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網站首頁 作協動態 文壇廣角 作家風采 文學評論 作家在線 詩歌家園 散文天地 小說園地 校園作家 文壇擷英 報告紀實 長篇連載 歷史文化 
            您現在的位置: 連云港作家網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 長篇連載 > 正文
              相裕亭:鹽河人家(二)         ★★★ 【字體:
            相裕亭:鹽河人家(二)
            作者:相裕亭    長篇連載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6663    更新時間:2013/10/25    

            鹽河人家(二)

            相裕亭

             

            喝湯

            小奶奶被人領到我爺爺身邊時,我爺爺連眼皮都沒抬一抬。

            那時間,我爺爺的一只胳膊,剛好被鋸去一截兒,我爺爺咬牙切齒地盯著斷臂上的白紗布,恨不得連命都不想要了,哪里還有正眼去看我的小奶奶長得丑俊哩?

            不過,那時間小奶奶還不是我的小奶奶。她是那些感激我爺爺舍臂打碼頭的漢子們,湊足了銀子,去城里的大戲院里挑來伺候我爺爺的。芳名:香蓮。

            香蓮長得很漂亮!她像畫兒上的女孩子一樣美!腚大,腰細,奶子蹶,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任你是鐵石心腸的漢子看了,都會心里發軟的。

            她剛來的時候,臉上還掛著淚珠?伤灰姷轿覡敔,就抹去淚水,細心照料我爺爺了。

            香蓮在來鹽區的路上,有人已經對她講了,說我爺爺是個英雄,為掙鹽河碼頭,一只胳膊都搭進去了,還有什么條件不能讓他滿足他的。香蓮就是來讓我爺爺得到滿足的。

            我爺爺說他要找一個漂亮的妹子來伺候他。其實,那時間,我爺爺的胳膊正鉆心窩子一樣疼,他那是說胡話呢?赡切└屑の覡敔攤兊臐h子,當真就湊足了銀子,去城里把香蓮給我爺爺領來了。

            香蓮溫情似水!可我爺爺拿她不當人。

            我爺爺的胳膊剛做過大手術,斷口處疼痛時,脾氣異常暴躁!我爺爺曾當著很多人的面,一腳踢翻了香蓮給他端來的一小碗粉條子蘿卜湯。

            那可是郎中一再叮囑香蓮,手術后要大補的?晌覡敔斂粗闵弴酥鴻烟倚】,一路吹著碗上的熱氣走來,不知怎么,一腳就給她踢翻了,還罵香蓮和身邊的人:

            “滾,都給我滾!”

            香蓮含著淚水退到一邊,看我爺爺護著他的斷臂,不停地拿頭往墻上撞,香蓮的淚水止住了,她理解了我爺爺的難處,那斷臂,痛呀。

            于是,香蓮默不做聲地蹲下身來,一小塊一小塊地揀起被我爺爺踢翻在地上的碎碗片。

            回頭,香蓮又把一碗新做的粉條子蘿卜湯煮好端來。

            剛剛疼痛過后的我爺爺,可能是正想吃東西,看著香蓮端來牛眼樣大小的一小碗粉條子蘿卜湯,讓她回去用大鍋煮來。

            我爺爺的飯量大,一頓能吃三斤干面饅頭,外加半小盆粉條子蘿卜湯。

            可那天,香蓮被我爺爺一嚇唬,回到廚房,煮了滿滿當當的一大盆粉條子蘿卜湯。雙手端到我爺爺跟前時,我爺爺端坐在飯桌前絲紋沒動。

            香蓮知道我爺爺要她喂他,先裝上一小碗,白嫩嫩的小手,高翹著蘭花指,一邊攪動著湯里的熱氣,一邊小口吹著勺子里將要送到我爺爺嘴邊的湯。

            我爺爺剛把湯吸到嘴里,便""地一口,把滿口的粉條子、蘿卜湯,全都撲到香蓮那好看而又委屈的小臉上了。

            香蓮不知道自己又做錯了什么,淚水含在眼窩里都不敢流下來。

            我爺爺卻冷板著臉,怒斥她:"鹽呢?"

            香蓮這才知道,湯里忘了放鹽了,連忙抹著淚水,向我爺爺賠不是。在我爺爺的眼睛里,香蓮是弟兄們花銀子為他買來的,他想怎樣,就怎樣!連個粉條子蘿卜湯都煮不好,那哪行呀!

            回頭,加進鹽的那盆粉條子蘿卜湯再端來,我爺爺剛咽下一小口,又是""地一口,再次把口中的粉條子蘿卜湯,噴到香蓮那細白細白的臉上了。

            香蓮大張著一對水汪汪的眼睛,不曉得又是怎么么。我爺爺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又瞪一眼,大吼一聲:"咸了!"

            香蓮猛一愣怔,似乎是想起來,鹽可能是放多了。

            接下來,我爺爺連續咳嗽了兩三聲,香蓮想給我爺爺捶捶背,我爺爺一下將她撥弄開,又怒吼了一聲:"你喝!"

            香蓮看我爺爺惱怒的樣子,臉色都嚇得蠟黃!香蓮不敢抬頭看我爺爺,端起那碗湯,當真是一口氣喝下去了。

            香蓮原認為喝下那碗咸湯,我爺爺就會放過她,沒想到,我爺爺又指著盆里的湯,逼她再喝,并怒斥香蓮:"你都給我喝了!"

            香蓮不想喝,她抬起淚眼看著我爺爺。無助的眼神中,乞求我爺爺饒過她,可我爺爺不知怎么的,硬逼著香蓮:"喝!"

