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網站首頁 作協動態 文壇廣角 作家風采 文學評論 作家在線 詩歌家園 散文天地 小說園地 校園作家 文壇擷英 報告紀實 長篇連載 歷史文化 
            您現在的位置: 連云港作家網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 長篇連載 > 正文
              [推薦]呂成運:人杰千古豪         ★★★ 【字體:
            呂成運:人杰千古豪
            作者:呂成運    長篇連載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4288    更新時間:2015/12/4    

            人杰千古豪

            呂成運

             

            第一章  第十面埋伏(1)

            萬劫不復的——垓下。

              血灑荒郊,尸骨遍野。

              四面楚歌,殺機重重!

              連荒原上的野草,枯樹,敗葉,都在這寒風蕭瑟的氛圍中,顯得——痛苦不堪。

              昔日曾經在疆場叱咤風云,在“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中破釜沉舟、所向披靡,在兩軍對壘、狹路相逢中不可一世的楚霸王,在用兵如神的韓信面前,在“九面埋伏”和四面楚歌中——眾叛親離,軍旅崩潰,兵敗如山倒!在這“西楚”末日即將來臨之際,這位曾經頂天立地的漢子,此時此刻卻像一棵生機黯然的枯樹、甚至像一根百孔千瘡的朽木一樣,無可奈何地、苦苦支撐著“西楚”——大廈將傾的殘局。

              楚霸王啊,此時的他該如何面對——蒼天下;垓下;夕陽西下;大勢——江河日下!

              難、難啦......

              這一天,對劉邦來說,是痛打落水狗——志在必得的一天;

              對項羽而言,是斗志衰退、哀兵必敗的一天;

              對于韓信之言——是功將成、名將就,躊躇滿志的一天。

              這一天——這個非同尋常的一天,終于進入漢王麾下的大兵小將們所盼望的——“滅楚”倒計時了。

              這一天,天已晚。晚霞如火,蒼天如血,天籟無限愁云。地面殺聲銳減,刀光劍影消失,只有血洗過的大地,地面上的血跡,還在悄悄地——蔓延......

              慘烈無比的這一天,終于進入了偃旗息鼓的尾聲。原來漫天遍野凄慘的呼號聲,像山洪后的小溪,漸漸變為汩汩細流的呻吟——直至進入死氣沉沉。

              烏鴉歸巢的呼喚,漸漸覆蓋薄弱的人氣。幾許——不識人間煙火的昏鴉,在枯藤纏繞的老樹上,不厭其煩地鼓噪著,使垓下的氛圍,更加彌漫在詭秘中之。

              此時,如血的殘陽,終于冉冉的依山而盡。迷蒙的黃昏,在獵獵如吼的朔風呼號中,顯得陰森、詭秘、大有使英雄——也能喪魂失魄之勢。

              這時,邊幅無狀,身疲腿軟,不再英姿的楚霸王,扶著轅門的邊框,在忐忐忑忑地享受劫后余生的慰藉......

              在這士無斗志、軍心渙散的形勢下,他超給力的利用自己的余威余勇,率領他的親信和至死不渝的江東子弟兵,經過這一天“殺得天昏地暗”苦戰,終于殺退了漢兵漢將,多次前仆后繼的進攻;為此——他能不感到慰藉嗎?

              此時,潮水一般的漢軍已經退回去了,他的那些疲憊不堪的兵將們,也蹣蹣跚跚地回去休息了,只有他——還一半無奈、一半惆悵地扶著虎頭盤龍戟,昂首倚天地站在轅門處,失神地望著——遠方。

              他在想什么呢?普天之下——能揣摩他心有所系者,是大有人在、還是大無人在......

              霸王望著連綿不斷的漢營,聽著一面面招展的大旗發出的獵獵聲響,再回首望望己方“萬馬齊喑”的楚營,情不由衷地拄著長戟,倚著長天,發出一陣陣熱淚沾襟的長嘆:“天絕我也!地絕我也!人絕我也!人絕我也......”

              “大王,此時日落人疲,為時已晚了,明時來日方長,你快隨我進帳吧!边@時,一陣委婉如鶯的聲音,發出在霸王耳畔;隨即一雙纏綿如絲的手,輕輕拉著他那無限陽剛的、曾經叱咤風云、撼天動地的胳膊。

              善解人意的虞姬,在霸王黯然傷神時,悄悄地來到他的身旁,她要用她的愛,撫平他心中的忐忑——近幾天來她一直是這么想、這么做;她知道,她力所能及的——盡管是不自量力,盡管是杯水車薪,盡管是于事無補……

               “大王,快回去歇歇吧!庇菁б贿呎f,一邊輕輕地撣著他戰袍上的——斑斑紅塵。

              虞姬柔和如歌的聲音,柔軟如紗的胳膊,打斷了他的浮想聯翩,他望著脈脈含情的虞姬,沉重地點點頭:“好,好......回去、回去,回——不......”

              夜幕下的楚營。

              沉悶的楚營,在悲痛中偃旗息鼓,甚至連生命的氣息——也一一偃旗息鼓了。雖然更大的惡戰在即,此時卻是異常的寧靜,整個營房,幾乎是——落差到零斗志。

              夜幕下的漢營。

              雖然惡戰一天,并且取得了重挫楚兵的將士們,絲毫沒有勝者為王的——風范,他們也是帶著驚秫、傷感、哀嘆,早早地和衣而臥了。這一天的惡戰,很可能給一些頂天立地的漢子,留下永恒的、不堪回首的——心有余悸。

               漢營軍帳里。只有兩個——對這一天的血戰,還——方興未艾的人,這兩個人各懷鬼胎,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正在精力充沛地策劃,對己萬般美好、對彼無比殘酷的——明天!

               他們策劃的具體內容是——殺人!而且是只殺一個人——只要殺了這個人就足夠了!他們要殺的,是一個同類中出類拔萃的人;這個被劉邦視為不殺、不足以平己憤的人,這個人——就是當世鼎鼎有名的:楚霸王項羽。

               這將是要拉開又一場,你死我活的斗智斗勇,只有殺掉楚霸王——他們才能得天下。否則,楚霸王或遲或早也會殺掉——他們。

               時勢在造英雄的同時,也給英雄們造下了不可調和的——仇恨!

               這種時勢造下來的仇恨,自古就是不可調和,就是勢不兩立,就是一山不容二虎,就是必須——你死我活!盡管孔子,墨子、老子,呂不韋等——仁人志士,異曲同工、竭盡全力地倡導——天下歸仁,可他們的理念,在一些對“流血千里”——熟視無睹的大英雄、大野心家眼中,往往被笑談為——軟弱無能的——迂腐;甚至他們這些迂腐者——“人該坑、著該焚”;更為甚者——將其三代罰其為奴作婢、九族放黜為下里巴人......

               中國五千年文明史中的陰霾部分——就是由這些強者,運用“他們”的大手筆、用“一將功成萬骨枯”的軌跡,用“生命等于草芥”的公式,一次一次地演繹出來的。

              “一將功成萬骨枯”——這就是無情戰爭,這就是將他人置之死地而后快,竭力讓他人萬劫不復的戰爭;這就是流血千里、流淚千鈞的戰爭;這就是找不到絲毫愛心、只有殘忍和冷酷的戰爭——的一個寫照!

              漢營中,精心策劃這場“垓下之戰”的兩個人、這兩個各懷鬼胎者——劉邦、韓信,此時卻比兩個孿生兄弟還要親密地在促膝談心。他們分別從兩個角度,在心中醞釀——是否要對項羽為首的楚軍,進行毫不留情的斬盡殺絕——盡管他們和項羽感情,在破釜沉舟時、在攜手滅秦的大大小小戰爭中,曾經有過同舟共濟的、難以忘懷的經歷。但在爭奪一統天下的權力——這個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就是有著血統關系的親手足,也不乏兵戎相見、你死我活——何況區區異姓之人;劉邦就是這么想的!至于韓信心中的想法,肯定比劉邦要復雜得多,因為韓信對比劉邦的心中,畢竟是具有——殊差較大的城府,和大不相同的——野心。

              先發話的人,自然是具備王者風范的劉邦,除掉異己項羽已是他野心中,像磐石般不可動搖的意念。只聽他不疾不徐、有條有理地說道:“我和項羽交兵將近四載,對他文略、武道都見識了一些,之前和他之爭,由于多是斗狠斗勇,好像用‘我的上等馬比拼他的上等馬’,其結果多數是我們落在下風。如今韓將軍你一來,和他斗法、斗智,避其銳就其鈍,其結果是對他如同摧枯拉朽,勢如破竹。萬萬沒想到,如今不可一世的項羽,已成竭澤之魚,枯枝上的秋蟬。由此可見,將軍的雄才大略,的確能經天緯地也!

