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網站首頁 作協動態 文壇廣角 作家風采 文學評論 作家在線 詩歌家園 散文天地 小說園地 校園作家 文壇擷英 報告紀實 長篇連載 歷史文化 
            您現在的位置: 連云港作家網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 報告紀實 > 正文
              [圖文]張文寶:薔薇花兒開         ★★★ 【字體:
            張文寶:薔薇花兒開
            作者:張文寶    報告紀實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4322    更新時間:2013/7/12    

             

            薔薇花兒開

            張文寶

            薔薇花兒開。

            后薔薇村有個好聽的名字,可從來沒見過薔薇花。

            今天,我說的后薔薇村有薔薇花兒開,不是我們日常生活中所見到的花兒,而是一個人,一個美麗的女孩子。

            她叫張瑾閩,是“村官”,后薔薇村的黨支部書記。

            張瑾閩像一朵嬌艷的薔薇花綻放在后薔薇村的土地上。

            這里是東?h駝峰鄉。

            駝峰鄉是一個有萬頃良田的富庶的魚米之鄉。

            魚米之鄉也不是村村富的。像后薔薇村與前薔薇村只是隔著一條不寬的河,儼然像隔著兩重天,兩個世界,前薔薇村老百姓的日子像已進入了共產主義,集體經濟如旭日東升,蒸蒸日上,欣欣向榮;后薔薇村老百姓的生活不一樣了,過得緊巴巴的,大部分人家住的是平房,集體也基本上沒有收入,留有的幾間簡陋平房是村委會。村里人每天都是到前薔薇村企業里去打工。

            一樣的土地,一樣的河流,一樣的莊稼,究其本來,還是一個大村子,肉連著肉、骨連著骨,血濃于水,怎么后薔薇村是這樣的一種刻骨的貧窮的樣子。

            后薔薇村468戶人家,1945口人,沒有工業經濟什么收入,主要依賴2500畝土地耕種,村里人雖也有150臺大小起重吊車,每年有個近千萬進項,但他們常受周轉資金顛簸困擾,難給全村人鋪下幸福陽光,2010年全村人均收入6868元。

            張瑾閩能行嗎?

            在我眼里,她是個孩子,一個孱弱的女孩子,比我兒子的歲數還小,今年整整25歲,剛跨出大學門兩個年頭。她能挑起一千多口人的村支部書記這副擔子,改變后薔薇村的貧窮嗎?

            我是猜疑著走近張瑾閩的。

            “80”后女孩子常被指責為“以自我為中心、蠻橫、矯情”……總之,我行我素、特立獨行是“80后女孩子“身上特別刺眼的標簽。

            也許,我們“50”后的人對“80”后的人根本就不了解,F在,不要說隔著三十年了,人與人隔著十年、八年,就像兩代人似地,存在著“代溝”,心想不到一起,話說不到一處。正因為這樣,我們才“老”了,常常被他們拒之于千里之外的。

            一切都源于時間的顛覆。

            我常想,不論什么時候,年輕人是看懂“老”人的,只有“老”人看不懂年輕人。這既是人生的悲劇,又是人類進步的幸事。

            走近了張瑾閩,我才發現和看到“80”后人或現代人的真實面貌和心思是什么。

            她們真是可愛可敬的一代年輕人喲!

            她們有的挑起工作“大梁”,有的堅守責任為生活奔波。

            她們懷揣理想,在生活的洪流中,一面摔倒一面成長,并且學會承受,學著堅強。

            她們最容易袒露自己的心聲,不喜歡隱瞞觀點。

            在農歷二月乍暖還寒的早春里,在剛剛彈出地平線不久的清麗又發紅的陽光里,我面對的張瑾閩,一個青春又散發出生命堅韌氣息的年輕女孩子,她漂亮的臉蛋天天暴露在田野間的陽光下而發黑發紅,這又恰像一個健康的蘋果,透出成熟的美。

            她是一個愛笑的女孩子。

            說話時,她禁不住就會笑。那是一種早晨陽光似地清澄的笑。

            早春里的鄉村的一天,是從各種鳥的歡唱和緊張地忙碌開始的。

            喜鵲在枝頭上激情地喳喳叫。

            麻雀在路上不怕人地蹦蹦跳跳。

            張瑾閩的一天就是從這兒開始的。

            我真實地感到一股年輕的風正在沖擊我的思緒。

            我真實地感到,這個年輕的女孩子心里揣著后薔薇村一千多個老百姓,渴望迎接每一天、跋涉每一天、收獲每一天。

            我在與這個“村官”度過的一天里,是數著她的腳印看她怎樣工作的。

            我看著她瘦弱嬌小的身子騎在電瓶車上,顛簸在后薔薇村與鄉鎮府之間的二十多里的簡易水泥路上。遠遠看去,她像一株在風中搖曳的莊稼。

            村支書實際上是老百姓的大辦事員。如果是土生土長的村支書,難以避免對家族親友在一些實際利益上可能給點“關照”,對于剛跨出大學門的大學生村支書,無親無故,真是一清二白,大公無私,為人民服務,做出點事來,也只是要體現人生價值。

            服務是無邊無盡的。

            雷鋒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為人民服務是無限的。

            為人民服務見到博大,但其里甴多少瑣碎的煩惱、困頓、委屈代表的。

            張瑾閩不覺得自己是在服務,她也來不及揀拾很多的“博大”,只是覺得每天應該這樣做才心安理得。

            這一天,張瑾閩在人群里不時地揮手給我留下很深印象。

            今天,她做的第一件事是從揮手開始的。

            后薔薇村里,那些艱難地做著起重吊機工程的老百姓,運轉資金斷了,工程停了,他們想貸款,出了村,兩眼白茫茫,生冷得誰也不認識。孤立無援,他們只能求助村支書張瑾閩,把她當成救命人。

            張瑾閩又有多少本事?

