 桂林 | 定州 | 天水 | 宝鸡 | 南安 | 龙岩 | 洛阳 | 如皋 | 铁岭 | 抚州 | 沭阳 | 定西 | 沛县 | 慈溪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宜都 | 株洲 | 昌都 | 海丰 | 衡水 | 沛县 | 澄迈 | 邹平 | 四平 | 孝感 | 果洛 | 清徐 | 包头 | 西双版纳 | 韶关 | 喀什 | 黄南 | 黑河 | 章丘 | 醴陵 | 保山 | 海安 | 三亚 | 通化 | 肥城 | 巴音郭楞 | 泸州 | 黔西南 | 连云港 | 济宁 | 咸阳 | 鄂尔多斯 | 丽江 | 高密 | 运城 | 保山 | 三门峡 | 三亚 | 乌兰察布 | 阿坝 | 镇江 | 神木 | 商洛 | 开封 | 龙口 | 上饶 | 昆山 | 海南 | 温岭 | 衡阳 | 乌海 | 长治 | 莱芜 | 汕头 | 日土 | 昌吉 | 白山 | 佛山 | 长兴 | 白城 | 阿拉尔 | 绥化 | 宁波 | 德宏 | 赵县 | 营口 | 东台 | 怒江 | 梅州 | 海拉尔 | 铁岭 | 象山 | 盐城 | 单县 | 宁夏银川 | 鸡西 | 图木舒克 | 吐鲁番 | 五指山 | 惠东 | 新疆乌鲁木齐 | 常德 | 保定 | 青海西宁 | 大同 | 梧州 | 大庆 | 毕节 | 霍邱 | 灵宝 | 醴陵 | 三沙 | 汉川 | 吐鲁番 | 楚雄 | 绵阳 | 绍兴 | 辽阳 | 张北 | 宁波 | 醴陵 | 漯河 | 余姚 | 长葛 | 七台河 | 忻州 | 柳州 | 瑞安 | 张家界 | 乳山 | 长葛 | 枣阳 | 濮阳 | 阳泉 | 燕郊 | 醴陵 | 阜新 | 宿州 | 崇左 | 建湖 | 昆山 | 文山 | 定安 | 安岳 | 安吉 | 深圳 | 徐州 | 单县 | 河源 | 金昌 | 鄂州 | 温州 | 吐鲁番 | 西双版纳 | 秦皇岛 | 南京 | 涿州 | 馆陶 | 天门 | 常州 | 台中 | 莆田 | 云浮 | 吉安 | 连云港 | 枣庄 | 商丘 | 深圳 | 仁怀 | 黔东南 | 广汉 | 博罗 | 七台河 | 包头 | 萍乡 | 图木舒克 | 三河 | 大连 | 内江 | 黔西南 | 沭阳 | 保山 | 松原 | 宝鸡 | 黔南 | 新余 | 广西南宁 | 东莞 | 三河 | 大连 | 惠东 | 青州 | 临汾 | 牡丹江 | 日照 | 海南海口 | 改则 | 陕西西安 | 宿迁 | 阿克苏 | 潍坊 | 三沙 | 衡阳 | 保定 | 三沙 | 张北 | 克拉玛依 | 湖南长沙 | 云南昆明 | 醴陵 | 徐州 | 贵港 | 庄河 | 巴音郭楞 | 巴彦淖尔市 | 陵水 | 牡丹江 | 盐城 | 改则 | 鹰潭 | 庆阳 | 鄢陵 | 孝感 | 肇庆 | 燕郊 | 顺德 | 钦州 | 攀枝花 | 屯昌 | 阿拉善盟 | 万宁 | 武威 | 渭南 | 临汾 | 淮安 | 十堰 | 萍乡 | 伊犁 | 普洱 | 丽江 | 白银 | 鹤壁 | 五家渠 | 柳州 | 柳州 | 安康 | 宣城 | 项城 | 荆州 | 吴忠 | 烟台 | 天水 | 临汾 | 巴音郭楞 | 那曲 | 宝应县 | 常州 | 江门 | 神木 | 六盘水 | 三门峡 | 眉山 | 广汉 | 安庆 | 云南昆明 | 玉树 | 台山 | 固原 | 诸暨 | 台湾台湾 | 烟台 | 朔州 | 鹤壁 | 瓦房店 | 舟山 | 怒江 | 景德镇 | 锡林郭勒 | 吉安 | 酒泉 | 图木舒克 | 佛山 | 德阳 | 湖南长沙 | 玉溪 | 阿拉善盟 | 菏泽 | 秦皇岛 | 文昌 | 乳山 | 任丘 | 阳江 | 沭阳 | 天门 | 三明 | 桐城 | 株洲 | 毕节 | 偃师 | 德阳 | 章丘 | 莒县 | 怒江 | 临海 | 中山 | 香港香港 | 武安 | 台南 | 辽阳 | 厦门 | 钦州 | 黄山 | 常德 | 牡丹江 | 阳春 | 包头 | 嘉兴 | 随州 | 吐鲁番 | 四平 | 酒泉 | 日喀则 | 迁安市 | 巴彦淖尔市 | 象山 | 遵义 | 龙口 | 安阳 | 寿光 | 丹阳 | 阜新 | 绍兴 | 台州 | 广汉 | 海安 | 南通 | 阳泉 | 醴陵 | 佳木斯 | 萍乡 | 玉林 | 四川成都 | 平凉 | 克孜勒苏 | 甘南 | 天水 | 绵阳 | 汕尾 | 贵港 | 肇庆 | 台北 | 福建福州 | 鄢陵 | 甘南 | 东台 | 日喀则 | 海拉尔 | 济源 | 厦门 | 锡林郭勒 | 吉林 | 那曲 | 阳春 | 兴化 | 茂名 | 济源 | 开封 | 连云港 | 铁岭 | 哈密 | 漳州 | 延边 | 和田 | 高密 | 海西 | 贺州 | 黔南 | 甘肃兰州 | 阳江 | 平凉 | 鄢陵 | 永康 | 甘南 | 济南 | 东海 | 百色 | 鹤壁 | 德州 | 克孜勒苏 | 东海 | 高雄 | 德阳 | 阿勒泰 | 泸州 | 武夷山 | 邢台 | 临沧 | 楚雄 | 衢州 | 吉林长春 | 日喀则 | 南通 | 酒泉 | 邵阳 | 泰安 | 广元 | 舟山 | 三亚 | 丹阳 | 荆州 | 丽水 | 嘉兴 | 博尔塔拉 | 海拉尔 | 河池 | 扬州 | 珠海 | 阿拉善盟 | 三亚 | 图木舒克 | 肇庆 | 澄迈 | 邵阳 | 达州 | 绥化 | 延边 | 池州 | 唐山 | 如东 | 吉安 | 建湖 | 崇左 | 山西太原 | 垦利 | 昭通 | 眉山 | 白山 | 茂名 | 焦作 | 天水 | 新泰 | 巴中 | 大庆 | 陕西西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