              韓信聽了劉邦嚴肅認真的“贊歌”,充滿成就感的心中雖然不由得沾沾自喜,但面上卻不敢呈現絲毫居功驕傲之色。善于表演的他,故作受寵若驚之態:“英明的大王啊,韓信乃一胯下之夫,有何德何能受到大王這般夸獎。大王啊,我和你,能有今天的局面,其一是天恩浩蕩,授予大王,大王得天獨厚。其二是大王得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大王啊,這天下無可置疑,即將是你——唾手可得的哪!”

              面對韓信的恭維,劉邦故作不經意地笑了笑,然后稍稍壓低聲音說:“我和你,疾逐——秦失其鹿,為天下蒼生造福,這是我夢寐以求之大事,F在雖然形勢一片大好,但行百里而半九十,將軍這一番‘必得天下’之言,是否是——為時尚早、為時尚早啊。項羽雖然被困于垓下,他的余威、剩勇還非同小可?唇袢瞻滋熘畱,那‘困獸猶斗’般的慘烈之局,今后——鹿死誰手——尚未可知。我甚為擔心的是——這殺敵一萬自損八千的局面,還要進行多久。今請將軍來,就是想知道,下一步將軍是如何應對,項羽這個‘窮寇’——最后的負隅頑抗,進行我們行之有效的——絕殺。當然,如果能將他秒殺,那就最好不過了!

            韓信耐心地聽完了劉邦的這一番蠱惑,然后笑了笑說:“大王啊,請你一萬個放心,面對項羽已不足一萬的潰軍,我已安排、并即將實施滴水不漏的‘十面埋伏’,旬日之內,破楚大事必然——水到渠成,包管大王心想事成。到那時,不可一世的項王,將如網中之魚,籠中之兔,大王即將唾手可獲也!

              劉邦的聲音壓得更低了:“將軍,我聽一些將領閑言碎語說,你意欲安排的是‘九面埋伏’……請問,這……這埋伏——到底是十面、還是九面?請將軍千萬不要讓我,心中納悶,一頭霧水啊!

              老謀深算的韓信,萬萬意想不到劉邦有如此之問,他望著劉邦皮笑肉不笑的臉色,心里不由的有些忐忑,但久經大場面的他,依然神色坦然地說:“大王,在眾將士面前,我下令的——的的確確是九面埋伏。但在大王你面前,我毫無保留——的的確確是‘十面埋伏’,這‘一面埋伏’、也就是這不留余地的——‘第十面埋伏’,是什么?大王,那是暗出奇兵的——絕殺!如果一旦出奇制勝,取得成功,就可以用甚微的代價,甚至僅用一兵一卒,就能獲得巨大的成功——也就是取得項羽首級。但‘善藏者未始不露’,事未始之前,我為了防止曹司馬(無傷)的余黨,走漏了消息,壞了大王的大事。所以,千萬不能走漏絲毫風聲。就是在此帳中,也要謹防隔墻之耳,大王……”韓信對著劉邦輕聲地耳語起來。

              “好,好!妙,太妙了!真有你的——哈哈哈——”不由地劉邦撫掌大笑起來……

              又一天。依然是惡戰、血腥的一天。惡戰之后的晚上,月色朦朦,天空浮云翻滾,大風像似在激戰之后,不厭其煩地復制著——鳴金收兵的號角。

              與漢營遙遙相對的楚營。

              枯樹上,幾只寒鴉被大風摧落的枯枝驚醒,發出令人心碎的哀鳴。

              一些兵卒,在搖曳不定的火把光照下,有氣無力的、慢吞吞地在掩埋白天戰死的伙伴。

              面對支離破碎、死得慘不忍睹的伙伴,活著的人,兔死狐傷的感覺,從怨聲載道中流露出來。

              ——“唉!弟兄們啊,你們死了倒好了,從此不用天天牽腸掛肚,不用天天擔驚受怕了!

              ——“唉!一了百了——明天不知挨到誰了?”

              ——“反正誰也跑不了。后死的人,就怕,暴尸荒野,再也無人掩埋了!”

              ——“唉——”

                 ——“唉……”

                 項羽帳內,半明半暗,燭影搖紅。大風吹著帷幔,獵獵有聲,像是回放著白天那戰場上的慘叫和呼號……

                 搖曳的燭光,輝映項羽酒至半酣的臉龐。此時此刻,已經完全喪失了斗志的項羽,在酒的**之下,更是顯得醉眼惺忪。他慢慢地摸過酒壺,欲替自己再斟上一杯。坐在她身旁的虞姬,忙拉住他的手,輕聲地:“大王,別再喝了。明天……明天還要……”

              項羽陡然一驚,猛地將酒壺放到桌子上。他望著搖曳不定的燭光,眼前仿佛出現亞父范增——在燈枯油盡的星星之火下,慢慢的,于心不甘地磕上眼皮……

              他腦袋嗡嗡地響起范增與他分手時的話:“大王,范增老了,不能再陪伴大王了。我要走了,你今后好自為之吧。大王,我最后在奉勸你一句話,你對劉邦,如果再當斷不斷,日后必定反受其亂,反受其亂啊——”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項羽望著燭光,魂不守舍地自言自語著。

              “大王,你說什么?”

                 “我——哦,我亂了嗎?亂了嗎……”平時沖鋒陷陣,勇不可當的霸王,此時卻心神錯亂,語無倫次起來......

                              第一章  第十面埋伏(2)

              這一天。經過一天惡戰——惡戰后的夜晚。

              漢營,韓信帳內。燭光搖曳,半明不暗。

              又是兩個人在促膝談心,但這兩個人不是各懷鬼胎——而是赤誠相見好朋友。

              這兩個人就是韓信和他的親密戰友——呂馬童。他們一面在帳中飲酒談心,一面在商量針對項羽的——新的一面“埋伏”。

              他們這兩個人,一主帥(當時叫大將軍)、一郎中騎將,他們本是有著特殊感情的一對難兄難弟。一位是江蘇吳中人;一位是江蘇淮陰(現淮安)人。他們倆雖然不是老鄉,卻也是鄉音相近。但鄉音、或鄉親,在他們感情之中,還不是主要的,主要的能使他們情同手足的因素,是他們都是搞穿越的,從楚穿越到漢的“好哥們”。

              這位主帥自然是淮陰侯韓信,這位郎中騎將就是原項羽的鐵哥們、現漢將中韓信的心腹——呂馬童。

              在歷史上,呂馬童這人,名聲不算顯赫,但在楚漢相爭的這場經典斗爭中,他卻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在本書中,他的作用更是無比重要,重要得——他在本書中,他可以——喧賓奪主。

                韓信是主人身份,自然是先發言:“呂將軍,此時找你來,一是我們敘敘舊情,二是有著非常非常重要的大事——和你商量!

                 呂馬童在韓信面前,自然是不敢托大,他非常謙恭地說:“大將軍太看重呂某人了。我小呂乃一介匹夫,三生有幸,得到大將軍垂青。不管事有巨細,風險大小,大將軍直管吩咐就是。小人即使有兩個腦袋,也絕不敢玩忽大將軍的差遣!

              韓信聽了呂馬童信誓旦旦的表態,不由地笑了笑,慢慢端起酒杯:“呂將軍,你心里這么想,話又這么說,真是在我這個老鄉面前,大大地見外了。你要知道,在這千軍萬馬的漢營中,只有你我二人應該是血濃于水,情同手足!

               “這、這……”呂馬童萬分不解韓信的心中的城府,端起酒杯的手不停地顫抖著,似乎韓信的話,比起刀光劍影更讓人不寒而栗,他惶恐得話也不知道該怎么說下去。

              “來。呂將軍,別緊張,也別介意。你先把酒干了,再聽我慢慢道來!

              各人都干杯之后,韓信又一一將酒杯斟上酒,然后像拉家常那樣,慢慢地講了起來。

              “呂將軍,你知道,你我都是項羽的舊將,雖然不同程度的得到大王的重用,但畢竟我們永遠也成不了大王的心腹。如果一旦成為大王的心腹,那將是大王把我們視作——心腹之患之時;這是因為我們皆有——背主的前科。這個‘前科’,是我們在大王的心目中,永遠也揮之不去的陰影。所以,大王面上拿我們當他的精英和骨干,也可能會說我們是他的——心腹。說不定他心里,早也把我們當著——家賊來防范!