            她是老百姓的一部分。生在東?h石榴鄉鄉下,是農民的女兒。從南京中醫藥大學本科畢業時22歲,在海南找了一個不錯的工作,可沒兩天,就辭了,來到東?h駝峰鄉麥坡村任黨支部副書記,后又到了后薔薇村。要說她學了點本事,那就是做了幾年支部書記,事事帶頭干,苦了累了都會承受,都會堅強。她這個做書記的,最早從賣花做起。早上五點半,天還沒亮,她從床上爬起來,將昨天晚上打包好的兩箱鮮切花送到車站上,發至上海。在車站上,大巴車司機見她身單力薄,說,妹子,下次發貨可別一人來,你抬不動這貨。她咬著牙笑了,將百合花搬上車。

            她憑著自己是老百姓,支部書記也是老百姓這個本分,替老百姓做事,讓老百姓相信。

            村民們不得不慨嘆“村官”的年輕有為。

            張瑾閩是神奇的。她靠著肯跑腿、“臉皮厚”成“活”了,靠著伸出的熱心和真誠的鮮嫩光亮的綠色,擁抱住鄉信用社,成為信用社的綠色天使。

            八點鐘,信用社剛剛上班一會兒,張瑾閩已經為村里人辦好信貸,她根據老百姓抵押的平房或樓房,為他們貸三萬的,也有二萬的。

            走出鄉信用社大門,張瑾閩還在向里面的工作人員揮手。

            是春天的風推著她呢,還是她的激情鼓蕩著春風呢?張瑾閩簡直像一粒種子,給一丁點兒水,就會吐青、膨脹、發芽、抽葉,工作的節奏是那樣迅快,無所需求地擔起為全村老百姓的服務。

            僅隔五十分鐘,張瑾閩的揮手又出現在后薔薇村正在疏浚的河道上。

            她剛剛接到村干部的一個電話,說,村里河道疏浚只剩下200米,有一家人的樹沒砍,挖掘機進不去。

            急了,張瑾閩丟下我,要走。

            我說:我也去。

            河道是后薔薇村的主要風景,筆直的河流淌著村里人幸福的夢。河水的藍色通向遠方,拽長著后薔薇村人對幸福的眺望。遠方永遠有著猜不透的好夢……

            河流是對后薔薇村人情的一種回應。

            白楊是對后薔薇村人愛的一種響應。

            河流成了后薔薇村千畝土地的渴望。

            白楊牽扯著后薔薇村人日子噴出的香甜。一棵大的白楊樹要值上百十塊錢哩。

            可,又是這河流、又是這白楊,讓后薔薇村又怎樣的艱難!

            人窮事事難呀。

            河道嚴重淤塞,流水不暢,耽誤了抗旱灌溉,又嚴重地浪費了灌溉水。老百姓有事無事都心事忡忡地瞅著河道。這是瞅給村干部看的,瞅給張瑾閩看的,看她什么時候能把河道疏浚了。張瑾閩感到了河水的柔情與艱澀。

            淤塞的河道一般甴鄉水利站按排計劃派挖掘機來疏浚,不收村里一分錢。如果不是鄉里的計劃指標,一個小時230元,后薔薇村河道二千多米,要挖三天,用十個小時,需花二千三百元。村里有錢嗎?又能有多少錢?就是有了錢能排上鄉里的計劃嗎?村干部們在心頭里一聲長嘆:唉——

            還有,疏浚河道,要砍掉河邊沿上的白楊。

            站立著的白楊也不是安安靜靜的,布滿了“荊棘”。

            每一棵白楊,牽著一戶人家。

            張瑾閩有壓力,但不怕壓力。

            愁了只有帶來烏云,也帶不來辦法。厚著臉皮闖一闖,也許還有陽光。

            她騎著電瓶車,跑了鄉水利站多少回,記不得了。每跑一回,她都這樣說:干旱了,河里淤塞,田里缺水,村干部挨家挨戶做工作,把河兩邊的樹砍了不容易,等著你們疏浚河道呢,你們給我們村一個計劃唄……

            鄉水利站楊站長已經第十次看到張瑾閩來了。他的心真的被她跑累了。不論他在站里還是不在站里,這個“女村官”都來。他知道她是為什么來的,可水利站也有難處,僧多粥少,給全鄉的指標,也不是每個村都能攤到的。他對來找他爭取疏浚計劃的村干部能躲則躲。

            見張瑾閩又來,楊站長索性讓人關上站里的大門。張瑾閩豁出去,什么也不顧,不依不饒地敲大門。

            楊站長拿“女村官”也沒辦法。

            他感到了年輕“女村官”的可貴。對于這樣執著追求地年輕人,他還怎么推脫呢?“女村官”這樣不要命的為村里工作圖什么,還不是為著老百姓?晌覀兝斫馑钠D難了嗎?理解她的奉獻了嗎?

            楊站長親手拉開了大門。心與心地接通,便是世界和陽光。

            楊站長對張瑾閩真誠地說:回去吧,你村里的事我知道。你不用天天找我了。

            河道疏浚那天,河兩邊站滿了喜孜孜的村民。鄉里給了后薔薇村二個指標,也就是二千米。張瑾閩激動得無聲地望著河流。

            現在,河道又挖不下去了。

            這一家子,不是一個窮底缺錢的戶,而是一個殷實富饒的小康之家,偏偏也嫌賣樹錢少,擰著勁死活不砍河邊的白楊。

            村里人都成了旁觀者。

            河邊剩下的幾棵白楊樹也成了旁觀者。

            村干部在這家做勸說思想工作都碰了釘子,敗退回來,搭拉著臉給張瑾閩倒肚子里的苦水。張瑾閩是后薔薇村干部最大的頭頭,她沒有退路了,是釘子要碰,是苦水也得喝。

            張瑾閩去了那個“難剃頭”人家。

            偌大的家院里,就一個人,一個中年婦女,埋著頭,兩手不停地在做包裝雜活。她與那婦女交談:

            大嫂,一人在家?

            那婦女頭也不抬。

            我能坐下來嗎?