            香蓮絕望了,一碗又一碗的粉條子蘿卜湯,就著她"噼叭噼叭"落下的眼淚,喝下了那盆粉條子蘿卜湯。

            數年以后,香蓮成了我的小奶奶,只要一提起當年伺候我爺爺斷胳膊時,逼她喝粉條子蘿卜湯的事,每回,眼淚都是刷刷的。

            泡腳

            我爺爺嘗到了泡的舒坦,大白天都要喊呼香蓮,給他燒水泡腳。

            我爺爺斷臂上裹著白紗布,郎中交待不能出門,尤其是不能到鹽河碼頭上去亂串乎,碼頭上的風硬!怕傷風感染。

            我爺爺只能困在河堤的小席棚里,整天沒有事情可做。香蓮陪他吃過早飯,收拾過碗筷,就開始琢磨午飯該吃什么,是豬肉燉粉條子呢,還是小魚燒老豆腐?

            香蓮在一邊這樣自言自語的時候,是想等我爺爺開口?晌覡敔斒裁炊汲阅伭,一言不發!

            我爺爺用一只胳膊,換來了鹽河碼頭。

            如今,別看我爺爺只有一只胳膊,而且是閑在家中?甥}河碼頭上,上百條大小船只的大小事情,都是我爺爺說了算。我爺爺不需要親自去扛大包了!但是,我爺爺的銀子花不完。

            碼頭上,有個外號龐禿子的老伙計,是我爺爺信得過的人,他來回為我爺爺湊份子,我爺爺想吃什么,想要什么,只要我爺爺提出來,龐禿子都要想辦法給他辦到。

            所以,香蓮在一邊自言自語,想從我爺爺口中得知他想吃什么,我爺爺睬都不睬她。

            我爺爺連香蓮都有些玩膩了!他想跟她睡覺,自個的手都不用動一動,只需喊一聲:“把褲子給我脫了!”

            香蓮這就得快點去伺候我爺爺。

            我爺爺說,背上哪地方有點癢!香蓮立馬就得勾起她小鳥蛋殼一樣的指甲兒,一邊摸著我爺爺寬闊的脊背,一邊小聲地問我爺爺:“是這地方嗎?”我爺爺不吱聲,她就得換一個地方,再問:“是這兒嗎?”直至我爺爺說:“撓吧!”她這才知道,終于找到了。

            香蓮最怕爺爺不吱聲。

            我爺爺不吱聲的時候,心里頭一定有想法了!他想鹽河碼頭上?苛硕嗌俅;想雙乳山腳下,他那個遙遠的家園和我奶奶出嫁時帶來的那大片竹園子。等想到眼前這漂亮、可人香蓮,怎么就淪落到城里的青樓里時,我爺爺的話立馬就少了,臉色也不好看了!

            我爺爺愛上了香蓮。

            但,我爺爺恨香蓮是個妓女。

            我爺爺一想到香蓮是個千人騎過的妓女,就拿她不當回事了。甚至連多看她一眼的精神都沒有了。

            這一天晌午,日照極好!陽光像個饞嘴的小貓舌頭一樣,溫情地伸進了我爺爺的小席棚里。

            那時間,香蓮與我爺爺已經默默地對坐了半天了,門口的陽光一點一點照到我爺爺的臉上時,我爺爺就拿手背把眼睛擋著,半躺在竹椅里不說話了。

            香蓮閑在一邊無聊,突然對我爺爺說:“我給你泡泡腳吧?”

            我爺爺沒有吱聲。他可能在考慮別的事情。

            香蓮看我爺爺沒有吱聲,就認為我爺爺默認了,起身去端來一只大大的木盆子,摻兌好冷水、熱水,來給我爺爺脫鞋子時,我爺爺這才知道香蓮要給他洗腳,我爺爺猛不丁地問了一句:“大白天的,洗腳干什么?”

            香蓮一邊給我爺爺脫著鞋子,一邊溫情地說:“舒坦,洗了舒坦!”

            我爺爺猜到,香蓮可能又在變著花樣,讓他歡心,半躺在竹椅上,任其香蓮把鞋子給他脫了,布襪子給他扯到一邊,他都沒動一動。

            接下來,等香蓮把我爺爺的一雙大腳片子泡到木盆子里,并用她那雙白如面團的小手,來回給我爺爺拿捏腳丫子的時候,我爺爺這才感覺到舒坦,真是舒坦!

            當即,我爺爺一臉愉快地坐起來,看著香蓮那雙可人的小手,不停地撩動著水花,往我爺爺腳上澆著、捏著、玩味著。直到我爺爺又舒坦地躺在竹椅上,香蓮這才把我爺爺泡好的腳,先搬起一只,擦干凈,放在自己大腿間,又去彎腰搬我爺爺水盆中那一只腳時,我爺爺剛擦干凈的那只大腳丫子,正好觸到了香蓮那鼓囊囊的胸口上,我爺爺下意識地用腳丫子撫弄起香蓮的奶子,還用大拇趾輕輕地夾弄香蓮的奶頭兒,香蓮也不生氣,沖著我爺爺笑哩!

            第二天,不等香蓮提醒兒,我爺爺自個都想泡腳了。我爺爺活了大半輩子,這才知道,人世間泡腳還是一種享受!

            這以后,我爺爺每天都要泡腳。有時,一天還要泡幾次。

            這天午后,香蓮又端來熱水要給我爺爺泡腳時,我爺爺突發奇想,讓香蓮也把鞋子脫了,與他一起在木盆里泡腳。

            香蓮笑,說:“還是我來伺候你吧!”

            我爺爺臉色板板地說:“不,咱們一起泡腳!

            香蓮看我爺爺說得認真,當真就把自個的鞋子、襪子脫了,與我爺爺一臉笑意地泡起腳來。

            既便是那樣的時候,香蓮也沒有忘記伺候好我爺爺,她一邊用她那細如軟玉的小腳,為我爺爺揉搓著腳面,一邊還彎下腰來,捏拿我爺爺的大腳丫子。

            我爺爺看香蓮那雙蠕動著的小腳,在水盆里活動個不停,不知怎么,突然對香蓮的那雙小腳產生了興趣,彎腰從水盆里捉住香蓮的一只冒著熱汽的小腳,如同河塘里剛剛摸出一節鮮嫩的嫩藕的一樣,滴嗒滴嗒落著水珠,滴落到我爺爺胸前的衣襟上,我爺爺全然不知,我爺爺癡呆呆地把香蓮那個小腳舉到眼前,希奇如寶物一般左右扭動著,入神地看。

            突然,我爺爺冷下臉來,問香蓮:“這腳,可是干凈的?”