              “大王我為大將軍,并授劍與我,叫我統帥三軍,有著先斬后奏的至高權限,這正是大家所看到的表面現象。而實質上我和大王的關系是——他在利用我、我也在利用他,我們在互相利用。大王此人,可算得上梟雄之首,他授劍與我,并非善意,無非一是殺人,二是——自殺,二者皆非善意。

              “如今,我和大王授給我的劍一樣——我也成了劍,成了一雙刃劍——不!應該說是‘三棱劍’,每個棱都可以割斷人的咽喉。項羽,大王——還有我自己,都有可能被這‘三棱劍’——割斷咽喉。

              “霸王與我前世無冤,今世無仇,我為何要將他斬盡殺絕?但是我卻偏偏要這么做了。唉!遙想當初,我受胯下之辱,為何?為的是——‘尺蠖之屈以求一伸’也。我為了我的‘一伸’,不得不讓‘他人’——或者千千萬萬個‘他人’,成了這把‘三棱劍’下的——屈死之鬼!

              “大將軍,你……來,小人敬你一杯!眳务R童見韓信酒不醉人人自醉異常激動,并且話也說得大有犯上之意,嚇得連忙戰戰兢兢地端起了酒杯。

              “也好,咱哥倆再開開心心地干一杯!表n信干了酒之后,放下酒杯,讓呂馬童替他斟滿酒,不等呂馬童開言,又侃侃而言起來!皡螌④,你不要打岔,今晚你我弟兄,難得在這出生入死的結合部,置之生死、功名之外地談談心里話。同時,你也不要有什么顧慮,不要怕什么有人偷聽,我已經安排了親兵,嚴嚴密密地把守了軍帳,沒有兩個腦袋的人,休想接近我們。

              “來,我們再干一杯.......你聽我接著說。大丈夫在世,要如英雄在江湖笑傲,要如天馬獨來獨往地行空,要來來往往如穿越無人之境;要建功立業,揚名千古;萬萬不可碌碌無為,蹉跎一生,我們一定要記住陳勝的千古名言——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以上之言,只是一種概論,看天下蒼生,多數皆望塵莫及。我們可以把世上英雄豪杰,細分為三種。其一如天子,威鎮八方,一怒之下流血千里伏尸百萬,一豫之下萬家歡樂、萬象升平;其二為將相,統群臣,率三軍,耀馬揚鞭,隨心所欲地馳聘于天下,叱咤風云、揚威于萬里疆場,激揚豪情在玉宇之下,心態快意于恩仇之間;可是,以上這兩種人,都是將自己個人的利益、私己得失,看得重如泰山,他們在推翻了秦的暴政之后,為了個人的利益,不惜將他人和蒼生的生命看得不如糞土。他們整天你打我、我攻你,最終一將功成萬骨枯,成功的只有他們,而無數的傷殘者,將會可憐兮兮地終身忍受著痛苦;無數死者,則是默默無聞的瀝盡鮮血,陳尸黃土。因此可貴的是第三種人——達人也,一進一退,皆順應天時地利人和,知進退、識時務,像范蠡那樣視功名如糞土,在功成名就之時順水行舟、急流勇退,在如梭的歲月里,只要得一知己、得一紅顏而足矣,誠如是,夫復何求?那將是心安理得——不再抱憾終身了!

              韓信說到這里,徑自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將酒杯繼續倒滿之后,才將紅紅的眼睛盯著呂馬童,接著說下去:“呂老弟,我考考你,我剛才說了——三種人,不知你是哪一種人,你想做哪一種人?”

              “我......我......”呂馬童囁嚅著!胺扼......西施......大將軍,我真不知道自己想做哪一種人,比起他們,我真不知自己算不算個人......唉!我最大的能耐,不過是為王侯將相喂馬、牽馬,豪情暴起時,也就是——拍幾下馬屁股......唉!這如何叫我不妄自菲薄呢?大將軍啊,你呢?你是——哪一種人呢?”

              “我......哦!我是什么人?問得好!我是一種非常獨特的人,以上三種人的心態,我都具備。我也奢想天子之位,我也可以屈居一人之下而于萬人之上,我也想到——進不成則退;但我卻已樹大招風,身不由己了......來,我們兄弟倆再干一杯!

              望著眼睛煥發出一陣陣紅光的韓信,呂馬童不敢多喝了,干杯之后,開門見山地向韓信請命:“大將軍,大敵當前,我可不敢再貪杯啊。我很想知道,你有什么重要事情吩咐我。我一定竭盡全力,為大將軍效犬馬之勞!

              “問得好,我今天叫你來,是讓你去完成一件重要而又困難、驚險而又神秘的事情——那就是我的‘第十面埋伏’!”

              “大將軍,不管你說第十面埋伏,還是第九面埋伏,不管是如何困難、還是怎樣驚險,小人都責無旁貸,一定會赴湯蹈火、視死如歸地去完成!眳务R童重重地拍了拍胸脯,用很少見的大義凜然姿態,斬釘截鐵地說。

              “好兄弟,我韓信不枉結識你一場。只要有你這種忠心耿耿的態度,不管事成,還是事不成,我都要重重地報答你!

              “大將軍,小人行事,不求報答。小人一生中牢牢記住父親大人的教導——士為知己者死!”

              “你父親……你父親是誰?”

              “唉!我父親也曾經如日中天過......但他老人家已多年,恕小人暫時不愿意提起。我一想起他,總覺得自己愧對人生......”呂馬童別有它意地把話語引開,岔離主題。

               “他的父親到底是誰呢?”韓信心中雖然對此出現個大大的疑團,他也很想對呂馬童的題外之言按題索意——但他在這事關緊急之時,也就沒有多問!皡螌④,我叫你來,是讓你明天替我送一封信!薄 

              “送一封信?”呂馬童心里如釋重負。他想,這個大將軍也太拿腔作勢、故弄玄虛了——不就是送一封信么,還不是像“解牛刀殺雞”那么容易,大將軍也值得弄得如此神秘兮兮的!按髮④,送封信還不是手到擒來,小事一樁。大將軍,你只管吩咐,小人保證不誤事!

              呂馬童說了之后,一直眉目緊鎖的臉上,終于綻出淺淺的微笑。

              韓信也笑了笑!斑@封信卻非同小可。你能猜到是送給誰的嗎?”

              “小人不敢胡亂猜想,小人只知道盡心盡責地為大將軍效勞!眳务R童心里盡管很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他卻不想問個來龍去脈,也不敢多問,甚至連剛剛綻放的笑容,不由自主地收斂許多。

              “這封信是送給——項羽!”

              “什么?!”這——呂馬童非常吃驚了!按髮④......”呂馬童吃驚得竟然從座位跳起來。

              “呂將軍,你還是坐下來,我的用意,你不一定知道來龍去脈啊!

              “大將軍——”一頭霧水的呂馬童,這才又懷著納悶地坐下來!澳......”

              “呂將軍。這封信里,是讓你告訴項羽,我們對他的合圍,給他留一個口子,對他網開一面——讓他從這個‘口子’,逃到烏江邊。至于他到了江邊,找不找到船逃到江東,那就看天意如何了!

              “大將軍,你為何要這么做。難道這是你的欲擒故縱、聲東擊西之計,故意讓項羽疲于奔命逃到烏江邊,然后再以逸待勞將他置之死地而后快!

              “非也。非也、非也……”韓信一連說了三個“非也”,一聲比一聲低,一聲比一聲神秘。

               韓信說出了三個“非也”之后,沉默了一會,又自斟自飲地干了一杯酒!澳愕倪@次行動,就是我在‘垓下之戰’的——第‘十面埋伏’;是對漢王以假亂真的第十面埋伏;對項羽則是形同虛設的——第十面埋伏。我決心讓他一籌——放項羽一條生路。你是我的心腹、好兄弟,所以我對你直言不諱。并且,這封信——我考慮再三,也只有和我能推心置腹的你——才能去完成!

              “可是......這封信......我有可能送到嗎?即使送到項羽手里,他會相信我嗎?”呂馬童對于這次非同尋常的“送信”,感到十分迷茫。

              “你——肯定能送到。我非常相信你具備這個非凡的能力。我非常自信,我不會看錯人。你雖然在漢王和我面前,一直是低調行事,但我知道你是個人中之龍,你一定能把這封信送到項羽手里,他一定會相信你的。因為你原來是項羽的鐵哥們,你和他曾經——同行、同住,同吃一鍋飯,甚至在項羽和虞姬沒有婚媾之前,你和他同睡過一張床。你跳槽到漢王這邊,是萬般無奈,迫不得已,有非常特殊的苦衷。你那不堪回首的苦衷,恰巧我了解一些。那是因為……”

            “大將軍,求你不要再說了,你不要——再說了。你、你……唉……”呂馬童端起酒杯,但他卻沒有力量舉起,他深深地陷入那——不堪回首的往事之中...... 