            那婦女沒有吭聲。

            挖河都停下來了,就等你家砍樹,把它賣掉。

            哼,少一分錢我也不賣。

            你家整天做這么多生意,還在乎百十塊錢嗎?

            當然在乎。

            現在全村人把樹都賣了,只留下你一家,村里人會怎么說你。

            隨便怎么說。

            進退兩難時候,張瑾閩坐下來,邊幫她做包裝雜活,邊說:大嫂,不要生氣。和你商量一下,我給你家打一天或二天工吧,抵上樹的差價。

            那婦女慌了,說:你不要動手,回去吧……

            張瑾閩故意說:挖河停下來怎么辦……

            那婦女說:等你大哥回來,我們再商量。

            下午,河岸邊剩下的幾棵白楊全砍掉了,那家的幾棵樹以很便宜的六十多塊錢一棵賣掉了。

            河道圓滿的疏浚成了張瑾閩讓老百姓茶余飯后最樂意談起來的話題。

            這就是我們的大學生“村官”。

            短短的幾年間,張瑾閩在前后兩個不大的村子里,走過了相當于自己二十五年年齡一樣很長的路,翻過了一道又一道崎嶇、坎坷和泥濘的讓她一輩子都要咀嚼和回味的人生山頭。

            她說,村官是她人生跨越的制造者。

            鄉村的生活在歲月里塵封已久。年輕的張瑾閩總想一下子從村里揭掉塵封固有的農民那私心、狹隘和小富即安的封條。

            有好心人對張瑾閩說:小張,你不要只會笑、不會哭。你一個女孩來我們村,整天見人說笑話,嘻嘻的。心里要有個準備,遇到事不能心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你還得準備有人給你說狠話,不給你臺階下。

            翻過一道人生的山頭,張瑾閩發現還有更高的山頭。

            這就是人生?

            這就是“村官”歷練所唱的歌?

            我跟在她后面,打量著這個“村官”在習習春風里,追著春風工作的抖抖勁頭,想起她講的幾天前就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她說那天她流淚了,不像個支書,倒像個灰頭土臉的小女孩。

            還是河岸上砍掉的白楊樹糾結的事情。

            村里一個姓林的村民,在他妹妹的老公公家地里種樹,現在砍賣時,他自個兒作主,把樹全賣了,妹妹一點不知道,這還不大緊,可連一分錢沒給她。她忍不住了,氣憤得找張瑾閩斷理。

            張瑾閩到了林家,擺出公事公辦的態度。

            村里人是無事都想找新聞,有了新聞還不像過年看大戲似地。他們圍住了林家大門,看“村官”怎么處理這樁事。

            農村人家事,一鍋漿糊,有理沒理講不清。

            姓林的男子漢理直氣壯地叫喊:我們自家事,不需要村里插手,會處理好的。

            姓林的男子漢怒氣沖沖,一把關上大門,將“一村之主”拒之門外。

            圍觀的人都笑了,說支書太“小”,被!昂铩绷。

            張瑾閩哭了。

            哭是人生的豐富。

            哭也是一種美麗。

            不過,這時的張瑾閩還不理解。

            是呀,張瑾閩想不通。她這是在為他們主持公道,他們還為什么這樣無情無義地待她。她感到委屈。她二十五歲花季,丟下大城市里的工作,每天騎著電瓶車,跑二十多里路從鄉里趕過來,在村里田里,風里來雨里去,曬得臉上起皮。她沒有功勞,可也有苦勞呀。別人說她長一副娃娃臉,像小孩,她氣不過,一下子剪去留了多年的長發,氣得母親淚水漣漣。她所做的一切哪一點不是為了后薔薇村的發展,他們真的不該那樣待我……

            淚水原本就是清泉,滋潤成長。

            淚水本來就是碧波,看得見遼闊。

            哭了,她也就心里清楚了。

            有一個老黨員對張瑾閩說:這事你直接處理他沒有給你面子,也就是沒有給你臺階,沒有把你們村干部放在眼里。工作要講究方式方法,你面對的是老百姓。對他們要投其所好。假如,他喜歡喝酒,去一個調解主任,拎上酒,與他邊喝邊談,事情結果就會另一樣。

            張瑾閩在心頭撫摸著后薔薇村,把泥坷揉搓成沙粒。

            她揩去淚水,莞爾一笑。

            在石榴鄉家里的媽媽知道了女兒憋屈流淚的事,要趕來看看,張瑾閩喊著叫著沒讓來。她說,你來了,我又會丟人,在人眼里還是長不大的小孩。

            過去,她每周都回家,現在幾周都難回去一趟了。

            當太陽懸掛在天中間的時候,我的肚子里餓得嘰里咕嚕、很想能大吃上一頓飽餐的時候,又有人向張瑾閩不停地揮手招呼著。

            出我意料,這次張瑾閩邊與他們揮手招呼著,邊遠遠地躲開了。

            張瑾閩是怎樣用揮手走近老百姓的,又是怎樣揮手躲開人群的?

            張瑾閩也無奈!

            為了全村的老百姓,她只能選擇善意地避開。

            這次,向張瑾閩揮手招呼的人是要找她討債的。

            張瑾閩一進后薔薇村當書記,頭上就頂了40萬元債的大山。

            河岸邊的樹剛賣了八千元,討債的人迅速地像潮水一樣漫上村黨支部的門,纏得張瑾閩身疲力盡。

            窮人活得累。

            千萬莫要當窮人。

            張瑾閩也不想當窮人,想把債還了,做個輕輕松松、風風光光的書記?刹恍醒,沒錢,沒法輕松,沒法風光。攥在手里的可憐的八千元錢,村里還要派大用場,鋪路、草莓地通電,還有河道整理,等等,都等著這錢呢。

            村支書如此艱難,尤其窮村的支書難上難。老百姓的好日子需要她“照耀”,可誰來“照耀”她呢?