            剛剛還在笑格格的香蓮,當即沒了笑聲,她靜靜地看著我爺爺,鼻子一酸,無聲的淚水,就像柳枝上掐去嫩芽后所冒出的苦汁一樣,止都止不住地冒了出來。

            香蓮知道,我爺爺問她的,是指她那雙鮮藕一樣的小腳,是不是也被別的男人捏拭過?

            這話,如鋼刀,直戳到香蓮的心窩里。

             

            去手

            我爺爺丟掉一只胳膊,性格變得異常古怪。

            我爺爺的“古怪”,不是表現在去怎樣羨慕別人擁有一雙健全的手臂,而是痛恨人家為什么都有一雙健全的手。

            我爺爺為掙碼頭,拿一只胳膊做了賭注。事后,他后悔了,也流淚了。

            我爺爺的淚水是流在自己肚里的,沒有人知道。

            但,我爺爺曾不止一次地感嘆:早知道,當初用左手去扎油鍋就好啦!

            我爺爺想:如果當初丟掉左邊的胳膊,留下右邊的手臂,那該多好呀!起碼是飯桌上,不用香蓮伺候在身邊了,他自己可以用右手來拿筷子。

            現在不行,他的右手沒了!吃飯要香蓮端給他,就菜要香蓮送到他嘴邊,飯桌上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用左手拿饅頭、吃餅子。

            我爺爺惱呀!每當他看到別人雙手任用自如的時候,他心里就像是被人捂上了一把鹽!

            但,我爺爺很少表現出他內心的痛苦來。我爺爺這個人,平生喜歡熱鬧。既便是在他斷臂難耐的日子里,他也要隔三岔五地喊來碼頭上為他張羅事的弟兄們,到他的小席棚里坐坐。

            說是“坐坐”,就是喝酒。

            那場面,也是很壯觀的,滿桌子的整雞、整魚,以及撒上姜沫、蒜泥之后,還在活蹦亂跳的大海蝦,都是新鮮的,而且野性十足!有時候,抓來一只大個的野獾子,也就那么去掉腸臟,整個的放在火里燒出來了。

            我爺爺坐上席,放在我爺爺身邊的,還有一把小竹椅,里面鋪墊著一條白底紫花的毛巾被兒,那是專門留給香蓮來伺候我爺爺的。

            我爺爺看大伙到的差不了,揮動著他的左手,大聲地喊呼:“坐下、坐下、坐下!”

            說是坐下,可有的人,還是站在一邊不知道自己該座在哪兒。尤其是香蓮還沒有落座,大伙兒都等著香蓮來坐呢。

            只有香蓮坐下,酒宴才能正式開始。

            我爺爺就不管那么多了,他只管扯住碼頭上為他主事的龐中,外號龐禿子坐在他的身邊。問他這些天,各地的船只靠岸了多少,收到了多少銀子。

            那龐中,把收到銀子寫在一張小紙條上,先掏出來給我爺爺看,再指著紙條上的數碼,小聲與我爺爺說著什么。

            回頭,等香蓮小鳥依人般地坐在我爺爺身邊時,宴席就正式開始了。

            最先端起酒碗的,當然是我爺爺!他很豪爽地高舉起酒碗,說:“來來來,干了,干啦!”

            剎那間,就看七、八只大白碗碰撞在酒桌上空,瞬間閃開,滿桌人的面孔,全都被碗底兒所遮擋,唯有香蓮那雙水汪汪的大兒眼兒,不停地看看這個,又望望那個。以至每個人都把酒碗墩在桌子上了,我爺爺這才大吼一聲:“吃菜!”

            大伙兒都跟著摸動筷子,口口聲聲地說:

            “吃菜!

            “吃菜!”

            但是,在香蓮沒有為我爺爺挾菜之前,哪個也不會動筷子。他們也不敢先動筷子。

            香蓮呢,她已經握著筷子等了半天了,就在我爺爺發話說“吃菜時”,她那握住筷子的手,如同一只潔白的鴿子,慢慢地落到桌子上,啄起一塊魚、肉,再騰空飛來,喂到我爺爺的嘴里。

            那時刻,滿桌子人都在入神地看著香蓮那只細嫩的手。坐在香蓮身邊的人,還能看到香蓮那薄如蟬翼的指甲,修剪成小鳥蛋殼一樣的橢圓狀,在她輕輕地放下筷子時,很容易看到她肉乎乎的手面上,“一”字兒排開的肉窩窩。

            我爺爺的話題,就是:“吃菜、吃菜、吃菜,喝酒、喝酒、喝酒!”

            其實,看香蓮夾菜的姿勢,也是很讓人快樂的!

            但,我爺爺的酒碗已經舉起來了,大伙全都得跟著端起酒碗。既便是那樣,還有人一邊端著酒碗,一邊往香蓮這邊看哩!

            那樣的時候,大伙的酒,都已經喝得差不多了,包括我爺爺,臉都紅到脖子了。但是,大伙還在頻頻地端舉酒碗。

            香蓮不管他們,她只管照顧好我爺爺,看我爺爺跟前的雞骨頭、魚刺吐多了,她便輕攏著五指,將小手伸我爺爺跟前,那姿勢,就像鹽河邊那紅嘴的海鷗在水面上輕巧地捉魚蝦一樣,將我爺爺跟前的污穢物兒,一一叼走了。讓我爺爺跟前,始終保持干凈、利亮。

            很多人的眼睛,都在跟著香蓮的手臂動哩!包括坐在我爺爺旁邊的龐中、龐禿子,他的視線被我爺爺的寬大的身軀擋了,但他從我爺爺的胳膊底下,也能看到香蓮那媚人的小手。

            我爺爺可能已經看出些門道來,心中有些惱!就在香蓮伸著小手去接我爺爺口中要吐出的一塊雞骨頭時,我爺爺不知怎么,突然火了!大吼一聲:

            “去——手!”