            第二章  壯哉人杰 (1)

              呂馬童原籍是江蘇吳中(現蘇州)人士,他和韓信一樣,都是在年少時就胸有大志。在沒有加入項梁、項羽的反秦隊伍時,就常常對他人口出壯語:“人生一世,不錦衣玉食,枉為人矣!币恍┤寺犃怂拇搜,皆在暗處譏笑他“哼!想不到這個乳臭未干的豎子,還天天癡心妄想,真是可笑之極,孺子不可教也!

              后來,他加入項梁的反秦隊伍之后,果然不負前言。他在一次重大的戰役中,表現非常勇敢,用寶劍接連殺死十二個秦兵。他這種非凡的勇敢善戰,就連項羽都不得不對他刮目相看。后來,項羽讓他管理烏騅馬。由于他愛護項羽的烏騅馬幾乎像對待母親一般地呵護,項羽對他既是感激,又是歡喜,就套近乎地用戲言昵稱他為——呂馬童。時而久之,人人皆稱他呂馬童,他的原名呂伯子,漸漸地被人們忘卻了。甚至,他自己也把“呂伯子”慢慢地拋到腦海里。他這樣忠于職守的態度,歷史上并不多見。

              可是,一件男人都容易犯的小小過失,卻讓項羽不但和他反目成仇,而且幾乎在怒發沖冠的狂暴之下,將他揮劍斬于內帳。

              這一天春風和煦萬物生。

              這一天和和平平,沒有鏖戰,沒有廝殺。

              這一天是項羽和虞姬婚后不久,雖然蜜月已過,但依然恩愛如蜜。

              這一天春意盎然,人意亢奮……

              總之,這是人間美妙的一天!

              這一天是戎馬生涯的呂馬童,既是初次領略妙不可言的男歡女愛,也是遇到人生的最大一次忐忑,忐忑到——是與死神——面對面。

              這一天的呂馬童,還是剛剛從昨天驚心動魄的戰場上,披著帶血、帶著被敵人刀劍劃破的戰袍,豪氣十足地退下來。

              呂馬童這一天,一直是帶著春暉般的微笑。

              昨天,他冒著極大的危險,殺死兩個從項羽身后偷襲的敵人,使項王有驚無險地與死神——擦肩而過。他人生第一次在千軍萬馬之中,千人萬眼之下,得到——霸王擁抱著他、并且對他連連大聲贊許地他為“好兄弟!”

              在那時間定格的一瞬間,他呂馬童成了人人敬慕的——英雄,他甚至想起了自己的名字不是呂馬童,而是呂伯子......

              現在,我們的少年英雄邁著豪放的步伐,放肆的、連蹦帶跳地走進項羽的帳內,連平常必不可少的“通報一聲”,他都忘掉了;要說兩天前,他是萬萬不敢這么膽大妄為的,可是項羽昨天抱著他的時候說“呂馬童,從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好兄弟,最好最好的——兄弟!

              既然是“好弟兄”,那么好弟弟進入“好哥哥”的住地,應該是進進出出、相安無事吧!按蟾纭彼M了軍帳內之后,才叫了一聲。

              這時候,項羽不在——在帳內的是絕代佳人虞姬。

              虞姬正在替項羽修補戰袍,她慢慢抬起美麗得不可一世的——容顏。

              一瞬間,呂馬童驚呆了……甭說呂馬童驚呆了——就是宋玉到此,也不得不呆!

              這是他第一次近距離面對“嫂嫂”,也是他第一次近距離一飽眼福,也是他第一次感到自己的人生,除了戎馬之外——還有第二種價值……

              虞姬卻沒有呆。

              世界上有很多很多“呆男”,卻很少很少有“呆女”,更何況虞姬已經是感情成熟的少婦了。

              “弟弟,是你。你哥哥不在,一會就回來了。你等一等吧!庇菁煨焯饗善G無比的臉龐,不疾不徐地吐出非常動聽的連珠妙語。

              呂馬童立即感到猶如春風拂面,耳畔響起一陣美妙得不可名狀的天籟之音。

              “不、不不……嫂子……”呂馬童犯了口吃!拔摇..我……我找——大哥!

              “好兄弟。我聽你大哥說,你昨天冒死救了他。你看,戰袍都破了。來,拿來給嫂子替你補一下!庇菁ё叩絽务R童身邊。她是一位非常善良的東方女性,呂馬童救了她的丈夫——她的感恩之心,使她拋開“男女授受不親”的古訓和禁條,毫無芥蒂地流露出對“好兄弟”的感激。

              “不,這不行!眳务R童望著虞姬,一陣陣從她身上發出來的,梅蘭一般芳香氣場,使他瞬間滋生出一種美妙的感覺,并且揮之不去地在心中漾漾蕩起,心猿意馬的手本能地抓住戰袍——似乎這漏洞百出的戰袍,就是他男子漢大丈夫的底線。

              虞姬也抓住呂馬童披著的戰袍!暗艿,快放手,讓嫂子替你補一補吧!

              嫩藕般的胳膊、鮮蔥似的手指——呂馬童的視點,在她的鶯啼一般的“美聲語音”誘惑下聚焦了。

              呂馬童慢慢地失去了他的“底線”,同時即將得到另一種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底線”——災禍!吧┳,萬萬不可!”呂馬童在手忙腳亂中,竟然“快放手”戰袍,下意識、神使鬼差地拉住虞姬的長袖——改變他人生軌跡的焦點,因此而起......

              “呂馬童!你好大的狗膽——”項羽咆哮如雷的聲音,突然地在帳內響起來。

              這于無聲處的一聲驚雷,雷得呂馬童和虞姬,雙雙同時放開對方的衣袍、長袖。

              項羽惡狠狠地抽出佩劍,向呂馬童逼過去:“呂馬童,今天我、我、我——非砍了你不可!”此時,昨日“好兄弟”之言,瞬時不復存在。

              在這種情況下,做弟弟的說什么都是越描越黑、說什么都不如跪下去——呂馬童嚇得先跪了下去,然后才驚慌失措地分辨著:“大將軍,我、我、我沒有……我不敢……”

              虞姬見勢不好,忙撲過去拉住項羽持劍的手:“大王,呂馬童什么也沒有做,他沒有錯。是我看見他戰袍破了,叫他脫下來給我補補!

              “哼!沒有錯,他私自闖入我的帳中,就是死罪!”

              項羽如雷貫耳的吼叫,驚動了他人,范增急急匆匆地跑進帳來。

              “羽兒,萬萬不可造次!狈对鲆姷竭@種形勢,第一反應是穩住項羽。

              “亞父,呂馬童他找死!”項羽依然怒不可歇地吼叫。

              范增細觀一下形勢,知道一貫固執己見的項羽,在如此暴怒中,任何人的話,他都未必聽進去,心里決定因勢利導,緩一下形勢,再解開項羽和呂馬童之間的——誤會和糾結。

              雖然形勢迫人,但范增還是想了一會應對之策。想好之后,突然高聲地:“來人!”! 

            第二章  壯哉人杰 (2)

              帳外的幾個衛士,應聲而入。

              范增指著呂馬童,語氣十分嚴厲:“把呂馬童,綁出轅門,給我砍了!

              虞姬見此情況,救人心切,顧不得面子、顧不得越描越黑之嫌了:“亞父大人,呂馬童和我是清白的。他一直尊重我這個嫂子。他來找大將軍有事,我見他戰袍破了,要替他補補時,正好大將軍回來了——誤會由此而生……請大人手下留情,饒了他吧!

              依然怒氣沖沖的項羽卻不依不饒:“亞父啊,呂馬童對我夫人有越禮之嫌,如讓他逍遙法外,我頂天立地的項羽,還有何面目立足于天下!

              范增故意嘆了口氣:“唉,既然大將軍有異議,呂馬童非死不可。不過,明天是我的壽辰,今日諸事不宜、不宜……就——暫且讓呂馬童這個家伙,多活兩天吧。來人啊,把他綁了,先關押起來,弄一些好食物,讓他做個——飽死鬼吧!