            面對討債的人,張瑾閩唯一的辦法就是真誠地交流。

            沒有錢,張瑾閩只有守住真誠的靈魂。

            她說:欠你們的債我都認,一定還你們。我年齡這么小,不會騙你們,不會敷衍你們,F在讓我喘口氣,讓村里發展發展,變變樣子,到時把欠你們的錢一下子都還了……

            可以拒絕笑臉,但無法拒絕真誠。

            討債的人不得不面對“真誠”。

            他們與年輕的“村官”對視時刻,不得不對她充滿敬意。

            他們感到后薔薇村應該有一個這樣敢于擔責任的人。

            村里人說,張瑾閩在后薔薇村干最大一件事情是給村里的草莓地通電。

            老百姓自發地在村東頭搞起一片片草莓地,萬事俱備,只缺通電。

            群眾積極性高漲,再也不甘忍受貧窮。他們自己尋找致富的路子,要自己拯救自己。盡管創業艱難重重,他們也要孤注一擲地去搏斗。

            張瑾閩從老百姓要求致富的呼叫聲里,發現了后薔薇村貧窮與富裕、落后與進步、光明與黑暗的裂縫。她激動地想在這裂縫中因勢利導地幫助他們擺脫掉貧窮的陰影。

            當張瑾閩說要給草莓地通電,村里人轟然大笑。

            是呀,沒有錢要給草莓地通電,這不是大白天說夢話嘛!

            人窮志也短。

            人窮想象力也蒼白。

            人窮也沒有了激情。

            張瑾閩何嘗不知草莓地通電需要很多錢呢,光一臺變壓器需要十幾萬元錢,就不要說幾千米的電線了,憑村里的家底子,憑那賣樹的八千元錢,等到驢年馬月也通不上電的!

            看著種植草莓的一戶戶村民早出晚歸,用手指一點一點摳著黑土地里的細土,把全身心、把全家最值錢的一點家底子全都押在了草莓地上,要拚命一搏,張瑾閩的負疚禁不住潮濕地凝結在自己的眼睫毛上。

            我怎么能對老百姓的愿望熟視無睹呢?她說。

            通電再難、再沒有錢,也沒有老百姓難。我有鄉政府支持,再大的困難也要闖闖。她發誓說。

            人的多少困苦其實只源于人自身。

            人多跨出一步,海闊天空。

            人少跨出一步,機遇擦肩而過。

            張瑾閩朝別人想都不敢想的地方跨出了幾大步。

            她和村干部商量,一定要把草莓地的電通成,要多自力更生,自己找電線桿,自己找挖掘機挖坑,人力也村里出。就是電線和變壓器需要鄉里支持。這一點,要用好鄉里的政策。

            一連半個月,張瑾閩趕到鄉政府。

            供電所忘不了她,在滂沱大雨中,她站在供電所大門口。

            她說的話,他們都能背出來。

            她說:我們村的草莓地是農民自主搞起來的,是鄉里重視的高效農業發展。你支持我們村里,等于為鄉里經濟發展做出貢獻。到我們村草莓種植戶的草莓豐收時候,我們不會忘記你們的。

            鄉里、供電所感到了后薔薇村給全鄉新農業發展帶來的新的溫潤。他們認可了。

            聽說供電所真的要給村里草莓地架電線,張瑾閩快活得又一下子變成了一個單純的大學生,像蝴蝶一樣,在村里飛來飛去,把幸福帶給老百姓。

            村民們已經看見了,變壓器裝好了,只差最后一百多米,草莓地的電線就通上了。節外生枝,沒有電線了。供電所的人說,你們村里自己買電線吧。張瑾閩急了,說:你們知道的,我們村還負債40多萬,哪來錢?若有錢我們早就給你了。

            供電所的人也有點急,說:小張,我們已經盡力而了,很給你面子了,你不要給了鍋就上炕呀。

            話說的很難聽,很傷面子。

            張瑾閩心里像被灑了一把鹽,委屈得淚水悄悄地直在眼眶里轉圈子。但她這次忍住了,沒有落淚珠兒。

            “村官”成熟了。

            她一臉陽光。

            她說:你們這樣架了一半電線,村里老百姓會說我們不會干實事,干了一件事是一半,是半吊子。他們還會怎么想你們,還以為我們村干部和你們在一起搞什么名堂呢……

            對于這樣的“村官”,供電所的人還能要求她什么呢?

            他們說:好吧,最后一點電線就算我們的了……

            他們感到田野里吹來了清新的風。

            下午四、五點鐘,一天中快要閑下來的時候。

            村里卻沒有人閑下來。

            張瑾閩讓我坐在村外田間水沙石鋪的主要生產路上歇息。

            她走了。

            她心急如焚地走了。

            她為著我腳下正在鋪墊的水沙石生產路風風火火、、毫無顧忌地闖進前薔薇村。

            前薔薇村村道是水泥路的,田間每一條生產道路都是村里硅粉生產的產品后留下的水沙石鋪的,像柏油路,又堅固又松軟。

            前薔薇村的路燈天天晚上亮著。

            可后薔薇村有路燈卻常不亮。

            后薔薇村的老百姓喪氣地說:人家前薔薇村發展多好,路燈都比我們村高一級,我們村的路燈只是擺設,也沒有亮過。

            聽著這些話,張瑾閩的心能不沉重?

            張瑾閩在沉重中忙碌著。

            這不,用前薔薇村的水沙石鋪的生產主干路鋪了大部分,還剩下一點尾巴,預訂的水沙石不夠,前薔薇村人不讓車拉了。

            我是看到了張瑾閩的一臉肅然。

            我是看到了張瑾閩又像第一次一樣邁著堅定又自信的步伐跨進前薔薇村。

            這也許是我一生中見到的最堅硬、最絢麗的薔薇花。

            應該是后薔薇村的老百姓把張瑾閩逼到了為前薔薇村鋪下幸福生活大道的農民企業家相總經理面前。村里實在沒有什么好送的禮物,張瑾閩從村里種植草莓戶處要了兩箱免費草莓,拎著去找相總。相總笑了,他什么禮物沒見過,還唯獨沒有見人送過兩小箱草莓的,雖輕,拎在手里卻很親近。第一次面對面站在全鄉、全縣大名鼎鼎的企業家面前,張瑾閩剛開始有些緊張,可當想起自己背后一千多個對自己這次來找相總充滿熱望的本村村民,她很快鎮靜了下來。她的娓娓而談,她的如數家珍,她的熾熱真情,讓五十幾歲的相總感動了。