            頃刻間,全桌上的人都愣了!都不明白我爺爺怎么火了?等大伙兒看到我爺爺身邊的香蓮,慢慢把一只攏成白蘭瓜似的小手收回去,放在背后時,全桌的人,都跟著香蓮學,慢慢地把手收回桌下,放到身后去了。

            大伙兒可能都在想:我爺爺又在惋惜他失去的那只右手了。其實不然,我爺爺是在愛惜香蓮呢。

            自殘

            香蓮來到鹽河碼頭,碼頭上扛大包的漢子,勁頭十足。

            香蓮美呀!那些扛大包的漢子,一看到香蓮,眼睛就發直!有兩個鹽工夜晚躺在被窩談論到香蓮的美處時說:就憑香蓮那雙小白手,酌出鹽河的水,保準是甜的。

            其實不然!鹽河連著大海。鹽河下游的水,如海水一樣苦澀?纱a頭上的漢子們,看到鮮嫩如五月洋桃一樣的香蓮,就認為漂亮的女人,所做出的苦瓜菜也是甜的。

            碼頭上女人少!像香蓮這樣水靈的妹子,絕無僅有。

            許多異鄉而來的漢子,開春時與家人淚別,直至冬來大雁成群南下了,他們還在鹽河碼頭賣苦力。他們渴望女人的程度,就像干渴的人,迄求一口水,或是一滴水,來濕潤一下干裂難耐的嘴唇那樣。他們看女人的眼神無需掩飾,直至把女人看到看不見了,心里邊還在看。

            剛開始,香蓮不知道他們在看什么。只覺得那些鹽工們的眼神怪怪的,等她發現她走過的腳印兒,有人嘻嘻哈哈地彎腰去量大;她走道的姿勢,背過身,就有人學起貓步扭來晃去;她吐過的瓜子殼兒,還有人揀起來放在嘴里再嚼嚼。香蓮似乎意識到:她可成了男人堆里的香餑餑!

            但是,有幾件事情,香蓮是不愉快的!她用過的碗筷,放在門口的石臺上,經常被人順手偷走;她曬在席棚上的繡鞋,說不準什么時候,就換了地方。以至她用來剪花線的剪刀,都已經丟失幾把了。

            香蓮真擔心哪天會發生什么事兒!

            果然,一日午后,香蓮去后河堤上解手,被一個外號四貓頭的小阿哥給盯上了。

            那個四貓頭,早就聽說香蓮在城里是“賣”的,老是饞貓一般盯著香蓮,他選在那天午后,大伙都去碼頭上扛鹽包,他一個人裝病躲在小席棚里。

            香蓮哪里會想到,她好好的走道兒,會有人從后面攔腰把她抱住呢?驚嚇之中,她只“!——”了一聲,就被四貓頭把她的嘴給捂上了。

            四貓頭抱起香蓮,就像抱一個暖乎乎的布口袋,盡管香蓮在他的懷里也蹬腿、晃胳膊,但,那有什么用呢,憑他四貓頭的力氣,他能頂倒一頭牛,攔腰抱個香蓮,還不是弄著玩!

            四貓頭把香蓮抱進小席棚,小席棚隨即就開始晃動了。那是香蓮故意踢的,她巴不得把小席棚子踢倒!那時間,香蓮被四貓頭抱在懷里,四肢懸空,她唯一能反抗的,也就是用晃動的腳,來回踢動小席棚子。

            四貓頭呢,懷里抱著香蓮,就像饑餓的小孩子尋找娘的乳頭那樣,很快就用他的大嘴巴,吸緊了香蓮的櫻桃小口兒,香蓮搖頭,四貓頭也跟著她搖頭;香蓮扭動身子,四貓頭偏偏在她扭動身子的時候,把她的腰帶解開了。

            四貓頭抱緊香蓮,想在小席棚里找個合適的地方,可小席棚里到處都是臭鞋頭、亂草窩兒,哪兒有什么合適的地方喲?無奈何,四貓頭用腳踢開了自己破棉被,就那么不顧一切地將香蓮按在他臟乎乎的棉被上了。

            香蓮不從,亂蹬腿兒。

            四貓頭想讓她老實點,討好香蓮說:“試試我的,我會對你好的!”

            香蓮打著挺兒,說:“不!——”

            四貓頭說:“你正經個屁呀,誰還不知道你呀!”四貓頭想說,誰還不知道你是個婊子呀!可那話到嘴邊了,他又沒說出口。他想讓香蓮試試他的物件兒有多么陽剛,他嘿嘿笑著說:“我可比你那個‘獨臂’害厲多啦!”

            香蓮“呸”地一口,把口水啐在他的臉上,擰著身子,說:“你放開我,否則,我死給你看!”

            說這話的時候,香蓮不知怎么在草窩里摸到了一把正好是她丟失的剪刀,一下子抵到自己的胸口上,厲聲呵斥四貓頭,說:“你給我滾開,否則,我這就死給你看!”

            四貓頭一看那陣勢,有些發愣!他正琢磨:那把剪刀是怎么被她摸到的?

            忽然間,席棚的門口兒,倒映出一個陰森森的身影兒——

            那是我爺爺。

            我爺爺可能對四貓頭早就有所戒備了。要不,香蓮只喊呼了一聲,我爺爺怎么就這么快找來呢。

            我爺爺斜披著一件長大衣,黑著臉,靜靜地站在小席棚門口,看到小席棚里正騎在香蓮身上的四貓頭,他一句話不講,就那么靜靜的看著。

            但席棚里的四貓頭,已經猜到那個陰森森的身影就是我爺爺。但他不敢抬頭看我爺爺,也不敢再騎在香蓮的身上了。

            剎那間,四貓頭就像是抽去竹竿的黃瓜秧子,一下子滑到一邊了?砷W出來的香蓮,仍在淚流滿面地把剪刀抵在自己的胸口上。

            四貓頭把頭勾進自個的褲襠,想等我爺爺過來踹他兩腳,可我爺爺偏偏站在門口動都不動,而且是一句話不講。

            這時間,門口已有人圍上來,我爺爺可能也想早點結束這個場面,很是平靜地樣子,溫溫和和地告訴香蓮,說:

            “你把剪刀給他!”