              呂馬童被關押起來之后,范增立即刻不容緩地將項羽請到自己的帳內,命人擺上酒菜,一邊慢慢地徐斟慢飲,一邊給他講了一個這樣的故事,說的是“他們”楚人的祖先的事情——

              楚莊王平息內亂,于是大舉進行慶功宴會。興高采烈的文武百官們,在分享大王的開心一刻時,竟然忘乎所以地從中午——豪飲、暴食直到天黑。雖然群臣此時已經——不勝酒力了,可是楚莊王依然——意猶未盡。他一時高興中,為了替這次不可多得的狂歡推波助瀾,再次推出新一輪高潮,竟然暫時放棄了“內外有別”的宮廷信條,忘乎所以召來妃子,來為眾將斟酒,一時將宴會搞得異;鸨。

              就在酒宴高潮迭起時,不甘寂寞的大風,也來越俎代庖地湊熱鬧,一陣狂風,毫無預兆地襲來,使得大殿里的燭火——頓時皆滅,霎時黑暗得伸手不見五指。在這驟然而來的黑暗之時,一人——機不可失的將他的‘咸豬手’,毫不客氣地摸向一個妃子,此妃在驚恐中,沒有敢呼叫,只是奮力掙脫襲胸之辱,順手摘得此將帽頂之櫻,并立即摸著黑,摸到楚莊王身邊,將此男的不軌行為,告之楚莊王,楚莊王一聽此事,心里頓時大驚,驚得酒也醒了大半。他急忙嚷叫起來:“不要急著點燈,大家不拘小節,摘帽痛飲,務必盡興!

              又飲了三巡之后,楚莊王這才令人亮火點燈。經過這么一折騰,剛才戲妃之人是誰,只有天知道了。此事過去之后,那個在一念之差中——“戲妃”之人,在一次戰役中身先士卒,出生入死地奮勇殺敵,以至于傷重不治,以身殉國。死前他才告之楚莊王,當年戲妃之人是己也。楚莊王聽了此人的真情告白,心里不由得地嘆息:“唉!我當初一點微不足道的小恩小惠,換來了一員匡扶社稷的猛將,沒錯啊,真是——太值了!”

              范增講完了故事,對項羽說:“這是我們先人的真實故事,大王對此,有什么看法?”

              項羽是不可多得的將才,他雖然是一個脾氣暴躁的粗人,但在多次慘烈無比的生死搏殺中,他已經將自己磨練得——粗中有細了。那一次他為了激勵將士奮勇作戰,他演繹了破釜沉舟的千古絕唱,可見他是個絕頂聰明的人,他早就和粗中有細——對號入座了。范增的故事還沒講完,他已盡知其意,并且他與范增的觀點,很多地方一直是——英雄所見略同;這一次,他們之間又心有靈犀、不謀而合了。于是,他也就壓制一下心中怒氣,默契地配合范增說:“亞父的故事和亞父的心意,我都明白了。我們和秦的戰幕,才拉開不久,和秦大將軍章邯的戰斗,還是各有勝負,鹿死誰手,尚未可知。在此用人之際,為‘小事’而殺掉呂馬童,是因小而失大,甚至等于——自毀長城。亞父之意,如斯乎?”

              “大將軍如此明事理,實為西楚之幸也......”

              項羽又沉思了片刻,他心里于此事并不罷休,但于范增,如此苦口婆心地為呂馬童求情,他不想為“戲姬”之事,連范增的一點老臉也不給,這才悻悻地說:“唉!是可忍,孰不可忍。朋友妻不可欺,呂馬童這豎子,真是成問題。唔,看在亞父講情的份上,讓他腦袋暫且寄予項上;蜻t或早,還得取他項上人頭,已解我心中糾結。媽的,別再提他吧,咱們喝酒……”

              ......

            呂馬童既是痛苦的、又是幸福地從那不堪回首的往事中抬起頭來,重新回到現實中,醒神地面對——緊緊地望著他的韓信,久久沒有說話。

              一直洞察著他,聆聽著呂馬童心聲的韓信,也頗有耐性地沉默著,久久沒有說話。

              呂馬童在心濤翻滾中,情不自禁地揉揉辛酸的眼睛,極力將虞姬那東方女神的形象,從眼簾上漸漸地、無奈地,強忍地屏蔽了……

              明察秋毫的韓信,知道呂馬童對自己那些忐忐忑忑的往事,有著終身揮之不去的陰影。他見呂馬童面部表情,漸漸地有了自我寬解的變化,于是善解人意地笑著說:“將軍,你剛才走神了,在想什么呢?是想哪——絕色無比的虞美人嗎?她那絕代佳人的美色,的的確確能讓——無數英雄竟折腰!

              “大將軍,你既然什么都知道,就別笑話我的——自作多情了。自從我和虞姬,發生那么一點、微不足道的糗事之后,項羽雖然在范增的斡旋下,饒我不死,但他那妒意如火的心中,依然對我耿耿于懷的——怨恨,他隔三岔五地給我‘小腳鞋穿’,甚至當著眾人的面,借題發揮地——呵斥我。我也是一個頂天立地的漢子,我不能老是——身在矮檐下,在忍無可忍之下,只好萬般無奈的離開他,和你一樣,投奔了漢王。唉!從那之后,總算擺脫了天天‘低頭思過’的——糗日子!

              “好兄弟,”韓信戲言道!澳銓Ω绺缯f句實話,你那天,對虞姬動心了嗎?”

              “那天......”呂馬童眼里,閃爍出異樣的光彩!斑,說真的,我那天的確有點動心。啊,虞姬那美不勝收的臉蛋,甜美如歌的聲音,白如凝脂的肌膚,我看著,聽著,甚至想著,都會得到一種男性的滿足……”

              “哈哈哈……”韓信大笑起來!罢婵床怀,你這個打起仗來像餓虎撲食一般兇狠的小子,居然還有另一面——還是個多情的種子。沒怪子曰——食色性也!哈哈哈——”他大笑起來,笑出了滿眶淚水,笑得有些莫名其妙的激動。

              “大將軍,你笑從何來?”

              韓信的笑聲又忽然戛然而止,用一種酸溜溜的口吻說:“唉!我笑你嗎?我是笑我自己啊,你我都是叱咤風云的大丈夫,可是我們倆都沒有項羽的福氣。我們雖然何患無妻,但我們很難——幾乎是不可能有緣遇到,像虞姬那樣的紅顏知己了。唉——”他又是一聲長嘆。

              聽了韓信這么感慨,呂馬童從心里也頻頻唏噓起來。

              韓信長嘆之后,突然一改話題:“呂將軍,我們還是談談正事吧。你可愿意送信給項羽,指出一條能讓他——突出重圍的道路嗎?”

              “大將軍,愿不愿意,倒并不重要。我只是執行你的——山一般的——軍令。但我想知道,你這么做,為的是什么?不明白大將軍的用意,辦糊涂事我可能沒有信心,信心不足的事,我能辦好嗎?我可以糊里糊涂地去死,但不會糊里糊涂地去殺人,也不會糊里糊涂地去救人。有的放矢——這是我的行事風格!

              “說得好。那我就竹筒倒豆子,一切都告訴你吧!表n信拗不過呂馬童的固執己見,只好將他自己的心中深層次的東西,拋出來曝光!捌仗熘,能和漢王一爭天下者,只有項羽啊。我和你,在漢王和項羽逐鹿天下的過程中,只不過是他的強弓和良犬;蛘哒f是——郎中和馬童;所以——我們良禽擇木投奔了漢王;此事,究竟是對——還是錯,那只有后人去評價了。

              “我們雖然——認為投靠了明君,可是,殊不知普天之下,伴君——皆如伴虎,伴漢王的臣子,也無一例外。漢王貌似寬宏大量,仁厚待人?墒且靶摹R天下的人,絕不會有絲毫——婦人之仁。由此而言,漢王不啻是一個——居心叵測的人,而呂后更是一個奇毒無比,而又深藏不露出豺狼之心毒婦。他們倆,在未得天下時,委曲求全于我,一旦我們滅了項羽,他們無所顧忌了,我們——我和你,將會是重蹈覆轍——‘兔死狗烹’的英雄末路。今天,我是大將軍;到那時,我甚至連俯首甘當階下囚——都難以與時俱進啊!到那時,天下之大,將無有我韓信立足之地。因此,在我穩操勝券之下,我打算網開一面,放項羽一條生路,只有讓他活下去,讓他去掣肘漢王一統天下。只有這樣,才能使我們繼續揚眉吐氣下去。我的心意,這下該明白了吧?”

              “大將軍,明白是明白了?墒恰

              “可是什么?”韓信緊緊地盯著呂馬童的眼睛,似乎想洞察到他的內心世界! 