            她說:你們村的路鋪得多好。我在電視上看到你做了很多公益事業,我真羨慕你,也想相總能幫幫我,我們前后薔薇村齊頭并進。你們村發展,我們村落后,我們不好看,你們也不好看。我們都是薔薇,薔薇花開的一樣漂亮才好看。

            小小“女村官”的一番話,把相總擁進了后薔薇村。

            張瑾閩提出了用相總企業的水沙石鋪村里的主要生產干道。相總一口應允,用多少拉多少,不要一分錢。

            結果,相總義務地給了二百多噸水沙石鋪路。

            眼看著一條二千三百多米、價值一萬多元的水沙石鋪的生產主干道路就要成時,前薔薇村人說計劃已超,不準拉了。

            后薔薇村人嗓子都急得嘶啞了:只還缺六車水沙石,一百噸,路就鋪成了。后薔薇村人不讓拉了,這不是半路打竊、壞良心嗎!

            這時,張瑾閩已經置身于前薔薇村了。

            相總不在家里,張瑾閩就守在企業里,等著。

            已暮靄濃重,人家挑燈了。有人說:天都晚了,相總怕是一時半會回不來,你回去,明天再來唄。

            張瑾閩心急地說:不回去,村里人都在等我消息呢。

            相總回來了。

            相總很感動。

            張瑾閩有點激動地說:你看我們村的路,剛要鋪完,只還剩一點尾巴沒鋪,你們這邊一下不讓拉水沙石了。后薔薇村人會怎么想?他們一直都以為你是好幫助人的大企業家,財大氣粗,現在卻連這點水沙石也舍不得,而且是廢棄的廢料。還說前后薔薇村本是一大家子,沒求他幫助錢了,這就害怕了……

            相總笑了,賠不是。

            相總真的不知道“女村官”說的這回事。

            相總感慨說:選擇你這“女村官”,才是選擇了后薔薇村的未來。

            這夜,后薔薇村不僅生產主干道鋪上了水沙石,相總特批,把后薔薇村田間的大小生產道統統鋪上了水沙石,共用水沙石三百多噸,價值三萬多元。

            一彎新月升起來了,我披著淡淡的星光的清輝,趕往燈火通明的村委會。

            那里有人在唱歌。那里有張瑾閩在唱歌,她把從上海、深圳、溫州、昆山回來過年還未走的婦女組織起來,在唱歌,在跳健身舞,F代的節奏,現代的思想和觀念,在鄉村旋轉、閃耀、碰撞、流動。張瑾閩與她們在一起,說得來,玩得活,她似乎一下子又找到了大學時代激情涌動的自己,一天的工作疲憊也像不翼而飛?闯鰜,她很滿足,她很滿足地看著村里婦女們在跳舞、在說笑,她們的說笑聲像一泓清泉,滌蕩著古老、沉悶的鄉村,潛移默化地驅逐和震蕩著偏僻一隅的鄉村人霉涊窒息的觀念和陋習。她們夸自己的“村官:這才像現代的村干部。昆山農村的干部一點不像農村人,都像城市人。也有人看不慣,說村官和她們是吃飽飯撐的。閑話歸閑話,村里的年輕婦女還是擋不住地在來。受不住吸引,小伙子們也來了。他們新鮮地說,農村也有了城里人一樣的生活方式。張瑾閩與她們邊說笑,邊有意味的引導著把村里發生的事告訴他們。她們用見過世面的觀念議論、評判。聽說村里水電費收不上來,她們當著村里人的面說:這事丟人,不該發生,怎么能用水用電不掏錢,要人家“村官”上門催討呢?明天趕緊把錢繳了……很多小伙子應聲說:明天繳錢,不超九點鐘。后薔薇村涌動著一股強勁的春潮,悄然地改變著村民們的觀念。我看到,剛剛看不慣的人也笑嘻嘻地湊過來了,可能是想聽些南方城市新鮮的事情吧。我想,這一夜,后薔薇村可能很多人心情平靜不下來,無法入眠了……

            天上的星光瀉滿了二月的鄉村。

            我看著,看到了一個臉上蕩漾著青春和遐想光暈的年輕姑娘,在星光下的人群里像一朵薔薇花綻放著;我又仿佛看到,“女村官”單薄的身影正在村里奔波著,一分一分的收繳多年收不上來的水電費;我又仿佛看到,她正在聯系南京“先聲”藥業、連云港“康緣”藥業、連云港慈善總會等,爭取修建村里的水泥路的項目資金;我又仿佛看到,她正在一趟一趟地跑往母校南京中醫藥大學,爭取愛心結對幫扶活動,為村里的貧困留守兒童寄來衣物、學習用品、書籍……

            誰說后薔薇村沒有薔薇花?

            后薔薇村有薔薇花的金色閃耀,那正是張瑾閩,她把理想與光榮、信念與使命綻放出青春的霞光……

            不是嗎?