            香蓮不理解,她不想把手中的剪刀給四貓頭。

            可四貓頭理解了我爺爺的意思,二話沒說,一把奪過香蓮手中的剪刀,對準自己的胸口,并借著自己身體的重量,一個鯉魚打挺兒,就聽“撲”地一聲,將那把剪刀,深深地扎進了他自己的胸膛。

            對袖兒

            鹽區的人,都知道我爺爺愛上香蓮。

            但,我爺爺自己并沒有感覺他對香蓮有多好。

            我爺爺反倒認為香蓮是他的一塊心病。說不準是什么時候,就對香蓮沒了好臉色。有時,香蓮正與我爺爺說笑呢,我爺爺忽而莫名其妙地沉下臉來,不搭理她了。

            香蓮呢,始終默不做聲地伴在我爺爺身邊。她走道兒輕輕的,說話的聲音甜甜、細細的,就像我爺爺身邊喂熟了的一只小狗似的,就那么很乖巧地圍候在我爺爺身旁。

            我爺爺隨便給她一個眼神兒,她就能知道我爺爺想干什么。比方說,我爺爺想抽煙了,只需嘖么一下嘴唇,香蓮就會麻利地從我爺爺旁邊的衣兜里摸出水煙袋。有時,我爺爺那水煙袋就托在香蓮小巧的掌心里。

            我爺爺說:“碼頭上看看去!”

            香蓮知道碼頭上風大,冷!即便是離住地很遠,也要快步回去,為我爺爺預備著壓風的長衫。

            我爺爺對碼頭上那個管事的龐中、龐禿子存有戒心!他幾次派工、分工錢時,鬧出事來,氣得我爺爺臉色大變。

            事后,香蓮給我爺爺出主義,說:“碼頭上的鹽工,可以都撤回來!

            香蓮說那話的時候,正在捧著火苗兒為我爺爺點水煙袋,因為說話的聲音小,我爺爺可能沒聽見,或是聽見了,但沒有明白香蓮說得是啥意思。反正,當時我爺爺一點反應都沒有。

            后來,等我爺爺明白,這里面還有一個很深奧的道理時,我爺爺猛一擊掌,暗自在心里夸贊“好,好呀!”

            碼頭上,向來都是鹽工求著船主扛大包。

            風來潮涌的時候,各路船只,揚帆使入鹽河碼頭,如同貼著水皮覓食的紅嘴海鷗一樣,展翅欲飛而來。

            碼頭上的漢子,歡天喜地,不等客船靠近,就已經一艘艘分組到人頭,等船上的跳板伸到岸邊時,那船主可“!崩!他讓誰扛包,不讓誰扛包,好像還是個人情面子哩!

            第一個登上甲板的,自然是碼頭上主事的龐中、龐禿子。碼頭上,除了我爺爺當家,就是他主事。

            龐禿子是多年的老碼頭了,他比我爺爺來鹽河碼頭的時間都早。

            龐禿子對各路船主和船上貨物裝卸的難度很有研究。如果你船上裝得是大米、白面,或是更細致的茶葉、白糖,不用船主報出搬運的價格,龐禿子自個都會招呼人上來扛包了。

            那樣的貨物有賺頭,船主隨便賞你點精米、細面,就不是一個、兩個銅板所能代替的。

            可話說回來,如果船上搬運的是黃沙、海鹽,甚至是驢屎、馬糞呢,那可就大不一樣了!

            那樣的活兒,即使你船主報出了裝卸的高價錢,他龐禿子還要與你“對袖兒”。否則,你的船,就停在那兒等著吧。

            說這“對袖兒”,就是給窮弟們一點好處,給他龐禿子一些“油水”。

            那種事,不好擺在桌面上談三說四地讓東家知道。只有在別人不注意的時候,船主走近龐禿子,有時,是龐禿子主動靠近船主身邊,輕抖一下衣袖,握過對方衣袖中的兩個指頭?對方不依,給出四個指頭。雙方繼續在衣袖中比劃,直至兩人勾手言合,這檔子裝卸買賣,就算是搭成了。

            而今,香蓮提出來,把碼頭上的鹽工都撤回來。

            原因是,碼頭上所有船只的裝卸,都劃在我爺爺的名下,還用得著那么爭來搶去嗎?有些事兒,應該調過頭來想了。過去,碼頭上互相拉山頭,大伙兒都怕沒有飯吃,看到船來了,一涌而上,船主當然高興了,出了裝卸的低價錢,還要挑你耽誤他工期的臭毛病。

            現在,還用得我們求他們嗎?

            我爺爺明白了香蓮的意思,讓龐中、龐禿子立刻招呼碼頭上所有鹽工,統統撤回來。

            這一招,讓各路船主們大吃一驚!今兒這是怎么啦?

            第一個登上岸來找腳夫的船主,一連打聽了好幾個人,才找到我爺爺居住的地方。

            那時間,我爺爺正跟龐禿子,還有碼頭上幾個張羅事的人,在小席棚里劃拳喝酒,看到往日里橫挑鼻子、豎挑眼的船主走過來,我爺爺連眼皮都沒抬一抬。

            龐禿子想搭話,又不敢,只管低著頭喝悶酒。

            回頭,等我爺爺在酒桌上,與船主把船上裝卸的價格定死了,點派龐禿子去招呼人時,龐禿子領船主出門,還想與人家“對袖兒”,沒料到,船主一拉臉兒,“叭”的一下,就把龐禿子的手臂給打到一邊去了。

            (編輯:唐金鑫)

             

            長篇連載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2. 上一篇長篇連載:

          3. 下一篇長篇連載:
          4.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最新熱點 最新推薦 相關文章
            呂成運:人杰千古豪
            孫希貴:西樓月(一)
            李潔冰 李雪冰:刑警馬車(二…
            姜  威:沉浮海州王(二)
            呂成運:人間救藥(二)
            劍之晶:我嫁給了鄉下人(二…
            姜  威:浮沉海州王(一)
            劍之晶:我嫁給了鄉下人(一…
            相裕亭:鹽河人家(一)
            呂成運:人間救藥(一)
            16061484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主編:張文寶 副主編:蔡驥鳴 站長:王軍先 連云港作家網版權所有

            投稿郵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連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連云港市散文學會QQ群號:433604695 蘇ICP備16061484號
             蘇公網安備 32070502010200號

            十分快三app

              <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肇庆 | 孝感 | 海安 | 凉山 | 乐山 | 鸡西 | 库尔勒 | 诸城 | 威海 | 商洛 | 六盘水 | 台山 | 南通 | 广西南宁 | 阜新 | 单县 | 滕州 | 莱芜 | 丹阳 | 黄南 | 吐鲁番 | 南京 | 伊犁 | 海南海口 | 兴安盟 | 巢湖 | 楚雄 | 灌南 | 楚雄 | 驻马店 | 马鞍山 | 青州 | 湘西 | 曲靖 | 神农架 | 韶关 | 运城 | 阿克苏 | 沧州 | 香港香港 | 广西南宁 | 铜陵 | 吉林 | 新余 | 阳春 | 娄底 | 眉山 | 景德镇 | 大兴安岭 | 澄迈 | 中山 | 荆门 | 保亭 | 酒泉 | 果洛 | 天长 | 那曲 | 简阳 | 偃师 | 吕梁 | 五家渠 | 新乡 | 汕尾 | 任丘 | 镇江 | 桐城 | 和县 | 寿光 | 邯郸 | 海南 | 莆田 | 瓦房店 | 日土 | 丹阳 | 宜宾 | 淮安 | 诸城 | 灵宝 | 潮州 | 宿州 | 肥城 | 柳州 | 玉溪 | 湖北武汉 | 许昌 | 河北石家庄 | 梅州 | 盘锦 | 贺州 | 阜新 | 黄山 | 定州 | 吉林 | 东海 | 喀什 | 鸡西 | 神农架 | 菏泽 | 营口 | 长垣 | 伊犁 | 灌云 | 咸阳 | 阜新 | 白城 | 偃师 | 德宏 | 黔南 | 湛江 | 克孜勒苏 | 喀什 | 改则 | 乐山 | 乌兰察布 | 张北 | 博尔塔拉 | 甘肃兰州 | 东莞 | 济宁 | 钦州 | 聊城 | 陵水 | 北海 | 如东 | 辽阳 | 阳春 | 阳泉 | 临夏 | 偃师 | 池州 | 台湾台湾 | 黔西南 | 毕节 | 天门 | 正定 | 南通 | 贺州 | 萍乡 | 神农架 | 临汾 | 宝鸡 | 安阳 | 龙口 | 安吉 | 仙桃 | 永州 | 克拉玛依 | 图木舒克 | 甘孜 | 浙江杭州 | 温州 | 台湾台湾 | 咸宁 | 廊坊 | 池州 | 醴陵 | 黄山 | 海北 | 迪庆 | 宿迁 | 永州 | 灌南 | 台湾台湾 | 鹤岗 | 果洛 | 铜仁 | 乐山 | 赵县 | 萍乡 | 莱芜 | 济宁 | 六安 | 山南 | 张掖 | 平潭 | 延安 | 莱芜 | 青州 | 辽阳 | 廊坊 | 宁波 | 天水 | 荣成 | 万宁 | 安庆 | 平凉 | 莱州 | 克拉玛依 | 河源 | 盘锦 | 株洲 | 吕梁 | 邳州 | 乌兰察布 | 禹州 | 安庆 | 阳泉 | 台湾台湾 | 诸暨 | 朔州 | 怀化 | 巴彦淖尔市 | 渭南 | 苍南 | 山东青岛 | 文山 | 东莞 | 大连 | 阿拉尔 | 自贡 | 绥化 | 泗洪 | 丽水 | 通化 | 菏泽 | 金昌 | 朔州 | 四平 | 忻州 | 咸宁 | 正定 | 池州 | 池州 | 德州 | 庆阳 | 海南海口 | 三门峡 | 玉树 | 七台河 | 嘉兴 | 万宁 | 灌云 | 天水 | 公主岭 | 蚌埠 | 仙桃 | 阿里 | 四平 | 丹东 | 包头 | 河池 | 宝鸡 | 宝应县 | 天门 | 牡丹江 | 东阳 | 阿勒泰 | 鹰潭 | 南京 | 新沂 | 汝州 | 云南昆明 | 寿光 | 广安 | 阿里 | 阳江 | 灵宝 | 湛江 | 长治 | 象山 | 昌吉 | 白城 | 遂宁 | 马鞍山 | 海宁 | 海西 | 玉环 | 文山 | 滨州 | 新沂 | 随州 | 泉州 | 娄底 | 