            第二章  壯哉人杰(3)

              呂馬童在韓信的盯視之下,沒有感到局促,他依然豪爽地振振有詞:“大將軍對我如此直言不諱,難道不怕我向漢王揭發你,透露你吃里爬外、欺君犯上的野心!眳务R童不愧是一代人杰,他一定要將韓信的意圖——全方位地弄清楚之后,才能接受這非同凡響的軍令。他知道,這次“軍令”執行之后,將對他人生軌跡——起到翻天覆地的變化,對他而言,這是一個比棄楚投漢,還要凸顯更甚——轉折點。

              “哈哈哈——”韓信又是一陣陣長笑!拔翼n某行事,若沒有鬼神不測之機,如何能暗渡陳倉,如何能讓章邯心悅誠服地說,‘敗在項羽手下,我還剩二十萬兵;敗在你韓信手下,只剩下我這光桿將軍’。咱們哥倆不妨再說說項羽,在世人眼中,他是個神;稱之他有拔山之力,萬夫不當之勇?稍谖翼n信眼里,只不過是——如幼子弱婦,他的匹夫之勇,只不過是——只能成撈魚摸蝦般氣候。我只是略施小計,就讓他——萬劫不復!”

              呂馬童終于被韓信折服了:“大將軍,您的神機妙算,的確是孫武在世亦難及也。大將軍,哪你為何不作一部兵法,好今后揚名千古!

              韓信雖然是謙恭禮讓之士,給呂馬童這么恰好的奉承句,心里也飄飄然然了。他端起酒杯一干而盡。然后意氣風發地仰天長嘯:“誰說不如孫武,出奇制勝古今無,篇章何不揚于世,比起后人怕不如,怕——不——如!哈哈哈……呂馬童,我的的確確是——不怕你向漢王揭發我的。實話告訴你吧,這次讓你去干這件事,之前我已經——獲得漢王的同意!

              “什么?!”已經一頭霧水的呂馬童,心里又像加上兩片濃云,這下子更是吃驚不小。

              “嘿嘿!表n信冷笑著!笆堑。我昨日已稟告大王,告訴他我安排你的這次行動,是‘垓下之戰’的第——‘十面埋伏’,這次行動的代號,就叫——‘十面埋伏’。不過,大王只知道你這次此行此去,是——刺殺項羽;他萬萬不會想到我會另有企圖。但大王生性多疑,雖然同意這次行動,也同意由你主打,他又別有用意地安排一個,化名叫‘專諸甲’的人,配合你這次行動。由此可見大王的用人之疑,真可謂——滴水不漏。不過,我也派個人做你的助手,這個人外號——‘耍離乙’。所以,你的這次行動,無間道又加上個臥底的,可謂是‘戲中有戲’。明天夜里,你利用對項羽布兵的熟悉,乘月黑風高之機,按照我說的,盡量告知項羽,叫他連夜從垓下,向南突圍。那一面,我會裝模作樣地安排一些弱旅,多給他一點——突圍機會。呂馬童,你看一看,對于我的這一番安排,還有沒有什么疑問!

              面對韓信天衣無縫般的陰謀,呂馬童不由地感到一陣子心驚肉跳,他又猶豫了一下才說:“大將軍,你的安排百密而無一疏。但我覺得,由于項羽此時已經處于極度緊張的狀態之中,所以這件事執行起來,肯定會遇到難以預料的困難,我不敢說此行——能讓大將軍心想事成。萬一有什么意外,請大將軍諒解。千萬不要認為我呂馬童是——兩面派!

              “唉,好兄弟,你的擔心不無道理。我知道,此舉乃逆天行事,成,是我運籌帷幄,穩操勝算;敗,是天意不作美,天意不可違。所以這件事,是成、是敗——皆有可能。你就不要再有什么顧慮了,你盡力而為之吧,至于天意如何,那不是我們凡夫俗子想遂愿就能遂愿的了。好了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和做做準備。明天……明天——祝你好運!”

              翌日。垓下。死氣沉沉的楚營。

              夜黑風高。在一陣陣幽怨的洞簫聲伴奏下,四面唱響哀哀怨怨的楚歌,那催人淚下的歌聲,和著寒風的節拍,幽幽怨怨地飄移到楚營,慢慢地擴散:

              更鼓響,夜凄涼,

              征人含淚思故鄉,

              何日能見親人面,

              只在夢中聚一堂。

              

              夜深沉,月無光,

              老母思兒妻想郎,

              不知兒郎生與死,

              相對而泣淚四行。

              ……

              此時,鏖戰一天的項羽,獨自飲了幾杯悶酒之后,竟然趴在酒桌上沉睡了。

              坐臥不安、心亂如麻的虞姬,聽了一遍楚歌之后,長嘆了幾口氣,心懷忐忑地走到項羽身邊,手慌腳亂地推醒了項羽。

              “大王,你聽聽……”

              被虞姬驚醒的項羽,揉揉睡眼惺忪的面孔,急忙站起來,仔細地聽著:

              “……

              老母思兒妻想郎,

              不知兒郎生與死,

              相對而泣淚四行!

              聽著這熟悉的鄉音,令人傷心裂魂的一曲悲歌,項羽心中萬分惶恐:“難道韓信打下西楚了嗎……”

              虞子期驚惶萬狀地走進來:“大王,軍心已潰,殘局不堪。自從楚漢相爭以來,就連范增、鐘離昧、季布等信義著于天下的忠臣,迫于這大廈將傾的重壓之下,皆已——見大勢不好,先后不辭而別了。我們不要在這垓下,作這徒勞無益的困獸斗了,不如用現存的殘部,趁夜孤注一擲,沖殺出去,以圖他日東山再起!

              心如亂麻的項羽,沉思了一會才抬起頭來:“子期,容我考慮一下。唉,但愿天無絕人之路。你先出去吧……”

              又一天。夜晚。垓下。漢營。

              呂馬童帳內。呂馬童和專諸甲、耍離乙已經酒足飯飽。

              呂馬童令下人撤去碗盞之后,開門見山地直奔主題:“你們二位,知道我們今天夜里的行動目的嗎?”

              專諸甲:“我不知道,大王只叫我行動時,不離將軍左右,一切聽從將軍的指揮!

              耍離乙:“我知道一些。大將軍叫我配合你去——執行‘十面埋伏’計劃。但具體細節,我不知道!

              呂馬童鄭重其事地說:“在出發之前,我先將這次行動的具體情況,大致跟你們講一講。我們這次執行的‘十面埋伏’計劃,是要潛入項羽楚營,尋求有利的機會,像你們的先人——‘專諸刺王僚、耍離刺慶忌’那樣,將項羽置之死地而后快。成敗與否,取決于我們能否把握機會、能否竭盡全力——還有是否有好運氣。

              “我們如成功了,那我們將是——一舉成名天下知;一旦失手了,我們很可能連專諸和耍離皆不如,很可能會像聶政一樣,很可能還不如聶政——因為聶政還有一個大義凜然的姐姐。我等很可能像死狗一樣,默默無聞地——暴尸荒野。因此,在行動之前,將你們倆分分工。你們兩人,一個隨我潛入楚營;另一個人,則是留在楚營外,負責望風和接應。你們誰愿意在外、誰愿意入內?”

              專諸甲和耍離乙對視了一下,然后異口同聲地:“呂將軍,我們自己不好選擇,請將軍只管吩咐。我等之人,早已將生死度之身外!

              “聽你們如此說來,倒叫我好生為難。也罷,且這么辦……”呂馬童說著,從身上掏出一枚‘秦半兩’,在他們眼前晃了晃!拔易屇銈冏约赫莆兆约旱拿\,誰猜得正面,就在楚營外接應;猜得反面,就是和我——一起出生入死,也可以死而無怨了!

              他們二人聽了,皆完全表示同意。

              呂馬童于是將“秦半兩”在手中掂了掂,然后向空中拋起!扒匕雰伞痹诳罩蟹瓭L了幾圈,飛快地掉在桌子上——同時他閃電一樣用手將其捂住。

              “你們誰猜?”

              專諸甲:“我來吧。我就猜正面!

              呂馬童慢慢放開手,看了看對專諸甲說:“恭喜你,猜對了!比缓笥謱χkx乙!八kx乙,我和你今夜即將面對如狼似虎般的項羽,你現在心里緊不緊張?

              “有啥好緊張的。最多不過是——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矣!”