            張文寶:1956年11月生,江蘇省連云港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江蘇省作家協會副主席,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席。1978年開始從事專業創作。主要作品有長篇報告文學 《汪氏三兄弟》等,長篇文化散文《寂寞千年》、散文集《潺潺有聲》等。有作品 被選入中國新文學大系 ,曾獲江蘇省第二屆、第八屆“五個一工程”作品獎,獲江蘇省“紫金山文學獎”編輯獎等。

            (責任編輯:王軍先)


            報告紀實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2. 上一篇報告紀實: 沒有了

          3. 下一篇報告紀實:
          4.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最新熱點 最新推薦 相關文章
            王  躍:于桂元和他的油畫世…
            倪延富:下崗夫妻的創業夢
            趙芳義:命運悲歌
            張曉敏:高公島船山飛瀑紀行
            葉維友:沸騰的咸水灘
            李建軍:養狗記
            劉茂東:北京文化傳媒圈(外…
            王成章:活下去并要記住
            16061484

            連云港市作家協會主辦 主編:張文寶 副主編:蔡驥鳴 站長:王軍先 連云港作家網版權所有

            投稿郵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連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連云港市散文學會QQ群號:433604695 蘇ICP備16061484號
             蘇公網安備 32070502010200號

            十分快三app

              <dd id="zzyof"><noscript id="zzyof"></noscript></dd><tbody id="zzyof"><track id="zzyof"></track></tbody>
              <progress id="zzyof"><big id="zzyof"></big></progress>