山西太原 | 遂宁 | 图木舒克 | 温岭 | 嘉峪关 | 九江 | 大庆 | 图木舒克 | 丽江 | 长兴 | 保山 | 内江 | 安康 | 天水 | 陵水 | 宣城 | 临猗 | 克孜勒苏 | 鞍山 | 葫芦岛 | 鄂尔多斯 | 宝应县 | 乐平 | 菏泽 | 包头 | 定西 | 肇庆 | 长治 | 吉林 | 连云港 | 咸宁 | 北海 | 万宁 | 榆林 | 十堰 | 邯郸 | 张掖 | 岳阳 | 日土 | 图木舒克 | 温州 | 长治 | 连云港 | 昭通 | 河北石家庄 | 北海 | 延安 | 西藏拉萨 | 六盘水 | 曹县 | 七台河 | 迪庆 | 邹平 | 宜都 | 梧州 | 莱州 | 百色 | 济南 | 厦门 | 邯郸 | 和县 | 简阳 | 邯郸 | 桓台 | 赵县 | 许昌 | 永州 | 云浮 | 汉中 | 陕西西安 | 惠州 | 徐州 | 金昌 | 临夏 | 十堰 | 三亚 | 沭阳 | 诸暨 | 信阳 | 绥化 | 承德 | 牡丹江 | 海宁 | 喀什 | 三沙 | 宜春 | 北海 | 日喀则 | 赤峰 | 池州 | 蚌埠 | 石河子 | 博尔塔拉 | 燕郊 | 海西 | 黔南 | 温州 | 德州 | 嘉善 | 博尔塔拉 | 菏泽 | 涿州 | 江门 | 邯郸 | 红河 | 茂名 | 乐清 | 灌云 | 邳州 | 朝阳 | 如东 | 咸阳 | 曲靖 | 台州 | 三河 | 乳山 | 永康 | 桐城 | 陵水 | 朝阳 | 海西 | 滕州 | 永康 | 牡丹江 | 泰州 | 昌吉 | 和田 | 宣城 | 抚顺 | 单县 | 昭通 | 鹰潭 | 海南 | 许昌 | 永新 | 沧州 | 文山 | 惠州 | 高雄 | 澄迈 | 济宁 | 临猗 | 珠海 | 贺州 | 濮阳 | 河源 | 临海 | 江苏苏州 | 桓台 | 滕州 | 大兴安岭 | 福建福州 | 盐城 | 洛阳 | 上饶 | 灌云 | 四川成都 | 文昌 | 赤峰 | 三明 | 偃师 | 恩施 | 辽源 | 广汉 | 灌南 | 儋州 | 酒泉 | 桓台 | 阿拉尔 | 新泰 | 琼海 | 张北 | 霍邱 | 泸州 | 哈密 | 永州 | 金昌 | 包头 | 大庆 | 屯昌 | 巢湖 | 珠海 | 五家渠 | 海拉尔 | 伊犁 | 吐鲁番 | 宁波 | 龙口 | 日土 | 白银 | 孝感 | 乳山 | 百色 | 普洱 | 大理 | 定西 | 邯郸 | 日喀则 | 图木舒克 | 吕梁 | 永新 | 枣阳 | 许昌 | 娄底 | 菏泽 | 绵阳 | 通辽 | 牡丹江 | 永州 | 海北 | 绍兴 | 武安 | 西双版纳 | 龙口 | 西藏拉萨 | 武安 | 永新 | 枣庄 | 绍兴 | 文昌 | 天长 | 莆田 | 烟台 | 嘉峪关 | 三沙 | 安徽合肥 | 云南昆明 | 嘉善 | 单县 | 邹平 | 蚌埠 | 姜堰 | 东台 | 天水 | 石狮 | 定州 | 博尔塔拉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吴忠 | 江苏苏州 | 东方 | 昌都 | 舟山 | 吕梁 | 寿光 | 黑龙江哈尔滨 | 齐齐哈尔 | 晋城 | 鸡西 | 白银 | 沛县 | 忻州 | 东海 | 邹城 | 朔州 | 宁夏银川 | 淮安 | 改则 | 湘潭 | 平顶山 | 海南海口 | 铜仁 | 黔东南 | 黔南 | 林芝 | 神木 | 莱州 | 青海西宁 | 枣阳 | 阿勒泰 | 台州 | 迪庆 | 诸暨 | 桐城 | 万宁 | 泗阳 | 和县 | 泸州 | 汕头 | 诸城 | 吕梁 | 宿迁 | 巴中 | 基隆 | 明港 | 邳州 | 东营 | 抚顺 | 秦皇岛 | 三河 | 南阳 | 曲靖 | 简阳 | 临夏 | 安徽合肥 | 衡水 | 广汉 | 泸州 | 常德 | 乳山 | 吐鲁番 | 安岳 | 神农架 | 日土 | 池州 | 海西 | 安顺 | 琼中 | 抚州 | 三河 | 吉安 | 广安 | 曲靖 | 燕郊 | 资阳 | 台湾台湾 | 三明 | 琼中 | 迪庆 | 永康 | 丽水 | 金坛 | 白沙 | 安顺 | 铜川 | 宁国 | 临夏 | 红河 | 怀化 | 张北 | 新沂 | 亳州 | 临沧 | 安康 | 来宾 | 济宁 | 高密 | 海拉尔 | 黔西南 | 宜昌 | 益阳 | 山西太原 | 伊春 | 临猗 | 莒县 | 红河 | 高密 | 漳州 | 果洛 | 凉山 | 中山 | 朔州 | 库尔勒 | 曲靖 | 宁国 | 安顺 | 河北石家庄 | 沭阳 | 枣庄 | 惠州 | 株洲 | 招远 | 泰州 | 西双版纳 | 陕西西安 | 金坛 | 安徽合肥 | 陕西西安 | 琼海 | 张北 | 白沙 | 和田 | 铁岭 | 揭阳 | 廊坊 | 唐山 | 三河 | 台南 | 迁安市 | 保山 | 毕节 | 牡丹江 | 黄南 | 海安 | 通辽 | 果洛 | 新沂 | 铁岭 | 新乡 | 伊犁 | 安庆 | 贺州 | 红河 | 烟台 | 周口 | 嘉善 | 海南海口 | 灌南 | 镇江 | 泰安 | 遵义 | 临沂 | 新乡 | 黔南 | 永新 | 镇江 | 