              “好!大將軍真沒有看走眼。二位,你們先回去準備一下。要求是——玄衣、短刃、緊衣、軟鞋。今夜戌時一到,我們準時出發!”(未完待續)

             

            長篇連載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2. 上一篇長篇連載:

          3. 下一篇長篇連載: 沒有了
          4.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最新熱點 最新推薦 相關文章
            孫希貴:西樓月(一)
            李潔冰 李雪冰:刑警馬車(二…
            姜  威:沉浮海州王(二)
            相裕亭:鹽河人家(二)
            呂成運:人間救藥(二)
            劍之晶:我嫁給了鄉下人(二…
            姜  威:浮沉海州王(一)
            劍之晶:我嫁給了鄉下人(一…
            相裕亭:鹽河人家(一)
            呂成運:人間救藥(一)
            16061484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主編:張文寶 副主編:蔡驥鳴 站長:王軍先 連云港作家網版權所有

            投稿郵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連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連云港市散文學會QQ群號:433604695 蘇ICP備16061484號
             蘇公網安備 32070502010200號

            十分快三app

              <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库尔勒 | 涿州 | 宜都 | 辽阳 | 邯郸 | 图木舒克 | 邢台 | 鸡西 | 焦作 | 杞县 | 武安 | 泗洪 | 昌都 | 博罗 | 庄河 | 偃师 | 曹县 | 绵阳 | 晋中 | 南安 | 伊春 | 那曲 | 商洛 | 沧州 | 赵县 | 临海 | 龙口 | 常德 | 洛阳 | 黔东南 | 永新 | 克孜勒苏 | 辽宁沈阳 | 吴忠 | 鹤岗 | 信阳 | 锡林郭勒 | 朝阳 | 芜湖 | 开封 | 张家口 | 兴化 | 广汉 | 三明 | 衡水 | 新乡 | 南京 | 汉中 | 六盘水 | 攀枝花 | 阿拉尔 | 辽源 | 漳州 | 贺州 | 澳门澳门 | 宝应县 | 汉川 | 章丘 | 宝应县 | 黑河 | 喀什 | 涿州 | 阳泉 | 万宁 | 东台 | 仁怀 | 张家口 | 日土 | 黄石 | 黔南 | 清徐 | 渭南 | 新乡 | 澳门澳门 | 钦州 | 梧州 | 苍南 | 如东 | 黄石 | 河池 | 日土 | 汕尾 | 眉山 | 驻马店 | 遵义 | 湖南长沙 | 大兴安岭 | 开封 | 三亚 | 燕郊 | 孝感 | 日土 | 邳州 | 贵港 | 内江 | 泰安 | 灌云 | 娄底 | 随州 | 葫芦岛 | 攀枝花 | 云南昆明 | 屯昌 | 天门 | 宣城 | 安庆 | 潍坊 | 红河 | 沧州 | 甘肃兰州 | 招远 | 保山 | 开封 | 博尔塔拉 | 博尔塔拉 | 朔州 | 三沙 | 鹤岗 | 图木舒克 | 神木 | 白银 | 山西太原 | 临夏 | 乳山 | 苍南 | 泰兴 | 象山 | 昌都 | 大连 | 梧州 | 日土 | 菏泽 | 信阳 | 海西 | 湘潭 | 惠州 | 扬中 | 蓬莱 | 库尔勒 | 惠州 | 高雄 | 黑河 | 神木 | 香港香港 | 诸城 | 湖州 | 泉州 | 泉州 | 泗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内江 | 淄博 | 黑河 | 辽阳 | 宣城 | 图木舒克 | 明港 | 河南郑州 | 湖州 | 铜陵 | 泰州 | 吴忠 | 醴陵 | 绥化 | 南充 | 醴陵 | 资阳 | 通化 | 德清 | 涿州 | 延安 | 吉林长春 | 迁安市 | 宝应县 | 泗洪 | 海西 | 临汾 | 黔西南 | 怒江 | 抚顺 | 兴化 | 燕郊 | 如皋 | 毕节 | 河源 | 宁夏银川 | 保定 | 沧州 | 甘南 | 牡丹江 | 阿坝 | 辽源 | 平顶山 | 广西南宁 | 玉树 | 诸暨 | 邢台 | 荆门 | 宿迁 | 海宁 | 宣城 | 那曲 | 黔西南 | 台湾台湾 | 临猗 | 垦利 | 广元 | 陵水 | 吉安 | 五指山 | 江西南昌 | 吐鲁番 | 娄底 | 哈密 | 邹城 | 呼伦贝尔 | 株洲 | 招远 | 如皋 | 邹城 | 绍兴 | 如东 | 齐齐哈尔 | 自贡 | 丽江 | 徐州 | 清远 | 阿勒泰 | 武安 | 眉山 | 徐州 | 南平 | 廊坊 | 兴安盟 | 濮阳 | 宜都 | 临汾 | 和田 | 台南 | 启东 | 阳江 | 铜陵 | 临沧 | 果洛 | 定西 | 巴中 | 醴陵 | 赤峰 | 濮阳 | 丹阳 | 内江 | 连云港 | 龙岩 | 霍邱 | 余姚 | 包头 | 海拉尔 | 义乌 | 蚌埠 | 淄博 | 甘南 | 义乌 | 湘西 | 瑞安 | 晋江 | 新乡 | 山南 | 海南海口 | 燕郊 | 宁波 | 昌吉 | 泰州 | 醴陵 | 招远 | 茂名 | 黔西南 | 包头 | 广汉 | 惠州 | 江西南昌 | 固原 | 东海 | 双鸭山 | 阿克苏 | 海北 | 百色 | 池州 | 韶关 | 龙岩 | 黔南 | 包头 | 白山 | 四川成都 | 咸阳 | 慈溪 | 昌吉 | 绍兴 | 上饶 | 石嘴山 | 陵水 | 南通 | 吴忠 | 瓦房店 | 唐山 | 巢湖 | 黄山 | 浙江杭州 | 潍坊 | 单县 | 安阳 | 临汾 | 昌都 | 章丘 | 沧州 | 赤峰 | 日喀则 | 内江 | 益阳 | 荣成 | 广元 | 滨州 | 台中 | 晋江 | 仁怀 | 广州 | 商丘 | 宜春 | 阳江 | 锦州 | 平顶山 | 改则 | 莒县 | 自贡 | 益阳 | 台北 | 吕梁 | 沭阳 | 舟山 | 燕郊 | 新乡 | 泰安 | 海拉尔 | 五家渠 | 神木 | 泗阳 | 温州 | 河池 | 聊城 | 临沂 | 牡丹江 | 鸡西 | 济南 | 酒泉 | 平潭 | 宿州 | 汕尾 | 沧州 | 黄石 | 中卫 | 三沙 | 霍邱 | 秦皇岛 | 宁国 | 呼伦贝尔 | 乌海 | 宁国 | 玉环 | 莱州 | 吉林 | 广饶 | 中卫 | 东方 | 肥城 | 锡林郭勒 | 白银 | 达州 | 无锡 | 偃师 | 如东 | 驻马店 | 新疆乌鲁木齐 | 莒县 | 临猗 | 巢湖 | 丹阳 | 汕头 | 海南海口 | 德阳 | 常州 | 九江 | 济南 | 平潭 | 溧阳 | 安吉 | 十堰 | 包头 | 柳州 | 海丰 | 东方 | 伊春 | 清徐 | 定安 | 果洛 | 运城 | 图木舒克 | 安顺 | 漳州 | 永康 | 云浮 | 鞍山 | 齐齐哈尔 | 岳阳 | 琼海 | 五家渠 | 鄢陵 | 新沂 | 营口 | 驻马店 | 吉林 | 怀化 | 自贡 | 来宾 | 长垣 | 肇庆 | 玉树 | 凉山 | 赤峰 | 威海 | 本溪 | 漳州 | 昌吉 | 莱芜 | 辽宁沈阳 | 乌兰察布 | 偃师 | 台山 | 宣城 | 邹平 | 双鸭山 | 泗阳 | 阿拉尔 | 德阳 | 仁寿 | 广西南宁 | 神农架 | 梅州 | 保定 | 库尔勒 | 灵宝 | 赤峰 | 甘肃兰州 | 济南 | 赣州 | 瑞安 | 贺州 | 泰州 | 