                    1. 防城港 | 烟台 | 东营 | 辽源 | 龙口 | 宜都 | 江门 | 揭阳 | 曹县 | 贺州 | 七台河 | 鸡西 | 鄂尔多斯 | 邹城 | 陕西西安 | 安徽合肥 | 金华 | 嘉善 | 新乡 | 阿拉尔 | 沧州 | 德清 | 沧州 | 新沂 | 桐城 | 嘉兴 | 高密 | 神木 | 德阳 | 阿里 | 洛阳 | 龙岩 | 晋江 | 西藏拉萨 | 乌兰察布 | 宜春 | 山东青岛 | 新泰 | 临夏 | 昭通 | 三门峡 | 基隆 | 巴彦淖尔市 | 鹰潭 | 德宏 | 阿里 | 博尔塔拉 | 滁州 | 沛县 | 天水 | 芜湖 | 牡丹江 | 新乡 | 洛阳 | 香港香港 | 山南 | 晋城 | 遵义 | 阜阳 | 阿勒泰 | 鄢陵 | 哈密 | 石河子 | 郴州 | 昌吉 | 中山 | 双鸭山 | 苍南 | 莱州 | 榆林 | 资阳 | 陵水 | 荆门 | 徐州 | 济南 | 上饶 | 白城 | 乐平 | 乌兰察布 | 十堰 | 克孜勒苏 | 佛山 | 迁安市 | 楚雄 | 霍邱 | 钦州 | 池州 | 盘锦 | 海丰 | 榆林 | 果洛 | 牡丹江 | 儋州 | 莱州 | 扬州 | 伊犁 | 海南 | 恩施 | 德宏 | 宿州 | 灌南 | 博罗 | 锡林郭勒 | 百色 | 镇江 | 山西太原 | 桐乡 | 河源 | 肇庆 | 邵阳 | 河源 | 甘孜 | 朝阳 | 宜春 | 莱芜 | 楚雄 | 延边 | 高雄 | 万宁 | 雅安 | 张家界 | 济宁 | 高密 | 乳山 | 资阳 | 凉山 | 塔城 | 红河 | 遵义 | 博罗 | 兴安盟 | 巴彦淖尔市 | 改则 | 泰兴 | 克拉玛依 | 张北 | 山东青岛 | 阿坝 | 绍兴 | 鄂州 | 惠州 | 阜阳 | 宁国 | 眉山 | 灵宝 | 台山 | 昭通 | 兴化 | 枣阳 | 酒泉 | 山西太原 | 忻州 | 邵阳 | 临沂 | 南安 | 兴安盟 | 芜湖 | 寿光 | 大庆 | 衢州 | 邳州 | 石狮 | 辽宁沈阳 | 宁波 | 黄冈 | 中山 | 南京 | 荆门 | 吉林 | 开封 | 南充 | 温岭 | 屯昌 | 庆阳 | 漯河 | 赤峰 | 大庆 | 达州 | 郴州 | 陇南 | 黄冈 | 高雄 | 新乡 | 台北 | 长垣 | 吕梁 | 诸暨 | 嘉峪关 | 海西 | 沧州 | 项城 | 包头 | 张北 | 鹰潭 | 项城 | 沭阳 | 黄南 | 海宁 | 泗阳 | 宿州 | 蚌埠 | 荆门 | 莆田 | 赣州 | 乌兰察布 | 玉环 | 马鞍山 | 三沙 | 张掖 | 白山 | 简阳 | 玉林 | 岳阳 | 如皋 | 台湾台湾 | 黄石 | 荆门 | 台湾台湾 | 吕梁 | 诸城 | 阿拉善盟 | 大庆 | 濮阳 | 宝鸡 | 马鞍山 | 抚州 | 克拉玛依 | 南平 | 吉林长春 | 咸宁 | 济南 | 巴中 | 澄迈 | 河南郑州 | 漳州 | 吉安 | 东方 | 孝感 | 保山 | 三沙 | 东莞 | 台山 | 黄山 | 燕郊 | 周口 | 中卫 | 包头 | 莱芜 | 宝应县 | 广汉 | 三明 | 曲靖 | 文山 | 禹州 | 宜昌 | 铜川 | 张北 | 绵阳 | 南平 | 镇江 | 衡水 | 固原 | 保亭 | 随州 | 咸宁 | 宣城 | 衡阳 | 大兴安岭 | 台南 | 淮安 | 芜湖 | 苍南 | 图木舒克 | 张北 | 克孜勒苏 | 永州 | 晋中 | 赣州 | 四川成都 | 石河子 | 那曲 | 东阳 | 山西太原 | 益阳 | 资阳 | 高雄 | 厦门 | 厦门 | 喀什 | 鹰潭 | 运城 | 西藏拉萨 | 长垣 | 新余 | 醴陵 | 慈溪 | 天水 | 乌兰察布 | 任丘 | 招远 | 固原 | 白山 | 新余 | 云浮 | 儋州 | 咸阳 | 吐鲁番 | 南京 | 汉中 | 梅州 | 基隆 | 龙岩 | 保亭 | 昌吉 | 乐平 | 泰兴 | 澳门澳门 | 海南 | 鞍山 | 晋城 | 定州 | 海北 | 甘孜 | 兴化 | 泸州 | 咸宁 | 大连 | 武夷山 | 灌南 | 杞县 | 灌南 | 亳州 | 山南 | 果洛 | 牡丹江 | 玉树 | 固原 | 甘肃兰州 | 泸州 | 临汾 | 昌吉 | 邳州 | 湛江 | 锡林郭勒 | 安岳 | 清远 | 毕节 | 渭南 | 荆州 | 甘南 | 阳江 | 阿里 | 诸暨 | 简阳 | 铜陵 | 黔西南 | 荆门 | 甘南 | 江门 | 怀化 | 凉山 | 韶关 | 漳州 | 陕西西安 | 锡林郭勒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高密 | 琼海 | 佛山 | 防城港 | 沧州 | 自贡 | 佛山 | 昌都 | 桐城 | 贺州 | 台南 | 咸宁 | 黔南 | 山东青岛 | 日喀则 | 珠海 | 伊犁 | 包头 | 泰安 | 宁波 | 黄冈 | 临夏 | 淄博 | 偃师 | 昌吉 | 玉溪 | 舟山 | 抚顺 | 大同 | 广州 | 陕西西安 | 吕梁 | 潍坊 | 马鞍山 | 新疆乌鲁木齐 | 铜仁 | 吉林长春 | 遵义 | 东阳 | 台湾台湾 | 林芝 | 无锡 | 永新 | 乐山 | 雅安 | 承德 | 林芝 | 怀化 | 抚州 | 黑河 | 临汾 | 潍坊 | 景德镇 | 百色 | 湖州 | 通辽 | 海南海口 | 大同 | 张北 | 定州 | 明港 | 那曲 | 泰兴 | 定西 | 保亭 | 如皋 | 咸阳 | 广西南宁 | 陕西西安 | 抚顺 | 深圳 | 湛江 | 淮南 | 榆林 | 如皋 | 乐清 | 湘西 | 任丘 | 揭阳 | 阿拉尔 | 安吉 | 四川成都 | 任丘 | 如东 | 台山 | 株洲 | 兴化 | 河池 | 那曲 | 安阳 | 任丘 | 偃师 | 延安 | 台湾台湾 | 平凉 | 曹县 | 恩施 | 桓台 | 贵州贵阳 | 梅州 | 正定 | 廊坊 | 海拉尔 | 垦利 | 厦门 | 德州 | 淮北 | 海南 | 和田 | 陕西西安 | 武威 | 汕头 | 如皋 | 启东 | 包头 | 燕郊 | 河源 | 安顺 | 桓台 | 平凉 | 永州 | 保亭 | 泰兴 | 吉林 | 烟台 | 姜堰 | 克孜勒苏 | 通辽 | 海西 | 玉溪 | 荆门 | 象山 | 呼伦贝尔 | 亳州 | 河池 | 盐城 | 洛阳 | 衢州 | 青州 | 忻州 | 澳门澳门 | 辽源 | 凉山 | 广汉 | 巴音郭楞 | 乌兰察布 | 东台 | 巴中 | 慈溪 | 嘉善 | 宜昌 | 三明 | 陇南 | 厦门 | 盐城 | 海拉尔 | 桓台 | 凉山 | 溧阳 | 武威 | 海丰 | 忻州 | 临夏 | 衡阳 | 赤峰 | 信阳 | 揭阳 | 赣州 | 黄石 | 广元 | 汕头 | 邳州 | 南京 | 荣成 | 项城 | 河源 | 兴安盟 | 永康 | 