项城 | 涿州 | 昌吉 | 清远 | 醴陵 | 阿勒泰 | 大庆 | 张掖 | 文山 | 铜陵 | 河池 | 唐山 | 阿里 | 任丘 | 沧州 | 武威 | 安庆 | 台湾台湾 | 白山 | 哈密 | 亳州 | 肥城 | 绥化 | 抚顺 | 莱州 | 日照 | 项城 | 寿光 | 上饶 | 永新 | 桂林 | 扬州 | 双鸭山 | 烟台 | 庄河 | 锦州 | 邵阳 | 大庆 | 兴安盟 | 公主岭 | 漯河 | 海南 | 乌兰察布 | 池州 | 垦利 | 七台河 | 宿迁 | 简阳 | 呼伦贝尔 | 三明 | 温岭 | 商丘 | 武威 | 巴彦淖尔市 | 黄石 | 清徐 | 连云港 | 邯郸 | 五指山 | 恩施 | 赣州 | 宜春 | 楚雄 | 通辽 | 定西 | 赣州 | 惠州 | 普洱 | 贵港 | 宜宾 | 中卫 | 日喀则 | 库尔勒 | 益阳 | 文昌 | 吉林 | 安康 | 扬州 | 蓬莱 | 辽源 | 沧州 | 六盘水 | 广汉 | 溧阳 | 龙口 | 舟山 | 宝鸡 | 澄迈 | 烟台 | 涿州 | 泰州 | 安康 | 海南海口 | 汉中 | 云南昆明 | 永州 | 承德 | 诸城 | 博尔塔拉 | 咸阳 | 景德镇 | 屯昌 | 甘肃兰州 | 宿州 | 珠海 | 滕州 | 安顺 | 桐城 | 库尔勒 | 邢台 | 连云港 | 宜都 | 五指山 | 阿里 | 安顺 | 吐鲁番 | 桂林 | 西藏拉萨 | 张家界 | 佳木斯 | 桂林 | 济宁 | 雅安 | 清远 | 宝应县 | 通化 | 简阳 | 海丰 | 楚雄 | 大理 | 山东青岛 | 宜宾 | 武安 | 牡丹江 | 克拉玛依 | 曹县 | 灌云 | 包头 | 四平 | 吉林 | 遵义 | 连云港 | 改则 | 南安 | 吕梁 | 宝鸡 | 安徽合肥 | 嘉兴 | 三亚 | 钦州 | 黔南 | 四平 | 茂名 | 乌兰察布 | 库尔勒 | 日照 | 汉川 | 铜仁 | 公主岭 | 阿里 | 章丘 | 普洱 | 济南 | 赤峰 | 博尔塔拉 | 吉林 | 嘉兴 | 莱芜 | 阜阳 | 澄迈 | 溧阳 | 衡阳 | 新乡 | 邢台 | 杞县 | 十堰 | 江门 | 蓬莱 | 枣阳 | 通辽 | 简阳 | 徐州 | 锦州 | 呼伦贝尔 | 晋中 | 牡丹江 | 漯河 | 珠海 | 保亭 | 莱芜 | 唐山 | 西藏拉萨 | 昌吉 | 巢湖 | 沛县 | 眉山 | 海东 | 邹平 | 昆山 | 亳州 | 章丘 | 桂林 | 湖南长沙 | 焦作 | 石河子 | 武威 | 澳门澳门 | 鄂州 | 遵义 | 大连 | 清徐 | 高密 | 牡丹江 | 石狮 | 烟台 | 大兴安岭 | 株洲 | 唐山 | 河南郑州 | 马鞍山 | 贺州 | 桂林 | 铜陵 | 灌南 | 禹州 | 巢湖 | 周口 | 阜阳 | 乐山 | 黔西南 | 松原 | 通辽 | 通化 | 临沧 | 黔东南 | 武威 | 双鸭山 | 文昌 | 丽水 | 四川成都 | 日土 | 辽阳 | 枣庄 | 益阳 | 曹县 | 沭阳 | 绍兴 | 陕西西安 | 铜陵 | 张家界 | 日土 | 屯昌 | 舟山 | 河北石家庄 | 三沙 | 瑞安 | 淄博 | 廊坊 | 曲靖 | 阿里 | 九江 | 湖南长沙 | 临沧 | 遂宁 | 潮州 | 陇南 | 万宁 | 伊犁 | 泸州 | 吉林长春 | 漯河 | 阳春 | 济源 | 梧州 | 长葛 | 漳州 | 张掖 | 宁波 | 广元 | 阳泉 | 海西 | 杞县 | 青州 | 泰兴 | 昭通 | 咸宁 | 内江 | 东莞 | 长治 | 贵港 | 浙江杭州 | 惠东 | 张家口 | 东台 | 大庆 | 五指山 | 双鸭山 | 五家渠 | 广元 | 招远 | 肥城 | 鞍山 | 石嘴山 | 海拉尔 | 天门 | 深圳 | 株洲 | 大庆 | 中卫 | 晋城 | 新泰 | 宝鸡 | 海丰 | 义乌 | 南通 | 大兴安岭 | 临猗 | 襄阳 | 吉林长春 | 青州 | 阿拉尔 | 乐山 | 澳门澳门 | 淮安 | 瓦房店 | 东台 | 滁州 | 阳泉 | 龙口 | 临夏 | 单县 | 辽宁沈阳 | 齐齐哈尔 | 牡丹江 | 昌吉 | 长垣 | 铁岭 | 汕头 | 海东 | 那曲 | 西双版纳 | 锡林郭勒 | 襄阳 | 沭阳 | 阿克苏 | 姜堰 | 偃师 | 泸州 | 东营 | 甘南 | 吉林长春 | 黑龙江哈尔滨 | 台湾台湾 | 乐山 | 乳山 | 宜春 | 台州 | 宁波 | 河北石家庄 | 忻州 | 海北 | 张掖 | 嘉善 | 安顺 | 丽江 | 黔南 | 涿州 | 绥化 | 天长 | 镇江 | 日土 | 沭阳 | 锦州 | 绥化 | 通辽 | 台中 | 石狮 | 伊犁 | 张北 | 延安 | 烟台 | 邹城 | 焦作 | 安岳 | 沧州 | 河北石家庄 | 淮北 | 漳州 | 菏泽 | 清徐 | 仁怀 | 那曲 | 德清 | 阿拉尔 | 兴安盟 | 和田 | 汉中 | 安徽合肥 | 改则 | 海西 | 陕西西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