乐清 | 文山 | 镇江 | 常德 | 邳州 | 张家界 | 绵阳 | 海西 | 楚雄 | 聊城 | 五指山 | 焦作 | 济宁 | 偃师 | 清徐 | 博尔塔拉 | 温岭 | 沛县 | 柳州 | 玉树 | 博尔塔拉 | 盘锦 | 三门峡 | 黔西南 | 云南昆明 | 项城 | 德宏 | 黔西南 | 固原 | 丹东 | 平凉 | 张家口 | 烟台 | 顺德 | 新泰 | 宜昌 | 海西 | 舟山 | 厦门 | 巴中 | 台山 | 乌海 | 龙口 | 威海 | 随州 | 甘孜 | 十堰 | 烟台 | 海东 | 株洲 | 泗洪 | 靖江 | 安顺 | 眉山 | 海北 | 仁怀 | 琼中 | 日喀则 | 湖北武汉 | 遵义 | 泰州 | 濮阳 | 库尔勒 | 海丰 | 建湖 | 浙江杭州 | 吉林 | 庆阳 | 海安 | 榆林 | 余姚 | 金坛 | 营口 | 福建福州 | 南阳 | 包头 | 淮南 | 长垣 | 昆山 | 玉环 | 文昌 | 保亭 | 黄冈 | 喀什 | 燕郊 | 江西南昌 | 阿拉尔 | 阳春 | 天水 | 赣州 | 辽阳 | 日土 | 大庆 | 通化 | 阜阳 | 长兴 | 吉安 | 三沙 | 清徐 | 桓台 | 阿勒泰 | 清徐 | 德阳 | 台州 | 厦门 | 琼海 | 安康 | 岳阳 | 邹平 | 来宾 | 河北石家庄 | 东方 | 咸阳 | 日喀则 | 湖南长沙 | 厦门 | 五家渠 | 那曲 | 常德 | 山东青岛 | 明港 | 桐城 | 海东 | 荣成 | 湖南长沙 | 清徐 | 黄冈 | 新泰 | 慈溪 | 南平 | 陵水 | 铜川 | 开封 | 伊犁 | 宜宾 | 喀什 | 任丘 | 防城港 | 通辽 | 张掖 | 湖州 | 日喀则 | 铜陵 | 绥化 | 鹤壁 | 朝阳 | 湛江 | 万宁 | 兴化 | 文昌 | 鹤岗 | 沛县 | 五家渠 | 东阳 | 信阳 | 澄迈 | 山南 | 张家口 | 吉安 | 乌兰察布 | 鹤壁 | 揭阳 | 酒泉 | 湖南长沙 | 吐鲁番 | 荆州 | 淮南 | 天门 | 泰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赵县 | 怒江 | 蚌埠 | 德州 | 怀化 | 宣城 | 宜宾 | 泗阳 | 景德镇 | 灌云 | 临沧 | 四平 | 滁州 | 南通 | 文昌 | 大同 | 钦州 | 丽江 | 延边 | 宝鸡 | 盘锦 | 嘉峪关 | 丽江 | 晋中 | 潜江 | 达州 | 保山 | 开封 | 嘉兴 | 安徽合肥 | 泉州 | 嘉峪关 | 保亭 | 汕尾 | 鹰潭 | 毕节 | 赣州 | 泰州 | 大庆 | 垦利 | 深圳 | 安康 | 泸州 | 巴中 | 安岳 | 吉林长春 | 邹平 | 定州 | 厦门 | 柳州 | 昌吉 | 荆州 | 任丘 | 安徽合肥 | 平顶山 | 姜堰 | 大连 | 临猗 | 双鸭山 | 青海西宁 | 云南昆明 | 郴州 | 玉树 | 孝感 | 灵宝 | 烟台 | 张掖 | 邹平 | 云浮 | 如皋 | 屯昌 | 南充 | 徐州 | 陕西西安 | 黔西南 | 楚雄 | 资阳 | 泗阳 | 新泰 | 绥化 | 阿里 | 西双版纳 | 新余 | 阳春 | 大庆 | 亳州 | 济宁 | 白银 | 榆林 | 驻马店 | 株洲 | 海丰 | 齐齐哈尔 | 兴化 | 湛江 | 鄢陵 | 果洛 | 安庆 | 盐城 | 平凉 | 灵宝 | 延安 | 临夏 | 温岭 | 咸阳 | 黄石 | 台湾台湾 | 惠州 | 珠海 | 开封 | 梧州 | 咸阳 | 张掖 | 德阳 | 嘉峪关 | 沧州 | 唐山 | 启东 | 贵港 | 深圳 | 泸州 | 长兴 | 海南海口 | 广元 | 平潭 | 本溪 | 克孜勒苏 | 武安 | 邳州 | 辽源 | 澳门澳门 | 鞍山 | 诸城 | 萍乡 | 阿拉善盟 | 澄迈 | 沛县 | 淄博 | 赵县 | 永州 | 神木 | 克拉玛依 | 澳门澳门 | 大庆 | 东阳 | 德清 | 黄山 | 黄石 | 通化 | 温州 | 澄迈 | 怒江 | 桂林 | 大丰 | 邯郸 | 天水 | 钦州 | 锡林郭勒 | 宝鸡 | 台州 | 延安 | 葫芦岛 | 岳阳 | 长垣 | 韶关 | 临沧 | 汉中 | 象山 | 中卫 | 桐城 | 招远 | 三河 | 伊春 | 德阳 | 运城 | 崇左 | 咸阳 | 绥化 | 珠海 | 无锡 | 广西南宁 | 汕尾 | 安阳 | 海东 | 乐清 | 新沂 | 营口 | 平凉 | 东海 | 宜昌 | 昌吉 | 简阳 | 巴彦淖尔市 | 大连 | 昭通 | 锡林郭勒 | 湖北武汉 | 馆陶 | 克孜勒苏 | 武夷山 | 鸡西 | 邹城 | 乌海 | 安康 | 台北 | 咸阳 | 阳江 | 衡水 | 湛江 | 滕州 | 克拉玛依 | 嘉善 | 铜川 | 南阳 | 大连 | 惠州 | 宁夏银川 | 天门 | 湖州 | 平凉 | 潜江 | 天长 | 中山 | 葫芦岛 | 通辽 | 如皋 | 大丰 | 安顺 | 武夷山 | 佛山 | 崇左 | 文昌 | 焦作 | 龙岩 | 邯郸 | 禹州 | 防城港 | 兴安盟 | 亳州 | 红河 | 启东 | 咸阳 | 龙岩 | 石嘴山 | 岳阳 | 泰州 | 本溪 | 海东 | 台南 | 瓦房店 | 大理 | 蚌埠 | 延安 | 喀什 | 庄河 | 梅州 | 喀什 | 安徽合肥 | 明港 | 三亚 | 垦利 | 邢台 | 保亭 | 鄢陵 | 镇江 | 仙桃 | 攀枝花 | 金坛 | 金坛 | 日喀则 | 百色 | 贺州 | 阿拉尔 | 和县 | 瑞安 | 如皋 | 泰州 | 荣成 | 佛山 | 海北 | 云南昆明 | 嘉善 | 嘉峪关 | 许昌 | 余姚 | 顺德 | 海南 | 日土 | 兴安盟 | 青州 | 湖州 | 晋江 | 珠海 | 吴忠 | 克孜勒苏 | 衡阳 | 普洱 | 云南昆明 | 东莞 | 揭阳 | 安康 | 吐鲁番 | 通化 | 株洲 | 广安 | 衡阳 | 山东青岛 | 海门 | 漳州 | 宁国 | 昭通 | 改则 | 图木舒克 | 呼伦贝尔 | 新疆乌鲁木齐 | 东阳 | 南阳 | 林芝 | 图木舒克 | 漯河 | 大兴安岭 | 安阳 | 唐山 | 黄石 | 济源 | 本溪 | 营口 | 庆阳 | 包头 | 恩施 | 东海 | 日喀则 | 威海 | 烟台 | 宜春 | 台北 | 三亚 | 厦门 | 嘉兴 | 永州 | 那曲 | 泸州 | 宣城 | 荆州 | 衢州 | 郴州 | 喀什 | 石嘴山 | 黄冈 | 娄底 | 东莞 | 莆田 | 武安 | 文昌 | 招远 | 辽阳 | 中山 | 大丰 | 永新 | 襄阳 | 保亭 | 伊犁 | 江西南昌 | 大兴安岭 | 兴安盟 | 大丰 | 昌吉 | 包头 | 承德 | 衡阳 | 玉树 | 中卫 | 大连 | 南阳 | 庄河 | 长葛 | 焦作 | 永州 | 新沂 | 马鞍山 | 南平 | 玉溪 | 连云港 | 钦州 | 海丰 | 吴忠 | 温州 | 孝感 | 锡林郭勒 | 晋中 | 九江 | 镇江 | 抚顺 | 桂林 | 株洲 | 顺德 | 亳州 | 如皋 | 涿州 | 葫芦岛 | 曹县 | 琼中 | 乌兰察布 | 连云港 | 沭阳 | 渭南 | 简阳 | 贵州贵阳 | 仁怀 | 承德 | 东阳 | 抚州 | 阿拉善盟 | 牡丹江 | 汉中 | 丹阳 | 保亭 | 辽宁沈阳 | 扬州 | 崇左 | 商丘 | 大同 | 绍兴 | 明港 | 临汾 | 昌吉 | 乳山 | 聊城 | 石嘴山 | 杞县 | 徐州 | 恩施 | 亳州 | 莆田 | 肥城 | 七台河 | 东营 | 大理 | 揭阳 | 庆阳 | 新余 | 阳春 | 固原 | 平潭 | 宜昌 | 泗阳 | 常德 | 吐鲁番 | 芜湖 | 商丘 | 靖江 | 屯昌 | 鄂州 | 鄂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