包头 | 锦州 | 和田 | 绍兴 | 巴彦淖尔市 | 昭通 | 黔西南 | 三明 | 珠海 | 黔西南 | 景德镇 | 临夏 | 深圳 | 鹰潭 | 江西南昌 | 义乌 | 龙岩 | 上饶 | 辽源 | 厦门 | 海拉尔 | 滨州 | 黄山 | 晋江 | 铜陵 | 河南郑州 | 寿光 | 福建福州 | 安徽合肥 | 马鞍山 | 湖南长沙 | 滁州 | 抚州 | 揭阳 | 雄安新区 | 宜都 | 瓦房店 | 苍南 | 德清 | 汝州 | 鹤岗 | 张掖 | 泗阳 | 温岭 | 沛县 | 盘锦 | 淄博 | 新疆乌鲁木齐 | 长葛 | 黔东南 | 丽江 | 南阳 | 陇南 | 乐清 | 大同 | 铁岭 | 哈密 | 博罗 | 茂名 | 锡林郭勒 | 迪庆 | 本溪 | 宜春 | 济宁 | 云南昆明 | 灌云 | 武威 | 任丘 | 云南昆明 | 天水 | 莱州 | 果洛 | 大兴安岭 | 朝阳 | 曲靖 | 阳春 | 兴化 | 晋城 | 云浮 | 任丘 | 包头 | 汉中 | 巴中 | 库尔勒 | 阜阳 | 赵县 | 宜春 | 白山 | 馆陶 | 六安 | 新乡 | 广元 | 邹城 | 兴安盟 | 松原 | 唐山 | 商洛 | 朝阳 | 资阳 | 武威 | 赤峰 | 泰兴 | 宁夏银川 | 嘉峪关 | 潮州 | 公主岭 | 慈溪 | 莒县 | 烟台 | 项城 | 山西太原 | 包头 | 宁国 | 嘉善 | 黔西南 | 保山 | 白银 | 安阳 | 永康 | 上饶 | 毕节 | 通辽 | 张家界 | 娄底 | 松原 | 保山 | 兴安盟 | 三明 | 博罗 | 山西太原 | 高雄 | 梧州 | 漯河 | 伊犁 | 昌都 | 沧州 | 包头 | 如皋 | 琼海 | 神农架 | 遂宁 | 武夷山 | 张家界 | 宜宾 | 菏泽 | 蚌埠 | 钦州 | 巴彦淖尔市 | 毕节 | 广安 | 石河子 | 湖南长沙 | 营口 | 镇江 | 宝鸡 | 日土 | 营口 | 张家口 | 武威 | 通化 | 江门 | 曲靖 | 汝州 | 遂宁 | 武威 | 那曲 | 海南 | 商丘 | 铜陵 | 湛江 | 万宁 | 广元 | 广州 | 新泰 | 恩施 | 嘉兴 | 平潭 | 株洲 | 儋州 | 儋州 | 海安 | 郴州 | 邵阳 | 凉山 | 常德 | 贵州贵阳 | 燕郊 | 鞍山 | 甘南 | 南通 | 宜都 | 荆门 | 鹤岗 | 阿勒泰 | 阿勒泰 | 阿拉尔 | 德阳 | 赣州 | 咸宁 | 海西 | 武安 | 石嘴山 | 清徐 | 沧州 | 燕郊 | 株洲 | 新疆乌鲁木齐 | 雄安新区 | 中卫 | 连云港 | 台州 | 博罗 | 毕节 | 甘肃兰州 | 张北 | 济南 | 襄阳 | 揭阳 | 山西太原 | 肇庆 | 鹰潭 | 仁寿 | 济源 | 大庆 | 汕尾 | 临沂 | 泉州 | 宁夏银川 | 丽水 | 北海 | 巴音郭楞 | 赣州 | 临猗 | 泉州 | 濮阳 | 三明 | 阿勒泰 | 任丘 | 渭南 | 溧阳 | 红河 | 黄山 | 洛阳 | 平潭 | 邵阳 | 泗洪 | 宁德 | 巴彦淖尔市 | 佳木斯 | 大同 | 山南 | 日照 | 呼伦贝尔 | 清徐 | 辽源 | 安阳 | 昌都 | 靖江 | 如东 | 河源 | 甘南 | 泰州 | 吴忠 | 常德 | 吕梁 | 永新 | 赣州 | 兴化 | 嘉善 | 乌海 | 项城 | 海丰 | 海南 | 黔东南 | 海南 | 海安 | 湖北武汉 | 泸州 | 儋州 | 珠海 | 锦州 | 信阳 | 阿坝 | 长垣 | 松原 | 海丰 | 白沙 | 安岳 | 慈溪 | 长葛 | 定西 | 黑河 | 双鸭山 | 苍南 | 海东 | 佳木斯 | 昌吉 | 大庆 | 阿拉尔 | 莱芜 | 赤峰 | 果洛 | 保定 | 鄂州 | 济南 | 眉山 | 运城 | 阜新 | 临海 | 阿拉善盟 | 迁安市 | 昭通 | 乐山 | 咸阳 | 包头 | 朔州 | 无锡 | 珠海 | 十堰 | 菏泽 | 乐清 | 牡丹江 | 桂林 | 乌兰察布 | 阿拉善盟 | 安岳 | 商洛 | 伊春 | 临汾 | 湛江 | 汕头 | 嘉峪关 | 邹平 | 张家口 | 巢湖 | 南通 | 周口 | 东营 | 七台河 | 简阳 | 海丰 | 燕郊 | 延安 | 黔南 | 揭阳 | 湘西 | 阿拉尔 | 临沂 | 衢州 | 湛江 | 仙桃 | 徐州 | 阳江 | 凉山 | 鹰潭 | 吕梁 | 兴安盟 | 桐城 | 赤峰 | 改则 | 禹州 | 张家口 | 通辽 | 菏泽 | 蚌埠 | 澄迈 | 丽江 | 阿勒泰 | 怀化 | 宣城 | 海西 | 天水 | 楚雄 | 曲靖 | 德州 | 大同 | 黄山 | 玉溪 | 平顶山 | 西藏拉萨 | 桐城 | 湖南长沙 | 招远 | 遵义 | 莆田 | 河池 | 汕头 | 琼中 | 巴音郭楞 | 常德 | 上饶 | 雄安新区 | 枣阳 | 桐乡 | 汕头 | 北海 | 曲靖 | 保定 | 邢台 | 商洛 | 永康 | 韶关 | 白城 | 晋江 | 自贡 | 屯昌 | 菏泽 | 咸宁 | 吕梁 | 桂林 | 陇南 | 金坛 | 诸城 | 德州 | 江门 | 吉安 | 五家渠 | 阿克苏 | 吴忠 | 白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盐城 | 泰兴 | 武威 | 五家渠 | 大兴安岭 | 铁岭 | 阿克苏 | 铁岭 | 桓台 | 四平 | 顺德 | 张掖 | 长垣 | 石河子 | 石嘴山 | 大丰 | 克孜勒苏 | 锡林郭勒 | 仁怀 | 承德 | 长垣 | 赵县 | 洛阳 | 鄂尔多斯 | 泸州 | 扬中 | 哈密 | 乐平 | 仁怀 | 灌云 | 崇左 | 吐鲁番 | 吉林长春 | 宜昌 | 牡丹江 | 云南昆明 | 鄂尔多斯 | 平凉 | 公主岭 | 苍南 | 兴安盟 | 南平 | 保亭 | 景德镇 | 达州 | 昌吉 | 孝感 | 公主岭 | 东阳 | 邹平 | 盘锦 | 河北石家庄 | 偃师 | 河源 | 焦作 | 河池 | 黔南 | 秦皇岛 | 长兴 | 福建福州 | 安康 | 山东青岛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济宁 | 三明 | 迪庆 | 鸡西 | 郴州 | 内江 | 柳州 | 铜陵 | 黔南 | 安阳 | 乐平 | 单县 | 清远 | 邯郸 | 松原 | 德宏 | 泰兴 | 莱州 | 巴彦淖尔市 | 长兴 | 洛阳 | 甘肃兰州 | 包头 | 遵义 | 德宏 | 苍南 | 忻州 | 本溪 | 高雄 | 洛阳 | 营口 | 阿拉尔 | 益阳 | 陕西西安 | 文山 | 阿坝 | 台中 | 莆田 | 榆林 | 黔西南 | 象山 | 保定 | 天门 | 宜宾 | 馆陶 | 庆阳 | 图木舒克 | 克孜勒苏 | 镇江 | 海拉尔 | 迁安市 | 红河 |